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8章 成败皆由嘴说
    “你们这是要让整个江南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陈子龙看完之后厉声喝问道。

    柳如是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话本里的事情可有夸大其词、凭空捏造?”

    陈子龙顿时无语,他的性格决定了不会在如此明显的问题上说谎。

    “你们这是不准备给大明士绅们活路啊。”陈子龙长叹一声。

    柳如是讥笑道:“你们又何曾给那些百姓们活路,但凡你们收敛一些,我们再怎么鼓动有用吗?”

    “积重难返、欲壑难填,明知道是自取灭亡之路,但是又有几个人能保持初心,让利于民?”陈子龙苦笑道。

    大明的现状非常危险,那些精英人士不是不知道,只是在个人和家族的利益面前,面对唾手可得的肥肉,又有几个人能把持得住?

    说到底不过是心存侥幸罢了,觉得天大的事情也有个高的人顶着,应该轮不到自己头上。只有当局势彻底崩坏时,他们就会明白,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所以大明必须要改变,而且不是小改,要大动。”柳如是不像陈子龙那么悲观,毕竟她在金州军看到了一线希望。

    “改?怎么改?谁来改?”陈子龙一脸悲壮:“张太岳倒是改了,结果怎么样?死后连家族都没有保住啊。”

    在皇权社会,推行变法和改革的几乎都没有落得好下场。最有名的三个人,商鞅,被五马分尸;王安石,几千年来褒贬不一、争论不断;张居正,为大明续命几十年,死后被挖坟抄家。

    有这些例子在,没有大毅力和大勇气,谁敢变法?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得过且过罢了。

    说到这里,柳如是为自己身处金州军而感到庆幸。

    因为金州军独立于朝廷的体系,可以完全不受朝廷的控制和制约,也没有朝廷那些与生俱来的弊病,反而可以轻装上阵,快步前行。加上有鲁若麟这样一个胸怀广阔、雄才大略的领导人,前景反而比朝廷要更好一些。

    “既然大明已经病入膏肓,那就另起炉灶,从外边做起,反而不容易受到那些陈规陋习的影响。我们金州军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有了那些权贵和贪官们的缚束,兵强马壮、百姓安康,不过短短几年就达到了。”柳如是骄傲的说道。

    “想当初大明立国之时,不也一样的欣欣向荣。只是时间长了,权贵们的势力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贪婪;吏治同样越来越败坏,贪污腐败横行。为国为民的少,自私自利的多。”陈子龙对王朝兴衰的研究比较多,自然知道王朝更替就是从吏治败坏开始的。

    “既然朝廷已经没有希望,陈兄何不到金州军一展所长?以陈兄的才华,我家伯爷一定会重用你的。”柳如是试探着看能不能改变陈子龙的想法。

    陈子龙摇摇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除非朝廷下命令,否则我是绝不会前往金州军效力的。”

    在陈子龙他们这些正牌文人们眼里,金州军不过是一个军阀或者节度使之类的势力,朝廷接纳金州军不过是权宜之计,并没有得到朝廷和官员们的信任。投靠金州军的事情只有那些看不到前途的文人才做得出来,像陈子龙这样的进士是绝对不会投靠金州军的,那和背叛朝廷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大义名分的重要作用。

    “人各有志,小妹也不强求。要是有一天陈兄想来金州军,我们随时欢迎。”柳如是也不失望,本来就没有报什么希望,来日方长吧。

    “以后再说吧。这个剧本你也应该知道,一旦演出就会造成江南的动荡,所以还请你们一定要慎重。”陈子龙敷衍着回答了柳如是,又将话题转回到了《多收了三五斗》上。

    “金州军也想保持江南的稳定,与江南一起发展。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让江南乱起来的。毕竟江南是朝廷的根本,要是江南乱了,大明也差不多要完了。”柳如是只是向陈子龙展示一下金州军的实力,并不是真的想要江南乱套,那也不符合金州军的利益。

