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5章 赚大发了
    其实如果认真搜刮的话,孔府还是能挖出很多钱财的。只是甲一他们必须尽快离开没有时间在曲阜耽搁,只能便宜那些百姓了。

    反正以甲一对孔府的恶感,是绝对不想给孔府留一丝一毫的。

    华夏的百姓就是这样,一旦有人带头,其他人的胆子就会大起来,从众心理非常严重。特别是那些吃螃蟹的人带回去的钱财深深的刺激了其他人,城里的百姓再也坐不住了,开始蜂拥的往孔家跑。

    这些百姓明智的避开了金州军,将孔府的院墙都撞倒了好几处,开始在孔府疯狂的抢东西。

    金银、首饰、字画、摆件、家具,甚至床单被褥都没有放过,凡是值钱的东西百姓们就没有不拿的。那些拿大件的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搬回家去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抢了孔家东西吗?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躲过孔家的报复。

    天太黑,到处都是火把,加上人潮涌动,还会发生争抢,难免就造成失火。等到后半夜,孔府大院里已经四处火光,火势一发不可收拾了。

    此时甲一他们已经带着从孔府拿到的金银,从曲阜离开了。随同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些被俘的衙役和士兵,这些人在金州军的看管下赶着牲畜,不知道最后是什么命运等着他们。

    甲一之所以将这些衙役和士兵们带走,也是想让曲阜多乱一会,为他们离开尽量争取时间。

    没有了衙役和士兵,曲阜城里不但孔府遭到了洗劫,连官府的粮仓都被百姓们抢了个干净,整个城市已经陷入了混乱状态,如果没有军队前来镇压,根本就不可能恢复过来。

    甲一他们离开,孔家大院的那些达官贵人们总算性命保住了。但是面对已经狂暴的曲阜百姓,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护卫们集中起来先保住自己的安全,再向兖州府求援,其他的真的是顾不上了。

    另一边甲一他们则是一刻不停的向东南疾行,前往预定的海域,那里会有金州军的船队接应。

    至于王大锤一伙人,甲一也没有食言,分了他一笔钱财,让他回去尽快逃命。

    王大锤在事成之后一直提心吊胆,生怕甲一反悔杀人灭口。在得到甲一允许他离开的承诺后,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大人,我们能不能跟你们一起走?”见甲一信守承诺,王大锤反而不想离开了。

    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孔家的报复绝对猛烈,王大锤都不知道去哪里躲避才好。很明显甲一他们肯定有退路,并且不怕孔家报复,此时不抱甲一的大腿更待何时。

    “怎么?还赖上了?”甲一似笑非笑的说道。

    “大人,您也知道,石门山我们肯定是回不去了,也不知道去哪里,只能求大人看在我们出力一场的份上收留我们,否则我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王大锤苦苦的哀求道。

    “你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跟着我们?不怕我们是反贼吗?”甲一问道。

    “已经做土匪了还怕当反贼吗?何况大人您肯放我们离开,我就知道您绝对是信义之人,跟着您肯定比当土匪强。”王大锤有自己的一套识人办法,他也是在赌甲一不是过河拆桥的性子。

    “既然你想清楚了,那就跟着我们吧。正好山寨那边的老弱我已经送走了,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团圆。”甲一对王大锤也不讨厌,比起一般的土匪,王大锤算是盗亦有道的了,接纳进金州军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真的吗?”王大锤惊喜的问道。原本他已经将石门山的老弱放弃了,没想到甲一竟然将这些老弱也照顾到了,真的是让他意想不到。

    “我们可不是什么土匪山大王,残杀老弱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甲一骄傲的说道。

    “大人,我们是……”王大锤好奇的问道。

    “现在不能说,等到了地头你自然就知道了。”甲一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让王大锤心跳都快了几倍。

