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92章 郑家的水手们
    “大哥,你说鲁若麟这次邀请我们来是做什么?难道是想南下?”郑采问道。

    郑芝龙摇摇头:“应该不是。金州军现在在朝鲜抽不了身,哪有精力南下。我现在担心的是日本,离金州军太近了,只怕鲁若麟会有想法。”

    “日本?金州军是想和我们开战吗?我们怎么可能将日本交出去!”郑采神情激愤的说道。

    “我也只是猜测。”郑芝龙神情严肃的说道:“虽然金州军很强,但是我们郑家也不是吃素的,想要把我们的财源拿走,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大哥你也不要冲动,说不定是其他事情呢。真要是要求太过分了,我们先假装答应下来又何妨,大不了回去之后做过一场。”郑采连忙劝解道。

    “我又不傻,肯定不会在这里与鲁若麟翻脸的。”郑芝龙心情沉重的说道。

    “大哥明白就好。”郑采长舒了一口气。

    郑芝龙能够称霸南海,自然有他的傲气。这次来济州岛除了应鲁若麟的邀请之外,郑芝龙也想亲眼看看金州军的实力,以及鲁若麟这个人。

    在济州岛的码头,鲁若麟亲自迎接郑芝龙的到来,给足了郑芝龙面子。

    “下官福建总兵官郑芝龙见过平辽伯。”郑芝龙拱手一礼,并没有因为鲁若麟的官阶比他高就下跪,否则谈判就不用进行了。

    “折煞我了,折煞我了。我与郑大人都是海上讨生活,讲那些朝廷规矩就没意思了。郑大人比我年长,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不知兄长意下如何?”鲁若麟知道郑芝龙不过是碍于面子才自称下官,干脆自降身份笼络一下这个南海霸主。

    “这怎么好意思,贤弟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郑芝龙嘴上这么说,不过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都是大海上厮杀出来的汉子,哪有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何况以兄长的功绩,岂是一个爵位可以证明的,封爵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鲁若麟这话也不全是吹嘘,郑芝龙的功绩和实力确实配得上一个爵位。

    郑芝龙听了鲁若麟的吹捧,心情大好,连连笑道:“过了,过了。为兄不过是在南边剿剿匪,驱赶一下西洋人,哪有那么大的功劳。”

    “护我华夏海疆,收复大员,如何当不得?”鲁若麟对这个南海霸主还是有些佩服的。

    “那就借贤弟吉言了。”郑芝龙哈哈一笑。

    “兄长一路辛苦,我略备薄酒为兄长接风洗尘。请!”鲁若麟邀请郑芝龙上马车赴宴,郑芝龙也没有客气,“有劳贤弟了。”

    鲁若麟的马车是济州岛最大的一个,外表看不出什么来,但是里面尽显奢华,应有尽有,完全就像一个小房子一样。

    这个马车鲁若麟平时都不怎么用,一般是用来接待重要宾客的,比如郑芝龙。

    郑芝龙虽然好享受,但是享受的层次明显低了鲁若麟好几层,看着这样的马车那是不断的啧啧称奇。

    四轮大马车行使在水泥路上那是异常平稳,鲁若麟甚至可以在里面和郑芝龙边喝茶边聊天,一点茶水都不会洒出来。

    “贤弟这个马车真不错,不知可对外出售?”郑芝龙是真喜欢,要是能够在家乡也用上,想来非常有面子。

    “既然兄长喜欢,我到时候做一辆送给兄长,谈钱就没意思了。”鲁若麟豪爽的说道。

    “哪有做哥哥的让贤弟破费的道理。要不这样,哥哥正好得手一块极品的龙涎香,就用那个换贤弟的马车,怎么样?”郑芝龙不缺钱,也不想占鲁若麟的便宜,免得后面不好谈判。

    “行,我听兄长的。”鲁若麟也没有矫情,笑着说道。

    透过马车的玻璃,郑芝龙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感叹道:“早就听说济州岛繁华无比,世间少有,如今一看果然名副其实,贤弟大才啊。”

