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3章 破孔府
    金州军这次也是花了大价钱,每石粮食四两银子的天价从孔家购买了近五十万石粮食。光是付出的银子就有近两百万两,要不是金州军的家底厚,还真不一定吃得下来。

    五十万石粮食即使走水路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运到海边的,前前后后花了孔家近三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些粮食分批运到海边。

    这样大规模的粮食调运自然瞒不过朝廷,好在孔家的面子确实大,朝中大臣们也不想与孔家交恶,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道。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能够一次性买五十万石粮食的除了金州军就只有满清。但是能够走海路的十有八九是金州军,所以孔家粮食的买主几乎是呼之欲出。不过也不排除满清有办法瞒天过海拿到这批粮食的可能。

    大家都知道孔家贪婪,肯定不愿意得罪孔家去断他们的财路。而且孔家至少在明面上做得冠冕堂皇:粮食是卖给北地的大粮商,其他的与孔家无关。

    五十万石粮食虽然多,但是每次到海边的不过一两万石,以金州军的运力可以轻松吃下。三个月之后,孔家的五十万石粮食就进了长生岛的仓库之中。

    孔家在这笔交易中大赚特赚,家族高层全都喜气洋洋,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即将降临。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暗影司将孔家打探得清清楚楚了,他们不但将核实过后的吴朝杰信息传回了旅顺,还将孔家藏银的地方都找到了,就等着最后动手了。

    孔家虽然在曲阜一手遮天,但也不是没有反对他的势力,曲阜东北的石门山中就有一伙土匪处处与孔家作对。

    土匪的头目叫王大锤,以前是孔家的家生子铁匠。因为家人被孔家迫害死了,索性杀了孔家的管事上山做了土匪。

    王大锤后来陆陆续续又收拢了不少与孔家有仇恨的人,在石门山中四处游击躲避孔家和官府的打击。

    为了生存,王大锤一伙屡屡下山抢劫孔家的田庄,让孔家不胜其扰,多次派兵进剿。

    只是王大锤非常的小心谨慎,从来不与官军正面硬钢,官军来了就跑,官军走了就回来,让孔家无可奈何。

    孔家也曾想招安了王大锤,可惜王大锤一伙与孔家基本都有化不开的仇恨,根本没有招安的可能。

    随着时间慢慢变长,王大锤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有更多对孔家不满的人前往投靠,王大锤在曲阜也算是那么一号人物了。

    做土匪看似是做无本的买卖,但是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特别是孔家这些年增添了不少的家丁护卫,庄园已经不是那么好抢的了,王大锤的石门寨经常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艰难度日。

    一天,石门寨外来了一个陌生人,指名道姓的要见王大锤。

    在自家地盘见一个陌生人王大锤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很快就将这个陌生人带到了大堂。

    这个陌生人是刑天特战队的小队长甲一,现在他的化名是莫友,这次来找王大锤就是想与他合作的。

    刑天特战队当然不是看中了王大锤一伙的战斗力,在刑天特战队眼里,王大锤一伙和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特战队唯一能够看中王大锤他们的,就是他们本地土匪的这张皮。

    “这位朋友高姓大名,不知来石门寨有何贵干?”王大锤饶有兴趣的看着甲一。

    “冒昧前来拜访王寨主,失礼了。在下莫友,这次前来拜访是想和王寨主一起合作干一笔买卖。”甲一开门见山的说道。

    “做买卖?什么买卖?”王大锤问道。

    “听说孔家最近发了一笔大财,不知王寨主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作干一票?要是成了,只怕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甲一蛊惑道。

    王大锤一声冷笑,看向甲一的眼神充满了危险。

    孔家发财的事情自然瞒不过王大锤,但是这笔钱不好拿,全都放在戒备森严的孔家主宅库房里。那里护卫众多,岂是那么好抢的。甲一蛊惑王大锤去抢银子,几乎和让王大锤他们去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下半辈子不用愁?只怕根本就没有下半辈子吧。即使抢到了,估计也是有命拿没命花。”王大锤讥笑着说道。

    王大锤对自己的实力有很清醒的认识,他们能够活到现在无非是孔家不愿意花费太多代价来请官兵围剿,并不是孔家没有这个实力。要是王大锤真的跑去抢孔家的银库,不管成与不成都会惹恼孔家,不想留下来等死的话只能亡命天涯。

    “在下既然来找王寨主,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也不会去打孔家的主意。”甲一没有因为王大锤的话而生气,信心十足的说道。

    王大锤从甲一的话里听出了强大的信心,似乎根本没有将孔家的护卫放在眼里。这肯定不是虚张声势,而是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这点判断王大锤还是有的。

    王大锤原本还准备把甲一留下来好好审问一番,但是心中始终有些不安,害怕惹到了不该惹到的人,决定放甲一离开。

    “石门寨实力不济,不敢参与这么大的事情,还请莫朋友另请高明吧。”王大锤不想掺和进攻孔家银库的事情,对甲一也不信任,直接就拒绝了合作的事情。

    甲一似乎早有预料,也不生气,起身就告辞了:“既然如此,那在下也不勉强,告辞。”

    送走了甲一之后,王大锤心中始终有些不安,下令加强了寨子的戒备。

    一连几天没有什么动静,王大锤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寨子也放松了警惕,结果就出事了。

    王大锤是在半夜被人叫起来的,被几个蒙面拿刀的人叫起来的。

    当王大锤一脸惊恐的被带到大堂前的空地时,他看到了令他肝胆俱裂的一幕。

    他的那些手下有不少人已经被赶到了空地上,全都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周围都是全副武装的蒙面黑衣人。

