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80章 风云再起
    时间一晃来到了崇祯十四年,距离金州军与清军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金州军周边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金州军并没有盲目的扩张,而是养精蓄锐,抓紧时间发展自身的实力。

    全力发展的金州军成果是非常惊人的。

    这一年多里,得益于中原农民起义军暴起,有更多的百姓因为战乱流离失所。为了应付日益频繁的战事,朝廷只能不断的加税来保证军费开支,结果就是更多的百姓破产,加入到了流民或者起义军的行列。

    这个时候金州军不趁机吸纳人口更待何时,通过各种正规的、不正规的渠道,金州军一年多的时间里硬是增加了约二百多万的人口。

    现在金州军治下的百姓全部加起来已经将近四百万了,而且增长的趋势根本就停不下来。

    在这期间,为了妥善安置这些到来的百姓,金州军几乎使出了全力,根本没有精力向外扩张。

    金州军治下的三个重要居住地,济州岛、辽南、长生岛基本已经没有多余的土地来安置百姓了。甚至辽南附近一些大的岛屿也开始安排人前往居住,留给金州军的空间已经不是很多了。

    但是想要鲁若麟停止接纳人口是不可能的。

    人口就是财富,就是实力,土地不够可以去开拓,人口却不能凭空变出来,当然是越多越好。

    蛰伏了一年多的金州军已经稳定住了内部,是时候向外展示自己的獠牙了。

    满清也没有闲着,在这场争霸天下的游戏中,不进则死,它也在拼命增强自己的实力。

    满清作为一个强盗政权,靠自身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只有抢劫别人才能壮大自己。放眼周边可以供他劫掠的对象并不多,只有朝鲜、大明和蒙古,以及近在咫尺的金州军。

    只是在明知无法击败金州军的情况下,清军想要发展壮大只能另谋出路。这个时候,作为满清附庸国的朝鲜自然就倒了血霉。

    满清对于朝鲜的索取一日比一日酷烈,完全不在乎朝鲜的死活,引起了朝鲜君臣的强烈不满,甚至满清对朝鲜的控制都有些失控的苗头。为此,皇太极派阿济格率大军驻扎朝鲜汉城,强势镇压并加紧收刮,使得朝鲜上下一片凄风苦雨。

    不堪剥削的朝鲜派人密会鲁若麟,希望鲁若麟能够派兵拯救朝鲜,为此朝鲜甚至愿意将平安道的土地割让给金州军。

    朝鲜的平安道是清军进出朝鲜的必经之路,朝鲜将平安道割让给金州军并没有安什么好心,完全是希望金州军能够替朝鲜挡住北方满清的侵袭。

    鲁若麟思虑再三拒绝了朝鲜的提议。

    并不是鲁若麟嫌弃平安道的土地,而是金州军现在还没有做好出击灭掉满清的准备,冒然出兵朝鲜反而打断了金州军自己的节奏。

    在鲁若麟的计划中,朝鲜也是重要的一环,是要纳入统治版图的,最好是清军将朝鲜祸害得再厉害一些,到时候朝鲜百姓才会更加欢迎金州军这个解放者。

    除了压榨朝鲜,皇太极还打起来关宁军和蒙古的主意。

    东蒙古是满清重要的盟友,满清也不敢逼迫太甚。但是西蒙古和漠北蒙古就不一样了,他们还没有完全臣服满清,所以皇太极将目光转向了他们。

    皇太极命令多尔衮带领两万满洲铁骑,配合东蒙古诸部,开始疯狂的攻击西蒙古和漠北蒙古。

    满洲铁骑虽然与金州军作战时非常憋屈,不能把金州军怎么样。但是在面对散兵游勇一般的蒙古部落,满洲铁骑大杀四方、所向无敌,为满清俘获了大量的人口牲畜,并将草原的对外贸易牢牢的掌握在了满清手里。

    有朝鲜和蒙古输血,满清当初在南关的损失完全弥补回来了,而且比以前还要强大和富庶,皇太极的声望再次攀上了高峰,清军的士气也完全恢复过来。

    不过皇太极明白,这样的情况并不能持久。朝鲜已经被压榨到极致,不可能收割太多了。蒙古草原上的人口牲畜有限,不可能持续劫掠,起码最近几年是不能做指望了。所以满清想要继续壮大实力,只能从明军身上入手。

