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2章 成为朋友
    戚黛这一个早上都在想她和徐远山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相遇。

    也许是在市一中报道的时候,也许是要等分班的时候,也许是在某次出门时意外偶遇,再也许会在某个浪漫场景下……

    唯独没有想过会在重生回来的第一天,在一个平平无奇拥挤的食堂里就相遇了。

    如果不是她对徐远山这三个字足够的敏感,她甚至不知道徐远山初中居然和她同一个学校!!

    如果不是她对徐远山的五官足够记忆深刻,也许她根本不会把眼前这个皮肤蜡黄、看上去比她还瘦小、顶着锅盖头、戴着黑色框厚厚眼镜片还长了一脸颊痘痘的干瘪小男孩当成十几年后样貌清俊、皮肤白皙、身高腿长的徐远山。

    所以她现在的心情除了激动和心疼外还有一丝微妙的说不出来的感受,她为自己曾经的肤浅感到深深的羞愧。

    徐远山正埋头吃饭,忽然眼前被阴影笼罩,他以为又是班里的恶霸们,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人出言讽刺或是其他动作这才慢悠悠抬起头,然后发现原来刚刚一直看着他的是隔壁班的那个女生!对方的表情有些复杂,还没等他解读出来对方已经冲他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徐远山……徐远山立马低下头假装没看见。

    他差点忘了自己已经转学了。

    戚黛回神后便在他对面的空位坐下,石梅梅也不明所以的端着餐盘跟了过来,在看见对面两人时难以置信的看了戚黛一眼。

    她刚刚说的“王子”不会是这两个中的某个吧?

    戚黛才不关心她怎么想,她现在正沉浸在看见少年徐远山的喜悦之中。

    因为有成年徐远山的滤镜在,现在的她看现在的徐远山只有满满的心疼,并没有其他人的嫌弃和鄙视,甚至在发现徐远山的餐盘里果然只有一份土豆的时候,想的也是怎么才能在不经意间用自己的饭卡多给徐远山买些吃的。

    “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先开口的是刚刚叫徐远山名字的男生,戚黛刚好也认识,叫陈光煜,是隔壁班的学委,方正脸、留寸头、穿校服、拿奖学金、眼高于顶,讨厌不好好学习的学生,标准的模范三好生,老师们的心头宝。

    他和徐远山坐的是四人座,通常不会有人来坐在他们对面,特别是女生,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不过戚黛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头继续看着徐远山吃饭,嘴里漫不经心答道:“没事啊,能有什么事。”

    陈光煜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个女生看徐远山的眼神不怀好意,因此也不再搭理,只是催促徐远山:“徐远山你吃快点,中午我们再去教室把那两道物理题解一下。”

    徐远山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不过吃饭速度倒是快了一点。

    戚黛轻叹,温柔劝道:“吃饭要细嚼慢咽才对肠胃好,你那么瘦更要吃慢点才能更好吸收。”

    徐远山同样没答话,但吃饭速度又慢了下来。

    戚黛看在眼里,忽然觉得少年时期的徐远山真的好可爱,很想摸摸他的头。

    陈光煜也看到了,不过他更多的是生气:“吃饭就是吃饭,哪需要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我们初二了!时间那么紧,吃饭肯定也要争分夺秒!”

    戚黛这次没回答他,因为徐远山依旧保持不紧不慢的吃饭速度,倒是石梅梅虽然也好奇戚黛怎么会忽然过来,但她更看不惯陈光煜的嘴脸,因此出言就是怼:“你时间紧迫那你走呗,又没有人拉着你。”

    “你!”陈光煜想反驳她,偏偏徐远山还是闷声不吭,不说话也不看他,他憋的脸都红了,最后凶巴巴的冲徐远山说:“我先走了,你愿意跟着别人堕落谁愿意管你!”最后这句话隐含谁不言而喻。

    石梅梅怒目而起,陈光煜跑的也很快。

    石梅梅指着他的背影骂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老师心头宝了不起么?!”

    戚黛看也不看的点头:“是的。”也不知道是回答前面那句话还是后面那句话。

    她问徐远山:“你也是六班的么?”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算问题,徐远山这性格,哪怕现在还没那么自闭,可依然不会主动跟人交际,既然他会跟陈光煜一起吃饭,那就说明他们至少会是一个班的。

    果不其然徐远山听完以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九中初中部单独有一幢四层小楼,只有到了初三才能搬到高中部所在的综合教学楼去。

    而初二年级一共六个班,占据三四楼,其中五、六班是重点班,是唯二在顶层的班级,面朝前操场,共用同一个走廊,但五班旁边楼道可通前操场、学校大门和食堂,六班旁边楼道则通后操场、宿舍楼和厕所,加上两个班的任课老师大部分都重合,因此两个班的人基本都相熟。也正因为如此,戚黛才会对重生前的自己居然不知道徐远山初中的时候和她仅隔了一堵墙而感到无比郁闷和羞愧。

    好在现在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还不晚,她很快调整心情笑着对徐远山说:“对了,你大概还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戚黛,是五班的。”

    石梅梅不知所以的在桌子下拉了拉她的衣服,戚黛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又期待的看着徐远山。

    在她灼热的目光下,徐远山终于结结巴巴的开口,却是没有同样自我介绍,而是说:“我、我知道。”

    戚黛瞬间来了精神,放下筷子很兴奋的问:“你认识我?”

