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46章 将心比心
    金州军的这些手段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乎其神,几乎是一点就透,想要知道并不难。所以鲁若麟没有藏着掖着,干脆大大方方的拿出来让朝廷的人来看、来学。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学不学得来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金州军的这些方法都是一环套一环的,是整个体系联动的结果,单就某一方面学习根本达不到金州军这样的效果。

    如果想要全盘照抄金州军的模式,大明的很多方面都需要改动,涉及到的人和事就太多了。以大明现在僵化的体制,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

    所以哪怕周遇吉他们学的再刻苦认真,到时候能够实现的可能只有一些皮毛。反而是学得越多,回去之后就会越痛苦,那种身处蛛网,有力无处使的情况绝对少不了。

    “听你们刚才说的情况,这金州军里的镇抚司权力很大啊。”洪承畴夸奖完之后,将话题转向了更为关键的地方。

    “确实如此,可以说金州军镇抚司在军队里的触角几乎无处不在,权力之大,完全不在主将之下。”周遇吉严肃的点点头。

    “你详细道来。”对于金州军的权力结构洪承畴更加的感兴趣,一支军队是否有战斗力,是否能够长久保持战斗力,制度建设比武器和训练更加重要。

    “如果用朝廷的军队做比较的话,金州军的镇抚司更像是军队的监军,不过它更加的庞大,所负责的事情也更多。”

    “可以说除了训练和作战,其他的事情几乎没有镇抚司不能管的。军纪、功劳考核、人员晋升、后勤供应、士兵教育等都在镇抚司的管辖范围内。紧急时刻,镇抚司也能指挥军队作战。可以说在稳定军队这一块,镇抚司的责任更大一些。”

    显然,周遇吉对镇抚司也是多有观察和研究。

    洪承畴皱了皱眉头,“那主将岂不是被架空了?”

    周遇吉摇摇头,“并不是这样的。军队调动和指挥,主将有无可反驳的权力,镇抚司无权干涉,除非涉及到叛乱。如果镇抚司在作战的事情上干涉主将的指挥,将会受到严惩。而且主将有管理全军的责任,只是一些具体的工作明确交给镇抚司去做,主将不过多干预罢了。如果对镇抚司的工作不满意,主将也有否决的权力。”

    洪承畴大致明白了,这就好比皇帝和宰相,虽然事情都是宰相在做,但是皇帝依然是最高领导,可以做最后的裁决。

    “那要是主将对镇抚官不满意呢?”洪承畴又问道。

    “镇抚官在级别上与主将是一样的,而且归镇抚司独立任免,主将也没有权力更换镇抚官,只能向上级申请,但是能不能得到认可就不好说了。”周遇吉说道。

    洪承畴点点头,陷入沉思状态。

    以洪承畴的政治智慧,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这种体制的好处。

    金州军这样的二元权力构架,对于军队的稳定作用很大。除非军队的两个主官一条心,否则很难有叛乱的可能。

    而且这相当于在军队里建立了一套备用系统,当一个系统出现问题时,另外一个系统可以迅速的接管,而不至于崩溃。

    上级会让两个主官一条心吗?绝对不可能的,一旦发现有这样的苗头,其中一个人绝对会调走,这就是制衡。

    所以主将与镇抚官的关系非常微妙,不远不近、若即若离大概说的就是这种状态。

    明军虽然也在军队里设有监军,但是更多的是给主将添乱,基本没有什么正面作用。

    这些监军大多数情况下是太监,为皇帝监视将领们。他们仗着自己的权力指手画脚、贪污受贿,大大削弱了主将的威信和权力,进而影响了军队的战斗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他们,几乎每一个主将对监军都深恶痛绝。

    但是金州军的镇抚司则不一样,虽然他们也行使着监督的权力,但是在维护军队利益上面镇抚官和主将的立场是一致的,因为他们都是军队的一部分,都想自己的军队更好。而不像明军的监军,不过是一个过客,捞一笔就走。

