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56章 朝鲜炮灰
    孔有德、耿精忠、尚可喜三人此刻跪在皇太极面前,心情忐忑。

    开局不利,虽然损失不大,但是对清军的士气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特别是红衣大炮对城墙的伤害大大低于清军的预期,使得接下来的攻城战变得愈发艰难。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作为统领炮兵的几个汉人将领,他们是必须承担责任的。

    “奴才等无能,请皇上责罚。”孔有德他们对满清的规矩也渐渐摸清了,主动认错,这样说不定还能减轻处罚。要是推卸责任,即使他们身为王爷,搞不好也会掉脑袋。满清可没有大明需要进行三堂会审的规矩,皇太极完全可以一言而决。

    “阵地布设有误,确实该罚,每人罚俸半年以示惩戒。”皇太极的处罚轻描淡写,让孔有德他们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奴才谢皇上宽恕之恩。”孔有德三人连忙磕头谢恩。

    “不过你们刚才打的也不错,没有坠我大清的威风,还要继续努力。”对于孔有德他们刚才的表现皇太极还是认可的,也给予了肯定。

    御下之道在于一张一弛,过分强压不是好事,皇太极明显深谙此道。

    “喳!奴才等必定不负圣望,奋勇杀敌。”果然,得了皇太极的表扬,孔有德三人的斗志明显高昂了很多。

    皇太极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这些汉人将领,皇太极是非常放心的。

    孔有德他们在大明劣迹斑斑,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满清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这也是皇太极可以放心使用他们的原因。

    为了获得满清的认可,展示自己的忠心,他们甚至比在大明时更加的卖力,也更加的勇敢,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可惜的是,即使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满清奴才的身份,永远不可能成为满清的自己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对汉人适用,对满人同样适用。

    “既然金州军的大炮射程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们是否可以将炮台往后挪一些?”皇太极对红衣大炮非常迷信,认为借助红衣大炮的威力可以实现只有我打你,你却打不到我的目的。

    孔有德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由孔有德婉转的否定道:“回皇上,炮台的设置原本就考虑到了红衣大炮的射程,再往后退,只怕就够不到城墙了。”

    皇太极明显有点失望,寄予厚望的红衣大炮居然和金州军的大炮打了个平手,这让他有点耿耿于怀。

    在一旁的阿济格早就有些不耐烦了,此刻站起来说道:“皇上,要臣弟说干脆直接攻城算了,看那些南蛮子能不能挡得住我大清的马刀。”

    “不可!金州军火枪和弓弩犀利,冒然攻城只会徒增我军伤亡,得不偿失。”岳托连忙出言劝阻。

    虽然岳托在与金州军交战中失利,后来追究责任被削去了爵位,但是皇太极对他还是非常信任的,所以也带到了南关为自己出谋划策。

    “岳托,我看你是被南蛮子打破胆了吧?”阿济格讥讽道。

    “十二叔,非是侄儿胆小,只是我大清人马宝贵,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浪费掉了。”别看岳托年纪和阿济格差不多,但是辈分却小了一辈。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我看你就是越打越回去了。”阿济格不依不饶。

    “皇上,就这样僵持肯定不是办法,数十万大军人吃马嚼的我们也耗不起,不如让那些蒙古人和朝鲜人上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见儿子被阿济格怼,代善开口了。

    作为皇太极和阿济格的二哥,代善的资格之老在场众人无人能及,哪怕是桀骜如阿济格也不得不闭嘴。

    皇太极闻言点点头:“只怕很难,不过也可以试试金州军的深浅。”

    反正这种试探成功了当然最好,即使失败了损失的也不过是些蒙古人和朝鲜人,不心疼。

    “皇上,南关绵长,主关这里防守严密,不若在其他地方也展开攻击,分散金州军的兵力。”范文程在一旁建言道。

    “你是说佯攻?”皇太极反问道。

    “主攻、佯攻何必分的那么清楚,只要能攻破南关,主攻可以变成佯攻,佯攻也可以变成主攻,一切依局势而变。”范文程笑着说道。

    皇太极点头采纳了范文程的意见:“就依爱卿的意见办。不管是哪一边攻破了南关城墙,朕都有重赏!”