    “你们能明白就好。”陈子龙长舒了一口气,庆幸金州军还保持着理智,否则局势真的难说。

    “也请陈兄转告东林党那些人,玩文的,金州军不怕;玩武的,不是我们瞧不起他们,十个东林党也不是金州军的对手。如果不是我家伯爷要在辽南抵御鞑奴,真要带兵南下,朝廷能够把我们金州军怎么样?所以,识相的话收起那套把戏,金州军连鞑子都不怕,岂会怕他们这群只会耍嘴皮子的羸弱书生?”柳如是的话里带着威胁,却无可反驳。

    协议只有在双方力量对等时才有效,虽然在整体实力上大明占优,但是在局部实力上,特别是海上力量上,金州军完虐大明。只要鲁若麟不是带兵到江南屠城,朝廷最多只会斥责和降罪,绝对不会派兵来攻打。

    因为朝廷现在自顾不暇,根本没有能力跨海攻打金州军。不光是金州军,现在很多有实力的军头朝廷都不敢过于得罪,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笼络。

    只是那些武将们这么多年来习惯了朝廷和文官的统治,对朝廷还是有些畏惧心理,不敢公然的反抗朝廷,从表面上看朝廷的统治显得还比较稳固罢了。

    等过几年朝廷更加艰难之后,那些武将们就会看穿朝廷和文官们的虚弱本质,公然违抗朝廷的命令了。

    陈子龙听了柳如是的威胁,脸顿时黑了起来。

    金州军从骨子里就没有把自己看做是朝廷的人,朝廷的人也同样如此,大家完全是两个体系,不过是现实的需要让两个势力走在了一起。真要是把自己当做朝廷的一份子,这种动不动就带兵南下的话能轻易说出口吗?

    “如是,金州军也是朝廷的兵马,怎么能够不听调令就率兵南下,那是形同造反啊。”陈子龙警告道。

    “呵呵,小妹不过是开玩笑的。”柳如是也知道刚才的话有些过了,连忙道歉否认。

    不过说出去的话哪有那么容易就收回,你可以把柳如是的话当玩笑,也可以把它当做警告,就看个人怎么理解了。

    “如是,你们金州军在上海开设贸易场所也就罢了,为何要将上海县城也控制在手里,要知道这可是犯忌讳的事情。”陈子龙神情严肃的指责道。

    “哪有的事情,上海县城不是还控制在朝廷手里,由上海县衙管辖吗?我们金州军可没有向上海派一兵一卒,陈兄这话可就过了。”柳如是连忙否认。

    “镇远镖局和行道会不就是你们金州军的吗?这和你们金州军控制住上海城有什么区别。”陈子龙对于金州军掩耳盗铃的做法非常不屑。

    “陈兄这就有点冤枉我们金州军了,镇远镖局和行道会可不是我们金州军的,我们只不是合作的关系,他们如何行事我们是管不着的。”柳如是当然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这是原则问题。

    虽然明知道柳如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是人家矢口否认,陈子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金州军来江南做生意,我们举双手欢迎。但是如果没有朝廷的同意,金州军就往江南派驻兵马,我们江南的百姓誓死也不会答应的。上海的事情仅此一例,绝对不能在其他地方发生,否则金州军将会受到江南士绅们的联合抵制。”陈子龙既然能过来与柳如是交涉,也不是完全没有底气,毕竟他背后有众多的江南权贵们撑腰。

    柳如是听了陈子龙的话眼中寒芒一闪而逝,但是精神高度集中的陈子龙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陈子龙心中一凛,不由得感叹,这已经不是从前的柳如是了啊。

    说到底还是金州军不够强大,这些江南权贵们还有反抗的本钱。等到金州军睥睨天下的时候,估计这些权贵们跪舔都等不及吧。

    “金州军来上海就是准备做生意的,还需要江南的贤达们支持,自然希望和大家和睦相处。只要不是恶意攻击金州军,金州军绝对不会主动出手。”柳如是知道金州现阶段的主要目的是在上海立足,暂时不愿意节外生枝,否则她也不会将《多收了三五斗》的话本给陈子龙看了。

