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61章 退兵
    对于掌握绝对制海权的鲁若麟来说,让庞大的海军当战场的旁观者是种巨大的浪费,所以早就有渡海作战的打算。

    只是当时满清的大军刚到,心气还高得很,携带的物资也还充足,偷袭后方说不定反而会激起清军的凶性,所以金州军的海军一直没有出动。

    现在清军锐气尽失,人困马乏,后方只要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清军的动荡,甚至导致清军直接退兵。

    所以鲁若麟在清军的这波攻势结束后,说要给清军一点颜色看看,就是要在清军的后方偷袭。

    这次偷袭的主力是金州军的骑兵师,在南关他们没有作战的机会,用在后方偷袭正好合适。金州军的偷袭不以攻占清军城池为目标,那样的话损失太大,也没有多少意义。

    金州军的主要作战目标就是袭击清军的运输补给线,并破坏清军的经济基础——农庄。

    登陆作战在后世都是一个比较高端的作战行动,更不用说如今了。没有一个强大的体系做支撑,是完成不了登陆作战的。

    特别是这种深入敌人后方的登陆作战,对军队后勤支持体系的要求非常严格,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玩得转的。

    为了这次登陆作战,前期金州军的海军们光是侦查行动就花了差不多十几天,不但要勘察安全的线路,还要寻找合适的登陆地点,以及制定出合理的计划为后续作战提供物资支持。万一战事不利,还要负责支援和接应,总之海军这次的任务负担也是不轻的。

    这次骑兵师出动了两个旅近八千骑兵,为了组织这次行动,海军大小战舰出动了近百艘,才堪堪将骑兵师的人马装备,以及随身携带的物资补给一次性投送到盖州附近。

    清军对沿海的防御重视程度是严重不足的,加上金州军一路北上都是在外海航行,远离了陆地,选择的登陆地点又比较偏僻,导致骑兵师上岸后清军几乎毫无察觉。

    这次行动骑兵师的师长王德川亲自带队,在南关因为不能出击,所以骑兵师并没有什么用武之地,早就将王德川憋疯了,好不容易鲁若麟批准了渡海作战的计划,王德川自然迫不及待的领兵出来了。

    骑兵师登陆的地方离盖州城并不远,此时的盖州由皇太极的心腹大将索尼把守,驻军五千,是清军重要的后勤转运基地。

    虽然草原民族的军队对后勤的依赖要远小于农耕民族,但是此时的清军已经不能算是一支纯粹的骑兵部队了。清军不但有大量的步兵,还有炮兵和火枪兵,这些兵种都是极端依赖后勤补给的。

    如果是其他地方,清军还可以想办法就地补给,但是从盛京到南关一线都是满清自己的地盘,而且南关附近已经被金州军洗劫了一遍,所有的补给都需要从盛京和辽阳运往前线,所以这条补给线对清军非常重要。

    骑兵师登陆后的第一次行动就全歼了一支清军的运粮小队,缴获了全部的物资。

    王德川的野心可不是一支小小的运粮队可以满足的,他将目光盯上了盖州城。

    通过审讯俘虏获得详细的情报之后,一名火凤营的士兵伪装成逃脱的士兵向盖州城求援,谎称遇到了小股明军的袭击需要增援。

    虽然索尼对于在盖州附近出现明军感到非常诧异,但是军情紧急,还是派出了一千援军。在他看来,这些明军可能是金州军的小股渗透部队,一千人马足以应付了。

    这些清军自然被引进了骑兵师的埋伏圈,最后只有少数清军逃脱了,其余全部被歼。

    在战斗开始后不久,火凤营的士兵伪装成清军,准备诈取城门,但是被索尼识破了,未能成功。加上逃回去的几个清军带回去的情报,让索尼知道了盖州附近有大量金州军的人马。

    索尼生来谨慎,在派出援军之后,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后来仔细回忆,发现那名回来求援的士兵身上有太多疑点,立马提高了警惕,并亲自上城墙把守城门,没有他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开城门。

