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1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刘掌柜,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吴朝杰来到大堂后连忙向刘望山道歉。

    刘望山摆摆手,“无妨,我也是刚到。来,吴相公快坐,茶正好泡好了。”

    刘望山提起茶壶为吴朝杰倒了一杯,茶香顿时扑鼻而来。

    “好茶。”吴朝杰赞道。

    “这是平辽伯送的极品毛尖,一般人可喝不到。”刘望山得意的笑得。

    吴朝杰眼睛一亮,忙问道:“刘掌柜见到平辽伯了?”

    刘望山点点头,语气平淡但是逼味十足的说道:“刚从平辽伯那里出来,因为平辽伯非要留饭,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

    吴朝杰马上捧哏:“平辽伯居然还留饭了?哎呀,还是刘掌柜有面子,这辽南地面能够让平辽伯留饭的只怕没几个吧?”

    刘望山不无得意的说道:“也有一些吧,不过应该都是平辽伯亲近的人。”

    无形中,刘望山就将自己划为了鲁若麟的亲近人之列,自然又引起了吴朝杰的一阵吹捧和羡慕。

    寒暄完毕,刘望山终于将话题说到了吴朝杰最关心的问题上。

    “对了,我跟平辽伯说起了你的事情,平辽伯听了非常感兴趣,让我明天带你去见他一面。”

    “真的吗?实在是太感谢您了。”吴朝杰激动的说道。

    刘望山摆摆手,“举手之劳罢了,何足挂齿。你也知道平辽伯身份尊贵,时间紧张,这次的机会非常难得,你一定要把握住。”

    “明白,我一定好好准备,不辜负了刘掌柜您的一番辛苦。”吴朝杰连忙点头。

    刘望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收拾妥当的吴朝杰随刘望山一起去了鲁若麟在旅顺的府邸。

    鲁若麟在旅顺的府邸由几间大院改造而成,紧挨着金州府衙门,从外表上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伯爵的府邸。

    对于住的地方,鲁若麟一直坚持够用就行,并不喜欢铺张浪费,也没有刻意的去修建伯爵府邸。有那份钱,还不如花在建设上。

    经过亲兵们检查搜身,刘望山和吴朝杰才被允许进入鲁若麟的府邸。

    吴朝杰自认也是见过世面的,只见府邸里的情况可谓朴素之极,一点都不像一位手握重兵、威震天下的伯爵住所,比那些豪富之家都差远了。

    吴朝杰知微见着,马上就判断出鲁若麟是个极其实在的人,同时也非常善于克制自己的欲望。这样的人,一旦遇到机会往往都能成就一番事业。

    看来金州军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绝不仅仅是什么运气或者偶然,这都是有原因的。

    来到会客厅,刘望山和吴朝杰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动静,连忙站了起来。

    鲁若麟快步走进会客厅,见刘望山和吴朝杰向自己行礼道:“见过平辽伯。”

    鲁若麟将手虚抬,“免礼。”然后坐在主位上,“请坐。”

    刘望山和吴朝杰这才恭恭敬敬的坐下,等候鲁若麟发话。

    “想必这位就是吴举人吧?”鲁若麟将视线注视在吴朝杰身上。

    吴朝杰连忙再次起身,躬身一礼:“曲阜举人吴朝杰见过平辽伯。”

    “坐吧,坐吧,不用这么客气。”鲁若麟伸出右手往下压了压,“昨天听了刘兄的讲述,对你的遭遇本督深感同情,在旅顺可还安好?”

