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8章 远山生气
    第一节课下戚黛本想找徐远山约中饭,但是速度慢了一步,周围便围上来好几个平日关系还不错的女生,以及几个室友,连坐前桌的陈小星也转了回来。

    “黛黛你没事了吧?”

    戚黛看着她们,笑着摆手:“早没事了。”

    “你这几天都没来上课,我们还以为你也转学了呢。”

    戚黛注意到了一个词:“也?”

    邓旭霞说:“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戚黛一头雾水。

    石梅梅无所谓的摆摆手说:“哦,我忘了告诉你了,叶虹转学了。”

    戚黛转头去看叶虹的位置,果然空空如也。

    陈小星耸耸肩说:“不转学能怎么办?她本来就心高气傲,如果不转学就得背着处分学完接下来的一年半。”

    戚黛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其实重生以后她一直为了避免引起蝴蝶效应,根本不敢有过多的活动,但是她发现有些事并不是想要避免就能避免的。

    大概她此时的神情过于复杂,周围的几个人不可避免的想起她和叶虹之间的“敌对”关系,陈小星吐了吐舌头,刚刚提起这个话题的女生一时间也有些尴尬。

    石梅梅不屑道:“那这也是她自找的,跟别人又没有关系。”

    戚黛在桌子下碰了碰她。

    罗姝很有眼色的转移话题,问道:“黛黛,你最近是在家里吗?我看你好像瘦了很多啊。”

    “是啊,下巴都尖了。”其余女生也马上被转移了关注点。

    “哇,你是怎么瘦的?”

    “我也好想瘦——”

    戚黛摸了摸自己的脸,最近清汤寡水的,确实瘦了,也不知道要吃肉多少才能补回来。

    她看着一边吃着早自习没吃完的面包一边哀嚎想瘦的陈小星,昧着良心说:“不是快考试了嘛,担心缺了几天学习跟不上,所以吃不下饭就饿瘦了。”

    石梅梅装模作样的摸摸戚黛的脸,“可怜我阿黛黛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拿出两包辣条给她:“现在你回学校了,可以放心吃了。”

    戚黛看着辣条咽口水,她想吃,但不能吃。

    罗姝也跑回自己座位拿了两条巧克力回来:“吃巧克力吧,补充能量。”

    “面包吧,营养。”

    “牛奶,补钙。”

    “我有薯片,你可以中午再吃。”

    “我有饼干。”

    一小会儿功夫,戚黛桌上堆满了零食,莫名感动了,但是吧,临行前戴颖千叮咛万嘱咐:“你最近几天饮食还要注意,辛辣刺激难消化的都不能吃,中午你去外面买点粥喝,晚上去外婆家,你外婆给你炖了汤。”

    所以她艰难的把零食都摸一遍,故作忧虑的把东西还给她们:“谢谢你们,不过我吃不下。”

    有人劝:“你这样不行的,虽然这次是全市统考,但是......”

    “什么?”戚黛打断她,“不是月考吗?”

    陈小星点头说:“是月考也是期中考,更是全市统考。”

    戚黛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为什么啊?”全市统考的话难度大多了,而且上一辈子根本没有这件事吧。

    邓旭霞八卦消息最灵:“听说是市一中和市二中要搞什么清北班提前招生。”

    “提前招生这么早的吗?”戚黛还是有疑虑,就算是初三的,也还得大半年才毕业呢。

    其他人摇头,这个她们就不知道了,九中的老师为了不给学生们增加心里负担,只说了这次是统考,并没有提及其他。

    罗姝猜测道:“大概是让学生和学校都有个底吧。”

    戚黛点点头,她觉得以徐远山的成绩有很大概率会被提前录取。

    那自己呢?

    想哭。

    如果徐远山被提前招走了,那他们至少得分开一年。一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她害怕中间发生变故,毕竟这一辈子跟上一辈子大概率上不太一样。

    戚黛好苦恼,这会儿是真的为学习而忧虑了。

    上课前一分钟,罗姝又跑回自己座位拿了两本笔记本:“这是数学和物理的笔记,你先用,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戚黛看了看笔记本又看了看罗姝,总觉得自己是不是重生的方式不对,否则,为什么上一辈子没发生的事这辈子发生了,上一辈子没有交集的人这辈子都有交集了。

    不过感觉好像还不错,她欣然接受:“谢啦。”

    因着统考的消息和这两本笔记,戚黛大课间的时候才空下来去找徐远山。

    徐远山正埋头写习题,听到有人喊:“徐远山,有人找。”

    他抬头就看到门口那个笑的很甜的女生,有一瞬间他想跑着出去,不过他按下了这种冲动,从抽屉里拿了几本书才走出去。

    戚黛一见他就忍不住弯唇笑。

    徐远山被她看得脸红了,开口就问:“你、你怎么来了?”

