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7章 矛盾初起
    戚黛最在乎的还是徐远山。

    所以趁着课间操的时候她又蹭到了徐远山的旁边上,笑嘻嘻的跟他搭话:“小远山,你刚刚怎么没等我啊?”

    徐远山目视前方,像是没有听到。

    “徐远山?”戚黛又喊了他一句。

    徐远山转头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又转回去了。

    戚黛一脑门问号,嗯是什么意思?她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徐远山再次沉默。

    广播声随之响起,前面还站着几个老师,戚黛也只能等会再问。

    课间操一结束,戚黛眼急手快的抓住徐远山的袖子,问他:“发生什么了什么事吗?你为什么忽然不理我?”

    徐远山瞬间有些神色慌张,眼珠四转,就是不看戚黛,拉了下自己的衣服,但是戚黛拽的紧,他又不好上手去掰,两个人就这么拉扯着。

    周围已经有不少同学看了过来,徐远山手脚不知道该往哪摆,额上也冒起了细密的汗。

    戚黛就那么看着他,也不放手。

    徐远山像是忽然下定什么决心,一脸决绝的抬起头,然后就愣住了。

    刚刚戚黛说话的语气很强硬,抓着他衣服的手也捏的很紧,整个人的气势明明该是强势的,但偏偏眼眶却泛着红,抿着嘴巴,眼角湿润,好像只要一眨眼就能掉出眼泪。

    “我……”徐远山忽然忘记要说什么了,他嗫喏半天又低下头:“对不起。”

    戚黛一点儿不敢放手,她怕一松手以后都抓不住了,她也不敢张口,就怕一开口就委屈。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徐远山忽然就不理她了呢?

    “……阿黛,要不换个地方站?”石梅梅试探的打破僵局。

    为什么就一个晚上不见,这两人的关系就变得这么奇怪了呢?石梅梅百思不得其解。

    同样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不远处看着这边的陆伟嘉一群人。

    有人问陆伟嘉:“嘉哥,那怂比跟戚黛什么关系啊?”

    陆伟嘉烦躁道:“我怎么知道!”

    一人说:“好像昨天开始两人关系就走的挺近的。”

    有人好奇:“你说徐远山除了成绩不错,也没哪点好吧,怎么看上去像是戚黛主动的?”

    有人猜测:“也许徐远山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先前的那人嗤笑:“切,别搞笑了吧,就他?长得丑、个子矮、瘦不拉几,完全看不出什么过人之处。”

    陆伟嘉虽然也不喜欢徐远山,但不耻于嘲笑别人的身体缺陷,于是不耐烦打断他们:“马上上课了,还不走吗?”

    “走走走。”众人揭过这个话题,笑闹着往教学楼走。

    临走时陆伟嘉又回头看了一眼,徐远山跟戚黛还有石梅梅还站在原地。

    石梅梅不好抛弃戚黛先走,那两人又一拉一拽沉默着不说话,她都急的想上手了。

    对峙许久,还是戚黛先开口,带着点讨好的问徐远山:“中午一起吃饭嘛?”

    石梅梅:“???”戚黛什么时候这么软了?

    徐远山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头应了。

    戚黛这才松了口气,放开他的衣服,一起回了教室。

    后两节课戚黛听得漫不经心,她直觉徐远山有事瞒着她,但是徐远山跟个闷葫芦似的不爱说话,他们又不在一个班,她想知道也无从下手。

    “诶。”一下课戚黛就伏在桌上叹气。

    石梅梅说:“你有没有发现,”她故意等戚黛看过来才继续说:“你从昨天开始就变成了一个老太太。”

    戚黛惊了,石梅梅眼睛这么尖锐的吗?可是她才二十八,不至于成为老太太吧,接着又听石梅梅说出后半句:“整天唉声叹气的。”

    戚黛白了她一眼:“说话别大喘气行么。”

    石梅梅笑笑,凑过去小声问她:“你真的看上徐远山了吗?”

    戚黛说:“那还能有假的么。”

    石梅梅面露纠结:“倒也不是,就是你的眼光忽然从陆伟嘉变成了徐远山,落差有点大,我一时有点不能接受。”

    戚黛送了她四个字:“习惯就好。”

    中午虽然一起吃的饭,但徐远山比第一次见面还闷,回答就单字“嗯”“是”“对”“好”,说的最多的就三个字:“吃好了。”

    回教室自习的时候戚黛有些愤愤,石梅梅也帮腔骂徐远山抬架子,被戚黛敲了下脑袋:“我可以骂他,但是你不能。”

    石梅梅鄙视她重色轻友,戚黛不在乎。

    两人快一点才回宿舍午休,然后听到舍友们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运动会的事情。

    运动会定在本月月考后,大概是期末前的唯一一次“长假”,因此早上班长提起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积极出主意。

    对,只是出主意。

    对床的陆安芬说:“今年的篮球赛我可不上,去年我差点被三班的大块头撞飞。”