    正是因为索尼的这份谨慎,使得他识破了火凤营的诈城,避免了盖州被金州军轻取。

    当索尼知道大批金州军出现在盖州城附近时,就知道派出去的援军凶多吉少了,立马将剩余的士兵都派上了城墙,严防死守。并且将盖州城里的满人青壮全都组织了起来,使得兵力很快就达到了近一万余人。

    偷袭失败使得王德川知道想要夺取盖州城已经不可能了,便将目标放在了对运输队的袭击以及对盖州周边女真村庄的清洗上。

    因为不知道城外金州军的具体情况,索尼不敢将兵马放出去与骑兵师作战,只能不断的派出探骑打探消息,并向皇太极传递情报。

    骑兵师出现在盖州附近的消息还没有传开,很是让骑兵师趁着时间差歼灭了几支清军的运输队,缴获了许多物资。直到盖州附近的许多村庄被骑兵师清洗,大量人员逃离,盖州出现金州军大军的消息马上就在满清中传开了。

    一时间整个盖州、海州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就连辽阳和盛京的清军都知道了金州军袭击盖州,切断前线大军后路的事情,一时之间流言四起,军心民心都大受打击,甚至有了动乱的苗头。

    特别是那些奴隶,在得到金州军袭击盖州的消息后,精神头都不一样了,看向满洲主子的眼神似乎都带着一些威胁和幸灾乐祸,让那些满洲人非常的不安。

    如今满清的大军都在南关,国内兵力空虚,这些数量庞大的奴隶简直就是定时炸弹一般,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满清面临巨大的危机。

    好在济尔哈朗比较得力,强力镇压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暂时稳定住了局面。但是想要真正的安定住人心,还需要得到前线的确切消息才行。

    “可有探得详细情报?”索尼对着跪在地上的清军小将问道。

    “回主子,奴才探知此股敌军是金州军的骑兵师,有两旅八千余人,由骑兵师师长王德川统帅,乘海船从榆林铺附近的海滩上的岸。”清军的探骑首领恭恭敬敬的回到道。

    为了得到这个情报,清军探骑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生擒了两名骑兵师士兵,然后严刑逼供才得到的。

    要是八千明军,索尼毫不犹豫的就会率领盖州城里的清军杀出去,让他们知道清军铁骑的厉害。但是八千金州军的话,索尼就没有把握了。

    虽然没有与金州军交过手,但是索尼从谭泰那里知道了很多金州军的情况,肯定不敢小视金州军的战斗力。关键是索尼不敢确定金州军会不会有援军,既然金州军能够把八千骑兵送到盖州来,再送八千过来很难吗?

    索尼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住盖州城以及城里囤积的物资,这才是清军的根本,不容一丝冒险。至于打通运输通道的事情,以盖州城的兵力是绝对无法在守城的同时做到的,只能向皇太极求援。

    “继续打探消息,沿海一带也好增加暗哨,随时注意敌军的情况。”索尼知道金州军从海上来之后,再也不敢忽视海边的戒备了。

    “喳。”探骑首领立马领命。

    王德川最近过得非常的爽,手下的骑兵师在满清腹地纵横来去如入无人之境,缴获了大量的粮食、马匹、牲畜,顺便解救了很多奴隶。

    这些东西骑兵师肯定不可能随身带着,全都送到海边由金州军的船队运回辽南。

    至于那些村庄里的满人,除了少部分的人逃脱之外,其他的人骑兵师是不可能将他们带在身边的,只能“处理”掉。

    其实这也不能怪骑兵师太过残忍,只要看看那些奴隶们的惨状,就知道这些人完全是死有余辜。

    不过骑兵师遵循金州军不到万不得已不滥杀弱小的原则,将审判这些满人的权力交给了解救出来的奴隶,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麻烦。

    鞑子种田或许不行,但是养马还是有一套的,骑兵师对马匹的需求是永无止境的,这次正好大发了一笔,使得骑兵师上下士气非常的高昂,恨不得打到盛京去。

    不过王德川非常清醒,他知道以骑兵师现在这点兵力,只能在沿海一带活动,一旦深入得到内陆,失去后援,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满清虽然将绝大部分兵力带到南关去了,但是真要咬咬牙,还是可以再动员几万兵马的。骑兵师要是孤军深入的话,还真不是那些清军的对手。所以王德川将骑兵师活动的范围始终限定在盖州一带,轻易不会远离。

