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97章 轻取奄美岛
    虽然岛津家占领奄美岛已经三十多年,但是对岛上的开发并不怎么上心,至今岛上也只有寥寥几个村落,不过几百人口。

    不过这也有奄美岛自身的原因,比起琉球岛,奄美岛山地居多,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非常稀少。以岛津家微薄的财力,也不可能对奄美岛进行大规模的开发,一切都非常落后。

    为了抵御海盗的袭击,岛津家在奄美岛上建了一座城,也是岛上唯一的一座城。

    其实说城完全是侮辱了城这个词,岛津家的这座城只是一个用木头围起来的大院子,连寨子都算不上。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岛津家侍大将山田有义每天都在城里巡视一遍,享受着那些平民们尊敬的目光。

    以山田有义的级别是不能够成为城主的,所以这里也不是他的食邑,他不过是代岛津家管理这块土地。

    不过因为这里太过荒凉,山田有义已经是岛上级别最高的人了。虽然远离了繁华的鹿儿岛让人有点遗憾,但是在这里做一个土皇帝也让他非常享受。

    奄美城坐落在名濑湾内一个山头的半山腰上,俯览着整个名濑湾。山脚下是大片的农田村舍,以及一个简易的码头,停靠着一艘安宅船,那是与岛津本家进行沟通的重要工具。

    山田有义今天想吃生鱼片了,所以特意到海边走一走,看渔民们有什么收获。

    捕鱼是岛民们的一项重要生计,正好很多渔民们刚刚返航,正在从船舱里搬运鱼获。看到在几名武士的护卫下漫步走来的山田有义,渔民们全都趴在地上给他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武士老爷们的地位就是这么高,要是把武士老爷们惹怒了,直接被剁了都只能算倒霉。

    山田有义从一桶桶鱼获前走过,要是看到自己喜欢的,目光就会多停留一会,身边的武士就会马上命令渔民:“你的,马上将这些鱼送到城里去,山田大人中午要用。”

    接到命令的渔民不敢有丝毫怨言,连忙磕头应是。

    至于鱼钱,那是什么东西?山田大人能够吃他们的鱼是他们的荣幸,敢要钱完全是想试一下武士老爷们的刀锋利否。

    山田有义非常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是他能够在奄美待这么久的最大动力。毕竟回到鹿儿岛的话,头头脑脑那么多,他山田有义算哪根葱?

    正当他像雄狮一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时,半山腰的城里突然响起了激烈的钟声,一下子就打破了码头的宁静。

    一个士兵疯狂的在往山下跑,想来是找山田有义汇报情况的。

    不用人提醒,码头和农田里的岛民全都放下手里的东西,拼命的往山上跑,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血的教训。

    山田有义同样在向城里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从容。

    “大人,有敌舰靠近。”传信兵喘着粗气向山田有义汇报道。

    “数量如何?”山田有义连忙追问。

    “太多了,数不清。”传信兵声音颤抖的说道。

    山田有义听了心中咯噔一下,连忙对身边的武士命令道:“小次郎,你赶紧带人把安宅船开到山洞那边去,注意隐蔽。其他人速速随我回城!”

    “嗨!”

    来到城里的了望所,山田有义看着远处徐徐靠近的战舰,心顿时凉了半截。

    数量太多了,起码有四五十艘,而且个个体型巨大,他珍惜得不得了的安宅船在这些巨舰面前犹如壮汉和婴儿一般,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是哪位大佬路过吗?否则以奄美岛的贫瘠,完全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啊。

    山田有义的脑袋飞快转动,想着来的究竟是谁。

    海盗肯定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海盗。西洋人?有这个可能,但是日本这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这么多的西洋人了,这个猜想也被山田有义排除了。

    那么在这片海域能有如此规模舰队的只有郑芝龙了,想到这里山田有义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毕竟郑芝龙和日本的关系还不错,应该不至于大开杀戒,就是不知道郑芝龙跑到这么偏僻的奄美岛是准备做什么。

