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42章 见面礼
    鲁若麟是一个理性的人,对于洪承畴他并没有什么偏见。洪承畴投降满清是原来历史上的事情,现在有了金州军搅局,洪承畴应该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有一番作为。

    洪承畴当时为何没有选择自杀,而是选择投降满清,这个问题鲁若麟不想做评价。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坦然面对死亡的,所以那些为了理想而不惜牺牲生命的人才会那么值得尊重。

    洪承畴来到旅顺时,还带来了宁远总兵吴三桂、山海关总兵马科、东协总兵曹变蛟,浩浩荡荡十几条船。

    洪承畴之所以如此高调,一是因为清军此时首尾难顾,在宁远、锦州一线基本放弃了攻势,处于防守状态,明军受到的威胁并不大,所以洪承畴才能带这么多的总兵来到辽南。

    二嘛,就是向鲁若麟展示一下实力,为压服鲁若麟增添一点筹码。

    “下官辽南都督府鲁若麟见过总督大人。”鲁若麟拱手给洪承畴行了一礼。

    论官职,洪承畴比鲁若麟高。但是鲁若麟身上有爵位,视为超品,所以严格说起来谁大谁小还真不好说。

    不过爵位只是身份,不代表职位和权力,所以鲁若麟还是以下属的身份主动向洪承畴行了礼。

    洪承畴对鲁若麟亲自到码头迎接并主动行礼非常满意,快步上前,双手将鲁若麟扶起,笑着说道:“兴汉不用多礼。早就想与兴汉见上一面,只是诸事缠身未有机会,今日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以洪承畴的年纪,托大叫一声鲁若麟的表字并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显得更加的亲近。

    “总督大人折煞下官了,但凡大人吩咐,刀山火海下官也会前往拜见的。”这种不要钱的好话,鲁若麟也是熟练得很。

    虽然明知道是假话,但是洪承畴依然听得笑眯眯的。

    对于洪承畴带来的三个总兵,鲁若麟也就和吴三桂熟悉一些,马科和曹变蛟都是第一次见到。

    马科和曹变蛟不愧是明军中有名的猛将,都是五大三粗一脸的彪悍,脸上的傲气怎么也遮掩不在,眉目之间顾盼生雄。

    金州军与清军大战的时候,洪承畴正带领马科和曹变蛟他们在河南剿灭李自成,并且取得了辉煌的战绩,这让二人颇有些自傲的资本,并没有觉得自己麾下的兵马比金州军差多少。

    “来,兴汉,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宁远总兵吴三桂,你们应该认识吧?”洪承畴将吴三桂让了出来。

    “末将吴三桂见过平辽伯。”吴三桂恭恭敬敬的向鲁若麟行了一礼。

    “长伯,别来无恙啊。别叫什么平辽伯,见外了不是,叫大哥。你我兄弟几年不见,甚是想念啊。”鲁若麟将吴三桂扶起,面带笑容的说道。

    鲁若麟与吴三桂也有五六年没见了,不过金州军与吴家的关系却越来越密切,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有了这层关系在,两人的相处自然要随意得多。

    “大哥。”吴三桂非常听话的顺应了鲁若麟的称呼,“小弟身在宁远,也知道大哥在京师的壮举,恨不能跟随左右杀个痛快。”

    “有机会的,鞑子不是还没死光吗?”鲁若麟霸气的说道。

    “大哥说的是,是小弟糊涂了。”吴三桂连忙低头认错。

    想当初鲁若麟找上吴家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海外的小岛主,只是挂了个朝鲜的虚名将军而已。那时候是鲁若麟主动来求吴家合作,吴三桂对鲁若麟是有足够的心理优势的。

    这几年吴三桂凭借着家里的势力和敢拼敢打的性子,不过而立之年就做到了宁远总兵,在大明的将军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只是这个世界的事情就是这么难以预料,如果吴三桂的人生是自带主角光环,那么鲁若麟就是一路开挂,简直就像作弊一样。才不过几年的时间,鲁若麟就变成了平辽伯、辽南都督,手握战舰千艘、精兵十万,实在是让人惊爆眼球。

