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8章 把坏事变好事
    既然两边的意向达成一致,剩下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

    张光瑶现在的身份是张家的一位旁支女子,而且是关系比较远的那种。以这样的身份嫁给鲁若麟为妾,既不会影响张家的声誉,也不会引起崇祯和朝廷的猜忌。

    至于英国公府的大小姐张光瑶,则由替身顶替,到张家的家庙去静养了。身染重疾,需要长时间的调养,说定的婚事自然就告吹了。

    整个事情中,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张光瑶不能以盛大的仪式嫁给鲁若麟了,不过对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张光瑶在离家出走的那一刻就已经不在乎了。

    鲁若麟纳张光瑶过门的仪式举行的非常低调,外界几乎很少有人知道鲁若麟身边又多了一位女人。真正有资格参加仪式的都是金州军内比较重要的人,低调但不失隆重,算是给了张光瑶和张静睿一些宽慰。

    张静睿在没有公开身份的情况下参加了张光瑶的婚礼,他曾经想过自己的妹妹能够风光出嫁,但是现在的情况与他的设想有非常大的差距,让他一时很是难受。

    但是张光瑶幸福的样子怎么都无法掩饰,张静睿也只能期待她真的是做了正确的选择。

    张光瑶以张淑兰的名字过门后不久,马上就被任命为新组建的财政司副司长,主持财政司的具体工作,而司长则是鲁若麟本人。

    原本金州军的财政大权分摊到了都督府办公厅,以及民政司和商业司,但是随着金州军的扩大,财政工作的重要性日益突显,建立单独的财政部门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军权、财权、人事权是一个政权最重要的三个组成部分,必须完全掌握在鲁若麟手里,所以鲁若麟用自己人来掌控财权完全在情理之中。

    至于张淑兰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管理好财政司,这个完全可以学嘛。只要鲁若麟认定张淑兰行,那她就一定行,大不了为她多派一些老手辅佐,相信以她的能力肯定可以很快成长起来的。

    孙什与朱乐怡的婚事在张淑兰过门后不久也正式举行了。

    对于朱乐怡这个公主,大家好奇居多,敬畏就很少了。参加婚礼的金州军上下没有一个给朱乐怡行跪礼的,这也被陈演当做黑材料暗自记了下来,准备参金州军上下一个藐视皇家的罪名。

    金州军上下连见到鲁若麟都不用下跪,现在对一个同僚的老婆居然要下跪,怎么可能,哪怕她是公主也不行。

    在京师面对崇祯和朝中大员,为了不显得过于跋扈,金州军破例单膝跪下了。回到金州军自己的地盘,马上就恢复除了天地父母长辈,不跪他人的傲气。

    鲁若麟作为主婚人之一,对朱乐怡也仅仅是拱手施礼,这已经是看在朱乐怡公主的面子上了。

    对此朱乐怡早就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不说朱乐怡身上临时加封的公主身份本就有些虚,但凡对金州军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金州军上下是废止了跪礼的。特别是孙什作为鲁若麟的手下,想要鲁若麟跪孙什的老婆?想什么呢?还要不要孙什活了?

    所以朱乐怡来到金州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尽量淡忘掉自己公主的身份,否则她绝对容不进金州军这个团体,到时候为难的还是孙什。

    孙什当初因为自家媳妇变成公主而有些惶恐,娶一个亲王郡主和娶一个公主情况怎么可能一样,为此还特意到鲁若麟那里去请罪。

    对此鲁若麟一笑了之,“公主又如何?别说是一个加封的公主,就是真正的公主金州军的将士们也受得起。别被什么公主的名头吓住了,说穿了也就那样,该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要让她明白在金州军立足,靠身份屁用没有,真要想得到大家的尊重,用本事说话。”

    鲁若麟的态度算是为孙什吃了一颗定心丸,也影响了其他人对孙什娶公主的看法。

    既然已经成了金州军的一员,那就要为金州军着想。要是还想着吃里扒外,金州军可不会管你什么公主不公主的。

    朱乐怡得了孙什的提前警告,行事非常低调,并在努力改变自己,希望能够有所作为,而不仅仅是做一个花瓶。

    但是与朱乐怡一起过来的那些嬷嬷和太监们就不一样了,自以为可以凭借朱乐怡公主的身份来金州军作威作福,行事就难免嚣张了一些,很快就被监察司盯上了。

    监察司重组后,宋怀仁到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组建自己的班底,为此他特意将刘浩然叫了过来。

