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88章 又要开辟新战场?
    见粥棚这里没有什么问题,刘在勇在余安宁的陪同下来到了粥棚外,那里已经等满了密密麻麻的朝鲜难民。

    难民里老人和小孩极少,大多是成年人,其中男性居多,女性偏少。

    看来这次长途跋涉对这些朝鲜人的伤害非常严重,年老体弱的都被淘汰了,剩下了的全都是身体素质更强的人。

    他们一个个衣裳褴褛、面黄肌瘦,双眼麻木无神,绝大部分人都躺着或者坐在地上,即使看到了刘在勇一行人也激不起半点反应。

    在粮食奇缺的情况下,如何节省体力关系到能不能活下去,这些难民能跑到这里,自然很明白这个道理。

    很快,粥棚的粥终于熬好了,维持秩序的士兵开始放这些难民进去吃饭。

    在士兵的命令下,这些难民全都在原地不动,只有点到的人才可以起身前去领粥。

    虽然肚中像火一样在烧,特别是粥棚里传来的香气让他们不能自拔,但是面对金州军士兵明晃晃的钢刀,这些难民们还是选择了服从。

    金州军的士兵说得很清楚,每个人都有份,不过是有个先后罢了,这也是这些难民愿意听话的原因。

    能够遇到一个愿意给饭吃的官老爷已经是万分难得了,为了早一点吃到粥而去触怒这些官老爷绝对是傻叉的行为,难民们明智的选择服从。

    第一波被点出来喝粥的难民是有些讲究的,基本上都是些老弱妇孺,在难民群体里属于最弱势的那一批。也许早一点点时间吃到粥,就可以救活一些人,这些金州军是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的。

    有金州军的士兵维持秩序,施粥的过程波澜不惊。这些朝鲜百姓吃上了这碗粥,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的话,基本就算活下来了。

    刘在勇全程视察了施粥的过程,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望着这些喝完粥之后休息恢复体力的难民,刘在勇已经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了。实在是这段时间看的太多了,从一开始的激愤到现在已经麻木了。

    过来一会,几个老人在士兵的陪同下向刘在勇走来,刘在勇只能无奈的打起精神准备迎接这些老人。

    “团长,又是按照惯例来感谢的,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要为大人您立长生牌。”余安宁笑着说道。

    “少贫嘴,军中的规矩忘了?这是展示我金州军仁义之师的大好机会,严肃一些。”刘在勇没好气的训了余安宁两句,快步向几位老人走去。

    依旧是那些跪谢救命之恩的戏码,刘在勇早就轻车熟路,很快就应付了下来。

    能够有胆量到刘在勇这边来的,最起码自觉还是有些威望的,或者在那些难民中身份是比较高的。这点从这几位老者身上的衣服也大致可以看出来,虽然破旧,但是材质是比较昂贵的。

    刘在勇按照惯例和这些老者喝了几杯茶,顺便闲聊几句,显示一下金州军对他们的尊重,华而不费的事情。

    聊着聊着其中一位老者说到自己是平安道江东郡的人,所在的村子离刘在勇的家乡非常近,可以说是真正的乡亲,这让刘在勇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老丈可知道栗树村?”刘在勇问道。

    那个老者犹豫了一下问道:“将军说的可是大同江边的栗树村?”

    “对,对,就是那个栗树村。栗树村现在情况怎么样?”刘在勇追问道。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栗树村,全都被鞑子毁了。”说着说着老者掩面哭泣起来。

    “没有了吗?”刘在勇也是一时失神,“村里的人呢?”