    面对毫无防守的奄美岛,金州军连开炮都不用,直接就用小船将一队队士兵送上了岸,开始接管港口以及周围的村庄。

    山田有义在看到上岸的水手后,心里又开始打鼓了,因为底下的水手们太像军队了,而且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绝对不可能是郑芝龙的手下。

    面对奄美城这个小山寨,金州军直接登陆了一个团,准备一鼓而下。

    望着整顿好随时可以发起进攻的金州军,山田有义原本还准备拼死抵抗,但是当他看到从船上运下来的大炮时,他彻底绝望了。

    山田有义周围的武士和士兵们也是面色如土,连握着长枪的手都在颤抖,这仗没法打啊。

    负责进攻的金州军团长兴趣缺缺的看着奄美城,例行公事的派出了劝降的人员。实在是打这样的小山寨一点难度都没有,完全提不起劲来。

    前往劝降的士兵原本就是日本人,不过现在早已汉化,完全以身为金州军的一员而自傲。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大明天兵,尔等竟敢侵占大明番邦琉球国的土地,实在是不知死活。现在我们应琉球王的请求帮他们收回土地,你们要是不想死就赶紧投降。否则一旦城破,鸡犬不留!给你们一刻钟考虑,一刻钟之后不开城投降,杀无赦!”

    这名士兵在城门口高喊了几遍,然后慢慢悠悠的走了回去,守城的日本士兵没有一个人敢射箭。

    居然是大明朝的军队,这点山田有义完全没有想到。

    不过几十年前丰臣秀吉派遣全日本的精锐之师前往朝鲜,妄图征服朝鲜和大明,却被明朝打得惨败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此时的日本人大多对大明充满着敬意与恐惧,轻易不敢招惹。

    现在听到是大明为琉球王撑腰,山田有义的腿都要吓软了。

    望着山下的军队,以及海上庞大的舰队,山田有义体会到了前辈们的恐惧,斗志一下子就动摇了。

    他不过是岛津家的侍大将,哪里面对过这样的局面,究竟是为了岛津家的荣誉战死在这里,还是识时务为俊杰,听从劝告投降,山田有义面临生与死的抉择。

    山田有义看着周围的士兵和百姓,他们全都看向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很明显,他们也不想死,面对不可力敌的敌人,他们希望山田有义能够放弃所谓武士的尊严,让他们活下去。

    正当山田有义还在纠结的时候,金州军已经布好了炮阵,十余门火炮依次排开,打头的火炮不管不顾的来了一发试射,炮弹打到了城墙前十余米的地方,将山田有义他们吓了一大跳。

    山田有义以为金州军等不及了,将要发起进攻,再也不敢犹豫了,大叫道:“快竖白旗!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随着山田有义一声令下,城里的日本士兵和百姓全都长舒了一口气,至少现在性命暂时保住了,就看那些明军天兵如何对待他们了。

    当一块临时找来的白布被竖起来之后,奄美城简陋的城门缓缓打开,山田有义带着士兵们跪在城门外,所有兵器都堆放在一旁,乖巧得很。

    “真没劲,才一发炮弹就投降了。”带队的团长瘪瘪嘴,然后命令道:“接收那个寨子,然后肃清残敌,确保周边安全。”

    “是!”马上就有军官带队前往奄美城。

    当金州军来到奄美城的时候,所有的日本人全都跪在城门外,脑袋紧贴着地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些日本人除了山田有义这些武士,其他人都是一副肮脏不堪的模样,衣裳破旧,甚至散发着一股浓厚的鱼腥味。

    “去,把他们领头的带过来。”带队军官对着一个日籍的士兵命令道。

    这个日籍士兵直接找到了山田有义,毕竟他身上的衣着太明显了。

    山田有义战战兢兢,佝偻着腰来到军官面前,直接跪下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趁着刚才站起来的功夫,山田有义偷偷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士兵,一看之下更是让他庆幸自己选择了投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明军士兵全都拿着带刺刀的火枪,身上还披着铠甲,个个人高马大,犹如天兵降临一般,哪里是奄美城的士兵们可以抵挡的。

