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4章 一起自习
    关于自己重生的事,戚黛的接受能力其实蛮强的。

    她本身就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充满好奇,平时相关书籍也看过不少,除去最开始醒来被吓了一跳后,她觉得重生也不错,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这些都是一场梦。

    更何况重生以后她还见到了少年徐远山,时间点比上一辈子提前了十五年!如此一来,她既可以更早的保护徐远山,让徐远山成为更好更优秀的人,也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成为他最亲密的人。

    简直完美!

    只不过,唯一一个缺点就是要从头学知识,将来还不一定能用到。

    “诶——”一下课,戚黛整个人就瘫在了桌子上长长叹气,“学习好难呐!”她做了一整堂课的笔记,可还是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学起。

    石梅梅同款赞同,片刻后转身拍了拍后方桌子:“诶,闫方同学,采访你一下,你是怎么学的?”

    戚黛也好奇的转身看向对方,毕竟他可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二啊。

    正在写题的闫方抬头看了她们一眼,冷淡回道:“上课认真听,下课多做题。”

    石梅梅:“……”

    戚黛:“……”

    道理谁都懂,可……

    石梅梅又问:“能不能具体点?”

    闫方看了她几秒,只说:“智商是硬伤。”

    “噗!”笑的人也是她们的后桌,即闫方的同桌,余俊生,见前面两位女生目露凶光的看过来,他欲盖弥彰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听见啊!”

    石梅梅气的拿起他桌上的课本就要揍人,被戚黛拦下了:“消消气,消消气,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这样就能消气那就不是石梅梅了,她往桌子上一看,当即伸手把后面桌子上的书全部推到地上,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才转回去。

    戚黛惊了,这么简单粗暴的吗?难道她以前也这样吗?

    闫方看着自己手下被划了长长一道线的卷子,握笔的手紧了紧,余俊生赶紧按住他的手安抚道:“没事没事,我的给你。”说着把自己雪白的卷子换给他,然后又蹲地上去捡书。

    戚黛叹了口气,也帮忙捡书。

    余俊生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捡就行了。”

    戚黛笑笑,把闫方的几本书捡起来捡坐回座位了。

    余俊生就:“……”

    要说戚黛怎么认得出哪些书是闫方的?很简单,没有褶皱的就是,因为闫学霸很少翻课本。

    戚黛把书给闫方后笑眯眯的说:“我能问个问题吗?”

    闫方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不过比石梅梅好点,于是还是点头:“什么?”

    戚黛说:“你觉得我这种基础的,要用什么习题比较好?”

    她的语气诚恳,态度良好,完全没有以前那幅作天作地吊儿郎当的样子,故而闫方在看了她几秒后说:“你先弄懂课本吧。”

    戚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闫方又多加了一句:“你可以结合教辅一起看,有不懂的可以多问问。”

    戚黛顿了下跟他道谢,转回身的时候有些失望,她心想,要是和徐远山一个班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去问对方问题,刷刷存在感好感什么的,可惜了。

    不过她的可惜没有持续太久,就迎来了好机会。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隔壁班的英语老师来了,她说:“你们班的陈老师有事请了半个月的假,这半个月就由我代他给你班上课。”

    戚黛立马记起了这件事,她记得当时这位赵老师是把两个班都聚在一起上的课,也是因为一起上课这件事,陆伟嘉和叶虹才看对眼在一起了。

    果不其然,赵老师又说:“因为我教了三个班,课时不好调,所以我跟你们班主任商量了一下,这半个月的英语课你们班跟六班一起到大阶梯教室上。”

    戚黛心里激动的要死,面上却含蓄的听着石梅梅在那里哀嚎着:“完蛋了,听说赵老师每节课都要听写,听写不过关的还要罚抄,去大阶梯教室完全没有可能作弊啊。”

    戚黛毫无诚意的安慰她:“那就好好背。”

    石梅梅哭:“你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与我同甘共苦的阿黛黛了。”

    戚黛心说,对,我不是当年那个会与你同甘共苦的阿黛黛了,我现在只会和我的徐远山同甘共苦。

    不过她还是表情坚定的和石梅梅说:“放心,我们一起背单词。”

    石梅梅卒。

    不管石梅梅怎么郁闷,下午放学的时候戚黛还是按照自己计划给家里打电话说这两天要住校,周末再回家。

    戚家女儿放养惯了,戚黛在学校也有床铺,她妈妈戴颖听后也只问了问钱够不够,戚黛说够的,戴颖又交代几句在学校好好听话,不要跟同学吵架什么的就挂电话了。

    石梅梅全程都在旁边,颇为不解道:“你家也就六七个站而已,为什么不回家。”

    戚黛说:“因为我要好好学习呀。”

    石梅梅才不信,可暂时她也想不到其他原因,只能跟她说再见,自己一个人回家去了。

    留校的戚黛则兴高采烈的去了食堂。

    住校生被要求上晚自习,老师们虽然不会点名,但是会去巡堂,而只要班级里没人吵闹的话,巡堂老师一般都不管,所以戚黛是计划晚上摸去六班找徐远山上晚自习的。

    诶,想想也是有点可怜,就因为不在一个班,只能偷点晚自习共处时间。

    戚黛晚饭时间没有在食堂偶遇徐远山,她草草吃了饭就回教室去了。

    本来想直接拿着书去找徐远山的,临出教室她又折回去了。

    一是她不敢这么直接去,她怕徐远山不能接受,毕竟下午给他零食他也没要。

    二是她得先把作业写完,不然的话到时候只顾看徐远山怎么办?

