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83章 亡国灭种
    虽然鲁若麟发布了战前动员,但是想要立刻向鞑子开战也不太可能。这样大规模的战事,准备的时间一点都不比作战的时间少,涉及到的物资和人员调动更是海量,这也是鲁若麟需要提前召开全体会议的原因。

    参谋司的计划是将开战时间放在秋季麦熟之前,一来准备会更充分一些,二来秋季进攻天气更合适,还可以就地利用鞑子的粮食和牲畜,减轻后勤负担。

    不过这个时间点属于最高机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不但辽南都督府上下以为很快就要开战,就连鞑子也是这么认为的。

    金州军的二十万兵马全都是职业军人,纯脱产的那种,他们的任务只有训练和打仗。也只有金州军这样财大气粗的势力才能凭借四百多万的人口养得起二十万的常备军,换作其他势力早就拖垮了。

    为了应对金州军即将到来的进攻,鞑子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迅速集结起了人马。

    十五万兵马是鞑子集结起来的数量,如果战事开打,鞑子还可以继续动员大约二十万的人马,这也是他们的极限了。

    与金州军不同,鞑子的兵马都是兵农结合的,平时他们在各自的地方种地、放牧,战时才会集结在一起。

    集结大军不但会影响生产,还会大量消耗满清的库存物资,如果战事拖得太长满清根本就消耗不起。

    偏偏金州军除了不断派出船队到满清的沿岸骚扰,然后主力把部队拉到前线做出一副蠢蠢欲动的姿态,就是不见后面的动静,让皇太极非常的郁闷和憋屈。

    要他把集结的兵马解散他不敢,万一金州军打过来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干耗着。

    朝廷对金州军准备北伐满清也给予高度的关注。

    此时中原战局糜烂,崇祯急需调关宁来救急,金州军与满清开打对朝廷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至少不用担心金州军和鞑子南下趁火打劫。

    当然,朝廷最期盼的就是双方打得两败俱伤,谁也奈何不了谁。

    金州军和满清一天不开打,关宁军就不敢放心南下,所以朝廷也迫切希望金州军尽快开战。

    可惜的是离当初鲁若麟发布总动员已经两个月了,金州军还是没有出击的迹象,使得皇太极和崇祯都非常的郁闷。

    甚至崇祯已经几次派人来催促出兵,都被鲁若麟以还未准备好搪塞过去了。

    在万般煎熬中,皇太极主动出招了,实在是每天如山一般的粮食消耗让他有些承受不起了。

    原本对金州军北伐抱有极高期望的朝鲜,没有等来光复的金州军,反而遭到了清军近乎疯狂的掠夺。

    感觉到危险的清军对朝鲜这只养着下蛋的鸡再也没有耐心了,决定先杀了把难关渡过去再说。

    阿济格的清军开始在朝鲜疯狂的搜刮粮食、金钱和物资,官府的粮仓、库房,有钱人家的仓库都被他们洗劫一空。稍有不从的话,清军就会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屠刀。

    至于那些穷人,清军实在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即使抢估计也抢不了多少东西。

    此时的朝鲜对那些达官贵人们来说就和地狱没有区别。

    李倧看着跪在朝堂上痛苦流涕,呼嚎不已的大臣们,内心满是悲凉。

    “王上,王上,老臣一家被抢的一粒米都没留下啊,这让老臣怎么活啊!”

    “王上,老臣的孙女也被抢走了,请王上为老臣做主啊。”

    “我庆州崔氏百年积蓄毁于一旦啊~”

    “王上,这些鞑子欺人太甚,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

    清军在汉城里的行为李倧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面对如狼似虎的清军,李倧又能怎么办?反抗?那是不可能的,激怒了清军搞不好是会屠城的。

    李倧刚想开口安抚一下这些老臣,突然一队清军就闯进了大殿,守卫的士兵根本不敢阻拦。

    原本闹哄哄的大殿马上就安静下来了,大家全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这些清军。

    虽然朝廷投降满清,并且满清在汉城还有驻军,但是满清好歹还给朝鲜留了最后一点颜面,还没有带兵马出现在王宫过。如今在王宫大殿突然见到清军,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害怕。

