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4章 曲阜之耻
    王大锤走开后,甲一走上前去,扫视众人,问道:“谁是孔立光?”

    场下一片寂静,无人敢出声。

    “谁是孔立光?十息之内不自己站出来,被我找出来的话,杀无赦!”甲一大喝一声。

    甲一话音刚落,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头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老……朽……就是……孔立光。”

    “原来你就是孔管家啊,过来叙话。”甲一笑眯眯的对孔立光招招手,马上就有士兵将他提溜到甲一面前。

    “不知……好汉……找老朽何事?”孔立光两腿发抖的问道。

    “孔府的钱库还请孔管家帮忙打开一下。”甲一话里透着客气,仿佛是在吩咐自己的管家一样。

    孔立光知道这伙土匪把自己找出来准没好事,果然,是想让自己打开孔府的钱库。

    在这种情况下,不答应甲一,孔立光很可能会死。但要是答应了甲一,孔立光一家肯定会遭到孔家的报复,一个也活不了。

    想到这里,孔立光咬咬牙说道:“老朽不知道孔府有什么钱库,孔府诗书之家,仅有的钱财都在库房,好汉要是需要尽管拿去,莫要伤害我等性命。否则天下之大,不会有你们的容身之所。”

    底下的一群贵人们见孔管家如此忠肝义胆,全都暗自点头:“不愧是孔府啊,连个管家都是忠贞之士。”

    甲一拍了拍孔立光的肩膀,笑着说道:“孔管家,这话说得就没意思了。十天前你不是还押送了一批银冬瓜进东院的地窖吗?我还见你往自己库房送了几个,这么快就忘了?”

    孔立光听了顿时愕然。

    十天前有一批铸造好的银冬瓜入库,正是他亲自负责的,还从中做了一些手脚,这么隐蔽的事情都被这伙贼人知道了,何其恐怖。

    而且这伙贼人当着大家的面将自己私吞主家银子的事情说出来,哪怕躲过了这场灾祸,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

    想到这里,孔立光大汗淋漓。

    刚才还在心里夸奖孔立光是忠仆的人,现在恨不得啐他一脸唾沫,搞了半天原来是个不忠不义的小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孔立光犹自狡辩道。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库房在那里又跑不了。只是这机会给你了,你不把握住,最后可别后悔。”甲一懒得跟他争辩,将视线再次转向了人群。

    人群之中有一小撮人非常醒目,他们衣着华贵、器宇不凡,虽然在刀兵之下,依然保持站立。

    甲一知道那是衍圣公孔胤植和曲阜的一众官员,要他们跪倒在土匪面前还不如让他们去死。

    众目睽睽之下丢不起这个人啊。

    虽然孔胤植在历史上投降了满清,但那是满清已经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即将入住天下。对于强势的异族统治者孔胤植可以屈膝,但是面对一群土匪,他是断然不敢失了节操的,否则以后怎么混啊。

    甲一神情阴郁的盯着孔胤植他们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将视线挪开了。

    这次来孔府主要是拿钱的,还没有到灭掉孔府的时候。孔胤植死与不死影响是绝对不一样的,为了保证朝廷不发狂,只能暂时放孔胤植他们一马。

    对孔胤植可以暂时放过,但是孔府的其他人就不在这个范围之内了。

    “孔道行是哪位?”甲一阴森森的问道。

    大家都不敢吱声,生怕遭了难。

    “还是那句话,十息之内不出来杀无赦。孔道行是哪位?”甲一再次喝问道。

    结果十息过后依然无人站出来。

    甲一使了一个眼色,马上就有一个士兵提溜出一个仆役,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问道:“孔道行是哪个?不说就杀了你。”

    仆役吓得尿都出来了,战战兢兢的指着一位中年文人说道:“他……他……就是。”

    仆役刚刚指认,马上就有士兵将孔道行提溜了出来。

    见已经躲不过,孔道行倒也硬气:“我就是孔道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尔等滥杀无辜、侮辱孔圣宗庙,天下之大绝无容身之地。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要你们悬崖勒马孔家保证不伤害你们的性命。”