    难道是遇到一个大势力了?王大锤也不敢继续问,老老实实的带着弟兄们跟着甲一他们赶路,再也不用害怕被杀掉了。

    一路上甲一他们尽量选择偏僻的道路走,远离人烟稠密的区域。等到第三天,甲一将那些曲阜城的衙役和士兵集中起来,准备放他们离开。

    但是这些衙役和士兵们不知道啊,以为甲一要处死他们,拼命的磕头求饶。

    “好了,别磕了,老子又没准备杀你们,号丧什么!”甲一大喝一声,让这些俘虏都安静下来。

    “我们是义军,只杀贪官污吏、为富不仁之辈,尔等蝼蚁一般的东西,杀你们也是脏了我们的手。”

    “现在也用不到你们,尔等尽管回去。念在你们比较乖巧配合,每人拿五十两银子的路费回去,算是爷赏你们的。现在排好队,一个个来领银子。”

    这些俘虏没想到甲一他们不但没有杀他们,还发银子,简直是意外之喜,全都暗自庆幸自己遇到的是一支义军,要是流寇,他们焉有命在。

    五十两银子对这些衙役和士兵来说并不是小数目,瞬间就将他们的疲惫和恐惧一扫而空。当甲一他们离开时,这些衙役和士兵们甚至有些依依不舍。

    当然,甲一的银子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没有收钱还可以说是被劫匪强迫的,现在收了钱就说不清楚了,搞不好会被污蔑成里通劫匪,当做劫匪同党的。

    但是让他们上交银子又舍不得,所以想要保住银子,衙役和士兵们就要保证甲一他们不会被抓到。经过商量,他们一致决定隐瞒甲一一伙的去向,将甲一他们离开的方向指向北方。

    甲一他们风餐露宿,连着赶了好几天的路,终于来到了日照附近海域。

    好在当初出发时带足了干粮,还有多余的牲畜可以临时充饥,一路上没有进入任何的村庄城镇,并没有留下太多线索。

    来到海边,联系上等在附近小岛上的船队,甲一他们的任务总算顺利完成了。

    当这些金银运到了辽南的秘密仓库,仔细清点之后发现居然有价值三百多万两白银的金银珠宝,不但当初买粮食的钱都回来了,还倒赚了一百多万两,实在是赚大发了。

    而且孔家的存银肯定不止这些,所谓狡兔三窟,孔家在其他地方肯定还有存银,由此可见孔家之富。

    鲁若麟看着满满一仓库的金银财宝,心里乐开了花,对一同过来的卢千奇和朱朝卿说道:“这次的任务完成得不错,我很满意。凡是参与这次行动的每人奖励一百两,军官加倍。具体的功劳由你们核实后上报,从重奖励。”

    “谢都督。”卢千奇和朱朝卿也是一脸的笑容,属下争气,他们脸上也有光。

    “将这些金银分批送到铸币厂,做得隐蔽一些,让他们尽快加工成金银币。”鲁若麟下令道。

    消灭证据的最好办法就是将这些金银毁尸灭迹、改头换面。

    “是,都督。”负责铸币厂的商业司司长周智孝眉开眼笑的回答道。

    商业司负责金州军的商业运作,自然是希望手上的钱越多越好,像这样的好事,周智孝不介意多来几次。

    金州军抢劫曲阜孔家的事情很快就在大明朝野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这可是孔圣人的家族,朝廷的衍圣公,居然被一伙劫匪抢劫了,甚至连孔府都被烧成了白地,简直丢尽了朝廷的脸。

    朝廷里的官员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纷纷弹劾兖州知府和山东巡抚没有尽到护卫之责,致使孔圣蒙羞,要求将他们严惩,并全力捉拿劫匪,还孔家一个公道。

    可惜主犯石门寨的王大锤早就不知所踪,连石门寨都已经烧成了白地,显然已经畏罪潜逃了。

    追查王大锤的官员也是敷衍了事,连孔家都敢抢的人,那些捕快们可惹不起。

    损失惨重的孔家在兖州的援军到达后,开始大索曲阜,誓要将那些被百姓抢走的东西夺回来。一时间曲阜腥风血雨,惨案连连。

    那些精明的人早早的将抢到的东西藏起来,还有可能逃过一劫。那些反应迟钝的人被搜出了孔家的东西,一家人都要进监狱。甚至很多没有抢孔家东西的人也被如狼似虎的孔家家丁以及军官诬陷下狱,曲阜百姓对孔家的怨恨更深了。