    更令人害怕的是,寨中的男女老少正在陆续被押过来,看样子是被一锅端了。

    在石门寨的所有人都被押到空地后,王大锤被带到了大堂,那里甲一坐在寨主的位置上促狭的看着王大锤。

    “王寨主,幸会啊,又见面了。”甲一笑着说道。

    王大锤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高呼道:“王大锤有眼不识泰山,死不足惜。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过寨中老小,求大人开恩。”

    王大锤不知道甲一是哪方势力的,但是知道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够保住寨中老小的性命,自己是顾不上了。

    “要是我们真要取你们的性命,你认为你们还有命在吗?”甲一反问道。

    王大锤一愣,是啊,要是真的想杀他们,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命在。这些黑衣人把所有人押到空地,显然没有准备大开杀戒。

    “大人需要我们做什么?”王大锤也是机灵,既然不是准备杀死自己,那么肯定是有用到自己的地方。

    “还是那句话,和我们一起去孔家做趟买卖。”甲一见王大锤反应过来了,满意的点点头。

    王大锤一脸的纠结,结结巴巴的说道:“大人,那个,那个,既然你们这么厉害,还要我们有什么用?”

    王大锤还是不敢去孔家抢银子,横竖看都不会有好下场。

    “有用,当然有用,没看到我的手下都蒙着面吗?去孔家抢银子这事太大了,我们不想背,只能委屈你们了。”甲一走上前拍了拍王大锤的肩膀。

    王大锤明白过来了,甲一他们就是想打着石门寨的名义去抢孔家,拿到银子后远走高飞,黑锅就由石门寨来背。

    但是一旦事情成了,这些黑衣人会不会杀人灭口?王大锤觉得可能性非常大。想到这里他浑身开始发抖,怎么看都是一个死局啊。

    “大……大……人,我们就是一群活不下去的普通百姓,就怕帮不上忙反而坏了您的大事,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王大锤哀求道。

    “你觉得现在你还有得选吗?”甲一不为所动。

    王大锤面如死灰。

    “不过你放心,我们也不是什么穷凶恶极之徒,只要你们听话,我们是不会滥杀无辜的。这次抢孔家的银子完全是替天行道,让孔家受到应有的惩罚。”

    “只要你帮我们完成了这单买卖,我们不但可以分些银子你们,还可以把寨子里的老弱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保证他们事后不会遭到报复。”甲一承诺道。

    “事到如今我还有得选吗?”王大锤苦笑道。

    甲一满意的点点头:“你明白就好。”

    搞定了石门寨,特战队现在就等着选择一个好日子去孔家抢银子了。

    很快,孔家那边的情报传来,一位孔家的高层将在三日后做大寿,到时候孔家以及曲阜的达官贵人们都会前往,是行动的绝佳时机。

    为保证此次行动圆满成功,不但刑天特战队来了,暗影司下属的行动小组也来了不少,外加偷偷潜伏到曲阜的一营金州军官兵,总人数有近七百人,全都是精锐力量。

    加上王大锤的手下也有三百多青壮,总兵力有一千多,突袭孔家已经完全足够了。

    行动的那天,甲一带领队伍运动到曲阜城附近,等待天黑后开始行动。

    曲阜身处内地,很少遇到战乱,所以城防极为松懈。天黑后,特战队几乎是不废吹灰之力就攀上城墙,干掉了城门守卫,打开城门让大部队冲进了曲阜。

    进城之后,甲一他们目标明确,直奔孔家大院而去。

    此时的孔家大院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当城里的警报钟声响起的时候,孔家的护卫再想关闭自家院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有心算无心,加上甲一手下的士兵都是精锐,孔家的护卫根本不是对手,瞬间就被杀得落花流水,孔府里的上下人等全都成了瓮中之鳖。

    在惊恐之中,孔家人以及参加寿宴的达官贵人们全都被集中在了孔府的花园之中,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这次参与行动的士兵全都蒙着黑巾,只有王大锤露出了脸,毕竟要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嘛。

    看着花园里蹲坐一地的达官贵人们,王大锤提着刀满脸兴奋的在人群中扫视,很快从人群中提溜了一个人出来。

    这是一个中年文人,看起来文质彬彬,此时吓得浑身发抖,结结巴巴的求饶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钱财尽管拿去,切莫伤害我等性命。”

    “孔寿生,还认得老子吗?”王大锤红着眼睛喝问道。

    “请恕在下眼拙,认不得好汉。”孔寿生感觉情况不对,颤抖的说道。

    “老子石门寨王大锤,现在认得了吧。”王大锤阴恻恻的说道。

    周围的人听到王大锤自报名号,顿时骚动起来。大家都知道王大锤与孔家有仇,落到他手里大家只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孔寿生看着王大锤犹如看见了索命的阎王一般,更是吓得尿都出来了。

    “你……你……”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当初你害死我爹娘小妹的时候,我就发誓要将你千刀万剐,现在终于到了报仇的时候了。”王大锤厉声说道。

    “饶命啊,王爷。饶命啊,王爷。我有钱,我可以赔,我把家里的钱都赔你,不要杀我。”孔寿生拼命的求饶。

    “老子不稀罕你的臭钱,现在只想要你的命!”说着王大锤举刀一下就砍断了孔寿生的一只手掌,使得孔寿生惨叫连连。

    甲一知道王大锤与这个孔寿生有家仇,而且这个孔寿生也确实该死。只是大庭广众之下虐杀毕竟有碍观瞻,甲一示意手下让王大锤把孔寿生带到一边去报仇,他还要办正事呢。

    此刻王大锤别的都不想了,只要好好折磨孔寿生为家人报仇,提溜起孔寿生就往旁边走,看来是准备兑现自己千刀万剐的诺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