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0章 引荐
    虽然早有预料会引起非议,但是向招弟的任命还是在金州军内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对于女官们来说,无非是又多了一个司长姐妹,说明即使女官在金州军中的占比在逐渐缩小,但是鲁若麟并没有放弃重用女官的想法,这点尤其重要。

    其实鲁若麟一直都在坚持从大明赎买那些识字的青楼女子,将她们弄到金州军培训后充实到各部门。从数量上来说这些女官的人数已经翻了几倍了,只是由于以前相对较少的男性官员有了很大的增长,才显得女官不再独占鳌头罢了。

    鲁若麟还是很喜欢用女官的,她们因鲁若麟而改变命运,对鲁若麟和金州军的忠诚是其他官员无法相比的。而且她们心细,处理政事的能力比起男人也没有什么差距,甚至在某些特殊岗位还占有优势。

    随着金州军的强势与壮大,女官已经成了金州军的独有特色,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大家都在反思这些女官是不是真的如那些文人们说的那样不堪,否则如何解释金州军发展得比大明还要好。

    如今金州军治下认可和肯定女官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也慢慢接受了女人做官并不比男人差的事实,社会的包容度也更高了。

    金州军可谓是这个时代女性向往的天堂了,凡是知道金州军情况的有志女子,无不想方设法去金州军奔个前程。鲁若麟更是青楼女子集体崇拜的偶像,每天不知道有多少青楼女子对着鲁若麟的画像祈祷能够被鲁若麟救出苦海。

    只是现在从大明赎买识字的青楼女子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因为能买的差不多都被金州军买走了,其他的金州军也看不上。女官的主要增长渠道已经从由大明赎买变成了金州军自己培养,向招弟就是非常明显的例子。

    向招弟的突然升职在徐家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以往徐家最耀眼的人物就是金州军的技术大拿徐班,向招弟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标签就是徐班的老婆。

    徐班所在的技术研究所就是以徐班为核心组建的,是工业司下属的重要部门。

    研究所也不是一下子就这么庞大和重要的,最开始的时候是徐班的个人工作室,后来才发展壮大起来的。

    向招弟从徐班的工作室开始就负责打理工作室的琐事,后来随着工作室的壮大顺理成章的一路做到了研究所的所长,地位待遇几乎与徐班这个技术总监齐平。

    只是大家的目光一般都集中在徐班身上,很少有人注意到向招弟这个在徐班背后默默付出的女人。

    要不是鲁若麟突然任命向招弟为工业司的副司长,大家都没想到向招弟的职位已经这么高了。

    向招弟就任工业司副司长对徐家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徐家又出了一位高级官员,忧的是向招弟地位已经超过了徐班,徐班会不会有想法。

    虽然徐班也升职为都督府佥事,但是大家都知道那不过是名义上的官位,论实权比向招弟的副司长差远了。

    在大家心里,徐班技术再牛,也比不过一个实权官位。没办法,几千年的官本位思想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好在徐班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醉心于技术研究,对于媳妇的高升一点芥蒂都没有,反而逢人就夸自己媳妇有本事,家庭生活完全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与向招弟情况类似的还有朝鲜女子金来娜。

    金来娜从帮助民政司培训朝鲜新娘开始,因为工作突出被民政司正式招纳为职员,一步步成长起来了。这次金州军的大扩张使得一大批人的职位得到了调整,金来娜就被任命为民政司的科长,正式踏入了中级官员的行列。

    朝鲜人在金州军中做官的不少,最高的就是崔永建,文官中的第一人。但是朝鲜女人在金州军中做到中级官员的,金来娜是第一个,在朝鲜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古有新罗婢女,今有朝鲜新娘。朝鲜半岛似乎自古就有向外界输出女性的传统,金州军的女性中就有很多是朝鲜女人。

    她们大多是在朝鲜本土过得不好,跑到金州军来寻找新生活的。相比起朝鲜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金州军的生活对她们来说就是天堂一般。

