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426章 资本跟着战争红利走
    虽然没有灭掉满清,但是金州军已经占领了一块大大的新地盘,这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

    所有与金州军利益相关的人都渴望着金州军的强盛,希望分享金州军扩张带来的红利。

    对于这些新占的地盘会不会重新被满清夺回去,金州军上下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是金州军吃下去的地盘,绝对不会吐出来,这是金州军这些年用彪悍的战绩证明过了的。

    这次占的地盘太大了,如果不加以利用,就和荒地没有什么区别了。所以金州军对海州一带的土地放开了口子,允许大家族、商会、有钱人大量购买,起步两千亩,没有上限。

    金州军一直对土地买卖控制得非常严格,为的就是安置流民并防止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做大。这次放开辽东一带限购的口子,是因为土地面积足够了,不用再谨小慎微。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鲁若麟希望利用民间势力帮忙金州军移民。

    别以外金州军大量出售土地那些大家族、大商人就一定占了便宜,这些地不管你种不种,都是要交税的。

    虽然有三年的免税期,但是三年之后就会开始收税,如果荒着不种,每年光是赋税就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金州军又不像大明本土,多的是无地的农民,只要有地不怕没人种。金州军这里人人有田,或者有比较固定的工作,谁愿意去租种别人的田地被别人剥削?

    所以即使有钱买下大片的土地,也要考虑能不能找到足够的人手来种。

    为了激励这些民间势力帮忙移民,金州军给予了他们一定的政策扶持。

    由这些民间势力移民过来的,汉人必须在他们的农庄工作三年,其他民族的则必须工作五年。

    当然这三五年也不是无偿的工作,还是有相应报酬的,金州军也会定期检查,避免这些人沦为这些大资本家的奴隶。

    三、五年后,这些人可以自由选择是继续留下来,还是向金州军申请分田成为自耕农。

    所以这些资本家的压力也很大的,要是对那些合同工不好,三五年之后会走得一干二净,遭遇现实版的用工荒。

    资本从来都是充满冒险精神的,在金州军刚刚颁布新的土地政策,各个商会与公司就开始行动起来。

    当初由北方的破落家族成立的金州军第一家公司——旅顺隆兴旺公司,就紧急召开了公司高层会议。

    “都督府的新政策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次请大家过来就是要议一议,我们要不要出手。”董事长郭怀仁首先为会议定了调子。

    当初郭怀仁等人听从了鲁若麟的建议,第一个吃螃蟹开设了公司,在众多南方大家族、大商号的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了。并且发展非常迅速,如今在金州军的商界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那些参与组建公司的家族更是赚得盆满钵满,整体实力比起在大明时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尝到了甜头的隆兴旺公司股东们现在对金州军完全是死心塌地,是金州军坚定的支持者。不说当初金州军将他们从鞑子手中救出来,仅仅是金州军良好的生活和经营环境,就使得他们再也不想回到大明去了。

    不光是他们这些人,随着北方越来越乱,稍微有点能力的家族都在考虑迁移的事情。这两年主动移民到辽南的北方大族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一些有子弟在朝中为官的。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些在朝中为官的人更加清楚朝廷目前的境况,说实话只要是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不太看好。

    这个时候为自己的家族寻找一条后路就非常重要了。

    原本没有战乱的江南是非常好的选择,不过现在有了金州军这个更好的落脚地,那些北方家族开始纷纷将迁移地点选在了辽南。

    毕竟江南的利益早就被那些大家族和勋贵们瓜分完毕,外人很难插进去。而且江南人非常排外,北方人迁移过去很难融入当地的主流阶层。

    相反,金州军非常的开放,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更关键的是金州军的官府治理非常高效,也更加公平、公正,这对那些新家族来说尤为重要。

    只有经历过秩序的崩坏,才会明白一个稳定的环境有多重要。

    “董事长,现在鞑子还没有完全消灭,此时出手会不会早了一点?”一位股东小心的问道。

    “早吗?一点都不早。真要等局势完全稳定下来,价格可就不一样了。”郭怀仁不以为然。

    这个时候总经理田玉昆也发话了:“董事长说得没错,这个时候入手价格最低,虽然有一点风险,但是我认为完全值得冒一下。”

    田玉昆作为隆兴旺的总经理,也是股东之一。当初他不过是一个股份占比非常小的股东,不过因为在总经理职位上表现出色,董事会奖励了一些股份,现在在一众股东中算是中等了。不过因为有总经理这个职位加成,他在隆兴旺里的话语权仅次于郭怀仁。

    “玉昆说得对,这个险我们值得冒,也必须冒。隆兴旺因金州军而生,因金州军而旺,可以说我等与金州军已经俱为一体。现在金州军在北面与鞑子激战,还要养活几十、上百万汉民,正是困难的时候。此刻我们购买海州的土地不光是为了生意,也是要助鲁都督一臂之力。”

    董事长就是董事长,脑袋里考虑的不光是生意,还要想到政治影响。

    涉及到帮助金州军北伐这样大的事情,众人不再纠结,纷纷同意购入海州的土地,这点政治觉悟他们还是有的。

    “既然大家都同意购买海州的土地,那么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些土地将来用来做什么?如何利用起来?去哪里找人手?”涉及到具体经营,田玉昆最有发言权,也考虑的最详细。

    “玉昆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郭怀仁对田玉昆很是信任。

    “对于土地的用途,基本只有两条路,开垦成农田或者开发成牧场。开垦成农田的话收益会更高一些,毕竟这些年粮食的价格一直在上涨,都督府对种植粮食也有很多扶植政策。问题是开垦成农田需要众多的农民,而金州军境内大家也知道根本没人愿意做佃农,所以如何引入农民是最头痛的问题。”