    清军的补给一般是有固定的时间间隔的,在规定的时间内南关大军没有收到后方的补给,这已经引起了皇太极警觉,并派人前往查看情况。

    很快传回来的消息让皇太极的担忧变成了现实,虽然盖州依然掌握在清军手里,但是运输线被切断已经是事实,短时间内是不会有补给送达前线了,除非尽快将活动在盖州附近的骑兵师歼灭或者赶走。

    更加糟糕的是,不知是否是金州军散布的消息,粮道被断的事情在前线大军中传得沸沸扬扬,更有甚者甚至说盖州都被金州军攻陷了,金州军马上就要北上攻打盛京。一时之间人心浮动、军心不稳。

    皇太极一面强力镇压流言,稳定军心,一面召集满清的高层开会研究对策。

    在出示了索尼探得的情报后,清军高层知道局势还没有坏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只是如果不能打通粮道,南关的战斗将无法继续下去。

    现在清军的选择是要么派兵回师打通粮道、稳定局面,要么干脆退兵。

    大家都知道继续在南关耗着也不会有获胜的可能,还不如干脆回去从长计议。只是南征金州军是皇太极定下的策略,在不知道皇太极的想法前,没有人愿意开这个口。

    皇太极其实已经有了退意,只是作为满清的皇帝他无法当众承认自己的失败,给自己的兄弟们留下口实,所以他将问题抛了出去。

    “大家议一议吧,下一步该怎么办。”皇太极的话里透露出了一股无奈,这是以往非常少见的。要知道这些年皇太极地位稳固之后,越来越乾纲独断,很少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代善、阿济格等皇室成员都坐在下面沉默不语,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都准备看看风向再说。

    最后还是揣摩出皇太极意思的范文程开口说道:“皇上,奴才以为在此等情况下不如暂且退兵,从长计议。”

    “好你个奴才,你是什么意思?我大清征战天下所向无敌,岂能这样轻易认输?不过是一些虾兵蟹将在后面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只要皇阿玛给我两万精骑,儿臣必定为大军重新打开粮道。”豪格见范文程主张退兵,认为这是在打皇太极的脸,马上站出来为皇太极分忧。

    皇太极看着自己的长子,一脸的欣慰和无奈。

    豪格什么都好,甚至带兵打仗也是一把好手,但就是性子太直,想法单纯,政治敏感度太低,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人选。这也是皇太极迟迟没有立他为储的原因,不能服众啊。

    豪格的话看似在维护皇太极,其实是在把皇太极放在火上烤。

    “肃亲王,我大清兵强马壮,来去自如,怎么就是认输呢?不过是南关城坚,继续攻打下去对我大清来讲不太划算,暂且回去修整从长计议而已。待到重整旗鼓之后,再挥师南下灭此贼寇也不迟。”范文程连忙解释道。

    为了不让豪格继续说胡话,皇太极开口对代善说道:“二哥,你怎么看?”

    代善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雨,心性坚定,只做他认为对满清有利的事情:“皇上,臣也赞成退兵。辽阳、盛京为我大清的根本,不容有任何的闪失。听说盛京、辽阳人心浮动,还是回师稳定局面后再南下不迟。”

    “大军南下,未能剿灭金州军,朕心不甘啊。”皇太极做出一副心有不甘的表情,似乎退兵非他所愿。

    代善心中暗自鄙视皇太极的虚伪,但还是以大局为重,继续劝道:“皇上,还请以大局为重,辽南以后再征讨不迟。”

    “唉,就依二哥所言,暂且回师吧。”皇太极有了台阶下,马上下达了退兵的决定。

    在场众人全都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这场仗打的实在是太憋屈,早就打不下去了。现在皇太极下令撤军,大家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南关了。

    即使有人心有不甘,但是皇太极和代善达成了一致,基本是无人敢反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