    她们基本都嫁给了汉人为妻,逐渐成为了汉人的一部分,为金州军的人口繁衍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朝鲜女人中读书的很少,所以做官的更是凤毛麟角,大多在农村种地或者在工厂当女工。能够像金来娜这样学到文化,并做到科长的绝无仅有。

    金来娜的老公是金州军里的一位排长,当初金来娜能够嫁给他老公,金来娜家人都认为是攀上高枝了。现在金来娜升官,家里人总算扬眉吐气了一把,至少不用再自卑了。

    现在金州军的朝鲜新娘们都将金来娜当做偶像,希望获得像金来娜一样的成功,改变自己的人生。

    鲁若麟是一个非常注重宣传的人,特别是对社会有积极引导作用的事情,都会是金州军选择的重点。现在向招弟和徐班的故事,以及金来娜都是金州军官方密集宣传的对象,向外界展示什么是现实版的“金州梦”。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话不但对男人适用,对女人也一样。不想自己的才能被埋没,来金州军绝对没错,这就是金州军想要告诉外界的信息。

    今天,旅顺的一个茶馆里,说书先生讲的就是向招弟和徐班的故事。

    通过一些艺术加工之后,说书先生成功塑造出了两个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形象,也在不知不觉中突出了金州军在人才选拔上唯才是举的一贯原则。

    众多听书人之中,一位士子听得格外的用心,不时露出思索的神情。

    吴朝杰是兖州府曲阜的一位举人,在孔家独霸曲阜的情况下吴朝杰能够成为举人可谓实属难得。

    曲阜孔家作为大明最独特的世家,在大明拥有超然的地位。凭借着至圣先师的名头,在读书人中的巨大声望,以及朝廷的优待,身为衍圣公的孔家几乎霸占了曲阜的绝大部分资源与财富。

    曲阜的土地几乎都是孔家的,百姓也仰仗孔家过活,可以说孔家就是曲阜的天,权势比朝廷还大。

    虽然孔家是孔子后人,但是仁义礼孝仅仅只是挂在嘴边上,行事作风与大明的勋贵之家完全没有两样。孔家对曲阜的百姓是百般苛待,通过压榨这些百姓获得了海量的财富。

    吴朝杰作为曲阜人,亲眼目睹了无数孔家残害百姓的事情,但是官府连问都不会问,更不用说主持公道了。

    吴朝杰也曾偷偷的向山东巡抚举报过孔家的恶行,可惜全都石沉大海。

    孔家在山东的势力实在太庞大,很快就知道了吴朝杰举报自己的事情,结果比想象的还要可怕。

    吴朝杰一家突然遭到了各种打压,从官面上的到仕林界的,各种压力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吴朝杰有举人的身份,他们一家甚至连性命都要马上不保了。

    到后来,吴朝杰的一位朋友告诉他,最好赶紧离开曲阜,甚至是山东,否则可能遭遇不可描述之事。

    原本还准备顽抗到底的吴朝杰算是彻底明白了孔家是完全没有底线的,要想活命必须赶紧走。

    最终吴朝杰带着家人偷偷离开了曲阜,准备去其他地方躲开孔家的打击。

    可惜他低估了孔家的影响力,除非隐姓埋名,否则大明虽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在绝望之中,吴朝杰听说了金州军的事情,就冒险登上了前往旅顺的船只,来到了辽南。

    一路逃亡,吴朝杰的钱财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急需找一个事情做。这些天他一直在旅顺转悠,寻思究竟干什么好。

    吴朝杰虽然是举人,但是他所擅长的诗词文章在金州军似乎并不怎么吃香。金州军这里商业气氛非常浓厚,会做生意,或者会一门手艺和技术是最受欢迎的,这一发现让吴朝杰很是有点失落。

    要知道在大明,以吴朝杰的举人身份,基本这辈子都衣食无忧了。但是到了辽南居然还要为生计发愁,实在让他一时感到有些挫败。

    好在他还有一个希望,或许能够摆脱眼前的困境。

    回到客栈,吴朝杰的妻子黄氏连忙为他奉上茶水,关切的问道:“夫君,刘掌柜那边可有什么眉目?”