    二十万大军挤在主关前,绝大多数人无所事事干耗粮草肯定不合皇太极的心意,确实应该给他们找点事做。

    “臣弟恳请领一路人马攻城。”阿济格在皇太极底下伏低做小无所事事,干脆自请领一路人马去其他地方作战。

    “朕允了。”皇太极点头同意了,并将老成持重的阿巴泰派到了阿济格手下。

    另外皇太极又分给了代善一些人马,由代善和岳托指挥另一路攻城。就这样满清的大军兵分三路,各自寻找合适的突破地点攻城。

    南关城墙看似将辽南与辽北割裂,但是总长度并不长,也就十多里的样子,而且其中适合大军展开的地方并不多。

    因为距离比较近,清军虽然分成了三路,但是协调指挥起来并不困难。皇太极也是希望能够发挥手下人的主观能动性才同意分兵,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呢。

    在清军中,虽然除了女真人都可以划归到炮灰的行列,但炮灰也是分等级的。蒙古人是高级炮灰,接下来是汉人奴隶,最下面就是朝鲜人了。

    朝鲜炮灰又分了两个阶层,一个是军队,一个是强征来的百姓。

    朝鲜人又不傻,自然知道清军将他们强征到南关来是干什么的,无非是做苦力、当炮灰、填沟壑。

    既然明知道是送死的,朝鲜人肯定不会让他们的精锐部队来干。所以这批到达南关的朝鲜军队,除了核心的、清军强制要求的火枪部队,其他的军队完全是临时拼凑的。

    这些朝鲜士兵一个月前还是些穷苦农民,连训练都没怎么进行过。甚至连简单的军服都不能做到统一,武器更是五花八门,一看就知道是拿来凑数的。

    清军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不过他们对朝鲜军队的要求原本就不高,能够做挡箭牌、帮忙运土就足够了。只要数量达到他们的要求,才不会管这些朝鲜军队是不是临时征召的。

    朝鲜王廷用这些穷苦百姓来凑数也不会觉得心疼,对于他们来说,这些百姓还没有送出去的粮食让他们更痛心。

    这个年代的统治者对普通百姓的态度基本都一个鸟样,对钱财粮食极端吝啬,对于创造这些财富的百姓却视如草芥。完全是把百姓们当做韭菜来割,一点都不心疼。

    第二天,在清军的压阵之下,成批的朝鲜人开始冲击城墙,蒙古人和朝鲜的火枪队则提供火力支援。

    因为金州军的火力太过凶猛,在前期准备的时候每个朝鲜士兵都分到了一个大木盾,至于能不能防住子弹和弓箭就听天由命了。

    为了配合朝鲜士兵的攻击,清军的火炮又开始发威了,这次红衣大炮的战果就要大得多了。因为金州军的士兵们为了抵御攻城,开始大量出现在城头,大大增加了被击中的概率。

    金州军的火炮也在拼命的反击和压制,造成的伤亡比清军火炮多很多。但是那些死去的清军都是蒙古人、朝鲜人和汉军炮手,女真人一点都不心疼。

    蜂拥而上的朝鲜人举着盾牌和云梯拼命的往前冲,他们知道留在空地上时间越长越危险,反而是冲到城墙底下更安全一些。

    不过南关城墙上伸出的一条条细长“触手”让他们知道,即使是冲到城墙底下也安全不了多少。

    朝鲜士兵原本就没有多少勇气,完全是被死亡的恐惧强迫着往前冲。只是金州军密集的弩箭、子弹让他们还在半路上就伤亡过半。冲到城墙底下的朝鲜士兵还来不及搭起云梯,就被三面夹击的金州军杀得血流成河。

