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407章 如你所愿
    相比起郝摇旗,卢象升这边获得的情报就要多很多了。

    那些被抓的闯军探骑虽然知道的机密情报不多,但是基本的情况还是知道的。

    “据俘虏所说,与我们对峙的是郝摇旗,兵马有五万余人。开封那边具体有多少人他们也说不清楚,加上那些裹挟的百姓,起码应该有几十万人。不过开封城池坚固,闯贼一时还难以攻破。”卢象观汇报着审讯的情况。

    卢象观现在是卢象升的亲卫队首领,同时也是新一师的副师长,手下有一个旅的直属部队。

    开封作为河南的首府,聚集了河南的精锐兵马。加上周王朱恭枵见识到了其他地方的藩王在城破之时的惨状,颇为难得的开出了高额悬赏激励士兵们杀敌,所以李自成几次围攻开封都没有得逞。

    “督师,是否需要末将将贼军郝摇旗部歼灭?”林镇远跃跃欲试的问道。

    “你有多大的把握?”卢象升问道。

    “击溃郝摇旗末将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能否将其歼灭就要看郝摇旗是否逃跑了。”林镇远也知道闯军的作战风格,一旦不妙就会留下炮灰们阻碍敌军,主力精锐则会趁机逃跑,极难伤其根本。

    “那就先不急,等杨国柱和马科来了之后一鼓作气突破闯贼包围进入开封。”为免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卢象升决定等大部队到齐之后再发起进攻。

    在卢象升他们等待杨国柱和马科前来汇合的时间里,闯军终于弄清楚了卢象升他们的情况。

    对于这股突然出现的敌人,李自成非常重视,特意召集手下众将商议对策。

    “卢象升此人在朝廷是出了名的善带兵,听说其麾下的兵马连鞑子都忌惮。而且此次来的还是边军中的精锐,绝对不是内地的官兵可以比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慎重对待。”闯军的首席谋士李岩说道。

    “李大人是不是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想我义军兵员数十万,纵横中原无有敌手,岂是区区几万官军就能抵挡的。”牛金星在一旁发出了不同的意见。

    “边军又如何?我们又不是没打过边军。如果不是那些官军躲在城墙后面,再多人马也不够我们吃的。”闯军的头号大将刘宗敏讥笑道。

    此时的闯军可不比以前,连战连捷之下自信心空前高涨,以往畏之如虎的官军也渐渐不再放在闯军的眼里了。

    何况闯军如今也吸收了很多明朝边军的逃兵、溃兵,大大增强了他们的核心战力,对明朝边军也渐渐失去了敬畏之心。

    “杨国柱和马科我们都知道,但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松江府东路参将林镇远你们谁听说过?”李自成问道。

    谋士宋献策说道:“闯王,松江府东路参将林镇远或许您没听说过,但是江南的镇远镖局总镖头林镇远您应该听说过吧?”

    “你是说……”李自成疑惑的问道。

    “正如闯王所想,镇远镖局的林镇远就是松江府东路参将林镇远。他投靠了朝廷做狗,想要用我们的人头做他升官的台阶。”宋献策讥笑道。

    “不过是一个蠢货罢了,以为我们义军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这个时候投靠官军,只怕是脑袋被驴踢坏了。”李自成的侄子李过同样嘲笑道。

    “当初为了联络天下义士,闯王曾派末将前往招纳过林镇远,不过被他拒绝了。正因为如此,末将对这个林镇远也有些了解。”李岩开口说道。

    “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你说说看。”李自成这时也想起来自己确实招揽过林镇远。

    随着李自成在河南不断壮大,他的野心也随之增长,开始联合各方势力准备推翻明朝。除了原来的一些义军,李自成也将目光投向了江南。比起贫穷破败的北方,富庶的江南无疑更加让人垂涎欲滴。

    只是江南地区社会还比较稳定,明军对农民军也是严防死守,战乱始终没有波及到江南地界。李自成无法将影响力投射到江南,因此在江南颇具影响力的镇远镖局就进入了李自成的视野。

