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58章 危局
    阿济格这里好歹还有一些动静,代善那里就安静了许多。

    岳托选了一个合适的地点之后,马上开始安排人手挖地道,而且是毫不掩饰。

    毕竟那么多的土从地下运出来,傻子也知道清军在挖地道,还不如干脆一些。

    为了保证地道的坚固,提高挖掘速度,岳托甚至在地道里建造了支架,所以这条地道修得是又宽又高。

    在岳托的设想中,最理想的状态是直接将城墙挖塌,这样就不用费力去攻城了。

    如果不能将城墙挖塌,那就爆破。

    金州军用爆破的手段接连破城,清军又不是傻子,事后自然知道了大概的办法。这次岳托准备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玩一把爆破。

    只是以如今的施工条件和施工工具,从两百多米远的地方向南关挖,速度自然不可能快得起来,唯一的办法只能用人数来堆。

    自从这条地道开工以来,几乎是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没有停工过。不时有累倒的、火把熏晕的、缺氧昏迷的民夫从地道里被抬出来扔在外面,里面的作业环境之恶劣可见一斑。

    对于这种笨办法,金州军还确实没有太多的手段来应对,除非他们已经挖到近处了。

    负责应对代善这路清军的是金州军第四师,师长夏长荣命令手下在城内布置了多个地听,用来监听清军的挖掘方向。并且用吊篮放下了部分士兵在城墙外面挖掘壕沟,不一定要多宽,但是一定要足够深,以此来对抗清军的地道攻势。

    有城墙上的士兵掩护,这些外出挖沟的金州军士兵危险并不高,而且他们随时都可以坐吊篮上去,安全基本不用太担心。

    挖了壕沟还不够,夏长荣的目的是在壕沟里灌满水,一旦清军挖穿了壕沟,壕沟里的水就可以将地道淹没,让清军前功尽弃。

    只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城墙外并没有河流和池塘,想要往壕沟里灌水只能从城墙里面往外运,这个工程量就有点大了。

    好在金州军有的是技术人才,很快就有人为第四师设计了几套畜力提水设备,大大的降低了送水的难度。

    现在万事具备,就等着清军快要挖到的时候就往壕沟里灌水,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又过了几天,皇太极憋着劲终于在大后方建造出了两百多架投石机,准备给金州军来一个大大的惊喜。

    因为远离热气球的视线,金州军一时之间并没有发现这些投石机的存在。

    为了迷惑金州军,皇太极还发动了一次规模比较大的攻城,甚至投入了一部分的满洲八旗清军,显示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当然,这次的进攻同样没有取得什么战果,最好的成绩不过是有个别清军登上城墙,算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吧。

    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皇太极在投石机造好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蓄谋已久的作战计划。

    趁着天黑金州军热气球视线受阻,清军将后方面的投石机连夜运到了前线,做好了作战的准备。

    第二天凌晨天还未亮之时,清军所有的投石机开始嘎吱嘎吱的往南关方向推进,声音之大立马惊动了守城的金州军。

    “怎么回事?”值守的金州军军官对着哨兵问道。

    哨兵摇摇头,“看不清楚,好像是马车走动的声音,而且特别多。”

    “你TM不是傻了吧,鞑子会用马车攻城吗?”军官一巴掌扇到士兵的脑袋上,只是士兵没事,军官的手却疼得厉害,他忘了士兵戴着钢盔了。

    “还愣着干什么!放火箭,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军官揉着手掌命令道。

    “是。”士兵憋着笑,连忙找来火箭,淋上油点燃,放在特制的小号床弩上,然后射向了前方。

    这种小号床弩除了用来杀敌,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在晚上可以发射简易的“照明弹”。

    在火箭射出去的同时,军官死死的盯着火箭的方向,借着微弱的火光观察前面的东西。

    火箭刚一落地,马上被清军士兵一脚踩灭了,军官还没有看清楚。

    “再射!”军官再次命令道。

    这次的运气不错,火箭直接钉在了投石机上,让军官看见了一个大概。

    “投石机?”军官一愣,马上脸色大变,“快,赶紧向师长报告,鞑子的投石机来了,数量众多。”

    士兵得令后马上飞快的向城墙下跑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火箭射向了清军,天色也开始有了一些微光,金州军发现清军的投石机多得有点可怕,城墙下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

    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城墙上的火炮率先开火了,紧接着清军的火炮也开始响起,大战拉开了序幕。

    因为准备充分,加上早有预谋,战斗一开始清军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特别是大量投石机的加入,对城墙上的金州军士兵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快!开炮!打投石机,别管鞑子的火炮了!”金州军的指挥官知道这个时候打清军的火炮并不能改变局面,何况火炮也没有那么容易打,还不如打投石机更有效果。

    这个时候不光是重型火炮,连那些以前使用频率并不高的中小型火炮也开火了,目标就是清军的投石机。

    投石机在与火炮对决中确实非常吃亏,投石机的石头并一定能把火炮怎么样,但是火炮只要击中了投石机,基本就可以说这架投石机废了。

    金州军的反击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也击毁了一些投石机。但是自身人员的伤亡却越来越大,反击的力度也渐渐有些变小了。

    看着不断被天上飞来的石头砸死、砸伤的金州军士兵,金大正看得心里在滴血。

    面对清军的偷袭,金大正也顾不得危险,亲自上了城头指挥作战。

    金大正在城头有一个用土袋和原木搭建的指挥所,可以有效防御炮弹和石头的攻击,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加派人手,全力攻击鞑子的投石机!”眼见炮兵的伤亡有些重,金大正立即下达了增援的命令。

