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63章 郎情妾意
    皇太极的大军回师,骑兵师肯定不会犯傻还呆在盖州,提前就上船返程了。

    此次骑兵师出战可谓战果丰盛,自身的损失极小,杀敌的数量却不少,还缴获了大量的牲畜和物资,顺便解救了一批汉人奴隶。

    所以回师的时候欢声笑语、喜气洋洋,都在盘算着自己这次能获得多少军功,分多少东西,留下的只有无比残破的盖州。

    皇太极到达盖州,并没有责怪索尼,而是对他夸奖了一番。以当时的情况,索尼选择坚守盖州城并没有错,城外的庄园毁了可以重建,盖州城失守了,满清的损失可就大了。

    同时到达盖州的还有朝鲜的回复,同意按照满清的要求提供粮草和布匹,令皇太极的心情大好。

    皇太极大手一挥,将从朝鲜敲诈来的物资分了五万石粮食、五千匹布匹给前来助战的蒙古人,令那些蒙古头领们喜笑颜开,再也没有了芥蒂,又恢复了对皇太极的恭谨。

    对于这群喂不饱的饿狼,皇太极也只能虚与委蛇,毕竟还要靠他们打仗的。

    大军远征,无功而返,士气确实有些低落。好在有从朝鲜那边抽的血,多少补贴了一些出军的费用。

    清军出征南关的几方中,只有朝鲜是最悲催的。死了最多的人,还被迫出了一大笔的钱粮,偏偏还不敢出声反对,不知道朝鲜君臣们会不会憋得内出血。

    如果打个形象的比喻,满清是猎手,蒙古人是小弟,汉军是满清家养的猎狗,那么朝鲜人就是满清放养的猪羊了。

    朝鲜人平时要为满清提供血肉也就算了,明明在打猎时朝鲜人也出了力,猎人却在打猎没有收获时从朝鲜人身上砍了一条腿来补补血。这样的待遇,也只有朝鲜这种几千年来做惯了小受的民族才能坚持下来。

    没办法,谁让朝鲜身边没有一个国家是好惹的,虐啊虐的可能就习惯了。

    皇太极回京,迅速的就稳住了有些动荡的满清局面,至少此刻大清的威望还在,周边除了金州军没有人敢挑衅满洲铁骑。

    清军退兵之后,辽南一片欢欣鼓舞,民心士气大振,金州军的威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这可是满清倾国之兵而来,金州军不但将其击退了,还反手一击抢了满清不少东西,实在是让人提气。

    为了庆祝击退清军,辽南民众自发举行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以表达心中的喜悦。

    此战过后,大家再也不用担心辽南会受到清军攻击了,因为以后的金州军只会越来越强,大家非常坚信这一点。

    战事虽然结束了,鲁若麟却一刻也不得闲,善后的事情一点也不少,今天鲁若麟就在医护营里看望受伤的士兵。

    金州军在此次战役中死亡、受伤的人不少,除了伤重致死的,其他伤员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

    说起医护条件,金州军甩了同时代的所有军队几条街,落在一同来看望伤员的洪承畴他们眼里,简直颠覆了他们对伤兵营的印象。

    说起明军的伤兵营,脏、乱、差是无法避免的,加上大量的死亡和伤员们的哀嚎,几乎没有正常的人愿意踏进伤兵营。原始的治疗方法、恐怖的卫生条件,伤兵营的死亡率高得吓人。进了伤兵营,基本就意味着死亡,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可以活下来。

    甚至有时候连最原始的治疗手段都没有,直接扔在伤兵营里等死。命硬就抗过来,命不硬就是一捧黄土了。

    对于金州军的伤病营洪承畴他们早有耳闻,今天是第一次真正近距离的观察。伤兵营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太奢华了,只有金州军这样的财主才会这样干。

    整个营区干净卫生,到处都是白色。墙是白的,床单被褥是白的,伤兵们身上的衣服也是白的,就连那些忙碌的医护人员也全都是一身洁白,脸上戴着一个大口罩。

    一人一床,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照顾,定时吃药换药,吃喝更是不用愁,全都是营养餐。更主要的是,照顾他们的都是女人,虽然看不清楚面貌,但是光听声音就让人骨头都酥了三两,这样的生活看得曹变蛟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划一刀子住进来。