    场面对清军实在是太不利了。

    不过皇太极不为所动,迟迟不下令退兵,朝鲜将领只能不断的将手下的士兵派出去往前冲,往这个磨盘里添加血肉。

    战场上真正能给金州军造成比较大威胁的是那些蒙古射手和朝鲜火枪手。他们在冲锋的队伍后面,排着稍显稀松的阵型对着城墙上射击,总能杀伤一些金州军士兵。

    不过比起金州军士兵的反击,他们的伤亡反而更大一些,毕竟金州军的弓弩和火枪在威力上比他们大得多。

    皇太极他们虽然也预料到攻城可能会比较艰难,但是真正看到朝鲜人被猪羊一般的屠杀,还是脸色非常难看。

    战斗进行了小半个时辰,清军除了死伤了大量士兵,甚至没有一个朝鲜士兵登上城墙。

    这个时候清军的红衣大炮早就已经停火了,滚烫的炮管在没有冷却下来之前是绝对不能使用的。

    失去了火炮的掩护,那些攻城士兵的伤亡陡增,甚至连城墙都摸不到,再打下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皇太极在朝鲜将领哀求的眼神下,终于开口了:“退兵。”

    随着退兵的鸣金声响起,前线的清军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如潮水般退了回来,只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劫后余生的朝鲜官兵们全都一脸的惶恐,刚才的战斗实在是太残酷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两千多朝鲜人躺在了战场上,而给金州军造成的损失却微乎其微。

    虽然论个人战力,女真人比朝鲜人高出一大截,但是在此种局面下,即使将女真人派上去,和朝鲜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都是被射杀的命。所以蚁附强攻并不可取,皇太极需要想别的办法。

    战场后方的南关之内,有一个高大的观战台,鲁若麟和洪承畴他们此刻拿着望远镜看着前线的战况。

    因为火炮的巨大威胁,像鲁若麟这样的高级将领是不会轻易上城墙的,要是万一被火炮击中那就成了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为了让高级将领更容易掌控战场态势,金州军在战场后方的安全地带建立了这个指挥台,建筑高度可以说是整个南关最高的。除了在天上飘着的热气球,这里是最好的观战地点。

    今天的攻城不过是整个战争的开胃菜,是双方之间的试探,谁也不会拿出全部的实力,所以参考的意义并不太大。

    不过初战获胜还是很令人开心的,毕竟开了一个好头。

    “打得不错。”洪承畴赞许道。

    “不过是些朝鲜农夫,胜之不武。”鲁若麟不以为意的说道。

    洪承畴哈哈大笑:“就凭金州军这样的打法,鞑子上来了也是一样送命的份。”

    鲁若麟摇了摇头,“鞑子本来就是派朝鲜人来试探的,见了这样的情形肯定不会轻易来送死。”

    “那倒是。”洪承畴点点头,“你们要加强戒备,防备鞑子使什么阴谋诡计。”

    “下官明白。”对于洪承畴的善意提醒鲁若麟诚恳的接受了。

    接下来几天,清军并没有因为伤亡过大而停止攻城,而是每天都保持着低烈度的攻城节奏,送死的依然是朝鲜人。

    之所以没有停止攻城,是因为在找到更好的办法之前,清军不能让手下的士兵丧失斗志,保持一定程度的进攻可以很好的维持士气。

    在另一段城墙上,阿济格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准备堆土成山,直接攻上南关的城墙。为此他采纳了阿巴泰的意见,决定开展土工作业,挖战壕。

    金州军的远程火力太凶猛,暴露在地面上伤亡太大,用战壕的方式前进就要安全得多,而且效率反而更高。

    只要能搭起一个与城墙一样高的土坡,阿济格相信以清军的勇猛,绝对可以冲上城墙,打破南关。

    当然了,挖土这种苦差事肯定不用满洲老爷们动手,依然是“乖巧”的朝鲜人上。

    反正到哪里,朝鲜人都逃不过炮灰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