    带队的清军将领傲慢的走了进来,冷笑着看了一眼李倧和满殿的大臣,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然后就带着士兵走了。

    “他说什么?”李倧问留在大殿里的通译。

    “他,他,他说因为战事需要,王宫里的钱粮被……被征用了。”通译战战兢兢的回复道。

    李倧猛的站起来,指着清军远去的方向,大喝一声:“贼子敢尔!”然后就向后一倒昏过去了。

    还好站在一旁的太监眼疾手快将他抱着了,否则非得摔出个好歹来。

    见李倧晕倒,大臣们连忙高呼着:“王上!王上!”冲向了李倧,哭嚎声响成一片。

    很快,王宫里传来了阵阵呼喊、尖叫、哭泣,以及临死前的惨叫。

    不但王宫里的金银珠宝布匹等,甚至是那些值钱的摆设都被抢夺一空。不但如此,兽性大发的清军还将王宫里的众多宫女也掳走了,使得整个王宫一片狼藉。

    为了防止朝鲜军队狗急跳墙,清军还包围了朝鲜军营,将朝鲜军队全部缴械,武器也都运走了。

    不但如此,疯狂了的清军还将李倧以及朝中重要大臣一起打包带走,美其名曰到盛京朝见皇太极,只留下了一些亲满清的大臣主持大局。

    并赤裸裸的严令朝鲜在一个月之内组织十万人马、五十万石粮食到辽东去助战,否则李倧和那些大臣们将性命不保。

    早已被满清掠夺得穷困潦倒的朝鲜要想满足满清的要求,只能继续加大对普通百姓的压榨,恨不得连百姓的种粮都抢过来。

    早就苦不堪言的朝鲜百姓这次终于不愿意再忍了,各地的暴乱起义层出不穷,秩序完全陷入了混乱。

    在各地官府自顾不暇的时候,大批大批的百姓冒险逃往济州岛、白翎岛、皮岛寻求庇护,一时间这些地方朝鲜的难民人满为患。

    对于这些朝鲜人金州军倒是不嫌弃,改造改造还是能用的嘛。所以金州军对这些朝鲜人进行了妥善的安置,使得他们在金州军安定下来。

    原本朝鲜与金州军的交流就比较多,对于金州军是什么情况很多人都比较清楚,有想法有门路的人早就跑到金州军了。

    现在朝鲜内乱,金州军善意接收朝鲜人的消息传开之后,开始有更多的朝鲜人向金州军跑。特别是那些原本不想离开朝鲜的贵族富人阶层,为了躲避战乱,也开始加速向金州军流动,为金州军带来了大量的钱财。

    鲁若麟也没有想到满清居然这么沉不住气,这么快就将朝鲜逼反了,金州军还没使劲呢。

    面对这种局面,鲁若麟也不想错失良机,决定做些什么。

    因此,鲁若麟将崔永建、金大正、朴正焕叫了过来。

    在都督府会客厅,崔永建、金大正和朴正焕坐了一会发现好像被鲁若麟叫来的除了他们三个并没有其他人,顿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崔大人,不知道都督将我们叫过来所为何事?”金大正向崔永建问道。

    “都督只叫了我们,难得还不明白吗?”崔永建没好气的说道。

    朴正焕长叹了一口气:“朝鲜迟早要毁在那帮蠢货的手里。”

    他们三个作为金州军内地位最高的朝鲜人,鲁若麟将他们单独叫过来,联想到最近朝鲜的乱局,事情肯定与朝鲜相关。

    很快三人就被叫到了书房,显然鲁若麟准备与他们密谈。

    鲁若麟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朝鲜发生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吧?”