    “哈哈,都是底下的人得力,靠我一个人哪里建得起来。既然兄长有兴趣,不如让我带兄长游玩几天?”鲁若麟谦虚的说道。

    “那就劳烦贤弟了。”郑芝龙正有此意,正事不急,先了解一下金州军的情况再说。

    当天,鲁若麟盛情款待了郑芝龙,那些随郑芝龙上岛的水手们则准备享受他们在济州岛的欢乐时光。

    即使郑家与金州军的关系不错,但是郑芝龙的舰队只有部分进了港,大部分都在附近海域抛锚戒备。

    别以为水手们就一定喜欢待在船上,几乎所有水手都喜欢待在陆地上。能够上岸对水手们来说绝对是非常幸福的事情,毕竟不是所有船只都像雷霆一样生活设施那么齐全的。

    何况船上的条件再好,能好过岸上?人毕竟是陆地动物,脚踩大地才最踏实。

    那些有幸上岛的郑家水手们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来到济州岛,他们完全被济州岛的花花世界给惊呆了。

    这些水手们事前都被警告过,要是他们把在其他地方的那一套用在济州岛,出了事郑家是不会管的。所以这些水手们规矩得很,小心翼翼的在济州岛开始探索。

    上岛后这些水手们首先发现的就是济州岛真干净,不光环境干净,连人都比其他地方干净得多。而且身上的衣服都比较整齐,很少看到有人穿得破破烂烂的。

    这里的百姓看到这些水手后都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甚至有些人还会躲在远处指指点点。

    有耳朵比较尖的水手终于听到了这些百姓是在说什么。

    “他们怎么不去泡个澡?臭烘烘的走在大街上不嫌丢人吗?”

    “这些都是外地人,而且是跑海的,估计不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

    “他们这样很多店家估计不会让他们进门吧?”

    “那是,脏兮兮的别把其他客人吓走了。”

    ……

    这些水手知道济州岛的百姓是嫌他们脏之后全都面面相觑,抬起衣袖闻了闻,没感觉臭啊,就是脏了一点。

    终于有水手拦住一个岛民,客气的问道:“这位大哥,不知道哪里有沐浴的地方?”

    这位岛民很是热情的给他们指了路,并没有一点嫌弃。

    “码头上有很多汤池,就是专门为你们这些上岸的水手服务的,只要你们进去了,保准出来之后焕然一新,而且收费还不贵,很划算的。”

    按照这个岛民的指点,这些水手来到了码头一家叫“大海水手之家”的店铺,刚刚走到门口,门子马上热情的迎了上来。

    “诸位大哥可是要沐浴?我家环境优雅、服务周到,关键是价格还不贵,保准让诸位满意。”

    带头的水手也是混老了江湖的,边往里面走,边说道:“是吗?要是想讹我们的话我们可不依的。”

    门子赔笑道:“看您说的,我们大海水手之家可是码头上响当当的汤池,是济州城少有的五星诚信商家,出了名的价格公道、老少无欺。要是不能让您满意,说出去岂不是砸了咱们的招牌。”

    说完门子指着店铺里高高悬挂的一块铜牌,上面写着“诚信商家”,下面是五颗大大的红星。

    可惜水手们都不识字,完全是眉眼抛给瞎子看。

    “这是啥玩意?”有水手问道。

    门子骄傲的挺起胸膛说道:“这是官府授予的牌匾,证明我们汤池诚信守法,环境好、服务好,价格也公道。而且我们汤池是码头众多汤池里唯一的五星商家,最高等级哦。”

    听到有官府做保,这些水手们马上就信了大半。

    “好,那就让咱们看看你们家究竟好在哪里,要是让爷们舒坦了,少不了你们的赏钱。”领头的水手大手一挥,决定就在这家试试。

    “好嘞,诸位大哥里面请。”门口边引路,边朝里面高喊道:“有贵客到!”