    李自成的想法很简单,自己现在不是声势正隆吗?许给林镇远一个共享富贵的诺言,将他拉进自己的阵营,绝对是非常划算的事情。这样不但可以得到镇远镖局的钱财,以后征讨江南的时候也有了一个强大的助力。

    只可惜林镇远毫不犹豫的就回绝了李自成的招纳,让李自成的人碰了一鼻子的灰,使得李自成很没面子,李自成当时还发誓以后一定要林镇远好看。

    只是后来事情太多,李自成的注意力转移,已经不怎么记得镇远镖局的事情了。

    “林镇远拒绝我们的好意之后,属下也曾派人打听过他们的底细。江南一直都有传言镇远镖局其实是金州军鲁若麟安排在江南的一枚棋子,是鲁若麟以后夺取江南的后手。只是当时我们专心于河南的战事,所以此事就没有向闯王汇报,还请闯王恕罪。”李岩跪在了李自成面前请罪道。

    “无妨,此事也情有可原,起来吧。”李自成大度的说道。

    “金州军?怎么会和金州军纠缠上了?”闯军大将袁宗第诧异的问道。

    所谓树的影人的名,闯军虽然没有与金州军交过手,但是金州军的彪悍战绩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特别是金州军几次打败不可一世的鞑子,更是让金州军有了天下第一强军的称号。

    只是金州军一直在海外和辽东经营,谁也没有想到会在河南遇到金州军。

    “又是金州军,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大将田见秀抱怨道。

    因为金州军持续从河南招收流民,使得闯军前期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闯军能够有今天的成绩,与他们不断驱赶流民作战有很大的关系,流民的多寡直接影响到闯军的战斗力。

    金州军将河南的流民运走,无疑就是在闯军这里虎口夺食,闯军能对金州军有好印象才怪。

    “不过是一群见不得人的小偷,仗着自己侥幸打赢了几次鞑子就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管这个什么林镇远是不是金州军的人,这次我们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义军的厉害。”刘宗敏露出了一副残忍的笑容。

    “刘大哥说的不错,如今我们有几十万大军,一人一口唾沫都要将他们淹死。他们大老远跑到开封来不过是给我们送武器铠甲的,我们正求之不得呢。”李过同样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看各位将军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金州军能够在与鞑子的交战中不落下风,想来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李岩提醒道。

    “金州军也许是有一些本事,但是鲁若麟此人目光短浅,终究难成大事。听说此人非常善于殖货,赚了不少钱。空有数万大军却只想在海外荒岛和辽南称王称霸,格局始终有限。”

    “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我们义军只要攻破开封、占据河南,就可以占据中原之地。之后陕西、河北、山西等地不过是囊中之物,大明京师也就近在眼前了。等到打下京城,平定北方,这天下的大势就将成为定局,任那鲁若麟有天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我义军夺取整个天下。”

    “到时候要是他识相的话我们或许会让他投降,要是不识相完全可以将他彻底剿灭。”

    宋献策越说越兴奋,似乎开国功臣的美好前景就在眼前一般。

    在场众人被宋献策说得热血沸腾,完全被改朝换代的巨大诱惑刺到了,纷纷应和宋献策的话。

    “宋军师说得对。”

    “闯王天命所归,就应该由闯王做皇帝另立新朝!”

    “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只要闯王你一声令下,末将带兵将那些官兵都灭了!”