    “营长,这个人叫山田有义,是岛津家的侍大将,此地的最高长官。他说大明天兵降临,他不敢对抗,还请营长看在他如此恭顺的份上饶他们一命。”日籍士兵为营长充当翻译,转述了山田有义的话。

    “要是真乖乖听话没有耍什么花招,饶他不死又何妨。问他,岛上的日本人是不是都在这里?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日本人?”营长不关心山田有义的死活,那是上级决定的事情,他只关心岛上还有没有其他日本人。

    山田有义乖巧得很,马上就将岛上其他几个小据点的情况全都卖了,甚至连隐藏起来的安宅船都交代出来。奄美城都丢了,那些小据点在明军面前更加不值一提,想瞒也瞒不住,还不如干脆说出来给金州军留个好印象。

    拿下奄美岛对金州军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后续的建设才是大头。不过这个事情不急,可以慢慢来,在工程建设人员到来之前,这些日本人都是上好的劳力。

    金州军并没有在奄美岛停留多久,甚至大部分水手都没有上岸,这里没有码头和营房容下金州军庞大的舰队与人员,舰队只是在名濑湾里抛锚歇息了一晚。

    第二天,金州军继续出发前往江户,留下了一艘战舰和一营官兵,以及部分物资,开始修建基地,为后续的人员到来做准备。

    金州军准备开荒名濑湾周边的土地,将这些珍贵的平地利用起来。岛津家对奄美岛的开发程度实在太低了,仅仅是名濑湾里就有很多长满树木和杂草的平地,完全可以开辟出来做成宅基地和农田。

    留岛的金州军士兵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建住房,改造奄美城。

    在金州军看来,奄美城的建筑布局实在是杂乱无章,而且非常肮脏,也不知道这些日本人是怎么住下来的。就连山田有义的住所,也不过是比普通百姓宽大一些,同样算不上多好。要不是现在住房不够,带队的营长恨不得马上将这些房子全都推倒重建。

    金州军决定在码头附近先建设一批临时营房,至于半山腰上的奄美城则变身为一座大监狱,依然留给那些日本人住。

    所有的日本人在金州军的驱使下,拿着分配的斧头、锄头、铁锹开始平整场地,砍伐树木,并在金州军士兵的指导下修建营房。

    金州军对于听话的人向来不错,只要肯认真做事,吃的是从来不吝啬的。煮红薯、咸菜、咸鱼罐头,有时候甚至还有喷香的腊肉汤,别说那些普通的日本人了,就是山田有义他们那些武士都觉得是难得的美味。

    主要是金州军做饭习惯了放佐料,同样的东西做出来的味道是截然不同。就好比腥味十足的海鱼,经过金州军的油炸,顿时变得美味可口,让原本吃吐了海鱼的日本人全都赞不绝口。

    渐渐的这些日本人发现只要他们听话,金州军的士兵并不会为难他们,不但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甚至还会派人给那些日本小孩上课传授知识,这简直颠覆了他们认知。

    虽然行动受到了管束,但是这些日本人并没有觉得不满,反而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

    至少在金州军到来之前,这些日本人除了武士老爷们,其实都过得非常辛苦,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情。对于金州军这样仁慈的征服者,这些日本人思想转变得非常快,已经认可并信任金州军了。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们不需要监督就开始主动干活,而且非常希望在金州军面前表现自己,以期得到金州军的赏识。

    而这样的转变仅仅只是发生在几天之内,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老百姓要求实在太低了,不光是华夏和朝鲜的百姓,日本的百姓一样如此。

    谁能够让他们吃上饱饭,他们就跟谁。这无关于什么民族大义,他们只是想要更好的生存下去。

    日本人非常信奉强者,在见识了金州军的强大之后,不光那些百姓立马在心里给自己换了个主子,连山田有义这样的武士都开始转变想法,准备改换门庭。

    因为他们发现金州军里有日籍士兵,而且貌似过得非常不错,这让他们萌生了投靠金州军的想法。

    有这样强大的靠山,前途是不是会更大一些呢?这个问题值得山田有义认真思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