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这个升级系统不一般 > 第二百零二章 兑换
    “系统!换来的红土傀儡让岳晨的肉痛都看着消失了300分,但值得一想的是一个微笑换一个美人。

    古剑是一个神仙剑客的世界,但与其他小东西相比,却有一些小虫子。比如说金庸城内的紫阴真人堪比真人真人,凡人世界似乎没有修炼的气息,就连金师傅的武功都比不上!

    岳晨闭上眼睛,呼吸着。然后,一边的空气开始逐渐漂浮起来。就连地板上的红色都已经染上了,它也飞走了。最后,它变成了一个球,消失在空中。

    岳晨闭上眼睛,呼吸着。然后,一边的空气开始逐渐漂浮起来。就连地板上的红色都已经染上了,它也飞走了。最后,它变成了一个球,消失在空中。

    他拍了拍手掌上不存在的灰烬:“这是合格的!系统,请释放我刚兑换的钱

    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十多个栩栩如生的木偶。他们看起来像是岳晨刚刚解决的张家人。

    “从今往后,我要你遵守一些规矩,当好你的长官。方家从此有什么麻烦,你一定要尽快解决!”谈笑风生后,岳晨在方茹琴之后铺路。

    “是的,同时,十几个木偶恭敬地向月晨鞠躬,挥手致意。岳宸示意他们下去干活,然后回方府去!

    他一进门,一个绿色的身影直奔他的大前。

    “岳兄,这是我偶然发现的一块玉石。虽然它只是一小块,但看起来非常漂亮!把它当作救命的感谢礼物,方兰生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玉石递给了岳晨。

    岳晨早就习惯了看好事。现在他接受了,因为他不想浪费方兰生的好意。很少有小恶霸主动给别人送东西,所以他不情愿地接受了。

    但当手碰到这块玉石的第一瞬间,整个人的眼睛都睁大了。

    “这是……”岳晨当即问他头上的制度:“制度,这玉所蕴含的光环绝对不是普通的玉。据古剑记载,这不是古代玉衡留下的器物碎片。”

    “是的,主人!”

    岳晨从系统得到答案后,很快就在自己的空间里收到了玉天平。接着他无影无踪地问道:“兰生,按照你的身份,碎玉应该是不能戴的,即使很难戴,也不能由小女孩送去!”

    方兰生摇了摇头,然后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岳晨注意到520手上的淤青一定是被绑阿架时留下的。

    他伸手抓住男孩的手,用他的内力将他推过对方的身体。可是,方兰生的瘀伤完全消失了,连身体的疼痛都消失了!

    方兰生高兴地跳了起来,兴奋地对岳晨说:“岳兄,你怎么这么凶?就像故事书中的仙女

    如果岳晨摇摇头不回答这个问题,他就继续说:“你还没告诉我碎玉是从哪里来的。”

    方兰生此时显得有些茫然:“父亲病重后,很少和我玩。那一天,我潜入父亲的房间,看父亲是否健康。然后我捡起了床脚的碎玉。我看到鱼身上的花图案很奇怪,所以就留了下来!”

    方兰生抬起稚气的脸,掐着岳晨的袖子:“岳兄,你真厉害。你摸了我的手,治好了我所有的伤。那你一定能治好我父亲的病,对吧!(bdab)

    在哥哥的伤势消失后,方如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之中。此刻,他看到方兰生说了这样的话,但他只是停了下来:“兰生!我们太麻烦岳先生了。即使他把你的伤吃得好,欧阳医生对他父亲的病也无能为力。我们不能要求太多!”

    “没有坏处!”岳晨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们学校有一些秘技和一些常见病,可能是可以解决的。至于方师傅的症状,还得等我亲眼看到结果。”

    “真的吗?”方如琴的眼睛在那一刻亮了起来。岳晨看着对方活灵活现的身影,感到浑身发痒。他不得不马上把眼睛移开。

    老管家正好在这个时候匆匆进来。在见到他的小姐后,他鼓起膝盖,半声喧哗后开口说话。

    “管家怎么了!”方如琴立刻恢复了这位知书达理的小姐的模样。

    “真是个淑女。欧阳医生家的小儿子突然生病发高烧。他不能下去。于是欧阳大夫派人给他捎了个口信,说明天和师父的会诊可能会耽搁。”

    方如琴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在你父亲目前的状态下,例行的会诊只是例行公事:“我以为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派人去叫杨大夫待在家里,好好照顾少功。”

    方如琴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在你父亲目前的状态下,例行的会诊只是例行公事:“我以为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派人去叫杨大夫待在家里,好好照顾少功。”

    “是的,小姐!”

    “少功?”陈越忍不住说出了这个名字。

    “嗯,这是欧阳大夫家的小儿子。小时候欧阳少功和我一起长大。在此之前,他一起在私立学校上课!”方茹琴解释说,一边看着小伙子的脸,怕误会,马上加了一句:“但只是从小就知道和同学关系好而已!”

    月辰笑着看着眼前的方茹琴。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这里的女孩掩饰不住内心。她伸出手,互相搓头发。”好吧,我明天就借这个机会给方师傅看看。只是方小姐要做好准备。小悦毕竟不是医生!”

    “如琴知道。他不会让你太难堪的。

    岳宸刚从欧阳家回来,正要躺下休息,就被方茹琴叫了出来。

    “方小姐,我不知道找小悦深夜出来是什么意思!”月宸看着他在面前拧着手帕,问风大的方如琴。

    方茹琴没有马上回答,这是他们深呼吸的地方,大口随着深呼吸,微微上下,还不由得出现了几滴汗。

    “岳大哥,我知道。你准备好走了,是吗?”方如心似乎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当着岳晨的面对她说:“别急着反驳。我看得出您的行李已经打包在您的房间里了!”

    岳晨原本想偷偷溜出去,但他不想告诉兄妹。他担心两人会制造这样的麻烦。

    “你在说什么?方小姐,我们不是约好明天见你父亲吗?我怎么会离开呢!”岳晨只是略过开头,把话题转到另一个方面。

    “我知道!”方如琴忍不住跺了跺脚,称手帕的力量越来越重。他紧紧地咬着下唇,看上去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我知道你是一个大门派的弟子。如果你有这些本事,你不可能一直呆在秦川,但这是岳大哥。你能多呆一会儿吗?”方如琴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勇气说出这句话。

    对于学过三从四德的年轻女士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非常规的话是极为罕见的。

    方如琴说完,只觉得自己有点懵懂,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样看着眼前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