    ……

    李自成也被宋献策说得心花怒放,只是因为要保持矜持,所以没有表露出来,但是一脸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如果说以前的李自成不过是为了求活才造反,但是在尝到了造反的甜头之后,他开始四处劫掠,过上了肆无忌惮的富贵日子。

    只是后来随着实力越来越强大,加上一些失意文人的加入,李自成也开始有了坐天下的野心。

    对现在的情况李自成是非常满意的,想当初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驿卒,现在居然有机会做皇帝,想想都让人兴奋。

    “宋军师说得对,金州军不过是一群只知道铜臭的商人,哪里知道什么天下大势。不过李军师说的也不能不重视,这样吧,为了以防万一,李过,你再带十万人马前去支援郝摇旗,务必将卢象升赶到黄河里去喂鱼。”

    此时的李自成还未功成名就,对手下的谏言还是愿意虚心接纳的。

    “是,大哥。”李过连忙起身应命,浑身都因为即将出战而激动起来。

    对于闯军上下的轻敌,李岩内心里是有些担忧的。好在李自成也做了应对,李岩也渐渐放心下来。

    在李自成看来,十五万大军对付卢象升已经足以显示他的重视了。加上郝摇旗和李过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将,此战可谓是万无一失。

    至于李自成,他的目标始终是开封城,只有拿下开封城,才能彻底的将河南收入囊中,成为他征服天下的基础。

    杨国柱和马科的兵马经过漫长的行军之后终于来到了兰阳与卢象升汇合。

    这次杨国柱带了一万五千的兵马,马科则带了一万的关宁军,一下子使得卢象升手下的兵马达到了三万五千多人。

    只是杨国柱和马科的兵马极其疲惫,不经过修整是无法出战的。为了防止闯军此时前来打乱明军的修整,卢象升命令部队严防死守,不得轻易出战。

    杨国柱是卢象升的老部下了,卢象升并不用担心杨国柱是否听命。马科则不一样,关宁军向来自成一派,想要马科俯首帖耳,卢象升还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行。

    自从与金州军并肩作战之后,杨国柱有意增强了自己的武器装备,而且都是从金州军那里用优惠价格采购来的精良装备。此时的宣府镇军几乎是人人着甲,并且有数量不少的火枪兵和炮兵,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

    马科的部队虽然借着关宁军与金州军做生意的东风也更换了不少的装备,但是整体更换率并不高,士兵们依然是以明军的装备为主。所以在卢象升手下的三路兵马中,马科的实力是最弱的。

    不过马科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关宁军一直是明军中战斗力数一数二的存在,自然养成了关宁军的心高气傲。在心理上马科是有些看不起宣府镇军的,虽然杨国柱的兵马更多、装备更好,但是马科手上有一支三千人的关宁铁骑,这是马科最大的本钱。

    对于金州军,马科确实比较忌惮,但那是对金州军的本部。像新一师这样临时用镖师组建起来的金州军队伍,马科对他们的战斗力是持怀疑态度的。

    正是因为带着这样的想法,马科的态度非常傲慢,不断的向卢象升提各种要求,让卢象升非常恼怒。

    “督师,当初发下来的开拔银子实在太少了,根本就不够分啊。而且一路上粮草供应也不及时,儿郎们颇有怨言。要是不能将他们安抚住,只怕会影响接下来的战事啊。”

    “等打进了开封,自然会有赏赐下来。至于粮草,我这边会有安排,保证将士们能够吃饱。”卢象升可不会开这个头,真要给关宁军银子,那宣府镇军和金州军又算什么?要不要一视同仁?

    何况卢象升手上根本没有多少钱,连粮草都是东拼西凑出来的。要不是鲁若麟实在看不下去支援了一些,只怕连维持大军日常消耗都困难。

    “打进开封?听说闯贼用数十万大军将开封团团围住,想打进去只怕没那么容易吧?”马科质疑道。

    “这个你不用操心,本官自由安排。”卢象升阴沉着脸说道。

    “我军疲惫不堪,实在不堪作战。既然金州军已经修整完毕,不如让我们看看金州军的实力?”马科对着林镇远不怀好意的说道。

    卢象升没有反驳,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林镇远。

    “既然马总兵想要见识一下金州军的实力,那末将就如你所愿。”林镇远平静的说道。

    “好!林参将勇气可嘉,令人佩服。我意全军修整两日,由林参将率本部兵马打前锋,我军定要一举击溃迎面之敌,直接打进开封去!”卢象升见林镇远毫不畏惧,顿时大声赞扬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