    而且金州军的镇抚司承担了大部分的事务性工作,大大的减轻了主将的压力,使得主将可以将精力放在提升部队战斗力,怎么打赢战争上面。这样的分工还能够大大的提升部队的整体战斗力,毕竟不是每一个主将都是军政全能的。

    并且这样的权力划分也不会影响主将的权威,至少在行军打仗和人事任免上主将有绝对的权力。

    想到这里,洪承畴不得不为金州军设计的这套体制叹服。虽然这样的体制算不上完美,但在目前来说已经是非常先进了。有这套体制保驾护航,金州军哪怕发展的再大,军队也很难脱离鲁若麟的掌控,实在是高明。

    不过还是那句话,东西再好也学不了、用不了,想要在大明照搬这套体系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还是学点怎么增加士兵战斗力的办法来得实在一些。

    想想看,就连张静睿和朱君峻他们都能练得像模像样,关宁军的将士们在金州军操练一番后肯定能得到不小的提升。到时候再把经验带回去,关宁军的实力应该可以提升不少。

    但是金州军的练兵办法虽然很好,就是太费钱粮了,想到这里洪承畴又有些头痛了。

    虽然朝廷竭力支持,但是关宁军的军费缺口依然很大,加上文官和各个军头们截留贪污的,落到士兵头上的最多只能维持个基本的温饱,再多就不可能了。

    即使是这样的待遇,关宁军在大明的军队体系里已经是首屈一指了。有很多军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领到钱粮了,那才叫一个惨。

    为了了解金州军的真实情况,午饭的时候,洪承畴他们坚持要去食堂和士兵们一起吃,就是这顿午餐让洪承畴他们彻底明白了朝廷军队与金州军的巨大差距。

    洪承畴是按照金州军的规矩拿着餐盘排队打饭的,拿到手的午饭是一碗肉汤,一份米饭,一条红烧的海鱼,一些肉比较少的土豆烧肉,外加一个咸鸭蛋和几根泡萝卜。

    洪承畴朝四周看了看,见士兵们和他吃的一样,压下心中的疑惑回到长条餐桌,对鲁若麟问道:“兴汉,不会是因为老夫来了特意加餐的吧?”

    鲁若麟没有回答,而是朝张静睿使了个眼色,张静睿很是机灵的接口道:“总督,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都是这个,并不是因为您来了而特意准备的。眼下青黄不接,很难吃到绿菜,过段时间等绿菜上市,应该就可以换换口味了。”

    洪承畴感叹的说道:“每天让士兵们吃这个不容易吧?”

    “是啊,不容易。天天都是海鱼和土豆,已经有士兵开始抱怨了。为了给士兵们开胃,本来规定的是每人起码有十根泡萝卜。现在因为泡萝卜不足,只能每人给五根,供应量都减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绿菜上市。后勤工作没有做好啊。”鲁若麟有些不满的说道。

    洪承畴他们听了顿时脸都绿了,这是说的人话吗?海鱼和土豆吃腻了就要抱怨,那朝廷的将士们是不是应该全都造反啊?

    洪承畴厉声呵斥道:“你这是在养少爷兵吗?有这样的吃食还不满足?那些抱怨的士兵全都应该拉出去打军棍,关在牢里尝尝挨饿的滋味。”

    有这样的伙食还不满足,在洪承畴看来简直该天打雷劈。要知道明军不少士兵已经几年都没有开过荤了,想想都可怜啊。

    鲁若麟听了似笑非笑的看了张静睿和朱君峻几眼,没有接洪承畴的话。

    张静睿和朱君峻顿时面红耳赤,连忙解释道:“我们不是抱怨,只是吃的有些上火,想要吃点青菜消消食,伯爷可千万不要误会。”

    洪承畴这才明白抱怨伙食单调的就是张静睿他们这些少爷兵,顿时不好再说什么了。

    想想也是,这些少爷们在家里哪个不是锦衣玉食,天天换着花样吃,让他们长时间的吃一种饭菜,确实难为他们了。

    “士兵的伙食确实应该荤素搭配,这样才更加的合理和健康。不过今年辽南初定,条件是困难了一些,明年就会好起来的。”鲁若麟以后世人的思维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比较理解张静睿他们的,所以并没有过多怪罪的意思,让张静睿和朱君峻他们松了一口气。

