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34章 我们一起
    关于谣言,徐远山起先并不知道。

    他独来独往惯了,哪怕跟同宿舍的也关系不深,也并不会特意去关注周围的八卦消息,对于别人或奇怪、或打量的眼神他更是能自我忽略。

    如果不是陈文进问他是不是真的跟戚黛好上了,恐怕等八卦沉淀了他也不会知道。

    徐远山也没想到在别人眼中他跟戚黛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他是不在意自己,但他担心会影响到戚黛。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犹豫着怎么跟戚黛说这件事,戚黛就主动问他:“你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徐远山踟蹰道:“就是最近……关于我们……”

    “最近?”戚黛想了两秒,问他:“你是说那些关于咱俩在一起的传言吗?”

    徐远山低低的嗯了一声。

    戚黛无奈道:“其实我解释过了,但是他们不信。”

    “哦。”徐远山说不上来的有点儿胸闷。

    戚黛观他表情,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要是你介意的话……”以后就不一起吃饭,不一起自习了。

    但这种话戚黛说不出口,光是想想就难受。

    徐远山立刻接话道:“没有!我不介意!我是担心你!”

    戚黛笑了,“我当然也不介意。”如果可以还希望成真。

    想到上辈子看到的那些对八卦信息的处理方式,她对徐远山说:“既然我们都不在意那就让他们随便说好了,估计过段时间他们也就没兴趣了。”

    徐远山也赞同:“嗯。”

    两人的不解释也加深了谣言的真实性,六班还好,徐远山本就孤僻,也不会跟他们过多交流,顶多会被他们拿出来跟陆伟嘉作作比较,纳闷加鄙视戚黛没眼光。

    而五班同学则是常常拿徐远山打趣戚黛,戚黛从最开始的还会辩解几句“没在一起,只是朋友”到后来的都能大方笑着回答:“我家远山本来就天下第一棒!”

    本来这些事情都是学习之余同学之间的调和剂,但不知道怎么的六班班主任都知晓了这件事。

    徐远山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还以为是学习上的事,毕竟上次陆丰陆老师也是这样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他要不要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

    陆丰看到徐远山来了先是让他自己找个椅子坐,之后又把手上的资料都看完才看向徐远山,“最近学习什么的还好吧?又没有不习惯的?”

    徐远山说挺好的。

    陆丰又问:“知道老师找你来是什么事吗?”

    徐远山摇头,表示不知道。

    陆丰说:“你应该也听说过市一中明年要提前招收一批清北预备生的吧。”

    徐远山:“嗯。”月考前,这件事就已经传开了,当时是还是他同桌的陈光煜告诉他的。

    陆丰继续道:“按照这一次统考来看,你的希望是最大的。”

    徐远山点点头,其实能不能去市一中他并不在意,但戚黛好像很想去,所以如果能去的话他也会尽力争取。

    陆丰:“市一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进了市一中,你的一只脚就已经迈进本科线了,如果进了市一中实验班,那重本也就不在话下,要是能提前被市一中的清北班招收,那更是说明全国顶尖两所大学你可以随便选了。”

    徐远山依旧点头,他暂时还没有考虑的那么远,但不清楚陆丰为什么跟他说这些。

    他没有疑惑太久,陆丰就说了,“但是这也不是确定的,这些假设成功的前提是你能保持现在的成绩。”

    徐远山继续点头,这个是必须要的,毕竟他除了成绩也没有其他可以值得骄傲的。

    “老师知道你学习很努力,但要保持现在的成绩也是不容易的。”陆丰食指轻扣着桌面,斟酌着词句:“全市几万名学生一起争三十几个名额,只要稍不努力那就会被人挤下去了。”

    看着徐远山乖巧听话的样子,陆丰只能直说:“老师最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传言,虽然老师也不信,但是你们毕竟还小,定力不足,容易被外界的一些新奇事产生影响,老师还是希望你能专注学习。毕竟九中其实很小,等你上了高中,入了大学,你会发现还有更广阔的世界,也会遇到更有趣的人……”

    听到这儿徐远山算是明白了,他微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陆丰还在继续说着:“老师不可否认戚黛同学也是优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就适合,你们现在还小,喜欢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也只是一时,将来有了……”

    “老师。”徐远山打断他。

    陆丰诧异停下话题,徐远山说:“陆老师,我会好好学习,我跟戚黛在一起也是一起学习,我们知道现阶段该做什么,也请老师放心。”

    “……啊?”陆丰像是忽然不认识徐远山似的呆愣了看他半晌,才找回自己声音:“哦……那好、行……你心里有数就行,回教室去吧。”

    徐远山朝陆丰鞠了个躬:“好,谢谢陆老师。”

    他没有回教室,而是往操场走去,他记得戚黛说过她难过的时候最喜欢跑步,因为累了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秋末的气温有点凉了,风吹在皮肤上刺激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脑海中清晰响起临出办公室时候陆丰又叫住他说的话。

    陆丰说:“远山,老师知道你家里的情况,说句不好听的话,现阶段你只有好好读书将来才能出人头地,而戚黛呢,她有后盾,就算现在不努力以后也还有父母家人,可你没有,你只能靠自己……”

    陆丰也知道他性格软弱胆小又自卑,因此前面才会有一堆铺垫,可铺垫再多该说的还是要说,“你们不一样,你不能走错一步,老师也不希望你在最该最能努力的阶段因为不必要的原因错失了机会。”

    ……

    徐远山一圈又一圈的跑着,想大声质问:为什么?!凭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告诉自己:“戚黛跟你不一样,你们不同,你们不配。”

    凭什么戚黛跟自己在一起就是没有眼光?!

    难道就凭自己没有父母亲人所以连跟戚黛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戚黛!戚黛!……

    徐远山一遍遍的念着这两个字,眼眶有些酸涩,眼前也有些模糊不清。

    记不清跑了多少圈,停下来的时候他想就地倒下,一只纤细的手拉住他,那个他念了一晚上的名字的拥有者正告诉他:“先别蹲下,在走几步。”

    按照陆丰的期盼,他现在正确的做法是把手肘从戚黛的手中挣出,然后告诉她:“我们还是不要经常凑在一起了,就做普通朋友就好了。”

    可他不想……

    徐远山一边平复着喘息,一边试图从模糊的眼镜片看清戚黛的表情。

    但镜片模糊,他眼睛也模糊。

    他用空的那只手拿下眼镜在身上擦了擦,又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然后戴上眼镜。

    终于看清戚黛了。

    戚黛那双带笑的眼睛此刻看上去有些担忧,漂亮的眉峰也蹙在一起,但是她什么都没问。

    徐远山忽然间醒悟,为什么他要去在乎别人怎么看?

    过去十几年他都可以做到不在乎流言蜚语,为什么现在反而不可以了?!

    他和戚黛是好朋友,凭什么他们说不配就不配了?!

    他们说不配,他偏要让那些人看看,他是配得上做戚黛的朋友的,戚黛不会影响他,他也不会被戚黛带坏!

    他不要什么将来,他要的是现在。

    “戚戚,我们一起考市一中,一起去京市吧。”徐远山反手扣住戚黛的手腕,第一次坚决的跟她提出请求,或者说是建议。

    戚黛先是诧异,随后便是欣喜,想都不想就应了:“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