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93章 超大旅行团
    路人并没有说谎,济州城虽然没有鸡院,但是其他的娱乐场所并不少,对那些初来乍到的水手们来说同样充满了吸引力。

    中心广场上各种各样的美食首先征服了这些水手的胃,这里从小吃到大餐应有尽有,看得水手们目不暇接,吃得他们肚皮都快撑破了。

    船上的饮食有多差就不用说了,特别是郑家并不怎么重视后勤,水手们每次吃饭都是捏着鼻子往嘴里塞的。能够上岸吃一顿好吃的对水手们来说是难得的享受,何况济州城里的美食有很多特别的做法,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

    就好比那个铁板鱿鱼,抹上酱料,实在是唇齿留香,水手们完全想不到以前弃之如敝履的鱿鱼居然如此好吃。真应该将船上的厨子拉过来好好看看,尽给他们做些猪食,好好的食材都浪费了。

    除了吃的,剧院是最吸引这些水手的地方。

    这些常年在海上的水手娱乐活动是非常匮乏的,除了赌博,他们好像就不会玩别的了。看戏对他们来说更是非常难以遇到的,所以简单热闹的话剧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全新的体验。

    随着话剧在济州岛兴起,越来越多的戏班子开始涉足这个行业,大大的丰富了济州岛百姓的日常生活。

    在这个没有电影的时代,闲暇时和家人朋友一起到剧院去看场话剧对济州岛的百姓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享受。既然有市场,自然不乏投身这个行业的人,造成了济州城里大大小小的剧院有几十个之多,而且生意都不错。

    英雄故事、儿女情长、民间疾苦,都是话剧的创作方向。不过宣传司在这方面把控得很严,基本上必须要求是惩恶扬善,歌颂人间真善美的,否则根本演出不了。

    这些水手们刚刚看了一出霍去病纵横草原的话剧,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似乎精神世界都得到了升华。

    “真TND的过瘾!太好看了,看得我都想跟着霍骠骑去杀匈奴了。”一个水手意犹未尽的说道。

    “尽扯淡。你知道霍骠骑是哪个吗?匈奴又住哪里?不懂装懂。”

    “不懂又怎么样?能拿刀砍人就行。再说了,谁说我不知道匈奴住哪,不就是北边的草原上吗?匈奴还是鞑子的祖宗呢。”

    也不知道鞑子知道了水手这样给他们安排祖宗,会不会气得吐血。

    “你们发现没,那个牧羊女真漂亮,像仙女一样。”一个水手神情猥琐的说道。

    “嘿嘿,你也发现了?真TND的白净,看得我火都上来了。”另外一个水手发现了同道中人,马上附和道。

    “济州岛真好啊,满大街都是大姑娘小媳妇,看着就养眼,要是能够娶一个回去就好了。”马上有水手低声与周围的同伴交流着。

    “做梦吧你。就你这样刀头舔血的货,也想娶个正经姑娘?还是回去找你春香楼的相好去吧。”同伴不屑的嘲讽道。

    那个水手叹了一口气,眼神不甘的看着周围青春洋溢的姑娘们。

    济州岛的姑娘们可不是大明那样养在深闺的,她们的自由完全没有受到限制,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

    而且丰富的物资条件使得她们面色红润、衣裳精美,受过教育的她们身上始终充满着一股自信,热情大胆是她们独特的标签,是济州岛街头永远靓丽的风景线。

    水手们看多了济州岛的姑娘,顿时觉得自己家乡的村花都不香了。

    虽然水手们看得眼热,但是没有人敢去骚然那些姑娘,街头永远都有全幅武装的警察巡逻,震慑着一切宵小。特别是他们这些外来的水手们,更是警察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警察们并没有刻意为难这些水手,但是视线永远都没有离开过。

    “别想什么女人了,要想等回去了再想。我算是看出来了,在济州岛要是管不住裤腰带,龙头都救不了咱们。走吧,去那边的马戏团看看,听说非常有趣。”领头的水手打断了手下的遐想,带着他们前往马戏团看一下新奇。