    吴朝杰摇摇头:“刘掌柜让我耐心等待,有消息就会马上通知我。”

    黄氏听了神情有些黯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话。

    吴朝杰知道妻子是在担心银钱,再不能找份差事,这个客栈都要住不起了。只是他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心中对妻子更加充满了愧疚。

    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害得妻儿与自己一起流落天涯,陷入困境,实在对不起自己的妻儿。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逃亡辽南的过程中,他偶遇了海商刘望山。刘望山同情吴朝杰的遭遇,加上得知吴朝杰是举人后,告知他可以试着将他推荐给平辽伯鲁若麟,不过究竟能不能成还要看机会。

    如果是以前,吴朝杰自然不会投靠一个武人,哪怕是位伯爵也不行,文人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但是如今的情况下,吴朝杰急需一位强力人物的庇护,否则时间长了很有可能被孔家追查到。而且他也要养家糊口,需要马上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正在夫妻两人对坐发愁的时候,房间外响起了店小二的声音:“吴相公可在里面?有位刘老爷找您。”

    吴朝杰听了顿时就站起来,兴奋的回答道:“在!在!告诉刘老爷,我马上就到。”

    黄氏也是一脸的兴奋,“可是刘掌柜来了?”

    “应该就是他,在辽南除了他我们也不认识什么刘老爷。”吴朝杰点点头。

    “那夫君赶紧去见他,莫要让他久等了。”黄氏将吴朝杰的衣裳整理了一下,赶紧催促他出去。

    吴朝杰来到客栈大堂的时候,刘望山已经点好了一壶茶在等他。

    刘望山这几年日子过得颇为舒坦,身家比以前翻了几倍,从一条船变成了五条船的大掌柜。而这一切都源于当初与鲁若麟的那次偶遇,以及后来紧随鲁若麟的脚步开展与金州军的贸易,使得他的财富爆发式的增长。

    在鲁若麟发展的初期,刘望山还是帮了不少忙的,比如帮忙搭线让鲁若麟认识了吴襄,打开了北方市场和渠道。还利用自己在山东的关系,帮忙金州军宣传招人的政策,为金州军的移民引进也出了一把力。

    随着金州军成为华夏北方海域的霸主,北方海域的经商安全性大大提高,使得那些小的海商也可以安心的做买卖,培养出了一大批中小海商。

    特别是刘望山,因为与鲁若麟的特殊关系,总能受到一些照顾,拿到比较紧缺的货物,发展的要格外快一些。其实他还想扩大自己的船队规模,区区五艘海船根本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可惜现在海船是十足的紧俏货,拿钱都买不到,要提前很长时间预定才行。

    每年刘望山都会想办法去拜会鲁若麟一两次,来维护这来之不易的关系。鲁若麟对于这个微末时期认识的朋友也比较给面子,只要有时间都会见一见。

    到了鲁若麟这个级别,朋友越来越少,更多的是属下和官场上的同僚,所以也比较珍惜与刘望山的这段交情。加上刘望山非常会做人,从来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让鲁若麟与他交往起来也比较轻松。

    刘望山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依靠在鲁若麟身上,他能够在一众海商中小有威望,甚至一些大海商都要给他几分面子,靠的就是与鲁若麟的这层关系。

    所以刘望山是真心的希望金州军越强越好,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金州军做一些事情。

    就像这一次,当他知道搭乘自己船只的吴朝杰是落难的举人时,就动了向鲁若麟引荐的念头。要是吴朝杰真的有才能,自己也算帮了鲁若麟一个忙。

    反正不用花什么成本,为何不试一试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