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4章 舅舅和他
    接到徐远山的电话戚黛是惊讶的。

    一来徐远山性格内敛,认识以来每次都是她厚着脸皮蹭到他身边去的。二来戚黛已经三天没有去学校了,她以为徐远山应该忘记她这位仅仅出现过在他视线内几天的人。

    “我能不能去看你?”徐远山第一句话就这么问的,语气里带了点小心翼翼。

    戚黛有点儿心疼,徐远山的成长环境让他整个人都极不自信,哪怕他们已经成为朋友,可徐远山仍旧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

    这几天她时不时还会梦到徐远山被人欺凌的画面,虽然石梅梅每次都说他没事,吃的好睡得好,除了没朋友都很好。

    可她下一次依旧还是会问。

    “你晚上不自习了吗?”戚黛问他。

    徐远山说请假了,“我晚自习不去了。”

    戚黛就答应让他来了,她不想拒绝他。

    再者问别人千遍不如自己亲眼看一遍。

    挂了电话,她又给戴颖打电话,“妈妈,你晚上几点到?”

    戴颖是会计师,到月末一段时间都会忙一点,她说:“我这边临时要加班,要晚点才能好。”

    戚瑞堂昨天去隔壁省出差了。

    戚黛觉得正好,于是立马表示:“工作要紧,妈妈不用着急,我都那么大人了,晚上我可以吃医院餐,反正都是粥。”

    戴颖笑:“你是在控诉自己没肉吃吗?”

    戚黛说不是。

    戴颖说:“行啦,你舅舅晚上给你送饭,你外婆熬的粗粮粥,养胃的。”

    “舅舅最近不忙吗?”

    她舅舅戴明是云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今年还不到三十,常年在危险的一线奔跑,一年都见不到一次,偏偏这一次还经常被七大姑八大姨催婚,故而他更加不爱回家,不过他对戚黛很好。

    这一次如果不是听说戚黛被人欺负到住院了,估计也是得到过年才能见到一次。

    戴颖说:“是啊,听说调休了。前段时间你不是还念叨着想舅舅嘛,怎么这会儿听着不太乐意见他。”

    戚黛忙道:“我这不是怕耽误舅舅工作嘛。”

    戴颖说:“舅舅那么大的人了,有分寸的,你才是别操心大人了,自己好好休息。”

    戚黛知道拒绝不了,只能嗯嗯附和。

    戚黛并非不愿家里人知道徐远山,只是他们还小,也担心徐远山如果见到她家人会不自在。

    戚黛神游了一会忽然又想起最近住院没怎么注意形象,于是趁着徐远山还没来,就想着去洗手间收拾收拾自己。

    看到镜子里几天没洗的头发几乎成了油发,几绺几绺的黏在一起,因为没怎么吃肉,脸也瘦了一大圈,看上去好像有点儿营养不良,嘴唇也有点发白,整张脸能看的就只剩一双眼睛了。

    想哭。

    戚黛想,现在还能告诉徐远山别来吗?

    或者自己趁着舅舅还没来出去洗个头?再买支润唇膏?

    看了眼旁边还剩一半的盐水瓶,戚黛不得不放弃这个办法。

    绝望ing。

    戚黛绞尽脑汁后给戴明打电话让他给自己买顶帽子来。

    戴明疑惑:“买帽子干嘛?头疼吗?检查没?别不是有什么后遗症吧?”

    戚黛说:“没有没有,就是我头发几天没洗,太脏了,我受不了,遮遮丑。”

    戴明笑她在医院还在意外貌干嘛。

    戚黛理直气壮的说:“身为单身狗,当然要每时每刻都注意好自己的形象啦,否则要是哪天遇到喜欢的就因为形象被拒那不是太惨了。”

    从来不注意形象并且被人嫌弃过的戴明:“……”

    戚黛说这话完全忘记了戴明多次相亲皆因形象等问题被人婉拒过,她只是单纯的不想在徐远山面前出丑而已。

    而戴明总觉得外甥女在含沙射影自己邋遢。

    戴明自然不是真的邋遢,戴家人基因都不错,戴颖五官漂亮大方,三十好几的人了,看上去也跟二十几差不多。戴明高中的时候也是清秀白俊的少年郎一枚,到了大学时候就因为太过于白嫩而在军校里被各种鄙视、欺负。

    好强的戴明没有受挫,硬是在威严的军校里混出了头,不仅身手愈加利落,身体肉眼可见的硬朗许多,手下也多了一帮小弟,只是相貌依旧清俊,也因为这样刚到市公安局的时候他还特意留了络腮胡,穿衣打扮也不会特意去搭配,也给戚黛留下了一个邋遢的印象。

    故而戴明晚上来的时候难得的也收拾了下自己,不仅刮了胡子,还穿了去年戴颖给他买的新衣服。

    戚黛原本还想夸夸舅舅今天特帅,结果看到他拿出一顶帽子。

    白色的毛线帽,还有两个耳朵,两边有两条垂下的线球。

    戚黛拿着帽子无语凝噎。

    想她二十八岁的人了,这个帽子看上去也就十几岁小女孩喜欢吧?