    吴三桂长期驻扎在关外,自然知道清军有多么难打,所以他知道金州取得的胜利有多么了不起。

    如果说一开始吴三桂对鲁若麟还有些看不起,单纯的认为鲁若麟是个商贩,那么现在所有人都以与金州军搭上关系为荣。

    沈志祥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投靠金州军之前,沈志祥在皮岛的日子过得非常的艰难,虽然有沈世魁这个叔叔在,但是皮岛各种资源本来就紧张,想要帮沈志祥也只能偷偷的来,而且也没有多少资源可以提供。

    后来在沈世魁的安排下沈志祥与金州军达成合作,几年下来就捡了一个爵位,这让包括吴三桂在内的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辽东军在北方征战了这么多年,能够获得爵位的人屈指可数,沈世魁、沈志祥叔侄是鞑子崛起之后少有的能获得爵位的辽东武将。

    但是要说到真正的能力,像吴三桂他们这样的辽东军头们是看不上沈世魁和沈志祥的。但是事情就是这么讽刺,偏偏就是这对被辽东武将们看低的叔侄获得了爵位,实在是让吴三桂他们心里五味陈杂。

    究其原因,这对叔侄身后的金州军影子绝对跑不掉。那些辽东将领们这才发现,除了和金州军做生意,其实大家还有更大的合作空间。

    这次吴三桂来到辽南,除了给洪承畴撑场面,还抱着与金州军加强合作的心思。为此他特地带了一些自己的亲信将领准备向金州军取取经,希望能够学习金州军的练兵之法。

    关宁军一向自诩自己为大明第一强军,但是在看到了金州军的彪悍战绩之后,他们也不得不低头服输。随之而来的就是向金州军示好,并有了偷师金州军的想法。

    原本这种学习别家兵法的事情是非常犯忌讳的,所以以前大家都没有想过在这方面下功夫。现在金州竟然公开承诺向朝廷传授练兵之法,虽然显得非常的傻叉,但是也方便了其他有想法的人,起码再开口也不会显得那么突兀。

    所以关宁军派出了自家的后起之秀,与鲁若麟关系密切的吴三桂,想来学兵法的事情不是什么难事。

    与吴三桂简短的叙旧之后,洪承畴微笑着为鲁若麟介绍了剩下的两员大将,马科和曹变蛟。

    对于这两个猛将型的将领,鲁若麟有一些浅显的印象,毕竟都是在历史上留过名的。

    马科和曹变蛟历史上的走向是完全的两个极端。

    马科在松山之战时抛弃洪承畴率部逃跑,逃脱了性命。后来在李自成进京之后投降了李自成,为闯军征战,结局不祥。

    而曹变蛟作为极少数坚定的跟随洪承畴死守的人,最后战死沙场。而他守护的对象洪承畴在后来却投降了满清,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所以虽然马科和曹变蛟都显得有些桀骜,但是鲁若麟在对待二人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对曹变蛟明显的要更亲近一些,这完全是受到了历史上二人结局的影响。

    对于旅顺的繁华与兴盛,洪承畴一行人非常的惊讶,对于金州军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管中窥豹,有这样繁荣的后方作为支撑,前方的军队打起仗来也要有底气得多,至少钱粮是不用担心了。而钱粮往往决定了战争的成败,哪怕是再笨的将领也知道这个道理。

    对于自给率非常低的关宁军来说,金州军充足的后勤供应让他们羡慕得眼睛发红。这些关宁军嘴边挂得最多的就是:“要是我手下的儿郎们有这个待遇,杀鞑子不过是砍菜切瓜。”

    但是鲁若麟敢保证,哪怕为关宁军提供再多的钱粮物资,关宁军想要强大起来也很困难。因为不光是关宁军,整个大明军队的体系已经彻底腐朽了。再多的钱粮物资也敌不过将领们中饱私囊,实际上很难发到士兵们手里。

    现在的关宁军地方军阀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底下的士兵只知道有将领而不知道有朝廷。这样的军队朝廷还要每年花大笔的钱粮将他们养着,甚至宁可自己吃菜咽糠也不敢断了关宁军的供应。

