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59章 反败为胜
    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也是带老了兵的人,刚才只是一时为局势所迷惑,没有注意到金州军士兵们的状态,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担忧。

    现在见金州军士兵依然组织有序,抵抗也很顽强,就知道鞑子即使上了城头也没那么容易破城,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

    同时他们注意到,金州军士兵的进攻完全是自发的,甚至不需要军官们去组织和命令,战斗意志之顽强让人震惊。

    难怪鲁若麟会如此镇定自若,有这样的手下在前面,任谁都会稳如泰山。

    这个时候,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对鲁若麟充满了羡慕,更加佩服金州军对士兵的训练能力。

    一支军队能否被称为强军,并不是看在顺境的时候展示出来的强大力量,而是要看在逆境中能否展现出扭转乾坤的能力。

    弱鸡部队伤亡超过百分之十就会崩溃,稍微精锐一些的部队能够承受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的伤亡而继续保持战斗力。强军则可以在伤亡过半的情况继续战斗,甚至在伤亡超过百分之七十时都不崩溃。最极端的军队可以死战到地,直至战斗到全军覆没。

    而这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就是士兵们的精神意志,真正的强军从来都是武器装备和精神意志上双优,缺一不可。

    正是因为金州军在平时就非常注重士兵们的精神建设,所以才会在逆境中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以及不畏生死的超强勇气。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金州军的士兵在无法消灭眼前的敌人时,会毫不犹豫的抱着敌人一起跳下城墙,与敌人同归于尽,令人非常的震撼。

    “他们都不怕死吗?”洪承畴动容的问道。

    “怕,当然怕。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是在为谁而战,知道一旦让鞑子冲破了南关,他们的父母妻儿就会遭受灭顶之灾。为了身后的父母亲人,他们无所畏惧,甚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鲁若麟语气沉重的说道。

    虽然这些士兵的表现让他非常的骄傲,但是同样让他非常的心痛。这可是他花了极大的代价训练出来的士兵,每损失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只是自古以来就是慈不掌兵,想要获得胜利就会有所牺牲,鲁若麟早就过了伤春悲秋的阶段了。

    对于鲁若麟的话,洪承畴他们只信了一半。

    明军士兵在守城的时候身后也有父母妻儿,怎么就没见他们这么拼命呢?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如果鲁若麟知道他们的想法,肯定会呸他们一脸。

    同样是士兵的父母亲人,在大明的活得生不如死、麻木不仁,对未来毫无期望;在金州军的就活得幸福安康、快快乐乐,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信心。这么大的区别,士兵们的抵抗意志会一样吗?

    何况在大明士兵们是毫无尊严的两脚牲畜,凭什么为长官们去送死?而金州军的士兵们都培养出了独立的人格,知道自尊、自信,以及自己战斗的意义,自然更加勇敢无畏。

    当他们对自己的父母亲人,以及金州军这个群体的热爱超过了自己时,任何可能伤害到父母亲人,以及威胁到金州军生存的人都会遭到他们的猛烈反击,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大明的士兵死了就一了百了,现在更是连抚恤金都不会有;金州军的士兵哪怕是战死了,也可以惠及家人,并且绝对可以兑现,这更加增添了他们不畏牺牲的勇气。

    所以,洪承畴他们想要将手下的士兵训练成像金州军一样,除非复制出金州军的相关体系,否则绝对很难成功。

    随着上城墙的清军变多,清军的火炮和投石机也渐渐的停止了攻击,要是不小心伤到自己人就不划算了。

    再说打了这么久了,火炮也需要时间进行冷却。冲在最前面的投石机基本都被金州军打坏了,堵住了后面投石机前进的道路。后面的投石机射程都有些够不上了,再射也不过是把石头扔到清军自己头上。