    在不知不觉中,鲁若麟在张静睿等一干勋贵子弟中拥有了很高的威严,除了鲁若麟的成就加成之外,军营里日复一日对鲁若麟的神化宣传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张静睿他们在无意识中对鲁若麟有些惧怕的心理。

    这样的饭菜也叫困难?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默默无语,内心里充满了眼泪。看向鲁若麟的眼神多有不满:这13装得有些过了啊兄弟。

    “兴汉,为士兵们提供这样的饭菜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洪承畴不好当面指责,只能隐晦的表示不理解。

    虽然知道金州军有钱,但是这样浪费还是让在士兵伙食上节省惯了的洪承畴有些看不过去了。

    “奢侈吗?我觉得一点都不奢侈。这些士兵们干的都是什么活?那可是随时都要掉脑袋的事情。没有好的伙食怎么可能有好的身体?没有好的身体怎么可能打得过敌人?为了几个饭钱将士兵们饿的拿不动刀、走不了路,轻易的死在敌人的屠刀下,那才是真正的草菅人命。”

    “都是爹娘养了十几年才长大的,这其中又经历了多少辛苦。既然这些百姓将自己的娃儿交到我的手里,就是对我的信任,但凡有一丝可能,我也不能让这些士兵们枉死。所以我要把最好的武器和铠甲给他们,还要把他们养得壮壮的,让他们能够有更大的机会活下来。等到战争结束了,平平安安的回去孝敬父母。”

    鲁若麟的话掷地有声,让洪承畴他们神情凝重说不出话来。

    将吃饱、吃好上升到了百姓信任和孝道上,确实在道德层面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让人无法反驳。

    洪承畴作为一个文官,对鲁若麟的说法感受更深:“可惜无酒,否则就凭兴汉的这番话当浮一大白。”

    “大人谬赞了,下官不过是将心比心,有感而发罢了。”鲁若麟连忙谦虚的说道。“此处是军营不能饮酒,晚上下官请大人尝尝我金州军的地瓜酒,别有一番风味。”

    “哦,是吗?那老夫一定要尝一尝。”洪承畴欣然应允,“兴汉能够如此爱护士兵,实在是士兵和百姓们的福气啊。你们也要多向平辽伯学习,要是都像平辽伯一样,还怕士兵们不为你们效死吗?”

    洪承畴借着鲁若麟的话敲打了吴三桂他们几句,希望他们能够在苛待士兵方面有所收敛,当然具体的效果能够有多少只有天知道了。毕竟明军的那些陈规陋习已经存在太久了,根本就不是几句话可以改变了。

    “谨遵总督大人教诲。”不管吴三桂他们是否能够做到,这个时候肯定要表明立场。

    洪承畴见吴三桂他们还算懂事,满意的点点头,又向鲁若麟问道:“这海鱼和咸鸭蛋产量大吗?贵不贵?”

    作为主将要是能让士兵们经常吃到肉,绝对会受到士兵们的热烈拥戴,既然金州军能够为士兵们长期提供海鱼和咸鸭蛋,产量肯定不少,如果价格合适,洪承畴也想买一些回去收买下军心。

    “其实海鱼只要愿意出海,非常容易捕捞,以前只是因为不易保存所以大家很难吃到。只要有足够的食盐,海鱼几乎是要多少有多少,价格也便宜。咸鸭蛋也是如此,只要食盐充足,产量并不小。如果总督大人有意的话,金州军可以长期为关宁军提供海鱼和咸鸭蛋,保证价格实惠。”金州军有几大晒盐厂,食盐非常便宜,也间接的促进了食品产业的发展,海鱼和咸鸭蛋就是其中的两个重要产品。

    “那这个事情就让底下的人去办吧。”洪承畴点点头,准备先买一批回去试试效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