    看马戏不光孩子们喜欢,大人们同样喜欢。

    在这个交通异常不发达的年代,绝大部分人的生活半径不会超过一百公里,这就造成了他们的认知非常的有限。现在又没有电影和电视,连逼真的照片都没有,对于不同地方的动植物大家基本都是不了解的。

    马戏团除了表演节目之外,还附带了动物园的功能,可以满足济州岛百姓对外面世界的好奇。

    这些动物来自天南海北,是金州军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弄来的。甚至有从遥远的美洲、非洲运到济州岛的动物,比如神奇的草泥马神兽,还有曾经成为麒麟传说的长颈鹿。

    现在的饲养条件有限,能够在济州岛活下来并长期展出的动物并不多。不过即便如此,济州岛的马戏团在整个华夏,甚至全球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是济州岛百姓最大的骄傲之一。

    放在以往,这样的动物种类规模只会出现在皇帝的奇兽园里,哪里有平民百姓观看的份。也只有在强盛富庶的金州军,才能建造比皇家奇兽园更大的马戏团供百姓娱乐,你说金州军的百姓能不自豪吗?

    按说郑家的水手们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了,但是马戏团的动物好多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

    比如长颈鹿、比如水桶一样粗的巨蟒,还有传说中脖子上长毛的狮子,以及永远带着黑眼圈的国宝。

    在其他地方的百姓还在用能不能吃来衡量动物时,也只有先富起来的济州岛百姓们才有这个闲心思关心那些动物是否长相奇怪,或者是不是可爱。

    “这个狗熊怎么长的这么奇怪啊?还有那个驯兽师不怕它咬人吗?”一个水手看着驯兽师指挥一头胖乎乎的国宝做着表演,好奇的问道。

    还没等其他的同伴答话,前排坐着的一个小姑娘马上扭过头来怒视着他,生气的说道:“大宝才不会咬人呢,它最乖了。”

    水手一愣,傻乎乎的问道:“大宝是谁?”

    小姑娘伸手一指正在玩球的国宝,义正言辞的说道:“它就是大宝,它是熊猫,也叫食铁兽,才不是狗熊呢。”

    “食铁兽?它还吃铁?”水手们惊呆了。

    “食铁兽是古人对它的称呼,其实它是吃竹子的。”小姑娘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扭头解释道。

    “吃竹子的啊,那还好,那还好。”水手们长舒了一口气,一个吃铁的狗熊,想想都觉得可怕。

    “这都不知道,真笨。”小姑娘傲娇的说道。

    “小佳,不得无礼。”中年男子对小姑娘训斥道,并向水手们道歉:“小女无知,还请见谅。”

    “没事,没事。”水手们再怎么穷凶恶极也不会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而且这个中年人一看就不一般,身上有很强的上位者气息,不怒自威的那种,水手们明智的选择了谅解。

    “大宝这么可爱,好想带回家去。”小姑娘根本就没有在意水手们的反应,注意力已经回到了国宝身上。

    中年人哭笑不得,哄道:“大宝很难养的,怎么能够带回去。而且我不是给你买了大宝的布偶吗?你以后可以天天抱着大宝睡了。”

    “还是和大宝不一样。”小姑娘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爱惜的摸了摸怀里的国宝布偶。

    这时水手们才发现小姑娘的怀里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布偶,样子和场上表演的国宝一模一样。

    还别说,这个布偶时间看长了越看越觉得可爱,连带着觉得场上的国宝也不那么可怕了。

    “这东西哪里买的?多少钱一个?”一个水手突然问道。

    中年男子一愣,他没想到这个水手居然也想买布偶,笑着说道:“马戏团的商店那里就有卖的,五钱银子一个。”

    “五钱银子一个?这么贵?”那个水手大吃一惊。

    旁边的水手们好奇的问道:“你问这个干嘛?你一个大老爷们难道也想玩这玩意?”