    “对对对,我记得,就连六班的李琦都打不过三班那几个。”陆安芬上铺的邓旭霞,看上去挺文气,实际上八卦程度堪比石梅梅,豪迈程度不输男生。

    石梅梅和戚黛睡的上下铺,此时石梅梅也不急着爬上去,就坐在戚黛床上跟她们聊起来:“咱们还是指望男生能拿个奖吧。”去年她也参加了女生篮球赛,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切,更别想了,咱们班男生平均个头都不高,上场估计也是被摩擦的份。”罗姝上铺的陈小星说,戚黛总觉得她有点愤世嫉俗。

    斜对角门边的叶虹说:“也还好吧,班长、体委、余俊生、闫方、傅春龄.....这几个个子都挺高的。”

    陈小星咋舌:“班长和体委、余俊生还行吧,你觉得闫方和傅春龄是那种会上场打篮球的人吗?”

    傅春龄也是年级排名靠前的男生,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斯斯文文的。

    隔壁床的罗姝说:“会的吧。”

    陈小星又说:“算了吧,这些好学生平日里只有成绩,哪会参加这种集体活动。”

    成绩比较好的罗姝以及另一个成绩好、话也少的钟洁:“......”

    陈小星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失误了,干咳了两声尴尬道:“那个、我不是说你们啊。”

    邓旭霞也帮腔道:“对啊,罗姝、钟洁你们别在意。”

    被点名的罗姝和钟洁:“......”

    戚黛怀疑邓旭霞跟陈小星有仇,不过没证据,刚想帮陈小星说几句好话,听到叶虹说:“咱们班已经很好了,至少成绩好的这几个个子摆在这,还能上场当当替补,别的班就只能靠后面的了。”

    “你说的谁?”陆安芬问。

    叶虹语气随意道:“我就这么随便一说。”

    陈小星说:“你说的是年纪第一吧?”

    徐远山空降年级第一的时候确实引起大家关注,大家都想看看这个门门近乎满分的学霸什么样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虹假笑两声没有回答。

    邓旭霞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对了,你们知道年级第一为什么会转学来九中吗?”

    “为什么?”其他人都有些好奇。

    就连戚黛也有些好奇,毕竟上一辈子的她,对于徐远山从前的事也知之甚少。

    邓旭霞说到兴起了,直接坐起身来,神神秘秘的说:“他不是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嘛,后来被亲戚接到家里住了一段时间,谁知道他竟然偷看自己表妹换衣服,家里长辈知道后气的不行,可毕竟自家孩子,年纪也不大,打不得骂不得,就把他送到其他地方去了,不过还是扶持他念书的。后来他表妹考到了他那所初中去了,那亲戚担心他对表妹贼心不死,就把他转到了我们学校了。”

    戚黛轻嗤道:“这种谣言也有人信?!”

    罗姝也觉得有点假:“我觉得徐远山看上去不像那种人。”

    叶虹说:“不好说吧,谣言这种事,如果没有做过又怎么会传出来。”

    石梅梅说:“徐远山也跟咱们差不多大,照传言来看,那时候估计也都还不到十岁,十岁的时候都还什么都不懂呢,信的人不是傻就是蠢。”

    因为戚黛的关系石梅梅无条件站徐远山,更何况她也不信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能知道什么,就连他们现在也只是懵懵懂懂而已。

    叶虹说:“你不懂,不代表别人也不懂。”

    石梅梅不悦:“你什么意思?”说她蠢?

    叶虹说:“字面意思。”

    石梅梅怒起,戚黛拉了她一下,邓旭霞说:“诶诶,别吵别吵,我也只是听别人说的,不一定可信。”

    罗姝也劝和说:“对,只是谣传而已,不当真就行。”

    另外几个看这情形也劝了两句。

    戚黛也知道大家都是小孩,好奇而已,谁知道叶虹接着又说了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敢做,就要做好被人知道的准备。”

    戚黛看向叶虹:“叶虹,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编排别人有意思么?”

    叶虹呵呵笑道:“我编排了谁了?我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

    戚黛说:“你是就事论事,还是借事找事,你自己清楚。”

    叶虹收起表情看着戚黛,握着手机的指节泛着点白。

    罗姝说:“算了算了,别说了,等会儿值班老师要过来了。”

    陈小星附和:“是啊,睡吧,我早上就困死了。”

    “恩,休息吧。”

    刚刚还热闹的寝室骤热安静了下来。

    石梅梅爬上床后用手机给戚黛发信息:【你没生气吧?那些只是谣言而已,你可别当真了。】

    戚黛笑了,回复她:【没事,徐远山是什么人,我很清楚。】

    石梅梅:【也不知道叶虹是不是吃错药了,平时也不这样的啊。】

    是啊,上一辈子她跟叶虹虽然接触不多,但叶虹为人还行,两人也能算得上是君子之交。

    除了陆元琪以外,戚黛还真没跟哪个女生起过争执。

    是她重生引起的蝴蝶效应?戚黛不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