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95章 合作共赢
    郑芝龙与日本关系密切,对日贸易是郑芝龙主要的利润来源之一。如果金州军与日本发生冲突,并打开日本市场,那么郑家是袖手旁观还是帮助其中一家,这是个很困难的选择。

    袖手旁观的话,金州军很有可能通过武力逼迫德川幕府成功,从而打开日本市场。到时候以金州军强大的生产能力,以及济州岛优异的地理位置,日本贸易还能有郑家什么事?

    同样的道理,帮助金州军攻打日本,成功了没郑家什么事。失败了的话,日本以后也不会有郑家什么事了。

    帮助日本打金州军,郑芝龙只要还没有发疯,都不会冒然与金州军开战。

    金州军的海上战斗力有多强,郑家是再清楚不过了。也就是金州军的目标与重心一直在北面,所以两家还能够和睦相处。要是把金州军激怒了,不说被金州军消灭,起码也会两败俱伤,郑家随之失去南洋的霸主地位。

    想到这里郑芝龙的脸色阴沉下来,眯着眼睛说道:“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金州军这是准备强行逼我们站队并交出日本航线了?”

    “很有可能。”郑采点点头。

    郑芝龙心中涌起一股怒气,冷笑道:“我承认金州军很强,但是我们郑家也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一下吗?真要把我们逼急了,他金州军也别想好过。”

    “正面打我们可能打不过,但是我们要是破坏他们的航线,或者时不时的偷袭一下济州岛,他们也绝对不好受。”这是郑采思考出来的应对之策。

    济州岛的繁荣建立在周边海域绝对安全的基础之上,要是郑家铁了心的要和金州军打海上游击战,虽然不会对金州军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经济上的损伤绝对不会小。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旦济州岛的安全出现一点问题,大好的局面就会受影响,这也是郑家的底气所在。

    “鲁若麟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即使他想要日本的粮食,肯定不会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否则也不会把我们找过来谈判了。”郑芝龙始终觉得鲁若麟肯定有其他的方案,只是不知道这个方案是什么。

    “大哥,既然他的目标是日本,会不会是想把我们诱骗过来一网打尽?”郑采担心道。

    郑芝龙摇摇头:“应该不会。鲁若麟此人行事大气,一向爱惜羽毛,出尔反尔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做的。何况我们又不是没有留后手,一旦我们这里出事了,五弟会带领弟兄为我们报仇的。到时候整个北方海域肯定会被闹个天翻地覆,金州军也不会好过。”

    郑芝龙来济州岛之前,特意将手下的大部分兵马交给了弟弟郑芝豹和儿子郑森,随时准备北上,防的就是金州军突然翻脸。

    “要是鲁若麟的要求真的太过分,大哥不妨虚与委蛇先答应下来,到时候再见机行事。”郑采怕郑芝龙一时冲动直接撕破脸,提醒道。

    “采弟放心,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我还是知道的。”郑芝龙给了郑采一个安心的眼神。

    接下来几天,鲁若麟带着郑芝龙在济州岛各处参观,会见岛上的官员和大商贾。甚至还去了济州城周边的农村,查看金州军是如何发展农业的。

    这期间郑家的舰队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分批安排人员上岸修整,受到了岛上各界的热烈欢迎,双方的关系似乎非常的亲密融洽。

    在预热得差不多了之后,郑芝龙应鲁若麟的邀请前往其在济州岛的府邸,并直言有要事相商。郑芝龙知道,差不多到了要摊牌的时候了。

    鲁若麟在济州城的府邸并不大,甚至还没有郑芝龙在老家建的豪宅规模大,不过这并不妨碍鲁若麟北方海域霸主的地位。

    说到底宅子不过是外物,一切还是要看实力说话。

    在府邸的茶室里,没有任何外人在场,鲁若麟亲自沏茶为郑芝龙斟了一杯,并说道:“兄长一定好奇我为什么把你请到济州岛来吧?”