    “上课啊。”戚黛不明白这人怎么忽然变傻了。

    徐远山脸更红了,恨不得时间重来,他抬手想要推眼镜掩饰不自然,这才想起来什么,把手里的笔记本都递给戚黛:“这几本是、是我整理的笔记。”

    戚黛惊喜的接过来翻了两眼,纳闷道:“这不是初二的内容吧?”

    “嗯,初一的。”徐远山终于空出手推了推眼镜。

    “你,特意为我整理的?”戚黛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很害怕徐远山说不是。

    不过徐远山也没说是,他说:“你、基础不怎么好,所以学起来有点困难,这个、适合你。”

    戚黛笑的更甜了,用力点头说:“好,我会努力的!”

    徐远山也弯了弯嘴角。

    戚黛愣了下。

    她知道小不点徐远山长大后样貌清俊,但第一次知道小不点徐远山笑起来也很可爱嘛。

    她忍不住又上手捏了捏他的脸:“上午放学等我一起去食堂吧?”

    徐远山僵硬了一瞬,好在戚黛也很快就放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遗憾还是庆幸,心情略复杂的点头说好。

    “你俩干嘛呢?”

    忽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两人一大跳。

    “吓死我了。”戚黛拍了拍胸口,看见来人没什么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陈光煜你走路不会出声音啊?!”

    陈光煜对戚黛也没什么好印象,当即驳道:“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做了亏心事呢!”

    “我做亏心事?”戚黛被他逗乐了,“你试试忽然被人这么一吓害不害怕。”

    陈光煜白眼要翻到天上去:“我又不是神经病自己吓自己。”

    戚黛轻描淡写:“哦,原来你还知道自己神经病啊。”

    虽然临近考试取消了课间操,但还是有不少人趁着大课间出来买零食或者上厕所,五班六班又是兄弟班,来来往往基本相识,陈光煜好面子,戚黛这么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骂他,气的脸都红了,愤怒的手指着她:“你......”

    戚黛将他手拍开:“你什么你,这里有人理你吗?别有事没事的跟别人搭话。”她还记着呢,上礼拜大课的时候就因为这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所以徐远山还跟她闹了几个小时变扭。

    哼。

    戚黛说完拉着徐远山远离了陈光煜。

    陈光煜还在那瞪着戚黛:“戚黛!你自己不学好就不要连累别人,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犯了错还不用接受惩罚。”

    戚黛看着他:“我犯了什么错?”

    陈光煜:“你自己知道!”

    戚黛说:“我不知道。”

    “呵呵,真会装无辜。”陈光煜说:“上礼拜打架的有你吧?”虽是问句,但他语气很笃定,他说,“为什么所有人都被记过还有被开除的,唯独你没有?”

    不需要戚黛回答,他已经补充了答案:“还不是因为你有个当警察的舅舅!”

    戚黛没有接话,甚至带着点淡淡的微笑。

    走廊上已经围了好些人,就连教室里的人也透过窗户在看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陈光煜还在继续说:“你以为有点权势了不起吗?我告诉你,像你这样不学无术专门爱打架斗殴的女生根本不配呆在我们学校!”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有人跟戚黛说,你犯错不用受惩罚还不是因为你有权势。

    她自认家境一般,舅舅在市局说得上话,但家里人从不犯事,所以她觉得一直觉得自己很普通。

    但这一刻,戚黛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身形伟岸了点儿……

    如果他不说后面的话,戚黛会感谢他的慧眼识珠。

    可惜他说:“你要堕落要干嘛不要拉着别人,徐远山跟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别祸害别人了。”

    “陈光煜!”

    叫他的不是戚黛,而是一直在旁边的徐远山。

    他很严肃的说:“戚黛是我的朋友,请你不要乱说!”

    陈光煜没想到徐远山居然会出声,他不可思议道:“徐远山,你没毛病吧?”

    徐远山怒斥了一句:“你才有病!”

    陈光煜原本就瞪大的双眼又睁大了些,他说:“你被人下迷药了吧?”

    至于什么人,大概除了戚黛不会再有其他人。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徐远山这么说。

    陈光煜瞪了他好久,又恨恨的瞪了戚黛一眼,怒气冲冲的进教室去了。

    周围人的议论声她假装听不见,冲他们笑道:“热闹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等人散开她就饶有兴趣的看着徐远山。

    明明从大声叫陈光煜开始,徐远山垂在两侧的手就抖个不停,但他还是不卑不亢的跟他对峙。

    戚黛问他:“你不怕我吗?”

    “怕什么?”徐远山愣了愣。

    戚黛说:“我大概……会害了你?”

    徐远山直视她,很认真的摇头:“不,你不会,你很好。”

    戚黛就笑了,笑的山明水净,她说:“徐远山,你也很好,特别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