    为了击毁这些投石机,金州军的火炮部队一直就没有停歇过。此时也顾不得频繁开炮会损伤火炮寿命,先把敌人击退了再说。

    金州军的每门火炮上都铺着厚厚的棉布,一桶桶的冷水浇上去,很快就变成了蒸汽,这样可以尽快降低炮管的温度,继续开炮。

    城墙上到处都躺着金州军士兵的尸体,清军的这波攻击给金州军造成了很大的损伤。

    皇太极原本以为大势已定,结果却是看到清军在城头上迟迟打不开局面。金州军非但没有因为清军攻上城头而崩溃,反而越战越勇,渐渐有了将清军赶下去的势头。

    皇太极肯定不想前功尽弃,派出的人马越来越多,进击的鼓声也是敲得震天响,半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

    “阿哈尼堪,你带领五百巴牙喇兵出击,务必将敌军一举击溃!”皇太极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清军最精锐的巴牙喇兵。

    马上一个身材粗壮的清军将领领命而出:“喳!”

    豪格在一旁看着皇太极派出巴牙喇兵,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欲言又止,但最终忍了下来。

    每个巴牙喇兵都来之不易,是清军中的绝对精锐,数遍十万清军,能有一千巴牙喇兵就不错了,可谓真正的百里挑一。

    这个时候将这些巴牙喇兵派出去攻城,可以想见伤亡一定非常大。

    皇太极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好不容易有了如此局面,如果不能将金州军击败,以后估计都难有这样的机会了。为了整个战局,皇太极不得不搏一把。

    这些巴牙喇兵不愧是清军的最强兵种,装备精良、作战经验丰富,很快就重新在城头站稳了脚跟,将金州军的反扑势头压了下去。

    但是金州军也不是泥捏的,死战不退,并且城下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军进行补充,局面一时陷入僵局。

    在兵力上清军占据绝对优势,但是因为城墙还掌握在金州军手里,金州军依然占有地利上的优势。时间拖得越长,在城墙下进行支援的清军弓箭手和火枪兵伤亡越重,支援的力度也开始减弱,颓势已现。

    比起用火枪和弓弩,射箭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连续射上二、三十箭就会后继乏力,射出来的箭也越来越无力。

    清军原本是憋着一口气要一举拿下南关的,所以斗志非常旺盛。结果越打越难,城头的金州军也越来越多,渐渐的连原本抢占的城头都有些守不住了。

    久攻不下让清军的士气大跌,现在还在进攻,完全是清军的严酷军法在震慑。只要皇太极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清军就不能退。

    “命令火炮和投石机进攻!”皇太极阴沉着脸下达了让火炮和投石机再次进攻的命令。

    不过这次金州军已经有了准备,并没有给清军太多机会,那些前进的投石机被一一点名清除,并没有发挥出什么效果。

    局势已经开始逆转。

    皇太极也看出了清军的颓势,知道想要拿下南关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无奈的下令:“退兵。”

    得到撤退命令的清军沿路又留下了众多尸体,狼狈的撤回了本阵。

    见击退了清军,金州军发出了震天的欢呼:“我们赢啦!”“万胜!”

    一直在指挥台观战的鲁若麟和洪承畴这个时候才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鲁若麟一直对手下的士兵有信心,但是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万一。

    为了防备金大正顶不住清军的攻击导致城墙失守,鲁若麟特意将第六师安排在了城下,随时准备收复城墙。好在第二师比较争气,鲁若麟的后手没有用上。

    虽然击退了清军的进攻,但是这次金州军的损失是成军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死亡接近三千人,受伤的人更是无数。城墙上铺满了金州军和清军士兵的尸体,这还是在情况紧急的时候,将很多尸体扔下城墙的结果,否则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可见当时战况的惨烈。

    当然清军的损失同样不小,保守估计也有不下五千人,其中还包括几百名最精锐的巴牙喇兵。

    这一战下来,第二师元气大伤,被调到后方修整,在没有恢复战力之前估计是很难再出战了。

    因为对清军的突袭准备不足,金大正受到了鲁若麟的训斥,此刻正站在鲁若麟面前耷拉着脑袋。

    金大正的二师实在是有些惨,不但兵员损失严重,高级将领也出现了战损。

    “许汶战死了?怎么死的?”鲁若麟有些无法接受,这可是当初的老兄弟,等以后扩军了是可以做师长的,就这样没了?

