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2章 盯上孔家了
    吴朝杰回到客栈后,将自己被鲁若麟接纳的事情一说,让妻子黄氏喜极而泣。

    黄氏是一位贤妻,虽然吴朝杰因为伸张正义遭受了孔家的报复,使得一家人四处逃难。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抱怨,反而屡屡鼓励吴朝杰,尽最大的努力维持这个家庭的完整和生计。

    现在吴朝杰终于安定下来,黄氏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吴朝杰前往人事部门报到后,拿到了前往施政学院学习的凭证,并分配了一间单独的小房子。

    刘望山这次长了心眼,特意为吴朝杰送来了全套的家具,还送了一些文房和生活用品,算是弥补之前的疏漏。

    吴朝杰对于刘望山怀的什么心思心知肚明,无非是想烧一下自己这个冷灶。

    不过吴朝杰也非常看得开,人就怕没有利用价值,否则只能碌碌无为的过一生。何况自己这个时候确实非常需要帮助,刘望山虽然心思没有那么单纯,但是与其他人比起来已经非常难得了。

    所以吴朝杰坦然的收下了刘望山的礼物,日后若有机会再回报他就是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州军雇员来到旅顺,这些人的住宿问题也成了一大难题。因为前期施工力量都集中在了南关和工厂上面,对雇员们的宿舍建设难免就有些滞后了。

    现在很多雇员们都是居住在集体宿舍里面,只有成了家或者达到一定级别的人才能住进单间。吴朝杰能够一来就分到一个单间已经非常难得了,这其中也有因为他是鲁若麟推荐的而受到一定优待的缘故。

    当然,宿舍紧张的情况正在缓解,旅顺城里如今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各种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或者擅长种地的,也有一些人比较喜欢在工地干活,或者是单纯的喜欢工地的工钱比较高。总之,从南关撤回来的建设大军,起码有一半又重新投入到了旅顺的建设当中。

    未完工的旅顺城墙、工厂、道路、码头扩建、住宅,有太多的活等着他们去做了。比起以往,建设司的规模扩大了好几倍,依然满足不了需求。现在制约建设速度的不再是劳动力,而是水泥的供应依然短缺。

    虽然辽南的几家水泥厂陆续投产,但是生产出来的水泥还是不够用。庞大的建筑工地像怪兽一样,再多的水泥也能够吃得下。现在仅凭辽南的水泥工厂产能是远远不够的,洪承畴那边的水泥厂也要提上日程了。

    比起辽南,关宁和山东更加适合水泥生产,那边的资源更丰富一些,生产起来更加容易。鲁若麟不介意将水泥厂建在那里,与当地势力一起赚钱,只要能获得足够的水泥。

    鲁若麟安排吴朝杰进施政学院一方面是金州军有这样的规矩,另一方面也是需要时间去核实吴朝杰说的情况。鲁若麟肯定不能仅凭吴朝杰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他说的话,至少要调查清楚以后才能委以重任。

    改组后的暗影司司长朱朝卿被鲁若麟叫了过来,准备交给他一项重大的任务。

    朱朝卿当惯了锦衣卫,习惯躲在暗处,并不喜欢走在前台与那些文官们打交道,鲁若麟将监察司监督官员的部分拿走正好和他的心意。反而是暗影司的工作内容更令他得心应手,也许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走在阴影之中。

    “朝卿,我们与曲阜的孔家可有什么往来?”鲁若麟问道。

    朱朝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鲁若麟突然问起了孔家,但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据我们了解,商业司与孔家是有生意往来的,主要是向他们兜售我们的产品,随便从孔家买进粮食。”

    “哦,是吗?从孔家买的粮食多吗?”鲁若麟接着问道。

    “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从以往的情报看,大概有个三、五万石吧。”朱朝卿毕竟不是主管商业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的那么详细。

    “三、五万石确实不多。”鲁若麟点点头。“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派人去曲阜调查一下吴朝杰这个人,尽量做得仔细一些。”

