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37章 自我反抗
    戚黛和徐远山没去自习,两人坐在操场一角的单杠上各自沉默。

    “对不起。”戚黛不太敢看徐远山,她一方面觉得自己刚才太过于冲动,一方面又觉得,如果重来一次自己大概率还是会冲出去。

    徐远山:“嗯?”

    戚黛说:“我刚刚好像有点儿冲动了。”不了解具体情况就冲出去,如果徐远山不想跟家里亲戚闹掰,那她岂不是帮了倒忙?

    徐远山沉默了好久才又开口,却说的其他,他说:“我五岁的时候爸妈就没了。”

    戚黛忽的转头看他,他语气淡淡的补充道:“是车祸,他们一直在外面打工,好几年了,赚了点钱准备回来开小店,结果半路出事了。”

    “爷爷本来身体就不好,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一时没挺过来。”徐远山仰头看着墨色的夜空,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我跟奶奶一直在乡下生活,五年级的时候奶奶也生病去世了,留下老屋和一笔钱,本来我是要被养在乡下吃百家饭的,不过后来舅舅舅妈说要收养我,抚养我到成年。”

    戚黛上辈子就知道徐远山不容易,前不久也听说过他的身世传闻,可亲耳从本人口中听到的时候依然让人心疼的揪起。

    “你之前在鱼摊帮忙……?”

    徐远山抿了抿唇,继续道:“舅舅舅妈家境一般,说是领养我,但我也还是留在乡下上完了小学六年级,是后来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成绩不错,被云大附中免学费录取了才被接来了市里。”

    能被免费录取,成绩肯定不是不错这么简单。戚黛又问:“那你之前怎么会转来九中?”

    徐远山垂眸,又是片刻才有些难以启齿的说:“九中不仅免我的学杂费,还免住宿费,有贫困补助,周末不用补课……”

    九中确实很多方面比其他中学好,可和云大附中相比,只要有点常识都会知道,肯定还是要选择云大附中啊!

    戚黛现在有点遗憾自己刚刚没有骂人,她在心里不停的咒骂黄斌王霞,却又听徐远山说:“其实我一开始觉得在哪上学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我很庆幸转到了九中。”

    戚黛呆了呆,也不再骂人了,甚至想感激黄斌,如果不是他们,她现在还见不到徐远山,因此她也颇感慨的点头:“的确,也幸好你转来九中了,否则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呢。”

    “什么?”徐远山疑惑。

    戚黛察觉自己口误,随即偏头笑道:“我是说如果你没转来,我们就没机会了认识了。”那就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认识。

    徐远山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大概是长这么大他头一次这么感激黄斌。

    此时两人还不知道即将面对他们的是什么,还有闲情有一搭没一搭悠闲的聊着天,哪怕气温下降,手被吹得都有些冰凉,也没谁提回去自习室的事。

    徐远山因为把自己的身世都告诉了戚黛,心里骤然放松,聊起天来也比之前放得开。

    戚黛乐得见到这样的徐远山,就也没提,直到初中部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两人才意犹未尽的起身回教室那书包。

    到了礼拜五放学的时候陆丰又找了徐远山。

    徐远山进办公室的时候还想着,如果陆丰再次让他不要跟戚黛继续走得太近的话那他要怎么反驳,可陆丰没提上次的事,只是问他:“最近学习方面怎么样?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徐远山有些奇怪他的问题,不过还是认真想了想回道:“没有。”

    陆丰又道:“没有吗?”他试探着引导:“你家里呢?”

    徐远山情不自禁的皱眉,但还是回答:“没有。”

    陆丰轻叹:“我前两天接到你舅舅的电话,说是要给你办休学。”

    徐远山僵住,陆丰继续道:“我不知道是因为你个人原因还是你家里的原因。不过,你们现在还小,辍学回家也不能去打工,还不如好好在学校里多学点知识。”

    “何况你的成绩那么好。”顿了顿他又问:“你觉得呢?”

    徐远山从听到黄斌要给他办休学的时候就什么都没听到了,不过他也不会直接说没听到,对他好的人他都记得,他跟陆丰说:“我知道了。”

    陆丰说:“那行,有什么你们周末回家好好协商,有什么事可以给老师打电话。”

    徐远山给他鞠了个躬告辞,临出门的时候又停下问陆丰:“陆老师……”

    陆丰:“嗯?还有什么事吗?”