    “被清军投石机射出的石头砸中脑袋,没救回来。”金大正也是一脸的痛惜与沮丧。

    许汶可是金州军的旅长,而且是老资格的旅长,绝对的金州军高层,就这样被砸死了,实在是太令人痛惜了。

    鲁若麟听了也是抬头仰天,心中无比郁闷和无奈,却偏偏发泄不出来。

    当时战况紧急,连金大正都恨不得亲自上阵,许汶作为旅长上了一线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运气太差,在亲军的保护下也没能躲过天上飞的石头。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这都是命啊。

    这还不是唯一的坏消息,第二师六个团长死了两个,更不用说那些营长和连长之类的了。更令人心痛的是炮兵的损失,伤亡过半,可谓非常惨重。

    “将他们好生安置,过几天我亲自主持葬礼,送他们最后一程。”鲁若麟伤感的说道。

    “是。谢大人体恤。”金大正感激的说道。

    “都是多年的老兄弟,少一个都会让我心痛的。我还等着大业完成之后和你们一起安享富贵呢,以后一定要小心。”鲁若麟叮嘱道。

    作为高级将领,除非万不得已,亲上一线杀敌其实并不可取。只是当时情况确实非常危急,所以鲁若麟也不好说什么。

    “知道了,大爷。”金大正眼睛有点泛红,叫起了以前的称呼。

    “把部队带到后方好好休整,虽然你们前头打得太差,但是后面打的很不错。过了这道坎,你们也算是浴火重生、百炼成钢了。”鲁若麟并没有太过怪罪金大正,毕竟疏忽的人不止他一个,鲁若麟自己也有责任。

    况且金大正的部队将功赎罪,在逆境中将鞑子击败,是非常涨金州军士气的一件事情。

    以前外面总喜欢将金州军的强大说成是武器的加持,真到了贴身肉搏就会现出原形。现在金大正一战打出了金州军的勇猛、彪悍和顽强,让清军和明军都刮目相看。

    洪承畴和吴三桂他们现在说起金州军比以往更加尊敬几分,就是这一仗打出来的效果。洪承畴甚至直接喊出了:“天下第一强军也。”

    虽然有些吹捧和夸大的味道,但是连一向骄傲的吴三桂都没有反驳。

    除了自身的伤亡,还有几个京师来的勋贵子弟也折在城墙上,其中甚至包括一个伯爵家的嫡子。

    不管以前他们的表现如何,至少这一次他们的表现赢得了鲁若麟的尊重。

    对于这几个勋贵子弟的遗体,鲁若麟让他们的家人自由选择是安葬在南关的阵亡将士陵园还是运回去,他们都家人都选择了将遗体运回去。毕竟是大家族,对后事还是非常严肃的。

    鲁若麟特意安排了近卫师的士兵护送遗体回京师,并提前按照金州军正式士兵的待遇给予了抚恤。

    抚恤银、烈士证书,以及二十亩的抚恤田,还有家属今后在金州军范围内可以得到的优待,这些金州军阵亡将士的待遇这几个勋贵子弟都有。

    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烈士证书是鲁若麟和洪承畴亲自书写的,极尽赞美之词。更加重要的是鲁若麟对他们承诺,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等于是默认欠了他们一份人情。

    以鲁若麟今时今日的地位,这个承诺分量还是很重的,关键就看怎么使用了。

    抚恤的那些东西对这些勋贵们来说从价值上不值一提,但是所代表的意义却截然不同,那是这几个勋贵子弟用生命换回来的荣耀,非常值得他们珍惜。

    这几个勋贵子弟的遗体返京时,其余的勋贵子弟全都来相送。当初他们决定留下来的时候虽然知道会有危险,但是真见到了同伴的死亡,还是让他们受到很大的震撼和冲击。

    战争不是儿戏,随时可能面对生离死别。可能是别人,也可能是自己,不要抱一丝侥幸。

    这一刻他们都成熟了不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