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9章 上海运输行会
    随着金州军和东林党和解,上海的皇家交易所又开始恢复人流如织的情况。

    以前受双方斗争的影响,大家都不敢轻易冒头,大多龟缩在住所里观望局势。现在风波过去,大家终于可以放心的出来嗨皮了,上海又开始恢复繁荣。

    既然是展销会,单独售卖内廷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浪费,金州军还准备了大量的商品运到上海来销售,并开出了海量的求购单。一时间上海及周边的市场开始猛的繁荣起来,大量的商人和商品开始进入松江和上海,等待着展销会的开始。

    为了更好的进行交易,金州军沿黄浦江修建了大量的简易木棚和仓库,作为商家展示和交易的场所。原本应该修建得更好一些,不过时间紧急,生意又不等人,这一届只能将就一些了。

    没错,像这样大型的展销会金州军肯定不会只举行一届,规划以后每年举行一次,促进商品流通和贸易。

    为了震慑上海的这帮地头蛇,金州军运往上海的商品是集中起来一次起运的,整个船队多达五十多艘船,而且都是那种高大的海船。

    这年头可没有什么纯粹的货运商船的说法,全都是武装商船,都是带大炮和士兵的。船队的旗舰更是纯粹的战舰,装备有几十门大炮的那种。

    这样庞大的舰队出现在上海,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幸亏金州军来之前特意通报了驻扎在崇明岛的长江水师,否则以长江水师那点船和人,只怕吓都要吓死了。

    只是长江水师也没有想到金州军会一次性派这么多船出来,不过金州军来上海贸易是经过朝廷批准的,朝廷也没有限制金州军一次可以派多少船来上海,显然这是一个明显的漏洞。在朝廷与金州军达成新的约定之前,长江水师是没有理由阻拦的。

    虽然不能阻拦金州军舰队进入上海,但他们还是派了一直船队跟随监视金州军的行动。只是这支船队比起金州军的舰队规模就小得可怜了,他们全都战战兢兢的,生怕金州军在上海惹出什么是非来。

    上海的百姓对金州军的船队非常震惊。海船他们见过,但是像这么大规模的船队他们还真没见过,哪怕是隆庆开海的那阵子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盛况。

    金州军船队的到来让上海县衙以及城里的士绅们非常紧张,毕竟前不久他们还和金州军做过了一场,非常害怕金州军趁机报复。

    虽然那些士绅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真要到了与军队硬刚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怂。硬碰硬的话,玩嘴皮子的怎么可能玩得过耍刀把子的。

    说是商船,但是这年头的商船上水手可是不老少,随时都可以化身为士兵的。不说多的,一艘船上一百人的话,五十多艘船就是五千多人,而且是装备了火枪和火炮的部队,踏平上海都不在话下。

    好在金州军的船队并不是来打仗的,水手们都是穿的便服,即使下船活动也很少带武器。其实带不带武器也没有什么关系,此刻的上海只要不是傻子,没有人敢惹这些水手。

    在百姓的印象中,水手们都是一群粗鄙、野蛮、残暴的人,敢出去跑海的怎么可能有老实人。但是金州军的这些水手们颠覆了百姓们心中的原有印象,非常的平易近人。

    金州军的水手们可都是有钱人,薪水高着呢。那些分批下船的水手们挥舞着手中的银币,在上海开启了爆买的模式。

    随着金州军与江南经济往来的频繁,金州军的金银币也流传到了江南,并受到了江南百姓的欢迎。

    比起原有的货币系统,金州军的金银币更加的方便实用,而且造型精美,不易造假。在经过初期的试用之后,很快就在江南一带风靡起来。

    老百姓们也乐意使用银币,毕竟金州军的银币比大明的钱币更保值,价值也非常坚挺,市场接受度很高。

    这两年,金州军依靠发行金银币就赚了不少的钱,可见铸币的利润有多大。

    上海的百姓们几番接触之后,发现金州军的水手们行事规矩、出手大方,很快就对水手们从避之不及变成了热烈欢迎。善于做生意的上海人已经不满足于坐等水手们出来上门,开始跑到码头上主动的招揽水手们,那股热情几乎要将黄浦江都蒸发了。

    金州军船队的到来不仅仅是带来了大批消费能力强悍的水手们,海量的货物上下更是养活了不知道多少穷人。

    只要你有一把力气,肯干活,码头上就能赚到钱。

    在大明,苦力是非常辛苦的行业。拼死拼活的搬运货物,赚一点辛苦钱,还要被码头的帮派势力剥削。要是干的时间长了还非常的伤身体,往后的日子就是疾病缠身了。万一不小心受伤,也不会有人去管你,只能自生自灭。

    如今的上海码头就要好得多,行道会控制了整个码头,肯定不会像其他帮派那样压榨这些苦命人。

    行道会的目标是将上海码头打造成大明码头的样板,无论是组织上还是装备上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

    在济州岛港口技术人员的支持下,上海运输行会在不声不响中就成立了。

    金州军这次大量到货对上海运输行会就是一次重大的考验,能否顺利的、及时的完成装卸任务,就看运输行会的战斗力了。

    因为码头的建设还没有完成,吊臂、门吊、铁轨、铁葫芦、四轮马车,好多规划中的器具都还没有完成,只能通过人力和简单的车辆来完成装卸工作。这个时候,运输行会的组织能力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运输行会深知要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事情是不存在的,所以运输行会首先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大幅度的提高了码头苦力们的待遇。

    按劳计酬,公开透明,没有抽成。运输行会从货主那里已经赚到了差价,就没有必要从苦力们身上刮油了。

    做好后勤,保障吃住,使苦力们有足够的精神和体力工作。

    金州军的传统就是从来不在吃、穿、住上面克扣自己的手下,运输行会也很好的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