    徐远山说:“我想问问,休学的话……”

    陆丰皱眉,徐远山说出后半句:“……如果我不同意的话,我舅舅还能给我办理吗?”

    陆丰眉峰舒展,道:“原则上是不可以的。”

    原则上吗?也就是说还是可以的吧?徐远山垂眸掩藏自己的失落,跟陆丰道谢告辞。

    出办公室以后徐远山又去跑步了,可这一次没有人在他累的快虚脱的时候拉着他的手,带着他一起往前走。

    徐远山虚脱的抱膝蹲在地上,汗水和泪水一起顺着脸颊滑落。

    他茫然着,事情好像总是在他以为可以变好的时候又开始看不清前路。

    他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无论怎么被人拉着,脚下的深渊也还是会把他吸回去。

    不知道蹲了多久,徐远山重新站起来的时候眼底多了一丝坚定,他想明白了,他不能总等着戚黛拽他,他也得学着往前才行。

    ————

    老巷子一如往昔。

    巷口小卖店的女人依旧见了他就大声打招呼:“呀,小哑巴又回来了啊,听说你舅舅给你找了份工作,以后不读书了吗?”

    徐远山心说,你都叫我小哑巴了,我又怎么会回答你问问题。

    女人也早就习惯了,并不奢望得到回答,直到徐远山的身影慢慢走远才啧啧两声可惜道:“诶,小小年纪也是可怜哦。”

    可怜的徐远山在黄彬家门口站定是时候心情已经跟往常不一样了。

    他不再无所谓,他想要反抗,他想要逃出这深渊。

    敲了半天门里面才传来伴随着骂骂咧咧的脚步声。

    王霞打开门一看,“是你啊,怎么又回来了?”

    无视她嫌弃的眼神,徐远山说:“我找舅舅。”

    王霞翻了个白眼:“找找找,有事找舅舅,无事躲舅舅。怎么这会儿想起你还有舅舅了?”

    徐远山任由她骂,也不吭声。

    王霞骂骂咧咧半天才转身朝屋内喊黄斌,转身离开前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南方的冬天基本从十二月开始,月末已经已经很冷了,今天还是个大阴天,老旧的小区楼里楼道又湿又冷,徐远山的衣服不够厚,冷风吹得手脚有些僵,但他咬咬唇继续等着。

    等了半个多小时黄斌才来开门,态度也跟之前千差万别,“找我做什么?”

    也对,之前徐远山听话乖巧,现在徐远山都敢顶撞他了,他又还怎么会好言好语的哄着。

    徐远山手扣着裤缝,开门见山的说:“我不想退学。”

    黄斌掏了掏耳朵,又问:“你说什么?”

    徐远山声音大了些:“我说,我不想退学。”

    黄斌斜靠在门框上,指间还夹着一支烟,“这可由不得你。”

    隔着防盗门,一里一外对峙着,许久后黄斌说:“舅舅这三年供你吃喝上学,自认待你也还行,现在就让你帮忙补贴下家里你就不乐意了?”

    “既然你不乐意,那舅舅也不能白白供个小白眼狼上学不是。”黄斌一边说着还一边观察着徐远山的表情,但徐远山低着头,长长的刘海搭在眼镜上,还真看不出个什么。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甥舅,黄斌看他又瘦又小的站在门外吹冷风还是有些不忍,开了防盗门让他进屋,“舅舅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但是你也不小了,周末放假休息的时候也该帮帮家里不是?”

    奖学金就在裤兜里,只要拿出来就可以解决当下问题了。

    可是今天解决了,以后呢?

    高中不上去打工吗?

    戚黛会很失望吧?

    徐远山站在门口,仰头看着眼前跟他有几分相似的高大男人,企图协商:“我可以把奖学金给你。”

    黄斌吐出口烟雾,伸出手,“拿来吧。”

    徐远山退后一步道:“但是你不能给我办休学。”

    黄斌点头:“你既然把奖学金给家里了,那自然是不会给你办休学。”

    徐远山又说:“不仅是这一次不能给我办休学,我还要上高中。”

    黄斌还没开口,一直躲在屋内偷听的王霞蹿了出来:“什么?你还想上高中?你知道上高中多少学杂费吗?你那点奖学金才多少?要让我们砸锅卖铁供你读书吗?你怎么就不知道为家里多想想呢?”

