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64章 人约黄昏后
    张光瑶很快就见到了张静睿,在稍微叙了一下兄妹情之后,就拉着张静睿去见鲁若麟。正好张静睿也有事情找鲁若麟,也没有多想,带着张光瑶就去了鲁若麟的住所。

    因为张静睿也知道张光瑶与鲁若麟已经相识了,觉得带妹妹去见鲁若麟也没有什么大碍。何况张静睿这次是来向鲁若麟辞行的,觉得出于礼貌也应该带妹妹过来走一趟。

    本来张光瑶是高高兴兴的来见情郎的,结果张静睿却与鲁若麟聊起了辞行的事情,顿时让她的好心情化为了乌有。

    张静睿都要回去了,她又怎么可能留在辽南?

    比起在京师的生活,张光瑶更喜欢在辽南的日子。京师的日子清闲、富足,但是有的只是空虚与寂寞。辽南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无比的充实,可以感受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要是让张光瑶选择,她是非常不愿意回京师的。但是能她出来完全是因为有张静睿给她做掩护,一旦张静睿要回去了,她也势必要一起走。

    如果她非要一个人留下来,哪怕张静睿再怎么宠她,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开玩笑,一个单身的公爵府小姐,怎么可能独自留在异地,这个完全没得商量。

    说起来张静睿他们来辽南也有几个月了,虽然历经了不少的磨难,但是确实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也算不虚此行。

    现在南关的战事结束,他们也该回去了。亲自参与了南关与鞑子的战事,使得这群勋贵子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蜕变,对他们的成长应该会有一些帮助。也使得金州军与京师勋贵们的关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对于鲁若麟的长远布局会有一些好处。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现在也是到了张静睿他们告辞的时候了。

    “都督,这些时日的教导静睿铭记在心,只是家父几次来信告知祖母甚是挂念,静睿不得不回京,特来向都督辞行。”张静睿起身对鲁若麟行了一礼。

    鲁若麟将张静睿扶起,看着张静睿满是欣赏。

    抛开张静睿的身份,他也当得起俊杰之才,若不是身份的缚束,说不定会有一番作为。

    小公爷的身份对张静睿来说既是助力也是缚束,以现在的朝廷制度,张静睿注定了要在京师为皇帝看家护院,很难有什么作为。再立新功什么的更是浮云,都已经是世袭罔替的国公了,难不成还想称王?

    除了开国那阵子死去的国公被追封郡王之外,大明还没有封异姓为王的先例。作为臣子,国公就已经到顶了,想再进一步,除非造反。

    “回去后将学到的东西好生利用起来,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多一份实力就多一份保障。为国为君,也是为了你的家人,千万不要懈怠。”想到历史上英国公一家在李自成攻破京师后的悲惨遭遇,鲁若麟忍不住提醒道。

    “静睿铭记,一定不负所学。”张静睿慎重的点点头。

    鲁若麟和张静睿道别,张光瑶在一旁听得眼睛都红了。

    当然这肯定不是为鲁若麟和张静睿的“基情”所感动,纯粹是因为要和情郎分别而伤心。只是这份情感无法表露出来,更是让她凄苦不已。

    张静睿看着妹妹红着眼睛,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还以为她多愁善感为离别伤心呢,连忙解释道:“舍妹天真,舍不得离开辽南,让都督见笑了。”

    鲁若麟却心知肚明,只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笑了笑说道:“理解,理解,看来我们辽南还是很吸引人的嘛。”

    张静睿连忙附和:“确实如此,要不是家父相召,静睿也不想走了。”

    “没事,以后日子还长,有空随时可以过来,我这边扫榻相迎。”鲁若麟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隐蔽的看了张光瑶一眼。

    张光瑶看到了鲁若麟的暗示,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总算没有当场哭出来。

    离开鲁若麟的住所之后,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得鲁若麟了,张光瑶越想越难受,终于鼓起勇气写了一张纸条,让侍女小竹送给鲁若麟。

    小竹拿着纸条欲言又止的看了张光瑶一眼,有心劝解,最后还是无奈的按照张光瑶的吩咐送去了鲁若麟的住所。

    好在鲁若麟的侍卫认出了小竹,加上送的又是一封书信,张光瑶的纸条非常顺利的到了鲁若麟手里。

    鲁若麟看着手里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医护营外晓月亭与君一晤。

    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来说,张光瑶的做法已经可以说是非常大胆了,估计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鲁若麟有点犹豫:约还是不约呢?