    刘浩然最近一直在配合人事部门做调研工作,为人事部门的考核做准备。

    刘浩然他们来到辽南之后过得非常的充实,虽然他们还只是一群半大的孩子,但是有非常多的工作等着他们去做。

    好在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比较早熟,而且幼军营的学习和训练也不是白搭的,他们很快就适应下来了。

    刘浩然他们来到辽南之后,先是参与建设了旅顺的幼军分营,又分配在各个部门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实物,最后还去南关观摩了金州军与清军的大战。可以说这次出来收获满满,比他们在学校学习到的实践知识丰富得多。

    对金州军各部门的调研对刘浩然他们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熟悉各部门工作流程和职责的机会,他们干的也是有声有色。

    当然,他们的年纪还太小,在调查中主要还是起辅助作用,真正带队的还是那些老人。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也帮了不小的忙,同样学到了很多知识。

    “浩然,人事部的调查做的怎么样了?”宋怀仁对刘浩然问道。

    对于这个鲁若麟的弟子,大家都不敢小瞧,并不会把他当个半大的孩子看,基本把他当做一个成年人。

    也许是年少时经历了太多苦难,刘浩然的心性格外的成熟,做事也是一板一眼,非常老成。

    “宋司长,人事部那边的事情比较繁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出结果的,估计起码还要十天半个月。”刘浩然的回答有些出乎宋怀仁的意料。

    “还要这么长的时间?”宋怀仁皱了皱眉头。“监察司这边急缺人,你看能不能先抽调一些人手过来?”

    幼军营的情况特殊,按理说他们还没有正式结业,并不是各部门正式的职员,属于帮忙性质的,并不能强行下令。这样的话,幼军营领头人刘浩然的作用就非常大了。基本是他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人员的调动,其他人还说不出什么话来。

    “梅部长那边事情也比较急,没有做完我怎么好意思把人调走。您这边不是可以从各部门抽调人手吗?怎么会缺人呢?”刘浩然不想得罪梅君兰,再说凡是还要讲个先来后到,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监察司对人员的要求很严格,并不是谁都能进的。而且其他部门也缺人,从他们手上要人一个个怨气大的很啊。”宋怀仁也有些无奈。

    对于监察司这样的部门,大家都是保持着足够的敬畏,能不接触就不接触。再说,从各部门调走的小年轻们会不会将自家的一些情况告诉监察司谁也说不准,所以宋怀仁的要人行动进展得并不顺利。

    “宋司长,不是我不支持你的工作,只是凡事有个先来后到,要是你能够说服梅部长放人,我马上派人过来。”刘浩然人虽小,但是人情世故不缺,有些黑锅能不背最好还是不要背。

    跟梅君兰要人无异于与虎谋皮,宋怀仁才不想去碰这个霉头。

    “你们下一批的学员什么时候到?”既然此路不通,那就另辟蹊径。

    “应该快要出发了,不过这些学员究竟怎么用还要都督发话,宋司长想要人的话还要尽快跟都督申请才行,好多部门都盯了在。”刘浩然自然知道宋怀仁打的什么主意。

    因为刘浩然他们这批人表现实在是太出色,大家对幼军营里出来的学员都非常认可,希望尽快让后面的学员也出来帮忙。

    原本鲁若麟还准备让那些娃儿们再学习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只能让他们边做事边学习了。

    “对,对,是要尽快跟都督申请。幸亏浩然你提醒,否则就误了大事。浩然啊,你是不知道,最近监察司收到了不少官员和百姓的举报、投诉,有一些官员的手脚不太干净,工作作风也有问题,必须马上处理,否则时间长了影响就太坏了。”宋怀仁后知后觉,决定马上向鲁若麟诉苦要人。

    “我也有所耳闻,好像大部分都是从京师来的?”刘浩然点点头。

    “确实大部分都是从京师来的那批人做的,他们还习惯用原来的方法办事,不出问题才怪。因为他们,连原本干净的人也被带歪了,必须尽快处理他们,免得影响更多的人。”宋怀仁对这些人也是烦躁得很。