    关宁军成功的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获得了大量钱粮,并且仗着自己为朝廷守卫门户而桀骜不驯。

    关宁军与鞑子作战败多胜少,但是往往受到处罚的都是那些显得“高高在上”的文官们,而那些在文官们嘴里都是低贱武夫的关宁军将领们,极少受到处罚。即使有也是不痛不痒,待遇差别非常明显。

    说到底还是投鼠忌器,朝廷也不敢捅关宁军这个马蜂窝。

    洪承畴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以军事为主,所以参观的地方大多与军事相关。

    粮仓、兵器库、刚刚投入生产的钢厂、受训的部队等等都是洪承畴要视察的地方。在评估金州军实力的同时也好弄清楚金州军的持续作战能力。

    旅顺的粮仓里金州军准备了大量的储备粮食,主要是玉米、红薯,只有少量的大米。

    金州军为了接纳从天津送来的海量移民,并支付承诺的运费,几乎搬空了旅顺城的粮仓。

    好在通过各种手段的不断补充,旅顺的仓库又慢慢的开始有粮食储存。不过因为成本和时间的考虑,旅顺城的仓库里堆放的都是红薯和玉米。别看这些东西便宜,但是关键时刻也是能救命的。

    兵器库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每天都有新打造好的武器和装备进入仓库,为接下来即将到来的战事做准备。

    如果前面两点还在洪承畴他们的理解范围之内,钢厂的视察着实惊爆了他们的眼球。

    钢铁作为辽南规划中的支柱型产业,钢厂的生产效率比起朝廷的工坊高得多。

    为了能保证旅顺钢厂投入生产,鲁若麟从济州岛调来了大批的老手,迅速将旅顺钢厂的架子搭了起来。

    在日夜不停的赶工之下,旅顺钢厂在前段时间终于建成投产,一批批的钢铁走下生产线,惊呆了洪承畴他们一行。

    洪承畴他们知道金州军的武器非常犀利,铠甲轻便结实。但是都没有亲眼见过金州军的炼钢过程,以及后面的钢制品加工过程,所以洪承畴他们对金州的武器生产能力表示震惊,并暗中带着浓浓的羡慕。

    一把好的武器,一副好的铠甲对士兵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这些常年征战在一线的将领们更了解。金州军的强悍战力,优良的武器装备也占了很大的因素。

    关宁军的武器装备除了自己生产一部分,绝大多数还是需要朝廷来供应。正是因为钱粮和武器供应不能自给,所以关宁军对朝廷的依赖度依然比较高,无法完全脱离朝廷的掌控。

    关宁军的后勤供应对朝廷来说既是沉重的负担,又是朝廷制约关宁军的唯一手段,所以哪怕再困难,朝廷也不敢断掉对关宁军的供给,否则关宁军很有可能反叛或者自立。

    洪承畴随手拿起一把刚刚锻造好的钢刀,用手指轻轻的划过刀刃,感受到了钢刀的锋利。然后对准身前的人型草垛,用力的砍了下去。只见手起刀落之间,草垛被劈为两半。

    “好刀。”洪承畴笑着说道。

    洪承畴可不是文弱的书生,虽然算不上武艺高超,但是身材也比较魁梧,有一把力气。

    毕竟不是每个文官都像卢象升那样的文武双全,可以挥舞大刀对敌,洪承畴这样的文官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正好麾下的儿郎缺少趁手的兵器,兴汉,有没有多的可以让我带回去?”洪承畴对身旁的鲁若麟问道。

    “现在库存的兵器还不够使用。”鲁若麟的答复让洪承畴脸色有点难看,不过后面的话马上让他喜笑颜开。“不过等总督大人返程的时候,应该会有一批兵器再造出来,到时候您带回去就可以了。”

    “好!兴汉就是爽快,老夫就不矫情了。”洪承畴拍了拍鲁若麟的肩膀,表示满意。

    两人都没有提钱的事情,知道这批武器算是鲁若麟给洪承畴的见面礼。

    即使提了也不过是赊账,洪承畴可是穷得很,不可能有还的一天,还不如索性大方一点,换个人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