    “是,属下马上去安排。”朱朝卿有点奇怪,调查一个人需要鲁若麟亲自来交代吗?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只要传个命令来不就可以了吗?难得这个吴朝杰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鲁若麟接下来的话让朱朝卿一惊:“还有,将孔家的情况也调查清楚,特别是他们到底有多少粮仓,存了多少粮食,分别放在什么地方,全都要一五一十的弄清楚。”

    “是,属下一定将孔家的粮食情况弄清楚。”来不及多想鲁若麟的用意,朱朝卿连忙答应下来。

    “如果要将这些粮食运走,怎么弄、从哪里走最安全最近,你也要提前规划好,一旦我这边下令,你要能够随时执行。”鲁若麟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朱朝卿却从中听出了别样的味道。

    “伯爷,您是想把孔家的粮食弄过来?”朱朝卿忍不住问道。

    “是的,你有什么想法?”鲁若麟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花钱买,或者用兵去抢,但是这两个办法都有弊端,所以也想听听朱朝卿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朱朝卿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曲阜深入内陆,即使将粮食弄到如何运出来也是一个难题,特别是沿途那么多的关卡,除非出动大军,否则很难顺利运到海边。”

    出动大军肯定是不行的,至少深入内陆去抢孔家的粮食不行,那样就是和朝廷撕破脸,对金州军没有好处。朝廷现在神经敏感得很,要是金州军的大军出现在山东,甚至是曲阜,他们肯定会炸锅。

    “出动大军肯定不行,这个不用考虑。”鲁若麟直接否定了派士兵去抢的办法。

    “那属下要先弄清楚情况再看能不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朱朝卿又不是神仙,能够一下子就想到两全其美的方案。

    “行,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们。既要把孔家的粮食弄过来,又要撇开我们的嫌疑,这就是我的要求。”鲁若麟相信朱朝卿手下能人众多,总会想到好的办法。

    “是,属下保证完成任务。”朱朝卿连忙应了下来。

    至于抢孔家的粮食是否合适,那不是朱朝卿考虑的事情,他只需要完成鲁若麟交代的任务就行。

    像朱朝卿这样的人对孔家可没有什么好感和敬畏之心,孔家巨富那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碍于孔家巨大的声望没人愿意动手罢了。

    对于鲁若麟想要从孔家弄粮食,朱朝卿只会感到高兴。金州军一直都缺粮,为了供应辽南,到处花高价购买粮食,还赔上了不少的人情。如果能够把孔家的粮食弄过来,肯定是大好事。比起让这些粮食烂在仓库里,或者让孔家挥霍掉,弄到金州军接济百姓无疑有意义得多。

    所以这次从孔家弄粮食的行为绝对是正义的,鲁若麟和朱朝卿不会有一点心理负担。

    朱朝卿回去后开始布置人手打探曲阜孔家和吴朝杰的情况,同时召集属下集思广益如何完成鲁若麟交代的任务。

    金州军的强项在海军,想要把孔家的粮食运到辽南来,肯定也是要走海运的。问题是曲阜深入山东内陆,离海边还有几百公里,如何将那些粮食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海边是最大的难题。

    孔家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把粮食往海边运,所以怎样将孔家的粮食弄到手得花一番心思才行。

    暗影司的一众高层开始各抒己见,有建议冒充土匪抢劫的,有建议绑架孔家重要人物勒索的,甚至有建议假扮倭寇去抢的。办法虽然很多,但是朱朝卿觉得都不怎么靠谱。

    粮食弄到手容易,如何运出来才是关键。这可不是成百上千石,搞不好会有几十万石粮食,想要过州跨府的那有那么容易,而且非常容易就追查到金州军身上,漏洞太多了。

    这个时候,暗影司的镇抚官岳家利说道:“司长,不如我们去买粮食。”

