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44章 脱胎换骨
    连着在钢铁厂和水泥厂收获颇丰,让洪承畴感受到了鲁若麟对自己的尊重和服从,对鲁若麟愈发满意了。此次的辽南之行虽然才刚刚开始,可以说已经基本达到了洪承畴的预期效果,甚至有些超出。

    接下来洪承畴一行去了金州军的军营,名义上是视察金州军的训练,其实就是来偷师的,这也是洪承畴他们这次来的重要目的之一。

    金州军的军营承袭了金州军的一贯风格,非常的干净整洁,不但军营里面如此,就连军营周边也经过了一番打理。

    洪承畴他们发现金州军对环境卫生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几乎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有人在打扫,甚至还为卫生问题制定了很多的条例。

    环境是如此,更不用说人了。

    基本上这里的百姓看起来比大明的百姓要干净整洁得多,无论是衣服还是脸庞。旅顺城里就有大大小小十几间澡堂,为百姓们提供物美价廉的清洁服务。

    当整个社会都讲究卫生的时候,只要不是想被别人排斥,大家的卫生习惯都会得到很大的提高。

    卫生搞上去了,传染病发生的概率就会小很多,大家的精神面貌也会大大提高,这也是洪承畴他们觉得金州军境内的百姓特别精神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金州军的军营是豪华别墅,那么明军的军营就是贫民窟。金州军能够将军营整理的这么干净,至少证明了金州军纪律严明,执行力很强,而这些是一支军队是否强大的基础。

    当洪承畴他们来到军营的时候,操场上正有一队士兵进行徒手格斗训练,这引起了洪承畴他们的兴趣。

    在洪承畴和鲁若麟他们走近时,场上的士兵并没有停止训练,似乎当他们不存在一般。

    直到鲁若麟对教官示意,教官收到指令后马上高呼:“停止训练!集合!”

    这些士兵马上停下来,迅速在教官面前排列成了一个方阵,横平竖直、整整齐齐,让洪承畴他们大开眼界。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知道这些士兵训练多么有素,执行命令有多么的干脆利落,统领这样的部队会是多么的舒心。

    教官见部队集合完毕,立马跑到鲁若麟面前,抬手敬了一个军礼:“报告大人,骠骑营集合完毕,请指示!”

    鲁若麟立正给教官回了一礼,“归队!”

    “是!”教官立正,转身,双手握拳,慢跑回到队伍前列。

    “稍息!立正!跨立!”鲁若麟连续三个口令,整个队伍马上变成了昂首挺胸,背负双手的跨立状态。

    鲁若麟在队伍面前慢慢的走过,视线从这些士兵们的脸庞划过,这些士兵们全都目不斜视,就像雕像一样。

    这样的状态让洪承畴他们为之动容。

    令行禁止,不动如山,好兵!

    只是马科瞅着队伍里的几个人看着有点眼熟,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眼前的几个人比他印象中认识的几个人要精瘦一些。

    马科小步走到洪承畴跟前,在他耳朵边轻声的问道:“大人,您看前排中间那个像不像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张静睿?”

    洪承畴听了一愣,盯着马科说的人看了看:“有点像,但是老夫也不确定。”

    洪承畴与张静睿见过,但是见面的次数有限,印象不是很深刻。

    “前排右边第三个,绝对是成国公府的小公爷朱君峻,末将绝对不会认错。”马科也曾在京师混过一段时间,对这些顶级的将门公子也是接触过几次的,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如果是一个熟人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几个熟人的话就绝对不可能是长得像了。何况除了两位小公爷,队伍里还有不少其他的勋贵子弟,都是在京师里叫得出名号的那种。

    只是眼前的情况与马科印象中的纨绔子弟反差实在太大了,使他脑袋都有点懵。

    鲁若麟居然将这帮京师勋贵子弟操练成了这般模样,这得让这帮少爷们吃多少苦才能这么听话啊。

    洪承畴听了马科的话,眼睛也忍不住的眯了起来。

    厉害啊,能够把这帮二世祖操练成这样,这手段,确实了得,洪承畴觉得自己一定要学一学。

    鲁若麟在队伍前面来回走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你们累不累?”

    “不累!”

    “辛不辛苦?”

    “不辛苦!”

    “很好,很好,比起上次见面你们进步了很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学成结业,为国杀敌。”

    “精忠报国、何惜此身!”

    鲁若麟的每一个问题,换来的都是整齐响亮的回答声,这才是一支军队该有的表现。

    “朱君峻!”

    “到!”

    “出列!”

    “是!”

    小公爷朱君峻此刻那里还有一点桀骜的样子,不但身材苗条了很多,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起码已经有了一个军人的模样。

    “这两个多月你的进步是最大的,本官也看到眼里。浪子回头金不换,很好!现在我正式任命你为骠骑营的副营长。”

    “谢大人。”朱君峻僵硬的表情终于出现了松动,轻轻上翘的嘴角说明了他心中的激动。

    从当初被鲁若麟下令打了一顿军棍,抬着进了军营,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朱君峻从一开始的抗拒,到不得不接受,然后是慢慢适应,最后开始有点享受这样的生活了。

    昔日章台走马的生活朱君峻早就厌倦了,反而是金州军这样的军营生活带给了他许多不一样的体验。虽然非常辛苦,但是时间长了反而有些乐在其中,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

    更主要的是在这里朱君峻学到了很多东西,每天都有进步,这让他非常的有成就感。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好、变强,甚至样貌也变得英武起来,男子汉气概更加的明显。

    当然,这样高强度的训练生活并不能持续太久,否则会适得其反,最多还有一个月朱君峻他们就会完成新兵训练,离开这个军营了。

    至于朱君峻他们离开后是否会故态复萌,鲁若麟也无法保证。但是至少在金州军里,鲁若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让他们学到了东西,不虚此行。