    “呵呵,我等前程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操心下你自己吧。”甲一嘲笑着说道。

    “不过一死尔,有何惧哉!”孔道行像极了英勇就义的烈士。

    甲一将手向旁边一伸,一个士兵马上就将一叠纸送到了他手上。甲一拿起其中一张慢慢的念了起来。

    “孔道行,曲阜孔家子弟,时年三十有六,好女色。家中有妻妾一十四房,其中绝大多数为逼迫所得。”

    妻妾成群是这个时代达官贵人的普遍情况,所以这种事情放在孔道行身上只能算稍有瑕疵,算不上什么大的过错。

    但是接下来的内容就不一样了。

    “此人丧尽天良、毫无人性、作恶多端、人神共愤,我石门寨今天替天行道,替老天爷收了这个畜生。来人!将这个畜生拉出去砍了!”

    甲一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两个士兵将孔道行拉到一旁,不顾孔道行的哀求,一刀将其脑袋剁了下来。

    当然,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敢反驳。

    特别是一旁孔寿生的哀嚎、惨叫一直不停,更是让他们心惊胆战。

    处决了孔道行,甲一的清算并没有结束。随着一张张纸拿出来,一个个衣冠禽兽的罪行被披露,无一逃脱斩首的下场。

    这些人里除了真正的孔家人,还有大量的孔家管事、仆役、家丁,他们是孔家作恶的最大帮凶,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有累累血债,死有余辜。

    孔胤植原以为这伙土匪来孔家是抢银子的,没想到却是来孔家审判的。在孔胤植看来,每拉出一个孔家人,宣布他们的罪行,对孔家的声望就是一个打击,这个影响甚至比抢了孔家的银子更严重。

    孔家虽然作恶多端、鱼肉乡里,但是对外却把自己宣传得像白莲花一般。要是让外界知道孔家如此丑陋不堪,对孔家的声望将是巨大的打击。

    声望才是孔家立足的根本,其他的都是旁支末叶。

    眼见拉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公布的罪行也是越来越恶劣,搞得孔家好像一个贼窝一样,孔胤植实在是忍不住了。

    “够了!你以为随便捏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败坏我们孔家的名声吗?痴心妄想!有种把我们孔家的人全杀了!”孔胤植也是在赌这伙土匪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

    “不过是一群欺世盗名之辈,随随便便到曲阜去走一走,就能够知道孔家的恶事多不胜数,还用得着我们捏造吗?简直丢尽了孔夫子的脸啊。啧啧,曲阜的百姓是有多倒霉才会成为孔夫子的同乡。投胎曲阜,三生不幸啊。”甲一摇头叹息道。

    “你……你……满口胡言!”孔胤植被气到了。

    孔家能够有今天全靠孔夫子,现在甲一把孔家说成曲阜的毒瘤,曲阜百姓之所以落到今天的悲惨境地全是因为出了个孔夫子,这让视名誉如生命的孔胤植如何能够接受。

    “是不是满口胡言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们完全是残曲阜百姓肥孔氏一门,曲阜百姓恨不得喝孔家的血、吃孔家的肉。”甲一不屑的说道。

    “啊~!”孔胤植一时气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孔管家,最后给你一个机会,银库在哪里?”甲一扭头看向了孔管家。

    杀了这么多人,孔立光也胆寒了,再也不复之前的坚定。

    “让他们拿了银子赶紧走。”孔胤植也知道事不可违,虚弱的向孔立光下令道。

    孔立光如临大赦,偷偷松了一口气,对甲一说道:“随我来。”然后带着甲一他们去了东院的孔家银库。

    孔家明面上的库房早就被搬空了,里面的金银财宝等全都搬到了孔府外面,等待最后运走。孔立光带甲一他们去的地方是孔府的秘密银库,入口颇有些隐蔽,不是熟悉的人一时还真找不到。