    吴朝杰有些激动的说道:“还好,还好。金州军治下国泰民安,在下住的很是安心。”

    昨天刘望山向鲁若麟举荐吴朝杰之后,鲁若麟特意派人去了解了一下吴朝杰的情况。

    从现在得到的消息看,刘望山说的事情基本属实,至于详细的求证则要去曲阜调查才行。当然,前提是吴朝杰能够入鲁若麟的眼,否则鲁若麟才不会去花这个功夫。

    而且,鲁若麟还知道吴朝杰现在生活有些困顿,只是碍于面子一直不好意思向刘望山开口。否则以刘望山的性格,绝对不会在意那点钱财。好事做到底,同样是送人情,肯定希望送得彻底一些。

    鲁若麟知道刘望山举荐吴朝杰一方面是希望能够为金州军出一些力,体现一些自己的价值,同样也有投资的心理在里面。

    吴朝杰好歹是一位举人,要是万一真被鲁若麟看中了,对刘望山以后也是有好处的。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吴朝杰真要被鲁若麟看中,欠刘望山的人情可就大了去。

    当然,鲁若麟并不排斥刘望山的这种举动,这是人之常情。况且刘望山的举动对金州军是有利的,应该予以肯定和支持。

    “曲阜的情况真的已经恶化到如此地步吗?”鲁若麟问道。

    吴朝杰神情严肃,一脸悲痛的说道:“情况只会比我说的更严重。”

    鲁若麟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愿闻其详。”

    其实对于曲阜和孔家,鲁若麟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后世信息那么发达,对于曲阜孔家多有描述,其中恶评居多。

    孔家在封建社会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无论怎么改朝换代,为了笼络天下的读书人,朝廷都会给予孔家特殊的政治地位。哪怕是金、元、清这样的少数民族政权,孔家的地位依然是超然的。

    当然了,想要在少数民族政权里获得特殊待遇,肯定少不了跪舔当权者。

    不要太过高看孔家的节操,除了出了一个至圣先师,孔家与其他贵族世家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孔家比起其他贵族世家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文官们不敢对孔家下手,否则会被天下读书人视为欺师灭祖。

    要知道文官们对于世袭贵族一般都是非常看不过眼的,基本是逮着错处就死命的整。在文官当道的大明,那些勋贵们一般是不敢去惹那些文官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守着各自的利益。

    正是因为孔家兼具勋贵和文官的双重特性,使得他们在曲阜完全是一手遮天,将曲阜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曲阜城里的店铺几乎都是孔家的,或者是与孔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曲阜的土地这么多年在孔家的巧取豪夺之下,良田尽归其有,在兖州甚至别的州府也有大量的田产。曲阜除了少数人家,百姓几乎都是孔家的佃户和奴仆。

    论权势和财产,孔家并不在那些大明亲王之下,甚至还有所超出。

    别看孔家是天下文宗,嘴边时常挂着仁义道德,但是对待曲阜的百姓完全看不出一点仁义的样子。

    巧取豪夺、残酷压榨不过是常态,甚至随意决定曲阜百姓的生死也不在话下。

    在别的地方百姓还可以找官府伸冤,但是在曲阜根本就没人敢管,孔家在曲阜的待遇几乎就是一个土皇帝。

    经过孔家几百年的渗透和压迫,在曲阜能够生存下来的富贵人家基本都和孔家沾亲带故,否则早就被孔家收拾掉了。

    说起来吴朝杰祖上也是孔家的姻亲,要不然吴家也不会小有家资,还能够供吴朝杰读书考上举人。

    “曲阜的土地九成都在孔家手里,孔家的粮仓无数,存粮更是数也数不清。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也不肯放些粮食出来救济百姓,任由百姓饿死,简直丢尽了至圣先师的脸。”吴朝杰一脸愤慨的说道。

    “哪一家都会有不肖子孙,但是孔家为天下文宗,文人之表率,这样做确实让至圣先师蒙羞。”鲁若麟点点头。

    祖宗创业艰难,后人不知珍惜者不知凡几,这可不光光是孔家的问题。

    想想也觉得可笑,大明文人士子们所尊崇的孔家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样子货,那些文人们一旦做官也是同样的做派,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

    “对了,你说孔家存粮无数是真的吗?”鲁若麟追问道。

    “千真万确。孔家有那么的土地,虽然每年都会卖出不少粮食,但是几十万石存粮还是有的,甚至上百万石都有可能。”吴朝杰从小在曲阜长大,对孔家的情况非常了解。

    鲁若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对吴朝杰说道:“既然你到旅顺来了,往后可有什么打算?”