    伤兵营里不光有金州军的士兵,增援明军参战后受伤的也都住在这里,看他们享受的样子,估计都不想出去了。

    “兴汉,为何有这么多的女子?男女授受不亲,是否有些不妥。”洪承畴忍了很久,终于皱着眉头说了出来。

    “女子心细、有耐心,照顾起人来更加的贴心。而且这些士兵受伤后情绪都不太好,更有甚者会缺胳膊断腿,这个时候有个女人在一旁照顾劝慰,也不至于让他们烦躁、发狂。当然,一些重活、粗活,不方便的事情会有男医护来处理,不至于让这些女子太过难堪。”鲁若麟在一旁耐心解释道。

    也就是洪承畴这样的传统士大夫才会这么在意这些礼仪上的事情,在鲁若麟看来,当医生护士的,真要在意那些事情就没法做事了,只要没有恶意就行,职业需要嘛。想想后世的小姐姐们,从医学院里出来,早就宠辱不惊,说不定还解刨过那些二两肉呢。

    虽然鲁若麟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在洪承畴看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些女子与男人亲密接触就是不洁。只是想到金州军的情况,洪承畴也不好驳斥,只是心里非常别扭,哀叹金州军礼仪教化有大问题啊。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都督,您来了。”

    鲁若麟扭头一看,一个高挑的身影正立在一旁,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鲁若麟。

    鲁若麟从戴着口罩的脸上无法分辨出这个女子是谁,不过这么高的个子,加上熟悉的声音,鲁若麟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谁了。

    “张小姐,你怎么在这里?”鲁若麟诧异的问道。

    来人正是英国公府的张光瑶。

    “南关战事激烈,伤兵众多,原来的医护照顾不过来,都督府在旅顺招募医护,我就报名参加了。”张光瑶微微一笑,虽然看不出脸上的笑容,但是从挑起的眼角可以看出她此刻心情非常的愉悦。

    张光瑶因为跟着李雪晴做慈善,所以鲁若麟见过她几次,对她印象非常深刻。

    与此时的女子相比,张光瑶个子太高了,按照鲁若麟估计,应该有一米七几。这样的身高已经超过了明朝大部分的男子,很难不让人关注到。

    张光瑶的样貌不属于那种妩媚、娇柔的,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顾盼间都有一丝锋芒。加上张光瑶自幼习武,性格也比较大大咧咧,完全不符合此时的主流审美观。

    所以张光瑶虽然身份尊贵,但是爱慕的人少,惧怕的人多。加上一个望门寡的身份,更是让她大有成为剩女的架势,除非下嫁。

    李雪晴正是基于这些原因,并没有避讳让鲁若麟和张光瑶碰面,想着鲁若麟应该不会喜欢张光瑶。

    但是李雪晴那里知道鲁若麟这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对张光瑶这款可是非常喜欢的,腿玩年啊,多刺激。

    至于望门寡,那是什么东西?自己短命没有艳福还怪到别人头上了。所以所谓的望门寡忌讳对于鲁若麟来说完全就是浮云。

    要不怎么说女人都有第六感呢,鲁若麟目光停留在张光瑶身上的时间不过多了几次,就被张光瑶发现了。

    张光瑶非常的诧异,她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那是欣赏和喜欢,这种感受她很少能够体验到,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讨让男人喜欢的女人。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张光瑶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以鲁若麟现在的地位,一个公爵家的女儿对他来说并不是多么稀罕,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对自己另眼相看。

    难道是真的喜欢自己?

    后来经过几次小心的试探,张光瑶基本确定鲁若麟确实对自己有好感,这让她内心深处窃喜不已。

    鲁若麟非常符合张光瑶心里的意中人形象,年轻、英武,事业有成,还是抗击鞑奴的名将。加上鲁若麟善于治民,治下的百姓生活非常富足安康,更是让张光瑶钦佩不已。

    可以说张光瑶虽然来辽南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成了鲁若麟的小迷妹。

    在感情上张光瑶可谓一张白纸,知道鲁若麟对自己有好感之后立马就动了情。至于张光瑶死去的未婚夫,她连见都没见过,哪里来的感情?