    哦,忘了,自己现在就是十几岁。

    戚黛叹气。

    戴明本人很满意:“这个帽子挺可爱的,最近天气也冷,适合。”

    “嗯嗯,挺好的。”戚黛一边喝粥敷衍道。

    戴明兴致勃勃说:“你戴上舅舅看看,这帽子我一眼看中的。”

    戚黛:“……”

    “舅舅,你真的不忙吗?”戚黛不想戴这么幼稚的帽子,哪怕她现在十几岁。

    戴明懒懒的往旁边椅子上靠:“舅舅调休了,现在大把时间。”

    “……”戚黛又问:“那您什么时候回去?”

    戴明说:“当然是你妈妈来了之后我再走,生病的孩子都是脆弱的,舅舅会在这儿陪你的。”

    可我不想你陪啊,戚黛心里无限哀怨,感觉粥也没那么香了。

    戴明眯眼看着自家外甥女,忽然问道:“有事瞒着我,想赶我走?”

    戚黛有些心虚:“没有。”

    戴明审视的看了她一会儿,又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戚黛被粥呛到了,“哪有?没有!我才多大啊!而且你都没给我找舅妈呢!”

    “哦,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戴明下结论,“别着急否认,想想你刚刚说的话,极力强调自己年纪还小,而不是否认恋爱这件事。还有你现在这幅脸红害羞的模样,啧啧。”

    “……”戚黛无力反驳,毕竟她确实对徐远山怀着不一样的心思。

    戴明倒是开明,还有心思打趣她:“那男孩儿多大了?成绩怎么样?家是哪儿的?家里人怎么样?”

    “舅舅。”戚黛打断他,狐疑道:“您是不是被家里长辈荼毒太深了?”

    戴明重重叹了口气:“是啊,我现在听到别人谈恋爱脑子里弹出来的都是这些问题。”

    他说:“你说难道两个人就不能不涉及外在因素单纯的谈谈恋爱么?”

    说完以后想起来聊天对象是谁,懊恼道:“嗐,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又不懂。”

    戚黛想说,我懂啊,不就是想因为恋爱而恋爱吗?又听戴明说:“我们继续来说说你对象吧。”

    戚黛无语道:“我没对象。”

    戴明挑眉:“真没有?”

    戚黛认真点头:“真没有。”

    “那……”戴明下巴指了指窗外:“外面那个小男孩认识么?”

    戚瑞堂为了让戚黛好好休息,给她开的是单人间病房,病房有一面可透视的大窗,白天外面人来人往,倒也不觉得孤独。

    而现在窗外面孤零零的站着一个戴眼镜,略显单薄的小少年。

    戚黛还听到戴明说:“他站那儿挺久了。”

    戚黛:“……”

    “行啦,我去把他叫进来。”这两人隔着窗对望,莫名让戴明有种电视剧里阻拦有情人相间的恶婆婆既视感。

    门外徐远山确实站了好一会儿,戚黛跟人聊天很认真,他不敢进去打扰,也踟蹰着要不要离开,但他跟戚黛说过来看她的,他不想失信。

    “黛黛的同学么?”戴明今天收拾了自己,又换了一身休闲行头,这一亲切起来,也是非常令人心生好感的一个人。

    徐远山木楞楞的点头,“……您、您好,我是徐远山。”

    戴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不用紧张,我是黛黛的舅舅,进来吧,她等你好久了。”

    徐远山不自在的躲了一下,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亮了下,心道,还好自己没有走。

    病房内,刚刚还在被嫌弃那顶毛线帽子已经被戚黛戴在头上了。

    戴明觉得好笑又好奇,眼前这个男生又瘦又小,脸么……戴着厚又丑的眼镜,五官也还没长开,看不出多好看。

    自家外甥女喜欢这样的?

    还是看出对方有什么潜力了?

    不得不说,某一方面来说,戴明真相了,戚黛确实是看上了徐远山未来的潜力。

    徐远山进门后戚黛才看见他除了背着书包外,居然还拿着一袋水果来了。

    她哭笑不得:“你怎么还买东西来了?”

    徐远山脸有点红:“看病是要买东西的,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戚黛看都没看就笑嘻嘻点头说:“喜欢!”

    戴明有点想扶额。

    都说外甥像舅,他怎么就没从这个外甥女身上看到点自己的聪明和理智呢?

    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