    那个水手连忙摆手,焦急的回答道:“不是我要,我看着不错,准备买回去送给侄女,她应该会喜欢,只是没想到这么贵。”

    “买这玩意干什么?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有五钱银子可以买几十斤米,或者一套新衣服了。”

    “就是,你要真想给你侄女带东西,还不如给她买身新衣服,济州岛的衣服便宜,买回去送人最划算。”

    ……

    水手们都是很实际的人,纷纷建议不买布偶,买穿的用的都行,济州岛的东西物美价廉,非常划算。

    那个小姑娘听了就不乐意了:“哼,衣服哪里都可以买得到,但是熊猫布偶只有这里可以买!”

    那个水手原本已经准备放弃了,但是听了小姑娘的话,又开始动摇了。

    是啊,这种布偶只有这里可以买得到,算是独一无二了,拿回去送给侄女绝对吸引眼球。大不了再多买套新衣服,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赚的钱不给她花给谁花。

    所以那个水手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已经下定决心待会出去买一个熊猫布偶。

    “你们是郑总兵的手下吧?”中年男子突然开口问道。

    领头的水手小心的问道:“您怎么知道的?”

    中年男子笑了,“这几天岛上最大的事情就是郑总兵来访,我看你们是第一次来,估计就是郑总兵的人了。”

    “还未请教大人您是?”领头的水手非常有眼力劲,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下济州府经历钱昌宇。”中年男子自报家门。

    领头的水手大吃一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金州军的官老爷,正准备起身见礼,被钱昌宇阻止了。

    “不必多礼,这里又不是正式场合,而且我们金州军不兴那一套,随意就好。”

    “见过钱大人,下官是郑总兵麾下把总陈洪彪,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大人,实在是失礼了。”陈洪彪小心翼翼的问好,带着一股武人对文官的天然畏惧。

    钱昌宇原本是陪女儿来马戏团游玩的,现在遇到了陈洪彪他们顿时来了兴趣,与他们热烈的攀谈起来。

    陈洪彪见钱昌宇并没有因为他们是武人而疏远,反而更加热情,也慢慢的放下戒心,积极的应和着。

    结果就是钱昌宇成了陈洪彪他们的导游,在马戏团里为陈洪彪他们介绍各种动物以及它们的种种趣闻,让陈洪彪他们大开眼界。

    通过交流,钱昌宇也知道了不少陈洪彪他们的事情,以及福建、南洋和大员那边的情况,也算是各有所得。

    最后临分别时钱昌宇还为那个准备为侄女带礼物的水手买了一个熊猫布偶,让那个水手感激不已。

    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这份心意却非常难得。

    “大人,金州军的大人们都这样和善吗?”一个水手向陈洪彪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钱大人比较特殊吧。”陈洪彪也觉得金州军这边和其他地方确实不一样,光从钱昌宇只身带着女儿来马戏团就知道金州军这边官老爷们好像不怎么在乎威仪,平易的有些过分了。

    济州府的经历,再怎么说也是八品的官老爷,不说前呼后拥,无论如何也和只身带女儿来马戏团的女儿奴挂不上边吧。

    也许钱昌宇算是独行特立?陈洪彪默默的想着。

    港口文化自有其特点,开放、包容是其最大的特性,要是封闭、排外怎么赚外面的钱?所以郑家的水手们在济州城过的非常的惬意,只要不违法乱纪,这里的百姓对他们是非常和善与欢迎的。

    只要肯花钱,济州城几乎可以满足郑家水手们的所有需求,而且是绝对物超所值的那种。

    而且济州城丰富的商品以及相对大员超低的物价让郑家的水手们简直欲罢不能,一些心思活泛的甚至打起了贩卖的注意,倾尽所有疯狂扫货。

    郑芝龙的到来别的不说,起码相当于带来了一个超大旅行团,而且是不差钱的那种。那些挥舞着银元的郑家水手们顿时成了城里的热门话题,受到了商家们的热烈欢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