    三人全都沉默的点了点头。

    “李倧已经被带到盛京,汉城只有一些满清的走狗把持着朝政。为了满足主子的要求,这些走狗们横征暴敛,完全是不准备给朝鲜的百姓留活路。现在朝鲜各地爆发了众多起义,李氏朝鲜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

    “不过这些起义的百姓规模太小,又太零散,并且各自为政,很难在短时间内对汉城产生威胁。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恐怕朝鲜将在很长的时间内一直处于战乱状态。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鲁若麟将朝鲜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问道。

    “都督,要我说干脆把朝鲜占下来算了。让那帮蠢货统治朝鲜,除了给鞑子下跪,为他们送钱、送粮食、送女人,他们还会干什么?”金大正毫不犹豫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大正说的对。看看在我们金州军生活的朝鲜人,哪个不是养得白白胖胖的,比在朝鲜强了一百倍。既然他们管不好,那就让我们来管,保证他们不用再过那种苦日子了。”朴正焕对金大正的看法是坚决支持的。

    反而是崔永建有些沉默了,并没有马上回答鲁若麟的问题。

    对此鲁若麟也是心知肚明。

    金大正和朴正焕出身朝鲜社会底层,从小受到的都是压迫与剥削,对官府和那些贵族并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也没什么民族认同感。反而因为在金州军得到了认可与发展,更多时候会以金州军的利益为前提进行考虑。

    崔永建则不一样。

    崔永建是朝鲜贵族出身,本身就是朝鲜的统治阶级。如果不是因为在朝鲜得不到重用,他也不会跑到鲁若麟这里来。

    他对朝鲜的感情就比较复杂一些,属于既爱且恨的那种。更主要的是,作为一个朝鲜士人,他对朝鲜这个民族是有很高认同感的,也就是所谓的民族意识。

    朝鲜虽然与华夏很近,也认同华夏文化,但是它的独立性也是非常强大的。

    从大唐灭高句丽之后,新罗兴起并统一朝鲜半岛,朝鲜半岛始终处于独立的状态,只是在政治上认西边大国为主。

    一个民族能够保持民族特性并长久存在,语言和文化是非常关键的两样东西。而语言和文化的传承靠的就是文人士大夫这些有知识的人,可以说他们就是一个民族的底蕴所在,而崔永建就是这样的人。

    崔永建作为金州军的高层自然知道鲁若麟对金州军治下外族人的同化政策有多厉害。

    华夏文化在东亚原本就极具先进性和优越性,对其他民族有很强的吸引力。加上鲁若麟的强力推广,不出三代,那些金州军治下的外族人就会只认自己汉人的身份,不再以原来的民族自居。

    如果鲁若麟只是改造那些移居到金州军的朝鲜人,朝鲜民族的主体还在,对朝鲜的影响还不大。但是一旦金州军控制了朝鲜,并继续执行现有的政策,那么几代人之后还会有朝鲜人吗?崔永建表示深深的怀疑。

    在民族和自身利益面前,崔永建有些左右为难了,只得避重就轻的说道:“都督,朝鲜战乱对我金州军并不利,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很多物资的进口,特别是煤和铁矿石,这会削弱钢铁厂和水泥厂的产量。我们应该尽快恢复朝鲜的秩序,至少也要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鲁若麟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崔永建,搞得崔永建莫名的有些心慌。

    鲁若麟还没有答话,金大正就不干了:“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怎么可能?连李倧都被鞑子抓走了,难不成我们还要把他救回来继续当大王不成?朝鲜落得如今的下场全都是他的责任,还想继续当大王,做梦去吧。”

    朴正焕也是愤怒的说道:“还有那些两班贵族,除了鱼肉百姓还会做什么?看看那些百姓造反是打谁?不是鞑子,是官府!是汉城!他们已经没有资格继续统领朝鲜了,应该由我们金州军来接手,保证可以让百姓们过得更好。”

    崔永建苦笑着看着金大正和朴正焕,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

    虽然他承认两人说得很有道理,李氏朝鲜确实人心丧尽,到了该灭亡的时候。但是如果新的统治者不是朝鲜人,而是鲁若麟,那朝鲜就不是亡国了,而是很有可能灭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