    来到大明也很久了,鲁若麟老婆都有两个了,自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这个时代有权势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哪怕金州军提倡女性独立,也没有强制要求男人必须实行一妻制,毕竟有些事情想要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金州军比其他地方进步的方面在于,妾不再是财产,而是一个独立的人,不允许买卖转送,是正式的家庭成员,受到律法的保护。妾室生的子女享受与正妻子女一样的权利和地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妾室的地位已经和平妻没有什么两样了。

    而且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纳妾的,在金州军户籍下的男子想要纳妾,必须征得妻子与妾室本人的同意,避免胁迫的事情发生。同时还要缴纳巨额的税金,也就是俗称的“纳妾税”。

    原则上金州军并不禁止纳妾的数量,但是“纳妾税”缴纳是阶梯式的,每娶一个,缴纳的赋税是前一个的十倍。纳第一个妾是五百两,第二个就是五千两,第三个就是五万两。只要你交得起,尽管娶就是了。

    当然,有人就会钻律法的空子,我玩了不娶不就是了,像那些丫鬟、侍女之类的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不好意思,金州军内即使给有钱人做丫鬟和侍女,那也不再是卖身为奴,而是雇佣的关系,从律法上双方是平等的。

    如果双方你情我愿,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要是想要白嫖,又被女方检举,并查证属实,男方只有三条路:用钱财让女方撤诉,或者破财娶该女子为妻妾。如果前面两条都满足不了,那就准备背上奸**女的罪名去坐牢吧。

    当然,如果有发现女方想要通过非法的手段恶意骗取男方钱财,也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关键还是要看具体的情况。

    所以在金州军男人要是管不住下半身,绝对是会大出血的。

    为了以身作则,鲁若麟在制定“纳妾税”的时候,也是交了五百两税金的。

    食色性也,佳人相约,鲁若麟当然非常心动。至于犹豫要不要赴张光瑶的约是因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鲁若麟肯定不能给张光瑶一个正妻的位置,而这对于英国公府来说是非常看重的。

    即使张光瑶是个望门寡,也不可能去做别人的妾室,英国公府还是要脸的,哪怕是鲁若麟这个新近猛男也不行。

    也别跟他们说什么金州军的妾室不一样,在他们眼里,自家的女儿除了正妻不做他想。当然,皇帝除外。不过以张光瑶望门寡的身份,即使崇祯有意也进不了皇宫。

    所以鲁若麟想要光明正大的迎娶张光瑶,除非休掉李雪晴,或者自己当皇帝,基本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休掉李雪晴鲁若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反而是当皇帝对于鲁若麟来说难度要小得多。只是哪怕一帆风顺,鲁若麟估计也要个十来年,那个时候张光瑶已经是成熟御姐,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鲁若麟才会这么犹豫要不要走这趟桃花运,总不能害了人家吧。

    可惜啊,男人有时候总会色心战胜了理智,鲁若麟最终还是去了。

    张光瑶去的时候只带了小竹,鲁若麟也是一身便装,身边也只有邢广才和几个护卫,低调隐蔽得很,让鲁若麟有一种偷情的刺激感。

    好在南关大军云集,治安很不错。医护营周围也有士兵把守,安全完全没有问题。

    为了方便鲁若麟约会,邢广才提前将这一带清空了,保证不会出现什么万一。

    知道两人有话要说,小竹和邢广才他们都走开了,给鲁若麟和张光瑶留足了空间。

    为了见鲁若麟,张光瑶特意打扮了一番。粉红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鲁若麟平时见到张光瑶的时候她的服饰都是那种低调奢华型的,此时见了她的盛装打扮竟然如此惊艳,不禁呆了呆。