    戚黛把当天写完的时候晚自习刚开始没多久,她偷偷摸摸溜去六班门口偷窥。

    六班留校的比五班少,也就二十来个,徐远山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旁边位置是空的,此时正在埋头写作业。

    戚黛犹豫了半天,站在门外阴影处叫了一声徐远山。

    叫完以后就后悔了,她不应该这么来的,就算来了也不能在外面直接叫徐远山名字。

    她还在懊恼,徐远山已经站在门口了,他试探的叫了一声:“戚黛?”

    戚黛瞬间什么情绪都没了,高兴的从阴影里站出来:“是我。”

    徐远山有点儿紧张:“你、你找我什么事吗?”

    戚黛也有点紧张:“我能去你们班写作业吗?”

    “啊?”徐远山愣住,他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可以吧。”

    戚黛又说:“那我可以坐你同桌的位置吗?”怕徐远山拒绝,特意补充道:“我有些数学问题想要请教。”

    虽然徐远山不清楚,为什么戚黛要从五班跑来六班找他问问题,不过他答应了。

    在戚黛开心的回去拿习题的时候,徐远山在自我反思,他并不是什么乐于助人的人,甚至于有些自闭。

    因为家庭原因,他从小就没什么朋友,久而久之,他也不愿意跟人交往,不愿说不必要的话,所以他没有一个朋友,他也乐得缩在自己心里阴暗的角落。

    可戚黛不同,她仿佛就是一束光,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他就像是一种本能一样想要去张开手迎接,不是他不想拒绝,而是根本拒绝不了,心未动身已行说的就是这样。

    哪怕在陈光煜说过戚黛在追陆伟嘉,整天跟五班的男生打打闹闹,根本不像个好学生,他也……无法拒绝。

    戚黛拿了数学课本和教辅,又拿了物理作业,还抱着两盒牛奶,看到站在六班教室门口等她的徐远山就递给他一盒。

    虽然上辈子徐远山也有一米八的个儿,不过看着现在瘦瘦小小的徐远山,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对他好。

    “我今天买的,不喝过期了。”戚黛这么说。

    徐远山紧了紧手里的牛奶,没有拒绝,转身先进教室。

    戚黛跟着进去以后立马被不认真上晚自习的同学发现。

    于是本来安静的教室瞬间叽叽喳喳起来。

    “那不是五班的戚黛吗?”

    “对啊,戚黛来咱们班干嘛?”

    “戚黛什么时候跟徐远山关系这么好了?”

    “她不是在追陆伟嘉吗?”

    “我听说是他俩已经在一起了吧。”

    “真的吗?什么时候?”

    ……

    戚黛听着这些议论声简直无语,她都不知道原来她这么出名的。

    她小心觊觎了一眼旁边徐远山,后者已经在认真做题,丝毫不被八卦所影响。

    戚黛既开心又难过。

    开心徐远山不被八卦所影响,难过徐远山既然不被八卦所影响,那么也就说明他根本不在乎自己。

    不过看着对方认真写题的样子,戚黛鼓励自己,没关系,这才第一天呢,来日方长,她会打开徐远山的心门的。于是她斗志昂扬的摊开课本看了起来。

    而她身边的看似认真的徐远山,事实上并没有那么不动于山,那些声音他自然听得到,他又不聋,他只是想要借写题来平稳自己忽然烦躁的思绪而已。

    八卦之所以被称之为八卦,主要就是通过议论别人达到取乐自己的目的,而当当事人在他们的议论中不为所动,他们也就自觉无趣,偃旗息鼓了。

    第一排的戚黛心无旁骛的翻了一节课的课本,圈了几个不懂的知识点,一下课就小心戳了戳徐远山胳膊:“这几个能给我讲讲吗?”

    徐远山接过看了一眼,抽出一本空白草稿本给她讲了起来。

    大概是还没到变声期,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很清亮,认真讲课的时候不似平时的呆软,反而带点质感的沙哑,以至于让戚黛想到了上一辈子徐远山也曾用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给她读故事书的场景,当即鼻翼发酸,眼眶也红了。

    戚黛咬着口腔内的软肉努力让自己回神,那些都过去了……

    虽然一晚上戚黛有大半时间思绪都在飘,但是综合下来效率还是挺高的,她很开心的回自己班收拾东西去了。

    徐远山也在收拾书本,拿起那本草稿的时候目光忽然定住了,空白一页上面多了一行娃娃体的字:徐远山你别怕,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在那行字的下面还画了两个小人漫,一个齐肩短发的女孩把一个戴眼镜的短发男孩护在怀里,女孩脑袋旁边还有个云朵气泡,气泡里有两个加粗的字和一个感叹号:别怕!

    心脏忽然像是被针刺一样酥酥麻麻的,整个人像是被暖流包裹着,暖洋洋的。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说要保护他的人,还是一个跟他差不多瘦小的女生?!

    徐远山又仔细看了看那行字和漫画,嘴角不自觉向上扬了扬,然后小心翼翼把草稿本收起来藏好,开心的回宿舍去了。

    他心想,今天果然是开心的一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