    “贤弟这话说的,你我两家这些年互利互助,使得大明南北海疆前所未有的安定繁荣。就是你不请,难得做哥哥就不能来济州岛看看你吗?”郑芝龙佯装生气的说道。

    “哈哈,兄长说得对,是我失言了,自罚一杯。”说着鲁若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鲁若麟正色的说道:“不过这次确实是有要事相商,因为事关重大,只能让请兄长屈尊过来一趟了。”

    “何事让贤弟如此慎重,还请直言。”郑芝龙微笑着说道。

    “兄长也知道,我刚刚拿下汉城,因为朝鲜被鞑子祸害的厉害,别的都还好说,我还勉强应付得过来,就是这粮食有些供应不上,所以将兄长请过来想想办法。”鲁若麟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道明了意图。

    郑芝龙继续在那里装傻叫屈,“贤弟,我在大员种的粮食除了留给自己用的,其他的我可是都卖给你了,一点多的都没有啊。”

    鲁若麟作出一副感激的样子,“我知道,这几年兄长对我确实没得说,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我的想法是既然兄长这边已经没有多的粮食了,那我们就去其他地方想办法。”

    郑芝龙装作好奇的问道:“其他地方?哪里?”

    “安南和日本。”鲁若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标。

    安南和日本?郑芝龙一楞,日本倒是在他的猜测之中,没想到还多了一个安南。

    “安南和日本?贤弟的胃口不小啊,要不要干脆把大员也给你算了。”郑芝龙冷笑道。

    “兄长先勿恼,且听我把话说完。”鲁若麟安抚道。

    “你说,我洗耳恭听。”郑芝龙双手抱胸,摆出了一副抗拒的姿态。

    “先说这安南,确实是块好地方。一年四季都可以耕种,而且土地肥沃,一年种三茬庄稼都没问题,粮食多到吃不完,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只是从安南到济州岛路途遥远,贩运粮食不太划算,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做这个生意。”

    “不过现在我缺粮食,哪怕贵一些我也认了,只要兄长能够帮我从安南运粮食过来,我可以用高出市场价三成的价格购买,兄长你看怎么样?”

    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鲁若麟先和郑芝龙谈起了安南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买卖当然可以做,郑芝龙的神色明显缓和了不少。

    “虽然从安南贩运粮食不太划算,但是谁叫贤弟遇到了困难,做哥哥的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把吧。不过,货款我不要银子,用布匹、食盐、肥皂支付。而且我希望能够买到你们金州军制造的战舰,你看如何?”

    郑芝龙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对安南那边的土着来说,银子还没有布匹和食盐好使,而且两头贩卖货物赚得更多。

    鲁若麟想了一下,咬咬牙回答道:“可以。如果你能运来十万石粮食,我就给你一艘战舰的购买资格,上不封顶。”

    “市场价?”

    “市场价!”

    “好!就这么定了!”

    占了鲁若麟的便宜,郑芝龙顿时心情大好,不再是一副苦瓜脸了。

    鲁若麟同样没有觉得吃什么亏,又不是白送,只要能换回来粮食,稳定住了局面,战舰到时候还不是想造多少造多少。

    真要弄到了足够的粮食,鲁若麟完全敢开辟第二战场,实行推迟了的北伐计划。

    “说起日本,兄长你肯定比我了解。他们虽然地方不大,田也不多,但是粮食产量还是可以的。特别是那些大名手里,几乎都拥有大量的粮食,我这次请兄长过来主要就是想请兄长帮忙把那些粮食弄过来。”