    盐,金州军从来就没缺过,更不会对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苦力们吝啬;主食,即使不是餐餐大米饭,但是玉米、红薯之类的从来都是管饱;肉骨头汤每餐都有,保证苦力们的油水;油炸、红烧的海鱼每餐都能保证一人一大条,反正上海的鱼价也便宜;素菜就是土豆了,一日三餐吃到苦力们见到土豆就想吐;免费的茶水几乎是全天供应,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是从来就没断过;隔三差五的,运输行会还会为苦力们发些水果,或者一些水酒。

    衣服和鞋子都是由运输行会统一定制的,特别结实耐用的那种,每人两套;粗藤编制的帽子每人一顶,上工必须佩戴,主要就是起个安全防护的作用;手套无限量供应,破损的话可以拿旧的去换新的。

    有了这身装束,那些苦力们看起来不再是散兵游勇,有了一点职业运输人员的味道,走出去的时候自信心都会高很多。

    住的地方是临时搭建的营房,大通铺。床单被褥不缺,遮风挡雨无虞,还有专门的人烧热水,可以让苦力们下工后泡个热水脚。住宿区甚至还有几个大澡堂,每三天可以凭票进去洗个热水澡。

    运输行会还强制要求每十天必须休息一天,半薪;如果受伤了,行会会请医生来医治,依旧包吃住;如果不幸工伤死亡了还有一定的赔偿。

    运输行会对苦力们的权益保障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别说外人想要欺负压榨苦力了,就是内部有人想要欺压老实人都会受到严惩,充分保证每个苦力能够享受应有的待遇和保住自己的劳动所得。

    不要小看这一条,码头苦力这个群体是很容易滋生出帮派势力的,总会有一些人不愿意吃苦,希望通过欺压的手段获得利益。运输行会打击这样的行为,很容易就让苦力们对行会产生好感和依赖感,对行会的忠诚度也会更高,使整个组织更好的发展。

    甚至在名称这个小细节上运输行会也没有放过,苦力这个称呼被正式抛弃,全部改称装卸工,不过苦力们习惯叫自己搬运工。不要小看这个细节,它使得搬运工这个群体有了荣誉感,不再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卑,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是有组织、有依靠的人。

    这样的一套组合拳下来,让以往吃糠咽菜、受尽剥削和压迫的装卸工们仿佛进了天堂一般。士气暴涨、战斗力飙升自然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劳动效率大大的提高了,而且那种凝聚力和向心力绝对不是以前可比的。

    不客气的说,只要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运输行会让装卸工们杀官造反只怕他们也会干的。

    这些还只是现有的待遇,在运输行会的远期规划中,还包括对装卸工们进行一定程度的知识培训,从中挖掘人才。对装卸工子女进行免费教育,培养他们成才。

    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运输行会建设成一个人人羡慕的、强大的、有战斗力的团体。总之,金州军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大明本土培养势力的机会。

    口碑和名气这个东西是很容易传播出去的,运输行会给予装卸工们的待遇很快就通过商人以及他们的伙计在江南传开了,接着就是大量的贫苦百姓想方设法来到上海,希望加入到运输行会来谋一个生路。

    对这些人,运输行会是来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上海用不了这么多人,行会还有其他分部。比如济州岛、辽南都有运输行会的业务,人员也是可以外派的嘛。金州军往来的商船那么多,带这些员工们出海简直不要太简单。

    金州军之所以花这么大的力气也要在上海建设这个基地,目的除了赚钱,就是要从江南汲取大明的营养,带走自己需要的物资、人才、人口。只要金州军在上海一日,金州军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遮遮掩掩的。

    而且通过建设上海,金州军还可以将自己的名声在大明本土传扬开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名声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所带来的影响却不容忽视。一个好的名声可以让金州军事半功倍,拥有更多的支持者。

    金州军的船队在上海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展示完自己的武力后,船队很快就带着采购来的商品离开了,让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官府和士绅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金州军船队的到来,非但没有带来血与火,反而带来了繁荣与兴盛,这使得官府和士绅对金州军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

    上海本地的士绅们赚了个盆满钵满不说,就连东林党里的不少家族同样获益颇丰。官府的收益也不少,虽然税收的大头都被户部和内廷拿走了,但是剩下来的也不少。仅仅是一个进城税,就比以往翻了十几倍,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个世界和谁过不去都行,唯独不能和钱过不去。利益永远是合作的基础,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仇人也会变成朋友。

    面对白花花的银子、黑黝黝的炮口,东林党的一众人也开始动摇了。与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敌对真的划算吗?

    虽然金州军侵犯了一些江南士绅们的利益,但是总体来说双方的合作还是不错的。

    对比以往的数据,金州军控制了华夏北部海域之后,即便是那些被斩断了海外触角的家族,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出货量大大超过了以前自己走私的时候,更不用说那些原本没有能力走私的家族了。

    而且金州军厘清海域的行为大大的增强了江南沿海一带的安全,大家再也不用担心海盗的威胁了。

    在郑家控制的南华夏海还有零星的海盗存在,但是在华夏北方,海盗早就销声匿迹了。南方的海盗们也绝对不会越过那条心照不宣的势力划分线跑到金州军的地盘,因为那和送死没有区别。

    金州军对于清剿海盗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合作还是对抗,这是东林党们面对的难题。

    最后,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东林党内部达成一致,如果金州军维持现状,不在江南扩张势力,东林党就可以与金州军合作,不给金州军添麻烦。如果金州军向外扩张,江南士绅们则要放弃眼前的利益与金州军对抗到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