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这个升级系统不一般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现
    岳晨说:“方小姐有什么困难,如果你不讨厌,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事情。如果你今天能见到我,那是命中注定的。也许薛可以帮你。”

    方汝芹张开嘴,还是摇了摇头。他正要离开他哥哥的袖子。方兰生甩掉妹妹,用手扭头,对着月晨大喊大叫。

    “我想你手里的剑可能是功夫!”然后他转过头去叫妹妹:“这群人不光是靠父亲的病。他们如此威严,以至于不得不走到门口。他们还准备把我绑起来。就连那些政府的人也在和他们勾结。姐姐,这样下去,只能看着他们逍遥法外!”

    听了这话,岳晨还是觉得有些困惑。他正要开口继续问。然而,他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瞥了一眼那两个半岁的孩子,突然抓住其中一个,藏在侧巷里。

    方茹琴和方兰生愣了一下。当他们被拉到一边时,他们正要问。他们看到岳晨直接伸出手捂着嘴。他们嘴里说:“别出声。有一大群人来了!”

    原来几个人所在的巷子里人不多,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岳晨不是池中之物,但平情人的脚步可以判断。也许他瞄准的是眼前的两个人,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

    原来几个人所在的巷子里人不多,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岳晨不是池中之物,但平情人的脚步可以判断。也许他瞄准的是眼前的两个人,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

    三个人挤在小巷的一个角落里,用一堆稻草盖住身体。果然,不到十分钟,一大群穿着假警服的人出现了。

    “刚才那人真的说他看见方小姐追方兰生。他怎么跑得这么快?”

    “我不想快点走。两位少爷和少妇说他们有一个很好的假期机会,但他们没有带仆人出去。如果他们错过了这个机会,将来很难防范。”

    “我们到处去,一定要抓住他们两个!”

    岳晨听了大家的坏话,皱起眉头,吐了口水。看到方兰生要说些什么前。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为什么敢打扰我们大的工作?你害怕你会死!”一步一步,男子退了一步,虽然嘴上还牵强附会,但眼神中还是不可阻挡的恐慌。

    “方福!”岳宸伸出手指,挥了挥手上的匕首:“我怎么能不知道你们大府会派人去抓他的小姐和少爷呢!”

    “你干什么?只是个局外人。我劝你尽快离开,否则我会向官员报告,让大府来处理你!”

    岳晨怎么会受到别人的威胁:“哦,是的!看看你有没有生活,向官府汇报!”关上它,一步一步走向那个人。

    见情况不妙,领队正准备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向一边走去。然而,在他到达十字路口之前,岳晨出现在他面前!

    “你到底是谁?”领导没想到岳晨会有这样的本事。他刚才还在后面。此刻,他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看到自己的声音在地上发抖,吓坏了。

    岳宸走上前来,把匕首直接插在了领导的脖子上:“你不管我是谁。我只想知道是谁,让你去抓方家老大。”

    当然,首领并不知道岳480的功夫。刚才的举动吓坏了他,他猛地举起双手,抱住头:“大侠,饶了你一命。你不能做吗?是他方家的二爷叫我来的!”

    “二爷?”岳晨有些疑惑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其他中国人的记忆里似乎没有其他中国人的亲人!然后他低下头,拉着领导的耳朵:“我从来没听说老方还有个弟弟。你是我的傻瓜吗?”

    “大侠失陪了。方师傅没有弟弟,但他有一个远房表弟。当他听说方师傅病得很重时,他并不是以局外人的身份生活的。他让我们叫他二爷。他一直这么说,可是方师傅走了,那两颗毒牙都是他自己的。让我们想想该听谁的?所以……”

    “你就听所谓二爷的话,来绑阿架方师傅的儿子和女儿!”岳晨拿起前面那人的衣领,又把他踢倒在地:“我今天放你走。回去以后,我会考虑的。我只是一个远道而来的表弟。我要踢我的鼻子和脸!”

    接着,他用匕首拍了拍那人的脸:“毒牙不能让这些人为了太子而交易!”

    岳臣说完后,“匡条”丢了匕首,然后站在首领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见神了吗!神明一定要保护少爷和小姐!”头儿双手合十,看上去像是在祈求上帝、拜佛。

    岳晨从屋顶上观察。虽然世界上到处都是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东西,但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他的技巧足以让他们认为自己是神。

    这时,我想起草堆里藏着两个兄弟姐妹,我觉得下一个轻功就要飞到巷子里去了。

    那两个人厌倦了在干草堆里等。方兰生甚至已经睡着了,靠在姐姐身上,甚至吐泡泡。

    那两个人厌倦了在干草堆里等。方兰生甚至已经睡着了,靠在姐姐身上,甚至吐泡泡。

    “对不起,方小姐,我迟到了!”岳晨看着眼皮发抖,但他还是坚持要等自己的方如琴。一时间,他感到内疚。

    方如琴摇摇头说:“你追得清楚吗?”

    “别担心。我给了一些人一个很好的教训。他们不敢再这样做了。这是方小姐。我想你现在最需要提防的是家人!”岳晨没说完。他和他姐夫只是偶然相遇,他们不能指望对方相信他说的话。

    不过,方如琴却真的不好意思和轻蔑:“我知道叔叔不好。自从我父亲病出来后,他们就不知道了。他们不得不说他们是我父亲的远亲。因为弟弟突然病重,我有点慌乱,所以暂时信任他们。”

    “没想到,它们只是野猫,假装成老虎,对吧?”岳晨大概知道整个故事。他不知道这些假亲戚是从哪里来的。他甚至想榨干原主人的孩子。

    皱着眉头,似乎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故事,但世界的主线不是兄妹,难免会有疏漏。也许是方如琴。

    在他们对峙的时候,正在睡觉的方兰生被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很困惑:“姐姐,你在干什么?”

    方茹琴走上前去,轻轻地揉了揉弟弟的头发。他说:“这个少爷答应和我们一起回方家,说要把那些人赶出去!”

    月辰,这是一条黑线。他说的话似乎只是想帮忙。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有了不同的说法?摇摇头,反正他自己的理由也是为了帮助他们,所以说是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