    徐远山愣了三秒后选择实话:“认、认识。”

    戚黛笑嘻嘻的问:“你怎么会认识我?”其实脑海里已经脑补了一出徐远山早就暗恋自己的校园青春大戏。

    可惜徐远山说:“张老师给我们读过你的作文范本。”

    戚黛有点儿失落,徐远山抿了抿唇还是没有告诉她,其实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因为最近班里的男生都在讨论她。

    不过戚黛也就失落了几秒很快又兴高采烈起来,问他:“那你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写吗?”

    徐远山点头。

    戚黛又问:“那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名字连在一起很有意境?”

    徐远山又开始结巴了:“还、还好吧。”说着垂下脑袋,抬手扶了扶眼镜以掩盖忽然发烫的脸颊。

    戚黛还在兴奋的说:“明明是很好啊,你远山,我如黛,天造地设。”

    “咳咳咳咳。”旁边的假装透明人的石梅梅被米饭呛到了,她简直不知道该说戚黛色迷心窍还是饥不择食。

    眼前的小男生哪里值得人驻足啦?!

    戚黛毫不在意石梅梅怎么看她,依旧笑嘻嘻的跟徐远山说话。

    可惜徐远山话少,除非她问,否则绝不多说。

    就这也让戚黛很高兴了,毕竟成年后的徐远山她说十句话才可能答一句,也是后来聊得多了才慢慢好了些。

    他们一直坐在食堂里边吃饭边聊天,直到人都走的七七八八,徐远山盘子里还有三分之一的饭。

    石梅梅总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开口的话估计戚黛能聊到明天,甚至徐远山也不会提前结束话题,她无声叹了口气才说:“都吃好的话要不我们走吧,我想回去睡觉了。”

    “啊?这就走啊。”戚黛有些不舍,小远山实在太戳她了。

    不过她也知道他们今天才刚认识,不急于一时,因此很快调整好心情跟徐远山告别。

    临走时戚黛有些不放心的问徐远山:“我们是朋友了吧?”

    徐远山愣住,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谁做过朋友,就连时不时找他一起吃饭的陈光煜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成绩不错,可以交流学习的同学而已。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不讨喜,所以也习惯了独来独往。

    可现在……

    面对着这么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他很难说出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

    戚黛又说:“你不回答我当你默认了哦。”

    徐远山从喉咙口闷闷的应了一声。

    戚黛眼眸又亮了亮,朝他伸出手:“既然是朋友那握个手吧?”

    石梅梅:“???”这怕是个假的阿黛黛!

    徐远山:“!!!”

    徐远山看着面前那只白嫩的小手,做了好几次心理建设才把手伸了过去。

    两手相握,一冷一热,戚黛奇怪的“咦”了一声,好奇道:“明明我们个子差不多呀,怎么你的手比我的大?”

    徐远山本来就脸热,这会儿更是烧红,急匆匆的抽出手后说了句“我去教室了”就跑了。

    戚黛只能遗憾的叹了口气。

    石梅梅伸手在她额头碰了碰,又摸了摸自己的,疑惑道:“也没烧啊。”

    戚黛也摸摸自己脑门点头:“我确实没烧啊。”

    石梅梅说:“没烧你干嘛缠着徐远山?”

    戚黛关注点全然不一样:“你认识徐远山?”

    石梅梅哼了一声:“怎么不认识?他这学期刚转来就霸占了陈光煜的第一,而且两次月考基本科科满分,比陈光煜还受老师们喜欢。”说了这句话以后她话音又是一转:“不过,听说在班里基本不跟谁说话,老师喊起来回答问题也是结结巴巴的,大家都在私下讨论他是不是个小结巴。”

    戚黛皱眉。

    石梅梅没有察觉,继续道:“还有人说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车祸去世了,家里的亲戚都说他八字不好,专门克亲人,所以很小就给他送孤儿院去了,而且孤儿院对他也不怎么好,也不知道怎么长这么大的。”

    石梅梅每说一句戚黛的心就揪起一截,说到最后,戚黛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揪成线团了。

    重生前她只知道徐远山小时候过得很不好,介绍阿姨也只说他以前过得很苦。因此怕他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戚黛也从来不提过去。

    但今天才知道,光到现在他就已经遭受那么多的被抛弃和嘲笑,她都无法想象在她不知道的那些年里徐远山还遭遇了什么才导致整个人自闭起来,而之后那些年他又是怎么挺过来的。

    戚黛每每想起都心疼的不行,她很想不管不顾的去抱抱那个瘦小的徐远山,告诉他,“你不要怕,我来了,以后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不过现在的徐远山还只是怯懦和内向了些,最糟的那些还没来,她还可以阻止。

    而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回到这一天了。

    因为这是她和徐远山的初见,也是他们故事的开始,上一辈子她错过了和他提前相识的时机,错过了保护他的机会,让他白白遭受了很多委屈痛苦,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再次相遇,所以老天让她重来一次,给她一个从开始就好好保护他的机会。

    戚黛还在想要怎么保护徐远山,又听石梅梅说:“所以你别欺负徐远山了,他跟其他人不一样。”

    “你想什么呢。”戚黛简直不知道该高兴石梅梅居然会护着徐远山,还是该难过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估计跟个渣女似的。

    她望着徐远山离开的方向似是跟石梅梅说话,又似是喃喃自语:“我怎么会欺负他呢,我保护他还来不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