    说完了安南这道开胃菜,话题终于聊到了今天的重点上。

    “怎么弄?日本可不是安南可比的,德川幕府对日本的掌控力还是很强的。没有德川幕府点头,我也弄不来那么多的粮食。”郑芝龙视日本为禁脔,只想维持现状,不想节外生枝。

    “既然德川幕府不点头,那就想办法让他点头。用嘴巴说话不听,难道刀枪架在脖子上他们就敢不同意吗?”鲁若麟冷笑道。

    “你想对日本动武?”郑芝龙脸色阴沉的问道。

    “不行吗?”鲁若麟满不在乎的样子让郑芝龙非常不爽,似乎鲁若麟说的是打一个小孩一样。

    “一旦你与日本开战,不但拿不到粮食,反而会消耗的更多,日本可不是那么好征服的。”郑芝龙泼着冷水,并不看好金州军与日本交战的结果。

    金州军虽然强大,但是体量有限,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征服日本。

    “兄长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直捣黄龙。我又不是要征服日本,我要的是粮食。如果德川幕府同意还好,如果不同意,我就陈兵江户湾,拿下江户城,看他还敢不敢拒绝我的要求。”

    “拿下整个日本确实比较难,但是拿下江户城对金州军来说应该不难吧?兄长,你说呢?”鲁若麟微笑着问道。

    鲁若麟的话让郑芝龙愣住了。

    因为郑芝龙与日本的关系比较密切,连老婆都是日本人,所以根本就没有想过打江户城的可能。

    再说郑芝龙的目标一直是称霸海上,有钱赚就行,自然不会想到去攻占日本。

    其实以郑芝龙目前的实力,拼尽全力也可以拿下江户城,但是这并不能为他带来什么好处,最多劫掠一番,守是肯定守不住的。还不如与日本合作,细水长流赚钱更划算。

    金州军与郑家不同,他们除了海上力量更强,陆上力量同样傲视群雄。连称雄一时的鞑子在金州军的火枪、火炮面前都要瑟瑟发抖,何况是实力远远不如的日本军队。

    更重要的是江户城的位置就在海边不远处,完全就是将自己的心脏暴露给敌人,金州军想要拿下江户城实在是太简单了。

    “你想过没有?如果德川幕府不屈服呢?你除了得到一座残破的江户城,可能什么也得不到。”郑芝龙不死心的辩解道。

    “如果得不到粮食,江户城存不存在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说不定德川家挨打之后认怂呢?总要试一下才知道行不行。”

    鲁若麟满不在乎的态度让郑芝龙气苦,并不是郑芝龙对日本有多忠心,实在是混乱的日本不符合他的利益。

    “既然你要打江户城,那叫我过来做什么?帮你助阵吗?”郑芝龙讥笑道。

    “不是我小看日本军队,打江户金州军一家就足够了,不过要是兄长愿意相助当然更好。”

    “做梦!我在日本生意做的好好的,你把我的摊子都砸了,还想让我帮忙?我帮德川幕府还差不多。”郑芝龙没好气的说道。

    “兄长,你我都是华夏苗裔,肯定不会做这种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何况攻打江户城不过是下下之策,如果德川幕府能够同意出售粮食,我肯定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钱大家一起赚不是更好吗?”鲁若麟做出一副为大家好的样子,让郑芝龙更加不爽。

    “我一个人赚就挺好的,为什么要分给你?”郑芝龙毫不退让的问道。

    鲁若麟同样不示弱:“不说我现在急需粮食,兄长你觉得凭我现在的实力,难道就没有资格在日本身上分一杯羹吗?”

    郑芝龙听了顿时不说话了,只是看着鲁若麟的眼神格外的犀利。鲁若麟则好整以暇,神情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么说你是准备硬抢了?”郑芝龙的声音愈发冰冷。

    “真要硬抢的话我就不会请兄长来济州岛一趟了。”

    “那你待如何?”

    “合作,你我两家合作。”

    “合作?与你合作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你我两家合作可以赚得比以往更多,而且以后的贸易也不再受德川幕府的制约,买多少、卖多少、买什么、卖什么,全都我们说了算。而且不再只是在平户一个港口交易,大阪、江户都能做买卖,这些够不够?”

    一时间,郑芝龙有些心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