    王霞的连番质问把黄斌到嘴边的那声“好”给噎回去了,他无声看向徐远山,可后者像是没听到王霞的话,一双黑眸沉沉的看着他。

    黄斌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半蹲下同他好声好气的说道:“你才初二呢,考高中也还有一年多呢,这事儿不急。”

    徐远山抿了抿唇,固执道:“不行,现在说。”

    “没门。”王霞说。

    来之前徐远山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他要做的是怎么让他们同意。

    “我会上交奖学金。”徐远山又说。

    王霞不满:“奖学金才几个钱?你知道高中一年的学费多少吗?到时候还要给你伙食费教材费什么的,是你几个奖学金就能抵消的吗?!”

    黄斌也道:“不是舅舅舅妈不愿意供你上高中,只是你也知道咱们家的情况,你妹妹刚报了钢琴课,每一年花销也不小。”

    徐远山当然知道,他还知道他那表妹报钢琴课的钱就是他奶奶留下的,他握了握拳头,说道:“我可以自己挣学费。”

    “呵呵。”王霞冷笑,从上而下扫视了他几遍,凉嗖嗖道:“你自己挣钱?你以为没有我跟你舅舅你可以挣多少?”

    徐远山紧抿着唇,他的确没有信心挣够学费,可无论如何,至少不会被休学。

    王霞又说:“不过,既然你都说了可以自己挣钱了,也就是说以后我跟你舅舅都可以不必费心你的各种费用了吧。”

    本来也没有给过什么钱,徐远山说:“好。”

    黄斌和王霞对视了一眼,黄斌笑着去拉徐远山:“诶呀,别站这儿啊,多冷,进屋进屋。”

    徐远山犟不过黄斌的手劲儿,被拉着进了屋里。

    他已经好久没有进到这间屋子了,原来摆放的折叠床撤了以后客厅宽敞了不少,沙发大约是新换的,厨房里也多了很多没有见过的家具,他想,大概他们真的没钱给自己用吧。

    只是大概扫了一眼,他便垂下眼眸站在沙发边。

    “坐吧。”黄斌喊他。

    徐远山还没反应,王霞便道:“坐什么坐,敢情不是你洗垫子不操心啊。”

    徐远山看了看自己早上刚换的干净运动裤没有说话。

    黄斌瞪了王霞一眼,又笑着同徐远山说:“你别跟你舅妈一般见识,她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他们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他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谋划,徐远山说:“以后的奖学金我会上交,但是我要继续上学。”

    他坚持站着,黄斌也没坚持让他坐,自己调整了下坐姿,保持一副好家长形象,有些为难道:“那学杂费这些……”

    徐远山接话:“我会自己负责。”

    黄斌手指敲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霞说:“学那么多有什么用,既然你能挣钱了,帮衬下家里不行吗?”

    黄斌适时开口,“这样吧,学你继续上,周末的时候你回来给家里帮帮忙怎么样?”

    “周末?”

    “对,反正你们周末也不补课,你闲着也是闲着。”

    可是周末他还要去拳击馆,还要学习。

    徐远山眉心蹙起。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黄斌拖着长音,待徐远山看过去他才继续道:“舅舅也不勉强你,一个周末两天,按照之前收入来算,你一个周末只要给我们100块,你回不回来都没关系。”

    王霞尖声道:“一百块?!光卖早餐都不止一百块好吧?”

    黄斌质问:“那远山自己不吃不喝吗?你做人能不能别这么自私!”

    “我自私?”王霞手指着自己不可思议反问。

    黄斌:“难道不是么?远山一个礼拜给你一百还不知足,你是要逼死他么?!他这才多大?”

    王霞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好好好,我自私!我自私还天天给你做饭洗衣服打扫房子,我自私还每天好吃好喝伺候你!”

    “……”

    徐远山冷眼看着他们陷入争吵,一个礼拜一百块,比他一个月伙食费还多,可看眼前情况,大概也没什么反对的权利。

    “舅舅,我先回学校了。”徐远山插话。

    黄斌说:“吃了饭再去吧。”

    王霞吼他:“吃什么吃,你做吗?”

    “你会不会说话?”

    “我怎么就不会说话了,怎么?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呜呜呜……我命怎么这么苦啊!”

    ……

    徐远山没再说话,默默的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