    原本金州军的官员是比较清廉的,即使有问题也是极个别或者小范围的。但是京师来的这批官员严重影响了金州军官员的风气,必须将这个苗头打压下去,这也是鲁若麟将监察司独立出来的主要原因。

    对于这个情况鲁若麟早有心理准备,既然从外面引进官员,肯定是良莠不齐、好坏参半,关键看怎么扭转这个局势。

    宋怀仁没有从刘浩然那里要到人,马上跑到鲁若麟那里诉苦,并要求将下批幼军营学员优先分派到监察司。

    鲁若麟也知道宋怀仁急于开展工作,打击金州军有些愈演愈烈的腐败情况,点头同意先从刘浩然那里抽调一半人手到监察司。后续来的学员也优先照顾他,总算让宋怀仁有了足够开展工作的人手。

    有些这些青春热血的小将们加入,加上一些老人带队,随即宋怀仁开始对金州军内一些反响恶劣的官员进行调查取证。并很快将他们绳之以法,大大的改善了官场的风气。

    对于那些轻微犯罪的官员,金州军并没有一刀切,而是处以一定的惩罚之后,让他们戴罪立功,继续原来的工作。

    而那些罪行比较严重或者恶劣的人受到的惩罚就要重得多了,其中朱乐怡带过来的那批太监就是监察司重点打击的对象。

    太监们在皇宫里因为有皇帝和大臣们约束行事好歹有些分寸,但是到了地方上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就有些肆无忌惮了。特别是朱乐怡身边的太监们自以为有皇命在身,就格外的嚣张了一些,可惜他们完全错估了金州军的执法力度。

    旅顺之繁华完全亮瞎了那些太监们的眼,对钱财的贪婪使得他们忘记了金州军的可怕,那些在京师里屡试不爽的手段也被他们堂而皇之的搬到了旅顺。

    什么强买强卖,什么敲诈勒索都被他们使出来了。如果不是因为手里没有帮手,只怕他们连栽赃陷害、巧取豪夺也要使出来了。

    这些太监们原本准备在旅顺招收一些地痞无赖做打手,好帮忙他们敛财。结果他们寻遍了旅顺也没有看到什么地痞无赖,更不用说什么帮派组织了。

    没有了打手帮衬,所有脏活累活只能他们自己上。为了钱途,他们也算是劳心劳力了。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清楚情况,一些商人顾忌公主和东厂的名头,决定破财消灾,结果越发助长了他们的贪欲。

    直到最后事情闹得太大,传到了宋怀仁的耳朵里,他们的下场就不言而喻了。

    这些太监们也是有官职在身的,是身份比较特殊的官员,正好在监察司的管理权限之内。

    有了监察司的手令,警察们直接到孙什家里将那些太监们一网打尽。任凭那些太监们叫嚣什么是公主的人,是东厂的人,全都毫不留情的抓进了监狱。

    原本这些太监以为自己是皇家奴仆,鲁若麟不敢将他们怎么样。结果,律法司审判下来,该杀的杀,该去矿山的去矿山,一个太监也没有回到孙什家里。

    金州军还将这些太监的违法案卷送到了朝廷和内廷那里,投诉他们用人不当,让内廷大佬们恨得牙痒却无可奈何。

    内廷大佬们虽然记恨鲁若麟不给东厂面子,但是现在惹不起鲁若麟,更要靠金州军来为内廷赚钱。所以虽然脸都被打肿了,还要给鲁若麟赔不是。

    在这些太监们被一扫而空之后,那些妄图掌控孙家大权的嬷嬷们也被孙什送回了德王府。以孙什的脾气,自己家居然是一群老娘们说了算,这怎么能忍?还真把孙什家当驸马府吗?规矩?屁的规矩。

    连孙什想和自家媳妇同房这些事嬷嬷们都要管,实在是让孙什怒火冲天。什么皇家规矩,在金州军通通不好使,孙什二话不说的将这些嬷嬷们赶走了,孙家因为朱乐怡的到来而引起的动荡也终于平息了下来。

    金州军雷霆整治太监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反响自然非常之好。特别是那些太监们强占的钱财金州军分文未要,全都还到了苦主手里,让金州军的声望更上一层楼,愿意来金州军治下生活发展的人也更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