    “买粮食?”朱朝卿有些不解。

    如果花钱买的话,那还要暗影司去做什么,很明显这次鲁若麟是看孔家不顺眼,准备做一次无本买卖。

    “想要光明正大的将粮食运到辽南,不让别人起疑心,只能从孔家手里买粮食,而且是高价买。”岳家利语气坚定的说道。

    粮食是世家大族最重要的资产之一,轻易不会大规模出售,特别是在这个战乱频发的时候。除非开出让孔家无法拒绝的价格,否则孔家是断然不会大规模出售的。

    “继续说。”朱朝卿点点头。他知道岳家利肯定还有后招,否则花钱买粮食的办法就是一个笑话。

    “几十万石的粮食想要抢走,根本运不出去,但是几十、上百万两银子就要好运得多了。”岳家利气闲神定的说道。

    朱朝卿眼睛一亮:“你是说买了粮食后抢孔家的银子?”

    “对,不光是把我们买粮食的钱拿回来,甚至孔家以往攒的银子我们也可以拿回来。”岳家利得意的说道。

    “这个办法不错。”朱朝卿觉得这样操作的话难度就要小得多了。

    “而且我们买粮的时候尽量用金子去买,这样拿回来的时候也方便一些。”岳家利进一步建议道。

    按照大明黄金与白银一比六、七的比例,黄金无疑重量更轻,价值更高。

    抢钱的话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需要动用的人手更少,行动起来更方便。

    “就按你的办法来,我们将计划好好的完善一下。”朱朝卿想明白其中的好处,当场拍板,按照岳家利的方案来。

    很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计划不断的补充完善,具有了很高的操作性。

    拿着最终的方案,朱朝卿找到了鲁若麟,请求鲁若麟批准,顺便申请其他部门的配合。

    鲁若麟在详细查看了朱朝卿的方案后,觉得可行性还是非常高的,就批准了朱朝卿的行动计划,并让财政部门、火凤营和刑天特战队全力配合。

    拿到鲁若麟的尚方宝剑之后,暗影司开始风风火火的行动起来。

    很快,暗影司的人就到了曲阜,开始与孔家接触。

    暗影司派出的与孔家接触的商人是个朝鲜人,直接开出了一个孔家无法拒绝的价格购买粮食。

    对于这么大的一笔买卖,孔家也是非常重视的。只是这个事情有些违反常理,他们也需要评估其中的风险。

    对于朝鲜为什么要花大价钱购买粮食,孔家打听到的消息是这个朝鲜商人其实是满清的白手套,真正的买主就是满清。

    这样的话事情就比较合理了,满清不缺钱,他们缺的是粮食。满清从山东买粮食也是无奈之举,大明北方粮食紧缺,除了那帮山西商人,其他地方根本买不到粮食。

    山东到满清走海路的话距离非常近,远比从山西买粮食划算。至于朝鲜怎么通过金州军的封锁将粮食运到满清去,那就是朝鲜的事情了,孔家要做的就是将粮食运到海边,然后收钱就完事。

    当然孔家也怀疑过这批粮食是金州军要的,毕竟金州军也缺粮。

    但是孔家的想法很简单:有银子拿,孔家才不会管粮食最后到底卖给了谁。至于这些粮食是否有资敌的风险,这个根本就不在孔家的考虑范围之内。

    孔家的粮食并不是一次性出售的,他们也怕其中有诈,所以都是分批分批出货。而且是在收到定金之后才出货,到了海边收到剩余款项才进行交割,这样的话即使出了问题损失也不会很大。

    这些粮食走的是运河,沿运河北上之后,在济南府走大清河入渤海。

    现在的黄河还是从江苏入海,没有走渤海,大清河就是以后的黄河水道,与运河相连直通大海,非常方便。

    其他人走运河或许会受到刁难,但是孔家在山东还是很有面子和势力的,一路畅通无阻,顺顺利利的就将粮食运到了海边。当然,孔家的面子也不是白给的,暗影司也是花了不少路费的,只是全都加在粮价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