    这女人啊,一旦动了情,特别是初恋,那简直就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鲁若麟非常克制,从来没有将对张光瑶的喜欢表示出来,两人现在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一般,郎有情,妾有意,就是没有说破。

    而且鲁若麟又不是闲人,忙得很,不可能有很多机会与张光瑶见面。加上其中还隔着一个李雪晴,两人最多是有几次眉目传情,再就没有了,这样的情况让张光瑶更加的煎熬。

    这次南关大战,鲁若麟一直待在前线,让身处后方的张光瑶非常思念,便借着组织医护人员北上支援的机会来到了南关。

    本来这种事情应该由李雪晴出马最好,不过李雪晴却有事不能来,因为她怀孕了。

    经过妇科圣手胡慧华的调理,鲁若麟自己也吃了不少苦药,李雪晴和雪梅终于开花结果都有了身孕,让鲁若麟欣喜不已。

    这个时候,天大地大都没有李雪晴和雪梅的肚子大,两人都留在旅顺静养,连在济州岛的王四水夫妇都惊动了,特意跑到旅顺来照看。

    安心养胎的李雪晴甚至连慈善总会的事情都放下了,这才使得张光瑶可以应招前来南关。

    前些日子战事紧张,张光瑶没有机会见到鲁若麟,如今听说鲁若麟来了伤兵营,马上就跑了过来。

    洪承畴见这个女子似乎与鲁若麟相熟,而且对鲁若麟并不惧怕,反而非常亲近,顿时有些好奇。

    “胡闹,你这一个大小姐跑到伤兵营照顾伤兵,让英国公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怪罪我,赶紧回去。”鲁若麟带着一丝宠溺的语气训斥道。

    “都是为国杀敌的勇士,其他姐妹照顾得了,为什么我就不能照顾?你这是瞧不起人。”张光瑶难得的露出了一副小女儿的娇憨。

    洪承畴在一旁听得有些愣住了,英国公?这与英国公有什么关系?

    鲁若麟见状也不好反驳,否则就是打击张光瑶的一片热心,便转向洪承畴介绍道:“督师,这是英国公家的千金,不知道怎么跑到伤兵营来了。”

    在外人面前,张光瑶还是非常懂事听话的,轻轻弯腰一礼:“张光瑶见过洪大人。”

    “免礼。”洪承畴手一虚抬,现在还有点懵。

    “张小姐是与其兄一起到辽南的,虽为女子也怀抱爱国之心,听到前线将士需要医护,主动报名来南关照顾伤残军士,实在令人佩服。”鲁若麟在洪承畴面前狠狠的夸奖了张光瑶一番,让张光瑶心花怒放。

    洪承畴在一旁也不好反驳,毕竟这是义举,应该提倡。何况张光瑶身份比较尊贵,要教训也轮不到他。

    “不错,不错。”洪承畴只能点头称是,多的话也不想说了。

    洪承畴作为正统的文人,实在不善与女子打交道,何况是张光瑶这样的晚辈,很快就跑到别的地方去视察了。

    临走时鲁若麟看着张光瑶期冀的眼神,还是忍不住心软道:“你哥哥也来了,等会你可以去寻他。”

    听了鲁若麟的话,张光瑶顿时眉开眼笑,“光瑶知道了。”

    既然张静睿来了,张光瑶完全有借口带着哥哥一起去见鲁若麟,这是一个完美的挡箭牌。

    在伤兵营视察了一圈后,洪承畴等人心情复杂的离开了。

    伤兵营里的东西并不复杂,但是想要复制几乎不可能。没有钱、没有专业的大夫,更重要的是观念。明军连活着的士兵都不重视,你指望他们花费金钱和精力去照顾伤兵吗?与其去救治这些伤兵,还不如再招些新兵对朝廷来说更划算。

    天灾人祸,最不缺的就是想要活下去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