    当初朱君峻他们被鲁若麟当众施以棍刑,消息传回京师之后,在勋贵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责备咒骂鲁若麟的声音不断。

    以朱君峻的三叔朱广运为代表的勋贵组团来到了辽南,准备向鲁若麟交涉讨一个公道。

    鲁若麟以公务繁忙为由先晾了他们几天,并派人将朱君峻等人当初所犯下罪行的案卷交给他们看,并明确的告诉他们,鲁若麟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按照金州军的法律,朱君峻等人最少也要判处劳役。

    朱君峻等人犯的事在朱广运他们看来完全不叫事,比这些事情更过分的勋贵们也做过,也没见他们少一根毫毛。所以朱广运他们认为这完全是鲁若麟小题大做,不将勋贵们放在眼里。

    为此,金州军的接待人员郑重其事的告诉朱广运他们:在金州军的地盘上要是敢为非作歹,甚至伤人性命,鲁若麟并不介意砍几个脑袋以儆效尤,哪怕为此与朝廷反目也在所不惜。

    接待人员的态度让朱广运他们心里一凛:这是来真的吗?他们马上就让人去外面打听,反馈回来的消息非常惊人。

    曾经就有大明的权贵子弟在金州军的地盘上故意杀人,最后被律法司判处死刑。当时就有很多人为这名权贵子弟求情,甚至求到了鲁若麟那里,但是结果依然是斩立决。

    还有在金州军地盘杀人后跑回大明去的,最后硬是被金州军从大明捉回来砍了脑袋。为了维护金州军法律的权威,以及让百姓们安心,针对那些恶性犯罪金州军从来不会手软,哪怕付出再大的成本。

    知道了金州军的管理风格后,朱广运他们再也不敢在鲁若麟对朱君峻等人的处罚上做文章了,现在他们只想去军营里找自家子侄,然后将他们带回去,金州军这里对勋贵们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完全不能愉快的玩耍嘛。可惜当他们前往军营的时候,连门都进不去。

    一直到他们憋屈得快要发作的时候,鲁若麟才出来与他们见面,并将他们带到了军营。

    这些勋贵们并没有与朱君峻他们碰面,而是在远处高台上用望远镜观看了朱君峻他们的训练场面。

    当时朱君峻他们刚刚适应军训生活,虽然还不是很熟练,但是已经有模有样了,比起以前简直天差地别。

    虽然不知道鲁若麟用了什么手段让朱君峻他们如此听话,但是见朱君峻他们安然无恙,而且开始长进,这些勋贵们怒气全消,心中对鲁若麟充满了感激。

    朱君峻的三叔朱广运更是在鲁若麟面前深深了鞠了一躬:“君峻不识好歹,理当受罚。我这侄儿顽劣,让平辽伯费心了。”

    “我既然答应了英国公和成国公,自然不会食言。朱君峻他们不是没有才能,只是没有用到正途上而已。我相信他们在我金州军里锤炼一番之后,肯定会大有改观。”鲁若麟俨然一副教育专家的样子,偏偏朱广运他们还深信不疑。

    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这才不到一个月,朱君峻他们就有了巨大的变化,不知道完成训练之后会是怎样的情景,非常值得期待。

    “都怪我们愚鲁,耽搁了侄儿,好在来了金州军,还有得救。平辽伯这教人的手段确实高明,实在让人佩服。”朱广运现在就是问题儿童的家长见到了名师,态度好得很。

    “等到他们军训结束,会有一个仪式,希望你们能够参加,见证他们的蜕变。”鲁若麟对这些家长的心理非常了解,这样显摆的事情怎么能少了他们。

    “一定,我们一定参加。”果然,朱广运他们回答的时候满面红光,这是兴奋的。

    这帮勋贵回到京师之后,将见到的情况一说,鲁若麟的口碑马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立马成了勋贵子弟教育方面的名师。有更多的勋贵希望将家中子弟送往金州军锤炼一下,也来个浪子回头金不换。

    实在是那些勋贵们为了突出自家子弟的变化,将朱君峻他们的状态放大了几倍来吹嘘,使得大家都以为朱君峻他们已经脱胎换骨,成了栋梁之才。

    如果说以前这些勋贵将家中子弟送到金州军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这次他们就要认真得多了。事关自己子弟的成长与未来,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可怜天下家长心啊。

    任命完朱君峻的副营长,鲁若麟继续喊道:“张静睿!”

    “到!”

    “出列!”

    “是!”

    张静睿的变化也蛮大的,以往的那点浮躁已经烟消云散,现在只剩下了沉稳、干练,越发出众了。

    “你在骠骑营的学习成绩和表现一直名列前茅,我非常满意,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骠骑营的营长,希望你能带领骠骑营取得更好的成绩。”

    “是!保证完成任务!”张静睿高声回答道。

    张静睿做营长是实至名归,朱君峻做副营长稍微有点勉强,毕竟比他表现好的人大有人在。不过谁让这两位是小公爷,其他的士兵也多为勋贵子弟呢,还是要讲一点实际情况的。

    马科在人群里传播了这些士兵的身份之后,吴三桂和曹变蛟他们对鲁若麟是肃然起敬,看向鲁若麟的眼神也充满了敬佩。

    见鲁若麟像驯兽师一样将这些纨绔子弟训得服服帖帖,洪承畴他们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觉得实在是神奇得很。

    “今天蓟辽总督洪大人视察金州军,特意来看望你们,你们一定要拿出最好的表现给总督大人看,听明白了没有?”鲁若麟高声命令道。

    “明白了!”士兵们怒吼道。

    “立即回营,装备整齐之后马上来集合!”

    “是!”

    教官马上出来接管了队伍:“全体向右转!跑步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