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这个升级系统不一般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什么都没有
    方梵高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快改变。看到年轻人拿着剑,他朝自己的方向走去。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后退,直到他付了一张一边是梨花木做的椅子,然后停了下来。

    “你是谁,你的视力是从哪里来的?在我见到你之前我没有带剑!”方梵高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听说山上有一些怪物变成了成年人。他凭空有个大妇的本事!

    “我是谁并不重要。方二爷,你只要知道我是来教训你的。”说着,岳宸用手指指了指。果然,说完话,刚才站得很高的那个人已经像一滩泥一样坐在椅子上了。

    吹起头发后锋利无比的剑鞘此刻已经挂在他的脖子上了。方二爷吓得要死:“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是!我不是!”

    “你什么都没有。

    在秦川县大府后大厅,一名黑衣男子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傻瓜不仅被发现了,还被毒牙抓住关起来了!”坐在这个大厅里宝座上的人已经很生气了。

    “是的,大人,按照我们的计划,方家的二小姐和少爷应该被解雇。然而,一个15岁的男孩,不知从何处出生,却极为奇怪。我们的兄弟还没睡,被他打翻了!”

    跪在脸下的一张无奈的脸上说,如果你看那是扭打,急着逃走的领导。

    听“爸”的!一只茶杯重重地摔在茶杯底上摔成碎片:“全是垃圾!他们把路铺得很好。这位凡高不是傻瓜。他不知道他以前在磨什么

    那人生气地站起来。他似乎在大厅里焦急地走来走去:“如果我们按照长期的协议解决了方家的第二个小姐,然后再找一个类似的男孩来代替方兰生,那么方梵高就可以在第十三条的最高位置了。即使以后有人问他,他也可以把冯连生推出来抵消!”

    “但是现在,陈儿!”大厅里的人走上前去,俯身对着陈儿说:“什么都毁了。无论如何,先去解决这个人,以后的事情不要泄露任何瑕疵。”

    “是的,张大人!”陈二接到指示后迅速下台,但他并不打算听从张某的指示。

    岳晨有能力,陈儿也看到了。如果他不怕没人回来威胁家人,他就不会回来了。现在陈儿只想回家和家人一起离开秦川。

    陈二离开县大府办公厅后,张先生转身走进后院。他左拐右拐,走到一个秘密的地方,轻轻地敲门。他似乎很害怕里面的人。

    “先生,在被允许长大后,他打开门走了进来,他会叫先生的那个人慢慢地走了出来。

    “怎么了,大人!”这张脸上挂着微风和习的微笑,就像一副无害的人和动物的表情。

    “按照我丈夫的计划,一切都很顺利,但是突然一个小男孩出现了,打断了我们所有的计划!现在梵高被控制住了。我担心他会突然改变立场,让我们都出去,所以别让别人他把手放在脖子上说:“先把它弄干净。”

    当听说计划失败时,这位先生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眼前的张先生的眼睛也开始变得厌恶:“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抓到方兰生!”

    “是的,张先生好像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情绪变化。他在桌边坐下,端起桌上的茶,一口一口:“几乎不可能吞下方家!”

    他转过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这位先生:“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当然,最好是在党的负责人发现更多线索之前杀人。你派来的那些人做得还不够,他们被打败了。如果你晚上去找新的人调查,方家今晚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一切!”

    “当然,最好是在党的负责人发现更多线索之前杀人。你派来的那些人做得还不够,他们被打败了。如果你晚上去找新的人调查,方家今晚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一切!”

    那位先生站在窗边,没有回头看。如果他当时还不能从他手中流出的青筋中看出自己的愤怒,他会以为自己还在谋划,玩弄手中的一切。

    与此同时,方复也不闲着。

    “欧阳大夫,小姐突然晕倒了。有什么不对劲吗?”管家焦急地说。

    “第二个年轻的女士只是很匆忙,她累得晕倒了。当她醒来时,我给她开了两张处方。“照顾好自己没什么大问题。”欧阳医生自己捋着胡子,然后平静地说。

    “很好。“我想麻烦欧阳医生,”管家可以断定他的小姐没事。医生开好处方后,恭恭敬敬地把欧阳大夫赶出家门!

    “岳先生,你该怎么办?年轻的女士还在昏迷中,老人已经很久不能说话了。现在福州没人管了!”此刻,管家的眼睛里充满了忧虑。我不知道是哪个部队盯着房子看。

    “现在不是管家操心的时候,而是去问一下从se雇他的幕后人员的名字。

    在方家的柴火房里,岳晨从一个制高点俯视着方梵高。他的黑眼睛黑得让人有点害怕。他看起来和以前那个笑容满面的年轻人是两个不同的人。

    “你到底要不要说,不然我就没礼貌了!”此时,岳晨低下头,在方梵高耳边轻声说话,增添了他的力量。

    “我说了,我说还没有?你能先把剑从我脖子上拿下来吗?”梵高已经被吓坏了。此刻,他的声音颤抖着,看上去像一只失去亲人的狗。

    “是的,是秦川知府张大人的管家。他两个月前来找我。他说方家的主人很快就要生病了。让我带着信物去方家吧!”

    方梵高现在一脸懊恼:“原来我不信,我只是个农民,怎么能和这么大的家庭扯上关系呢!”

    “只是管家答应我接手方家后,他会给我一半的房产,给我一个师傅。当我情不自禁的时候,我就迷迷糊糊地来到家里。相信我,不朽的。我没有做任何伤害方家人的事。他在背后把一切都告诉了我。我就这么做了。如果你想报复,请不要在我头上邀请我

    梵高不停地磕头,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张大人!”岳晨皱了皱眉。他在情节中从未涉及过这一部分。然而,整个世界都是围绕着白日屠呦呦转的。方家的事,全世界一定会自动完成的。不幸的是,该系统正在修复漏洞。否则,我们可以拿出系统,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退后一步,蹲下,看到自己已经瘫倒在地上。梵高说:“好吧,既然是张大爷叫你来的,他又叫你怎么办?”

    “再说,我就趁二小姐带少爷出去抓他们。他们安排了一个和少爷很像的人。当时,他们说他们在玩的时候起火了。少爷年纪还小,就爱玩。他也可以用合乎逻辑的方式隐藏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