    见自己花的心思没有白费,张光瑶非常得意,婷婷袅袅的行了一礼:“光瑶见过都督。”

    其实从鲁若麟出现的那一刻起,张光瑶就知道鲁若麟对自己确实有意,否则也不会特意避开外人与自己相见。

    到了这个地步,鲁若麟再装傻就太渣了,所以鲁若麟轻叹一声:“你这是何苦呢。”

    张光瑶听了一愣,然后轻轻一笑,带着一丝苦涩:“都督可是嫌弃光瑶身为寡妇还不知检点?”

    鲁若麟笑了,“又没成亲过门,哪来的什么寡妇。”

    “光瑶可是许过人的。”张光瑶语气低落的说道。

    “不算,没出阁都不算。”鲁若麟摇摇头。

    张光瑶眼睛亮了,继续追问道:“那你为什么躲着我?是不喜欢我吗?”

    “喜欢。”见鲁若麟点头,张光瑶更开心了,只是鲁若麟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沉了下来。“不过我已经有妻子了,实在不敢耽误了你。”

    张光瑶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做鲁若麟的妾室。但是要鲁若麟休妻娶她,张光瑶绝对说不出口。不说李雪晴对张光瑶关照有加,只怕真这样做了,金州军上下也不会接受。何况鲁若麟与李雪晴又不是没有感情,这种事鲁若麟是做不出来的。

    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换后世这是典型的渣男,鲁若麟应该庆幸重生在了一个好时代。

    来的时候为爱情冲昏了头脑,现在重新回到现实,张光瑶一脸的苦楚。

    “为什么我偏偏是国公家的女儿~”张光瑶幽怨的叹息道。

    不是国公家的女儿,你这个年纪只怕早嫁给某个人为生活奔波去了,哪里能够这样自由快活?鲁若麟禁不住在心里吐槽。

    不对,不对,这是在约会,怎么能够这样想呢。男人啊,思路就是这么奇葩。

    “回去吧,就当没有来过辽南,也没有认识我。”鲁若麟说完之后感觉自己有点装,特别虚伪,偏偏张光瑶非常吃这一套。

    “如果我不是国公的女儿,你会娶我吗?”张光瑶直直的看着鲁若麟问道。

    “会。”鲁若麟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这个时候怎么能迟疑呢。

    “你不怕被我克吗?”张光瑶始终无法释怀自己望门寡的身份,逼问道。

    “克什么克,无稽之谈!自己没那个命就怪别人,不过是一群伪君子罢了。相信我,你没有任何错,更不是克星,那是老天爷觉得他那样的凡夫俗子怎么可能配得上如此清新脱俗的你,将他从你生命里挪开罢了。”鲁若麟用花言巧语劝慰道。

    听了鲁若麟的赞赏,张光瑶的心情好了一些,破涕为笑,“你觉得我美吗?”

    “美,人间绝色,不可方物。”鲁若麟点点头。

    张光瑶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别人都说我不秀气。”

    “你的美与众不同,他们不懂得欣赏罢了。春兰秋菊各有所长,在我眼里,你就是绝美的。”渣男的花言巧语从来都是张口就来,甚至不用学习。

    张光瑶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的甜,害羞得将头扭到了一旁,脸庞和脖子都红透了,更加美丽可爱,看得鲁若麟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过了好一会,张光瑶才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鲁若麟,突然一下子冲到鲁若麟的怀里,将鲁若麟紧紧的抱住,幽幽的说了一声:“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然后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我说什么了?哪一句?你倒是说清楚啊。”鲁若麟在心中默默无语,看着张光瑶的身影消失在远方。

    刚才的那一抱确实有些出乎鲁若麟的意外,他没有想到张光瑶会这么大胆。居然让女人主动了,简直丢了后世渣男的脸啊。看来还是在这边待的时间太长了,居然瞻前顾后了,不该啊,不该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