    “也被鞑子驱赶着往汉城跑,大部分人也不知道跑在哪里去了,还有一些人跟老朽的乡亲们在一起。”老者毕竟经历过了很多风雨,内心坚强,否则也坚持不到开城。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呜咽着说道。

    “是吗?人在哪里?还请老丈带我去见一见。”刘在勇顿时来了精神,迫不及待的说道。

    “将军与栗树村……”老者疑惑着问道。

    “我本是栗树村人,前些年离开去了金州军,多年未曾回乡,甚至惭愧。”刘在勇慎重的向老者行了一个晚辈礼。

    “啊?你竟然是栗树村的娃儿,怎么变成上国将军了?”老者有些呆住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路上再慢慢与老丈解释。”刘在勇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乡亲,拉着老者就往外走。

    有老者带路,刘在勇很快就见到了自己的那帮乡亲们。只是原本一百多人的栗树村民,出现在刘在勇面前的不到三十人,让他悲伤不已。

    除了一些人确定死在了路上,还有一些人是走散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刘在勇从小父母双亡,不过他还有一些堂亲在,这边人里就有刘在勇的两个堂兄弟。

    兄弟几个见面自然是抱头痛哭了一场,诉说了一番各自的遭遇。

    战乱年代,人命如草芥,重要的还是往后走,活下去。

    刘在勇和乡亲们很快收拾起情绪,随刘在勇一起进了开城。

    本来像刘在勇的乡亲们是不能进入开城的,都是向南去汉城,沿途会有转运点来供应他们的吃食。

    但既然是刘在勇的乡亲,有刘在勇作保,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金州军的军规也不是那么死板的。

    几个一起去见刘在勇的老者羡慕的看着被刘在勇带走的栗树村村民,都在那里唏嘘不已。

    “这是祖坟上冒青烟啊,栗树村居然出了个上国的将军,这以后的日子还用愁吗?”

    “哎呀,早知道他们有这样的关系,路上就应该与他们好好打好关系啊。”

    “这是人家的运道,羡慕不来的。好在如今有人管咱们,总不至于饿死了。”

    “天朝上国来的就是不一样啊。”

    ……

    开城的原来居民不是被裹挟到平壤,就是跑到汉城寻求保护去了,城里的空房子多的是,刘在勇轻轻松松就将乡亲们安置下来。

    刘在勇找来帮工为乡亲们烧了热水洗澡,并换上了崭新的衣服,使得他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晚上又特意为他们加了餐,每人三大碗肉粥,还是精心熬制的那种,绝对不是粥棚里的大路货。

    这些东西全都是刘在勇自己掏的腰包,以他的级别和收入,完全不在话下。

    在征得了乡亲们的同意后,刘在勇将他们全都留在转运营帮忙,这点权力刘在勇还是有的。

    至于以后怎么办,乡亲们将自己的命运和前途都交到了刘在勇手上,相信他也不会亏待了自己。

    这其实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他们的眼光和见识怎么能够与刘在勇比?有刘在勇在,他们的未来绝对比独自前往汉城强多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显着特征。

    刘在勇和乡亲们的故事很快就在难民中传开了,大家在羡慕栗树村村民运气的同时,对金州军也多了更多的认可。

    能够有朝鲜人做将军的天朝上兵肯定要亲切得多,加上金州大力宣传光复军的宗旨,又用实际行动证明对朝鲜百姓的仁慈,加上光复军的文武双巨头都是朝鲜人,朝鲜百姓慢慢的有了将光复军视作自己人的迹象。

    至于李氏朝鲜,除了那些念念不忘往日辉煌的权贵们,百姓们早就把它看作已经死亡了。

    不过像刘在勇乡亲这么幸运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的朝鲜难民还是要前往汉城渡过难关。

    每日通过开城前往汉城的朝鲜难民多则四五千,少则两三千,要不是金州军调来了大量粮食,还真应付不过来。

    面对不断增加的难民,崔永建在汉城也是亚历山大,粮食和安置土地成了最大的难题。

    汉城周边可供利用的耕地并不多,安置汉城周边的百姓问题不大,但是想要安置这么多北方过来的朝鲜难民,肯定是不够的。

    崔永建将目光转向了仁川外海几个大的岛屿。

    仁川外海的几个大岛面积巨大,可开垦面积也不小,以往因为朝廷不重视,所以开发的程度并不高,现在完全可以利用起来。

    有强大的金州军海军,这些岛屿曾经的安全劣势荡然无存,反而在对外交通上更具优势。

    正当崔永建在汉城忙得不可开交之时,鲁若麟突然来到了汉城,让崔永建大感意外。

    鲁若麟来了,崔永建和金大正自然马上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陪同鲁若麟视察汉城的情况。