    大海水手之家不愧为五星级的汤池,一条龙的服务让这些水手们几乎都找不到北了。

    这些水手们先是脱下那些脏衣服,汤池有专人拿去浆洗、熨烫,保证他们出来的时候穿得干干净净的,甚至衣服上的一些破洞也都帮水手们补上了。

    水手们先是在大汤池里泡了半天解乏,然后有专门的人帮他们洗头、搓澡、松骨。一顿操作下来这些水手们感觉骨头都松了半斤,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做完了这些还没完,他们一个个躺在太妃椅上喝着热茶、吃着点心果脯,由着服务人员为他们剃头、净面、掏耳朵、修剪指甲,那个舒服劲就别提了。要不是还惦记着出去浪,他们简直待得不想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店家奉上浆洗缝补好的衣服,顺便推销着店里的成衣。

    “诸位客官,我看你们的衣服都是适合行船的,在这济州城里这样穿就不太合适了。你们看,我们这里有全新的成衣,全都是最新的款式,穿出去绝对倍有面子,要不要试一下?”

    水手们的衣服再怎么浆洗、缝补依然显得陈旧、难看,自然是比不过新衣服的。

    郑家的水手们其实不差钱,只是他们以前一直在船上,也没有那么多讲究,所以也没想过换新衣服。又不是过年过节或者结婚,水手们在船上才不会在意穿戴。

    不过既然来到了济州岛,哪怕是为了充面子,不让金州军百姓笑话他们,这些水手们也咬牙换了一身新衣服。

    店家眉开眼笑的看着水手们换上新衣,并免费将他们的旧衣服送到船上去,可谓服务得非常贴心了。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些水手们消费了不少,而且还打赏了小费,让店家没少赚。

    这些水手们基本上每人都花费了差不多一两五钱,抵得上普通百姓一个月的薪水了,不过这些水手们依然觉得很值。

    不说那些让人神仙一般的享受,就是那些新衣也值不少钱。这可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全套新衣,换作在大员,没有二两银子都拿不下来的。

    从汤池里出来,这些水手们相互打量了一番,觉得伙伴们似乎全都有些人模狗样了,感到非常新奇,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领头的水手大手一挥:“兄弟们,随我快活去!”

    水手们全都狼哭鬼嚎的大叫起来。

    这些水手们上岸的第一件事情一般都是去找鸡院,发泄一下过剩的精力。可惜他们寻遍了几条街,硬是没有看到一家鸡院,让他们十分不解。

    领头的水手随手拉过一个路人,塞了几角银子,低声问道:“兄弟,鸡院咋走啊?”

    路人并不紧张,在济州城还没人敢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

    路人不着痕迹的将银子塞进口袋,笑着对领头的水手说道:“这位兄弟,你们就别费功夫了,哪怕是翻遍济州城你们也找不到一家鸡院的,因为济州城根本就没有鸡院。”

    “没有鸡院?怎么会没有鸡院呢?”水手们惊呆了。

    “因为开鸡院在济州岛是违法的,一旦被抓到是要坐牢的。”路人解释道。

    “开鸡院违法?还有这么稀奇的事情?”领头的水手目瞪口呆。

    路人笑了笑,“看来你们是第一次来济州岛,不太了解情况。济州岛女人地位很高的,有不少官老爷都是女人,哪个敢在这里开鸡院啊,嫌命长吗?”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济州岛的官员们有不少都是青楼出身,甚至连鲁若麟的大妇都是如此,自然见不得那种藏污纳垢之地,所以从一开始金州军治下就是没有鸡院的。

    当然这个理由一般不会对外人讲,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避而不谈就行了。

    “那我们怎么快活?”领头的水手呆呆地说道。

    路人笑着说道:“没有鸡院济州岛一样有很多快活的地方,比如剧院、茶馆、游乐场、中心广场等都非常不错。要是你们实在忍不住,也有暗中做女鸡生意的,不过都非常隐蔽,不是熟人是找不到的。”

    领头的水手立马焕发了热情,连忙追问道:“兄弟肯定有门路是不是?要不你带我们去,赏钱绝对少不了你的。”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个门路。而且嫖鸡要是被巡逻队抓到是要坐牢的,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尝试,还是去其他地方快活吧。”路人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似乎为了避嫌,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领头的水手见状也没有办法,总不能随便找个人就问鸡院在哪吧?那也太羞耻了点,好像自己是色中饿鬼一样,虽然他们确实是。

    “算了,先去那个什么剧院、茶馆看看有什么好耍的。”领头的水手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去正规的场所逛一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