    吴朝杰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在下走投无路,希望能够在金州军谋一份差事,保证妻儿的安全,养家糊口。”

    鲁若麟笑着说道:“怎么,你还怕我护不住你们一家的安全?”

    吴朝杰无奈的叹息道:“孔家势力之大超出了一般的家族,几乎天下的文官都要卖他们的面子。天下之大,朝杰一家几无藏身之所。”

    “你也说了,天下文官都要卖孔家面子,我可不是什么文官,也不会卖他什么面子。你只管在旅顺安心住下,量孔家也不敢在我的地盘撒野。”鲁若麟霸气的说道。

    吴朝杰连忙起身施了一礼,感动的说道:“多谢都督庇护。”

    “不用谢我,只要不是作奸犯科,在我金州军的地盘上任何人都会得到保护,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鲁若麟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样,既然你有意为金州军效力,那就先去施政学院培训一段时间,学习一下金州军的规矩和办事方法,不知你是否愿意?”虽然吴朝杰是举人,但是金州军的规矩不能随便破坏。

    “施政学院的大名在下早有耳闻,只是不能进去一探究竟甚为遗憾。能够进去学习,在下当然求之不得。”吴朝杰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是举人而要求特殊待遇,这点让鲁若麟非常满意。

    “你能这样想很好。”鲁若麟点点头,“来人,将东西拿过来。”

    鲁若麟话音刚落,一个亲兵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放着几摞银元。

    “这里是一百元银元,你先拿去用,就算是你提前预支的俸禄。”鲁若麟示意亲兵将银元送给吴朝杰。

    吴朝杰见鲁若麟如此贴心,心中甚是感动:“如此属下就却之不恭了。”

    收下银元,吴朝杰马上就以鲁若麟的属下自居,心态转变得非常快,更加让鲁若麟满意了。

    看到这一幕,刘望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已经帮了九十九步了,最后一步怎么就疏忽了呢?

    他原以为吴朝杰身为举人肯定不缺钱,哪里能够想到吴朝杰经历了逃难后快要山穷水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爽快的接受鲁若麟送的银子。

    说是预支的俸禄,那不过是照顾吴朝杰的面子,否则哪有一下预支这么多的。

    从鲁若麟的府邸出来,吴朝杰精神非常亢奋,终于有了依靠,而且鲁若麟对自己还非常重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四处流浪了。

    “刘掌柜的大恩在下一定铭记于心,他日若有所成,定当涌泉相报。”吴朝杰慎重其事的给刘望山行了一礼。

    “不敢,不敢。也是你入了平辽伯的眼,该有此造化,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刘望山费这番力气等的就是这句话,所以心里非常开心。

    “平辽伯何等人物,要是没有刘掌柜力荐,在下只怕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有,何来为平辽伯效力。”刘望山话是这么说,但是吴朝杰必须要认这个人情。

    能够直接推荐到鲁若麟面前,这份人情可不小,一般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吴举人,别怪我交浅言深。你虽然加入了金州军,但这只是开始。金州军与朝廷大为不同,用朝廷的那一套在这边是行不通的。你需要小心谨慎,尽快适应金州军的规矩和做事风格,先站稳脚跟再说。”刘望山对吴朝杰给予了很大希望,善意的提醒道。

    “刘掌柜一片好心,在下岂能不知。我来辽南也有些时日了,对金州军也多有观察和了解,真的是政通人和、百业兴盛,平辽伯有大才啊。”

    “特别是金州军治下百姓生活富足、安居乐业,与朝廷治下完全是天壤之别,长此以往下去,金州军的前景不可限量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能够加入金州军说不得真的是我的造化。”吴朝杰感叹道。

    “你能够这样想最好,跟着平辽伯是绝对不会吃亏的,这点我绝对可以保证。只要用心做事,荣华富贵绝对少不了你的。”刘望山深有感触的说道。

    “那就借您的吉言了。”吴朝杰笑得格外的灿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