    “如果开发成牧场的话,就要简单一些。辽东本来就适合养马、养羊,做牧场的话成本最低,而且需要的人手也相对比较少。无论是马、牛、羊、猪,只要养大了也不愁卖。只是做牧场的话,我们可能需要从鞑子和蒙古那里找人了,毕竟我们这边会养牲畜的人不多。”

    田玉昆为董事会提供了两个方向,供大家参考选择。

    两个方案各有优缺点,不过大家心里更倾向于种田。毕竟几千年的农耕文化几乎刻进了华夏人的灵魂,只要有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能不能种,可以种什么,这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而且说到种田大家驾轻就熟、信手拈来,成功的几率更高,养牲畜的话风险就大太多了。民间不是有句话吗,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可见养殖业的高风险。

    就在大家准备表态支持做农场的时候,郭怀仁发话了,“为什么非要二选一?要做我们隆兴旺就都做,农场、牧场一起做!”

    大家一时被郭怀仁霸气的话镇住了。

    “我们隆兴旺作为金州军的第一家公司,虽然发展的比较顺利,但是与那些江南的大族和巨商们相比还是有处于劣势。想要与他们比肩,甚至超过他们,默守陈规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认为这次是非常重要的机会,成了我们隆兴旺就是金州军商界的翘楚之一,败了无非再过几年苦日子。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一起赌一把?”

    郭怀仁不愧是隆兴旺的掌舵人,虽然不参与日常经营,可能也不怎么熟悉做生意,但是眼光和魄力却是一流的。

    众人被郭怀仁说得热血沸腾,纷纷表态赞同。

    “郭老说得好,我们隆兴旺要做就做最好,赌了!”

    “大不了重头再来,谁怕谁!”

    “我赞同!”

    ……

    “既然大家都赞同,那就调集公司的资金,尽量多拿土地,成败在此一举!”郭怀仁一锤定音。

    “按照董事长的意见,我们将需要众多的人手,我这边会想办法向都督府申请要一些,特别是懂得饲养牲畜的人,想来都督府手上应该有不少。诸位也要发动自己的关系,从本土那边找些人过来。总之,越多越好,这关系到我隆兴旺是否能够一飞冲天,大家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田玉昆接着郭怀仁的话头做了具体的要求。

    “玉昆说得对,成败在此一举,事关大家利益,该动的关系就动,该花的钱就花,一切有公司支持。对于做的好的人,公司会酌情调整他的股份,机会难得,请大家一定要抓住。”郭怀仁加大了筹码。

    现在隆兴旺的股份非常难得,有钱也买不到,确实是非常好的一个激烈政策。

    这些股东们在大明的时候都是当地的望族,加上一些亲朋故交,关系网还是非常可观的,一旦全力发动起来,想必可以为隆兴旺带来不少的移民。

    隆兴旺的决定根本瞒不住人,很快就在商界流传开了。大家在惊讶于隆兴旺大手笔的同时,也纷纷做出了相似的决定。

    只不过有的人魄力大一些买的多,有的人胆子小一点买得少,也有一些保守的决定观望一阵子再说。

    这些公司和商号出手,确实对于金州军来说有些雪中送炭。金州军的家底确实厚,但是再怎么厚面对庞大的开支应对起来还是有点吃力。

    海州的大军和近百万的新民全都是只进不出的无敌洞,暂时缴获又不多,只能靠原来积攒的钱粮支撑。现在变卖一些土地出去,虽然价格低了一点,但是对于支撑金州军继续北伐非常重要。

    信心有时候比真金白银都珍贵,有了那些大公司、巨商们带头,剩下的民间资本自然跟风入场。比起那些大公司、巨商,中小商户才是金州军民间资本的主力,随着他们入场,新征服地域的资源价格跟着水涨船高。让先前入场的人喜笑颜开,来晚了的后悔不已。

    资本市场随着金州军北伐的初步胜利开始震动,连带着那些江南权贵们也眼红了。

    江南地域多的是有钱人家,因为江南耕地有限,而且早就被大族们瓜分干净,使得这些有钱人钱多的没地方花,只能将钱埋在地窖里发霉。

    好不容易金州军在上海建立了据点,使得这些有钱人多了一个投资的渠道。但是上海地域有限,能够容纳的投资也有上限,更多的人还是缺少投资渠道的。

    当辽南商人热炒辽东土地和资源的消息传到江南之后,那些江南商人们也坐不住了。不限量的购买土地,而且都是连成片的,这个事情对渴望土地的江南士族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虽然辽东的土地不像江南这边一年两熟甚至是三熟,但是胜在便宜啊。而且那边还能养马养羊,同样是非常有钱途的行业。

    同样跟风进场的还有京师里的一些达官贵人,大家都要恰饭的嘛,收的那么多银子放家里总不太踏实,还是换成土地更靠谱一些。金州军出了名的守信用,这些人也不怕金州军翻脸。

    因为朝廷与金州军的关系太过微妙,这些人不方便出场,不过家人管家出面也一样,总之大家对辽东的土地充满了热情。

    很快金州军规划出来的可售土地就销售一空,剩下的都是金州军留下来准备建设工坊,以及安置百姓和建立自身农场、牧场、矿场的。

    在生产力还比较低下的现在,建设大农场和牧场能够有效的开垦土地,修建相关生产设施,这是单独的农户无法完成的。

    而且这些新民还需要集中管理,改造思想,冒然将他们分开对金州军来说也是有隐患的。只有当这些新民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对金州军有了认可,他们才有可能分出去成为自耕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