    “说得对,合则两利,没有解不开的疙瘩,大家都理智一些,自然就可以减少误会。”陈子龙点点头,仿佛前段时间东林党的攻讦完全是误会一般。

    柳如是呵呵的笑了一声,没有答话,让陈子龙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见柳如是沉默不语,陈子龙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既然你公务繁忙,为兄就不多做打扰了。为兄对这个话本十分喜爱,刚才看得匆忙,没有品出其中的韵味,不知能否让为兄带回去研读一番?”陈子龙提出告辞,并索要话本。

    原本柳如是将话本拿出来就是准备让陈子龙带走的,也好让东林党的人看一看,金州军其实是放了他们一马。

    “既然陈兄喜欢,尽管拿去便是。我送陈兄出去。”柳如是点头答应,起身送陈子龙出门。

    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语,直到陈子龙踏出院门之后,回头叮嘱了一句:“妹子还请保重身体,勿要太过操劳。”令柳如是找回了一点昔日的温情。

    “陈兄也请保重,若是往后有什么事小妹能够帮上忙还请尽管告知。”柳如是神情温和了许多,毕竟是曾经一起生活过的人,又怎么会没有感情。

    “为兄知道了。”陈子龙怅然的点点头,上轿离去。

    离开的陈子龙心中既开心又苦涩。

    见柳如是活得如此精彩,陈子龙很是为她高兴。但是对比起柳如是,自己还是一事无成。这次得东林党请托,也不过是沾了自己曾经和柳如是有过一段感情的光,这让心高气傲的陈子龙无比的难受。

    如果不是抱着顺便见柳如是一面的想法,以陈子龙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来与柳如是重逢的。

    完成使命的陈子龙将柳如是的答复告知了钱谦益一众人等,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人叫嚣要对抗到底,让金州军见识一下东林党正人君子们的战斗力。

    但是在陈子龙拿出《多收了三五斗》的话本,并传阅众人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说要与金州军死战到底的话了。

    钱谦益感慨道:“金州军的蛊惑人心之术确实厉害啊。这话本要是真的四处演出,天下之大哪里还有我们这些士绅的容身之地。输的不怨啊。”

    在座的士绅们,但凡家中有些资产的,哪个没有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真要计较起来,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这也是《多收了三五斗》能够将他们吓住的主要原因,心虚嘛。

    程嘉燧在一旁感慨道:“看来我们是得意太久了,有些夜郎自大、小看天下英雄啊。仅仅是两个戏本,就将我们打得溃不成军,丢人啊。”

    程松寿也是一脸的苦笑:“这话本根本就是写给那些泥腿子们看的,全篇的白话文,那些泥腿子们懂什么,还不是戏里说什么就信什么。金州军里有高人啊。”

    见众人士气低落,钱谦益笑着给大家打气:“大家也不要气馁,大局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如今不过是暂时休兵罢了。只要我们严防死守,即使金州军的手段再卑劣,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牧斋公说得是,且让他们得意一下,等我们布置好了再与他们计较。”众人也是连忙应和,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既然金州军承诺不向外扩张势力,那就证明我们这次的行动是成功的,也让金州军见识到了我们江南士绅同心同德、共同进退的决心。经此一役,他们以后再行事就不得不多多考虑我们东林党的意见,否则定叫他们寸步难行。”钱谦益硬是将挫败说成胜利,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挺像那么回事的。

    “也是牧斋公领导有方,我们才能有此局面。”众人非常给面子,纷纷对钱谦益的说法表示赞同,无人提出异议。

    “既然对方已经认输,我们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内廷的那个展销会大家就都去看一看。要是有什么中意的东西,能出手就出手吧。毕竟是为皇上解难,我们江南的士绅们也要做一个表率才是。”钱谦益借坡下驴,提也不提当初想要拿到内廷物品销售权力的事情,反而大义凛然的表示要支持内廷赚钱的举动,为皇帝分忧。

    众人也很有默契的不再提及以前的事情,纷纷表示自己一定会尽绵薄之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