    不过这次皇太极对关宁军的策略发生了变化,不再采用军事手段,而是准备与关宁军做生意。

    这一年多是关宁军过得最惬意的时候,满清几乎没有与关宁军交战,反而暗地里大作买卖,不知情的人只怕会以为双方是一家人。

    关宁军无力北上收复失地,满清也忌惮南边的金州军掏自己老窝,不敢出兵征讨关宁军。在双方都有所顾忌之下,锦州前线难得的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发生。

    对满清来说,攻打锦州是吃力不讨好的,基本没有太多收获。加上金州军的现实威胁,使得皇太极更加不愿意出重兵出击锦州。

    既然仗打不了了,双方开始暗地里做起了买卖,关系反而诡异的融洽起来。

    满清掌控了草原上的牲畜和皮货资源,通过暗地里的渠道卖给辽西明军,换取自己急需的物资。这些物资不但包括布匹、食盐,甚至有时候还能交易到粮食和铁器。为了钱,有些人并不会在乎是否资敌。

    当然,交易是双向的,满清为了获得这些重要物资,一向把控得非常严格的战马也开始出现在了交易的清单里。

    面对现实的危机,再死守着战马不外售已经不可能了。生存还是未来,大家都会选择先活下去。

    而这些货物的最终流向其实都是在金州军这里,也就是说辽西明军完全就是一个中间贩子的角色。

    鲁若麟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是并没有说破。

    虽然这些物资确实帮助了满清,但是换回来的东西对金州军同样非常重要。而且满清再怎么发展还是一个农耕游牧政权,潜力与初步开启原始工业化的金州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金州军的发展皇太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与明军不同的是,金州军是切切实实有想法、有能力北上攻打满清腹地的。

    为了改善自身的战略环境,皇太极已经有了与崇祯讲和的想法。

    此时的崇祯再也摆不起高傲的架子了,也有意与满清和谈改变当前的局面。因为农民军已经今非昔比,再不派兵镇压,老朱家的江山都要保不住了。

    崇祯十四年的正月,发展壮大后的李自成攻陷了洛阳,杀福王朱常洵;二月,张献忠破襄阳,杀襄王朱翊铭。

    破坚城、杀亲王,农民军已经不再是小打小闹的土匪武装了,是真真切切的动摇了朱明的江山。

    放眼四周,崇祯能够调动的军队真的已经不多了。明军能打的就是关宁军、宣府军,此时崇祯为了能够调关宁军南下剿灭农民起义军,心中自然有了与满清和谈的想法。

    虽然崇祯与皇太极都有意和谈,但是兹事体大,并不是马上就能够定下来的。何况大明与满清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和谈的,所有这个事情还只能偷偷的进行。

    只是这个事情虽然进行的非常隐蔽,但依然被金州军打探到了蛛丝马迹。

    手中拿着暗影司送来的情报,鲁若麟并不感到意外。

    “这么说朝廷里主持与满清议和的是陈部堂?”鲁若麟感觉历史的惯性实在强大,原来的历史上陈新甲就是因为主持与满清的议和,但是不慎将消息泄露出去了,导致恼羞成怒的崇祯翻脸不认人,直接将陈新甲咔嚓了。

    现在与满清议和的事情还是落到了陈新甲的头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够避免历史上的悲剧。

    “是的。不过此事非常隐蔽,朝中大臣很少有人知道,否则那些御史言官们早就炸锅了。”朱朝卿点头应是道。

    朝廷与满清议和对金州军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金州军下一步的扩张目标就放在满清身上,东北地区早就被鲁若麟视为囊中之物。要是朝廷与满清议和成功,金州军在大义上将失去优势。

    “鞑子那边主持这个事情的人是谁?”鲁若麟问道。

    “宁完我。皇太极重新启用了他,对他还颇为信重。据可靠消息,宁完我已经秘密前往京师,准备与朝廷接触并谈判。”暗影司这两年的工作很有成效,连这么隐蔽的事情都打听到了,让鲁若麟非常满意。