    也不是没有精明人怀疑王大锤根本不是主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而且那些人的行事作风也不像劫匪,更像是军队。

    因此怀疑的对象从农民军到满清,还有其他州府的明军,甚至金州军也有很大的嫌疑。

    只是怀疑归怀疑,孔家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最后为了交差,朝廷只能将黑锅扣到山东的马贼身上。反正山东响马是出了名的凶残、狡猾,恶名昭彰,也不差多一个劫掠孔府的罪名。

    至于剿灭马贼,也就想想罢了,以前就剿灭不了,现在一样不可能,孔家的事情最终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最后倒霉的只能是曲阜知县、兖州知府和山东巡抚,通通革职查办,算是给孔家一个交代。

    朝廷也是破事一大堆,只要衍圣公没死,就无伤大局,朝廷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孔家的事情。

    至于孔家损失了三百万两银子的事情是上不了台面的,一个文圣之家,居然有这么的钱财,说出去简直丢孔家的脸,这件事孔家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吞。

    而且曲阜甚至兖州多有流传孔家作恶多端、鱼肉乡里的传言,这伙劫匪去孔家除了劫财,还是去主持正义的。

    这些流言对视名声如生命的孔家打击非常巨大,现在他们忙着四处“辟谣”,连追查劫匪的事情都要放在次要位置了。

    为了安抚孔家,朝廷和崇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万两给孔家重修房舍,算是跟着破了财,让知道一些内情的崇祯非常不爽。

    即使身为帝王,崇祯也有太多的无奈。很多时候还必须装糊涂,心力憔悴啊。

    孔家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崇祯现在关注的是一桩婚事,德王郡主与鲁若麟手下大将孙什的婚事。

    对于手下大将与德王郡主结亲,鲁若麟倒是乐见其成。

    以金州军现在的情况,别说是一个郡主,就是一个公主,也不可能对金州军产生什么影响,何况嫁的还是一个师长。

    其实崇祯倒是想嫁一个公主给鲁若麟,可惜他没有合适女儿,让其他宗室郡主嫁给鲁若麟他又不放心,所以最后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了弥补德王被俘的损失,崇祯特意加封德王的女儿为公主,以公主的规格出嫁,还在京师为德王的女儿朱乐怡置办了公主府,算是破格优待了。

    当然,朱乐怡是不可能住在京师的,她要去辽南与孙什完婚,以后也要常住辽南。

    崇祯为朱乐怡配备了大量的宫女、仆役,还有不少的太监,人数甚至远超真正的公主。对外当然是说心疼朱乐怡远嫁,其实这些人来辽南还抱着其他的目的。

    打探金州军的情报,监视金州军将是这些人的主要目的,所以崇祯才会这么积极的为朱乐怡操办婚事。否则以崇祯的性子,怎么会花这么多的心思。

    其实从金州军崛起之后,崇祯和朝廷就暗地里向金州军派了不少探子,只是在金州军严密的基层控制手段面前,这些探子只能打探到一些很简单的消息,真正的机密很难接触到。

    而且金州军的监察司更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让朝廷折了不少人手。现在从监察司分割出来的暗影司在对付间谍方面的能力比以往只会更强,金州军治下的间谍们日子只会更加难过。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光明正大安插人手的机会,崇祯怎么会放过。

    公主出嫁声势自然不小,礼部侍郎陈演作为送婚使亲自来到了辽南,主持朱乐怡的婚礼。

    陈演善钻营,也颇有野心。趁着这次送婚的机会,他也想与鲁若麟接触一下,看能不能成为他走上更高位置的助力。

    虽然朝廷现在和金州军的关系有些微妙,但是杨嗣昌因为金州军而地位大涨却是不争的事实。在这个动荡的时刻,外部有实力派武将支持对朝中大臣是非常大的助力,起码腰杆子都会硬一些。

    历史上陈演做到了内阁首辅,可惜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作用。陈演才质平庸且为人刻薄,为官期间大肆排除异己,公报私仇,最后被崇祯罢免。李自成破京师后,虽然献上了家产依然被诛杀。

    对于这样的人,鲁若麟是绝对看不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