    孔立光战战兢兢的打开秘密银库的大门,在火把的照应下,银库里金银堆积如山,存银起码是库房的十倍以上。

    而且为了防盗,这些金银都铸造成了一个个的大冬瓜,重达几百斤,很难挪动。

    不过这一切早在甲一他们的预料之中,马上就有人拿出了精钢制作的斧、凿,叮叮咚咚的开始分割。

    金银偏软,在斧、凿之下很快被分割成容易搬运的小块,被迅速的运出去。

    孔管家看着这一切,心如死灰,原本准备看甲一他们出丑的希望瞬间被浇灭了。

    “管家,这边就让儿郎们忙活,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带我们去西院库房了?”甲一微笑的对管家说道。

    孔立光听了呆立当场。

    孔府肯定不止一个秘密银库,西院那边也有一个,而且更大更隐蔽,没想到也被甲一他们知道了。

    特战队这三个月也不是白干的,孔家几个大的银库硬是被他们打探出来了。

    知道大势已去的孔立光只能无奈的带着甲一他们去打开了西院的秘密库房,痛不欲生的看着甲一他们将库房里的金银不断的往外搬。

    在西院库房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这个库房里面还有秘密空间,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但是甲一过来的时候可是准备充分得很,特意带来了几个“地老鼠”,很快就将那些隐蔽空间找出来了。里面全都是摆列整齐的金块,价值比外面的还要高。

    孔立光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终于坚持不住晕过去了。

    “拉出去,砍了。”甲一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这个孔立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有余辜的那种,能够留到现在才杀也是因为还有点利用价值。现在既然没什么用了,自然不会留。

    甲一在这里清算孔家人,也是在为其他人拖延时间。

    除了进攻孔家大院的人,还有一些士兵分派去占领其他重要的地方,比如城门、兵营、县衙、粮仓等。

    在士气爆棚的金州军和石门寨联军面前,城里的衙役、兵丁根本就不是对手,很快就束手就擒了。

    城里的百姓听到军队进城的动静,全都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动弹,生怕乱兵闯进来杀人抢东西。

    好在金州军纪律严明,加上有太多钱粮等着运走,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普通百姓。

    倒是有一些地痞流氓乘乱出来抢东西,被四处巡逻的金州军小队毫不留情的斩杀,城里的秩序竟然保持着诡异的稳定,并没有产生混乱。

    这些被俘的衙役和士兵在收缴了武器之后马上变成了搬运工,在金州军的监督下帮忙搬运孔家的金银。实在是孔家的金银太多了,甲一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

    同时,甲一他们开始收集全城的骡马,用来做脚力。

    对于富贵人家,金州军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破门,将牲畜牵走。没抢东西,没杀人,来去如风,要不是家里的牲畜没有了,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也是金州军的纪律好,对石门寨的土匪约束非常严格,否则不知道会有多少惨剧发生。

    普通人家的牲畜金州军做的就非常人性化了,直接用钱买,而且是市场的两倍,让那些百姓惊喜不已。

    卖了牲畜的人家还得到了一个消息:蒙面去孔家大院,那里的东西随便拿。口令:打倒曲阜之耻!

    虽然这伙义军(金州军秋毫无犯的行为已经被百姓们定义为义军了)允许大家去孔府搬东西的消息很快就在城里传开了,但是孔家这一千多年在曲阜也不是白混的,威势深入人心,哪怕是蒙面,敢去孔家大院的也不多。何况他们也不知道金州军是不是骗人的,别到时候东西没抢到,命搭进去了就不划算了。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利欲熏心的人,特别是家里已经揭不开锅的,横竖不过一条贱命,说不定这伙义军说的是真的呢?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孔家大院,胆颤心惊的报上了口令:“打倒曲阜之耻!”

    守门的军士一听就乐了,“进去随便拿。不过不许杀人放火砸东西,只能拿东西,能够拿到什么就看你的运气了。”

    看到这伙义军这样和善,这些百姓大喜过望,两眼放光的冲进了孔家大院。

    孔家有多富曲阜的百姓实在太清楚不过,这些人要是运气好就要大发一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