    鲁若麟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汉城的南山,后世的热门旅游景点。站在南山上,可以俯览整个汉城,以及从城旁流过的汉江。

    此时的汉城可没有未来亚洲一线城市的风采,屹立在汉江北岸的汉城在朝鲜算得上规模巨大,但是与大明的那些城池相比就差多了,更不用说京师了。

    就是后起之秀济州城,汉城与之比起来都远远不如。

    总之,在鲁若麟看来,到处都透露着一股小家子气,还特别的破旧,实在想象不出未来会是韩流的发源之地。

    至于汉江对岸的江南之地,现在还是一片片的农田,一派原始的田园风光景象,可不是后世富人集中的汉城首贵之地。

    不知道要是鸟叔此时来到汉城的话,还能不能愉快的唱出“欧巴刚浪style”。

    匆忙赶到南山的崔永建和金大正连忙上前给鲁若麟见礼,鲁若麟不告而来确实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都督,您怎么来了?”崔永建好奇的问道。

    “怎么?光复军的地盘我还不能来吗?”鲁若麟虎着脸反问道。

    崔永建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下官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天下之大,都督哪里去不得?何况是自己的地盘。只是您来之前怎么不通知一声,我也好有个准备。”

    “别紧张,我也就开个玩笑。”鲁若麟见崔永健脸都白了,显然自己将他吓到了,连忙安抚道。

    “是下官出言不慎,请大人责罚。”崔永建可不敢当做玩笑,这种事情向来是可大可小的。

    “都说了没事了。这次过来一来是看看你们干得怎么样了,二来也是因为要南下,正好顺路。”鲁若麟解释道。

    “都督要回济州岛吗?”崔永建问道。

    “恩,郑芝龙要来济州岛了,我自然要去招待一下。”鲁若麟点点头。

    “郑芝龙要来济州岛?他不是一向只在南边晃悠吗,怎么想到要来见您?”崔永建诧异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我不得不约他到济州岛碰面。”鲁若麟无奈的说道。

    “因为我们?”崔永建更迷糊了。

    “大明的中原已经乱了,大量百姓逃到了辽南。加上朝鲜这边的无底洞,粮食供应已经有些跟不上了,必须要从其他地方想办法。”鲁若麟叹息道。

    “下官惭愧。”崔永建面露惭色,“都督想从郑芝龙那里买粮食?”

    鲁若麟摇摇头:“他那里现在粮食产量有限,能够卖给我们的差不多都卖给我们了。找他来是准备和他一起去别的地方买粮食。”

    崔永建灵光一闪,问道:“日本?”

    “对,就是日本。”鲁若麟点点头。“日本安定了这么多年,国内粮食肯定不少,正好买来用用。”

    崔永建皱了皱眉头,“郑芝龙一向视日本为自己的地盘,只怕不会轻易让我们插手日本贸易吧?何况德川幕府闭关锁国,只怕想要他们卖粮食也没那么容易。”

    “德川幕府倒是好对付,水师往江户跑一趟,不怕他不就范。至于郑芝龙,要是他识大体,就应该放开这条线路让我们去买粮,否则金州军的水师也不是吃素的。”鲁若麟一副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崔永建看得心惊肉跳。

    “都督,此时再与日本开战是否合适?”崔永建担心的问道。

    “这不叫开战,我也没准备在日本登陆,只是逼迫他与我们通商罢了。要是德川幕府聪明的话,就乖乖答应我们的条件。否则真到了我们的军舰炮轰江户城,幕府可就颜面扫地了。”鲁若麟想到金州军的水师耀武江户湾就觉得特别带感。

    崔永建听到不是要与日本开战,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实在是战线拉得太多、太长的话,崔永建担心金州军怕是要扛不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