    “想办法破坏掉这次的议和,鞑子狼子野心,不过是借议和之机争取时间恢复元气罢了。”鲁若麟肯定不会坐视崇祯和皇太极两人握手言和,否则金州军都没有借口北上了。

    “是,都督。”朱朝卿马上接令。

    想要破坏掉议和其实很简单,只要将消息捅给那些御史言官,以他们的性子,保准将这个事情搅黄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那边如今是什么情况?”鲁若麟又问道。

    “回都督,自从二人分别攻陷洛阳和襄阳,声势大涨,前往投靠的人是越来越多。李自成部如今号称拥兵五十万,不过其中的精锐不过四、五万人,其他的都是收拢的流民。张献忠部人数虽然比李自成少,但是也有十数万人,且连连击败湖广官军,日后壮大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暗影司在满清、京师,以及沿海一带的情报收集能力还不错,但是在大明腹地的布置就要差很多。毕竟组建的时间不长,而且人员有限,不可能将触角伸到那么远的地方。

    李自成和张献忠的情报,还是暗影司借助镇远镖局的力量完成的,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以及主要的流寇情报要加大收集的力度,他们也算是正式进入棋局,不能再忽视了。”鲁若麟吩咐道。

    “是,都督。”朱朝卿领命道。

    “杨阁老呢?现在情况如何?”鲁若麟接着问道。

    “听说因为剿匪战事不利,已经卧病不起了。”朱朝卿得到的消息是二月份的,现在已经是三月了,估计杨嗣昌已经凶多吉少了。

    对于杨嗣昌,鲁若麟还是有点同情的。

    至少在崇祯年间他算得上是少数有能力又肯干实事的人,可惜大明的病灶已经深入骨髓,并不是杨嗣昌可以改变的。

    去年张献忠再次反叛,李自成见势重新出山,中原局势因此一发不可收拾。

    当初招降张献忠的熊文灿是杨嗣昌举荐的,熊文灿因为张献忠再叛被杀,杨嗣昌同样摆脱不了干系。加上局势危急,朝中竟然无人可用。万般无奈之下,杨嗣昌主动请缨,准备南下督师剿匪。

    因为朝局迟迟不见起色,重用杨嗣昌的崇祯也面临很大的压力,便同意了杨嗣昌的请求。倘若杨嗣昌剿匪成功,崇祯也可以对外面有个交代。

    可惜的是这次剿匪并不成功,农民军是越剿越多、越剿越强,最后连洛阳和襄阳都丢失了,福王和襄王更是被杀。

    杨嗣昌知道自己罪责重大,已经没有活路了,干脆一心寻死,说不定还能留一点身后名。

    杨嗣昌一去,朝廷可用的统兵大将愈发稀少,说不得就要让洪承畴统领关宁军南下了。

    明朝的精锐军事力量都在边关,内地的官军战斗力比起这些边军要差很多。一旦关宁军南下,这场仗还有得打。

    关宁军战斗力强是强,但是在大明腹地作战后勤补给反而不如农民军。一旦后勤出现问题,再强的战斗力也干不过数量庞大的李自成大军。

    “你去给关宁军那边传个消息,要是他们南下剿匪俘虏了流寇,除了那些积年老匪,其他的都可以拿来和我们换粮食、兵器等物资,千万不要随便杀了。”鲁若麟突然想到什么,马上吩咐道。

    “是,都督,我马上去办。”朱朝卿知道鲁若麟的“人贩子”属性又爆发了,绝对不放过任何可以收人的事情。

    官军剿匪以前还会对俘虏手下留情,但是现在对于那些俘虏很多时候都是一杀了事。也不管你是不是被逼迫的,反正他们是没有多余的粮食来供这些俘虏吃喝的。

    更主要的是中原大地已经完全陷入了战争的泥潭,那些百姓即使放了也没有地方可以活命。在官府不管他们的情况下,再次做流寇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为了以绝后患,官军才会不管不顾的下狠手。

    但是这样的行为在鲁若麟看来是巨大的浪费,一定要想办法阻止才行。

    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华夏苗裔,有的是地方等着他们去征服和占领,绝对不能死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杀戮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