    清军也是拼了命了,几乎是用拼刺刀的方式将投石机往南关城墙靠拢,似乎根本不在乎死伤的样子。

    趁着炮兵和投石机吸引了城头的火力,清军的弓箭手和火枪手冲到了近处对城头开展疯狂的射击,让城头的形势更加的岌岌可危。

    金州军在主关布置了大量的兵力,但是城头位置有限,不可能全放在上面,所以大家都是轮流上城应敌。

    现在情况紧急,伤亡比较严重,城下待命的金州军立马上来支援,补充损失的人手。唯一比较可惜的是炮兵这样的专业性人才补充起来非常困难,会影响金州军的火炮打击强度。

    “传令下去,想尽一切办法保护炮兵,全力保障他们的安全!”金大正知道想要击退鞑子的进攻,炮兵是关键。

    “是。”传令兵立马下去传达金大正的指示。

    清军的大炮对人员的杀伤力有限,真正造成杀伤的是投石机射出的石头和弓箭手抛射的弓箭。在金大正的命令传达下去之后,每个炮兵组旁边都会多一队举着盾牌的士兵,他们的主要责任就是盯着天上的石头和弓箭,在危急的时候为炮兵们提供掩护。

    此刻城头上到处都是忙碌的金州军士兵,他们冒着天上飞下来的炮弹和石头与城墙下的清军弓箭手以及火枪手展开了对射,一时间双方的伤亡都有些惨重。

    清军的投石机除了发射石头,还扔了不少的火球,使得城墙上到处都是火焰,不时还会传来隆隆的爆炸声,那是火球碰巧点燃了发射的火药,引起了爆炸。

    “弩炮呢?弩炮呢?赶紧开炮,射死这帮龟孙!”

    “快,来几个人跟我去搬火药!火药不够了!”

    “医护兵!医护兵!这里有人受伤了!”

    “快救火!没有水?用土,用土盖!”

    ……

    南关城头一片忙碌,混乱中又带着一些秩序,金州军并没有崩溃。

    金州军发现鞑子的投石机过于靠近,已经进入了弩炮的射程之内,立马用弩炮对投石机进行攻击。虽然不能对投石机造成什么损伤,但是给投石机的操作人员带来了大量的死伤。

    “命令攻城部队给我上,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攻上城头!”在后方观战的皇太极见局面对己方有利,立马果断的下令攻城。

    “喳!”马上有将领领命而去。

    很快,早已准备多时的清军登城部队举着盾牌、抬着云梯就嗷嗷叫的冲了出去。

    负责提供掩护的弓箭手和火枪手也紧随其后,加强对城头的压制。

    虽然攻城部队上去了,但是清军的火炮和投石机并没有停止攻击,显然比起对本方人马的误伤,压制金州军的城头部队更加重要一些。清军好不容易才取得火力压制上的优势,怎么可能放弃让金州军重新组织起来。

    取得突袭优势的清军很快就靠近了城墙,并开始搭起云梯往上攀爬,比起以往要顺利很多。

    “滚石!檑木!”

    金州军的士兵纷纷拿起石头和檑木往下扔,不时有清军被击倒。

    不过这些冒头的金州军士兵很容易成为城下清军射手的目标,这些射手的射术一般都比较精湛,准头很足,对金州军造成了不小的死伤。

    清军确实悍不畏死,也非常彪悍,顶着巨大的伤亡硬是冲上了城头,而且上去的人还越来越多。

    眼见局势大好,观战的皇太极等人都非常兴奋,大声叫道:“好!好!不愧是我大清的勇士。”

    “重甲步兵呢?让他们上!将这些鞑子全都给我赶下去!”金大正大声命令道。

    这个时候弩箭和火枪用来对付这些上了城墙的清军作用已经不大了,还是要靠贴身肉搏来干掉他们。

    “师长,已经派出去了。”参谋在一旁提醒道。

    “告诉许汶和韩希文,要是不能把鞑子赶下去,让他们提脑袋来见我!”金大正阴沉着脸说道。

    “许旅长和韩旅长已经带队杀上去了。”参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道。

    金大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情况如此危机,连旅长都上了一线,金大正也不好说什么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以为南关固若金汤,让鞑子钻了空子,要是真让鞑子破关成功,自己绝对是万死难辞其咎。

    清军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鲁若麟和洪承畴他们,全都来到指挥台观战。

    眼见越来越多的清军爬上城头,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顿时心惊不已:“这是城要破了吗?”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鲁若麟。

    只见鲁若麟依然镇定自若,好像完全没有看到眼前的危局一般。

    “兴汉,是不是应该加派些人马?”洪承畴委婉的提醒道。

    鲁若麟摇摇头,“还不用,现在的人手足够了,真要是顶不住了金大正会来求援的。”

    “都督,清军已经攻上城头,局势危急,还是谨慎些的好。”吴三桂在一旁劝道。

    “攻上城头又如何?只要我金州军将士斗志还在,依然可以将他们赶下去。”鲁若麟自信满满的说道。

    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听了都是一愣,这也太心大了吧?

    他们都有与清军交战的经验,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清军破城的几率是非常高的,鲁若麟凭什么有信心可以将清军打回去?

    “诸位仔细看看就明白了。”鲁若麟没有解释,而是举起望远镜继续观看战况。

    洪承畴他们也是依言拿起了望远镜,很快他们就看出了一些不同。

    以往在大量清军登上城墙之后,守军的士气都会受到极大的打击,战斗意志大幅下降,甚至会有士兵直接逃跑放弃抵抗。如果没有强力的手段力挽狂澜,破城就会成为定局。

    但是在洪承畴他们眼里,城头上的金州军士兵非但没有出现士气跌落、害怕的情况,连逃跑的人都几乎没有。反而是更加的凶悍了,全都不要命一样的扑向了城头上的清军。

    能够登上城头的清军也都不是易于之辈,至少作战经验丰富,武艺也非常彪悍,一时之间双方在城头打了个不相上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