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这个升级系统不一般 > 第二百零三章 不眠之夜
    岳晨此刻很痒。如果他想说一个美女在他面前漠不关心,他只能说要么男人做不到,要么男人不喜欢女人。显然岳晨不是后者,但是

    “方小姐,既然你叫我大哥,你一定知道你现在才14岁!”岳晨对这些未成年女孩一直都是错的。即使在古代,她也要等16岁和发夹。否则,她总觉得自己在犯罪!

    “那又怎样?普通女孩14岁就订婚了!岳大哥离我和季只差两年了。你真的不能理解我的心吗?”方汝芹不情愿地看着眼前的岳晨。他不相信对方只会用它。他还没来得及拿到发夹就拒绝了。

    “方小姐!”

    “方小姐,叫我如琴吧!”刺客岳晨惊讶地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他的另一边满脸委屈。他看起来像一条充满气体的河豚鱼。他忍不住举起手来戳它。

    方茹琴恰巧抓住机会,抓住岳晨的手:“岳大哥,你半夜约你舅舅出来说这话,我知道我不是个聪明的女孩,但你不走就不说了!”

    看到方如琴,他越说越伤心,窦达的眼泪越是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岳晨总是看不到女孩哭的那个人。值得伸手去擦对方的眼泪。

    方如琴,我给了你一个机会。岳晨心里想的是什么。接着,他用手指掐了一下方茹琴的下巴。

    一个有钱人家养大的小姐,天生就有玉皮肤。她只是捏着雪白的皮肤,然后又捏了一个红印。

    他低下头,捂住嘴唇。方如琴怎么会谈到这样的情况?他睁大了眼睛,眼花缭乱。

    岳晨只是伸出一只手捂住对方的眼睛,于是展开了激烈的搏斗,直到怀中的女孩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对自己都很虚弱!

    岳晨只是伸出一只手捂住对方的眼睛,于是展开了激烈的搏斗,直到怀中的女孩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对自己都很虚弱!

    “你太年轻了!”岳晨对怀中的女孩说。

    “岳大哥!”方如琴捏着嘴上的手帕,轻轻地拍着对方胸口的钱:“岳大哥,等我长大,好吗?”

    月辰看着月亮,笑着看着他。方茹琴点点头:“好!”

    接着,他大胆地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在一个激烈的吻之后,方如琴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不传统的事。他低着头,不管岳晨怎么叫他都不肯抬起头来。

    岳晨觉得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可爱。他把对方紧紧地抱在怀里。半声之后,他说:“我先带你回你的房间。”

    她怀里的女孩就像猫吠叫一样虚弱,说:“好吧。”

    这一夜,无论是方茹琴还是月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月晨的手和秦一样好。

    岳宸来到方师傅家门口后,觉得不对劲。这个房间里的药味太浓了。即使是身患重病的人,也不可能有如此浓烈的草药味,除非他想用草药的气味来掩盖某些东西?

    然而,他低下头来,拿着手帕,感到有点焦虑不安。方如琴不停地走。岳晨觉得最好不要说!

    “如琴,我先去看看。你在门外等我!”

    如琴不情愿地用手帕拨弄着:“哥哥看!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房间里的药味对你来说太浓了,一个小女孩。再说,你不相信我吗?我一个人干!”岳晨伸手给方茹琴搓头发。不出所料,她被“一三”安抚了。

    方汝芹只好嘟嘟着嘴,脸上很不高兴:“好吧,但是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话,你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吧!”岳晨回答,虽然他走进房间,但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条绿色的裙子,他就和他一起溜了进去。

    这房子里的人也很奇怪。很明显,他们的主人病了,这个房间里没有人可以照顾。岳晨皱着眉头,觉得有点奇怪。

    他走到床边去看方师傅的脸。这辆车看上去不像个重病患者,虽然他的脸是灰色的。不过,根据岳晨这几年的经验,很明显,体内力量过大,无法承受症状。

    他伸出手指,迅速将方师傅的两个大位封住。他从储藏室里拿出一颗珠子来吸收精神力量。他屏住呼吸,挽着胳膊。幸运的是,世界对北明的魔法没有反感。他很容易地吸收了方师傅身上所蕴含的额外的精神力量。

    不是岳晨自己消化不了,所以他跟你谈过。正当他要把力气吸进身体时,系统突然张开了嘴。

    “主持人可以利用方太的额外实力换取商场积分!”

    岳晨扬起眉毛说:“好!”我刚巧想玩几次大转盘,于是系统立刻摆正,负责吸收精神力量。

    接受珠子进入系统空间后,岳晨解开了开封大师身上的大位。一股真气被天灵穴打倒。不一会儿,方师傅渐渐醒了过来!

    岳晨青坐在旁边的长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慢慢地啜着茶。然后他看着方先生。方太太病重时虽然不能说话,但她并没有失去知觉。你从管家口中听说过这个年轻人的存在。

    “你就是岳先生!谢谢你在我生病的时候救了茹琴和兰生

    岳宸没有和他寒暄,而是把杯中的茶全喝光了:“谁告诉你,你可以从玉衡手中夺权?”

    方师傅的脸愣了一下:“公子,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方师傅的脸愣了一下:“公子,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岳晨上前一步,从床边俯视着方师傅:“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句话不是普通人可以探究的。从你的脸上看,一定是玉有杀人的大望。”

    方师傅想推诿过去,但看着这个年轻人,他似乎很了解玉,于是说出了实情。

    “三年前我接触到了这块碎玉。当我去乡下的庄子时,我遇到了一个当时身无分文的陌生人,所以我给了他一些钱!最后,这个怪人把玉石送给我作为感谢的礼物,说玉石可以生死攸关,人肉骨肉,而且可以长生不老

    “我不相信!”方师傅苦笑着说:“反正我们方甫家是个大家族,他那几十两银子也不用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他的话的?”岳晨挑了挑眉毛,脸上满是兴致。他似乎把这次经历看作是一个故事。

    “大约一年前,我突然想起你给我的那块玉石。别玩了!丫鬟可能觉得玉石需要清洗,就拿起来用手帕戳了戳。没想到,她扎了手指!”放在一边说,眼睛开始惊慌:“然后你知道,玉开始发光,最后直接吞下丫鬟进了它!”

    “我好害怕!”方师傅心有余悸:“但我还是去了,直到你的灯亮了。我摸了摸玉,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充满了,还有那顽疾留下的痕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