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39章 公交偶遇
    戚黛早上到九中校门口的时候徐远山已经等在那儿了。

    南方的冬天来的晚,但只要来了,那必然又湿又冷,比起北方的冬天有过而不及,特别是早晨的空气里还要带点雾气,走一会儿头发上就能明显看到薄薄的水汽。

    在大部分人都开始穿厚外套的时候,徐远山依旧一件T恤加薄外套,仿佛不会冷一样。

    戚黛走近,看到他拿着单词本的手都已经冻得乌青乌青的。

    顿时就有些生气,气徐远山不会照顾自己,也气他的亲戚待他不够好,更气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来啦。”徐远山抬头准备默背刚记的单词就看到戚黛,眼里带些小欣喜。

    戚黛点点头。

    徐远山瞅了瞅她,小心询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戚黛顿了下,郁闷道:“很明显吗?”

    徐远山老实说:“是有点。”

    戚黛叹气:“我想给一个朋友送礼物,但是不知道找什么理由。”

    徐远山沉默了几片刻说:“我也不知道。”他只要戚黛一个朋友,从前也从来没有想过送礼物这件事。

    戚黛也没想他真的能帮忙想个理由,遂也就不再说这个,“咱们走吧。”

    “哦。”徐远山把单词本放进书包里,边问:“我们去哪?”

    戚黛心里想着事没有立即回答,就听徐远山又问:“是去给你那个朋友买礼物吗?”

    戚黛说不是,“我还没想好送什么,我们先去忙另外的。”

    徐远山其实还想问问要送谁,但是朋友之间也是存在隐私的,不该问的太多惹人生厌。

    戚黛跟徐远山在校门口坐了直达杂志社的公交,路上还不忘把自己带的漫画拿出来给徐远山欣赏:“你看这个怎么样?”

    这跟画给徐远山的简易漫画相似,但又有明显区别——眼前这个人物形象更丰富了,也增添了色彩,还有故事情景。

    画的不长,徐远山很快看完,又问戚黛:“后面呢?”

    戚黛摸摸鼻子有点儿不好意思,“还没画完呢。”

    故事讲的是主角一生奉献科研,名利双收,人人艳羡,但是他到临终的时候才跟最得意的门生吐露说,人人都以为他这一辈子过得很好,可是他并非表面那样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他很后悔十八岁的时候没有去赴那个约。如果可以,他想重回十八岁,找到那个女孩,并牵手到老。

    后来门生不负所托,研究出了时光机,并把主角送回到了十八岁的那一年......

    后续便是讲述时间重回后的故事。

    重生这件事很玄乎,在故事里出现人们并不会有什么感想,可如果发生在周边人身上,那可能就不太一样了。

    戚黛无法跟谁说这件事,所有便想借由讲故事的形式说出来。

    她不知道重生故事现在受不受欢迎,便问徐远山:“你觉得怎么样?”

    徐远山很认真的评价说:“故事很好,画得也特别好,偶很能勾起人的求知欲。”

    哪怕知道自己画的好,但当听到徐远山如此忠恳的夸奖时,戚黛还是忍不住骄傲的翘起嘴角,恨不得再长个尾巴翘一翘。

    她又从包里拿出昨天画好准备投稿的插画,“你再看看这一幅,你觉得怎么样?如果我拿去杂志社投稿有没有机会被选中?”

    “投稿?”徐远山正认真看画,冷不丁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戚黛用实际语言告诉他——并没有。

    她很认真的点头说:“对啊。我这几天想了想,我画的还行,可既然我已经决定不走艺术生路线了,那这项才艺很有可能会被荒废,而这样就太可惜了。所以利用业余时间画画插画,既不浪费我的才艺,还能赚钱,岂不一举两得?”

    徐远山听完她的分析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你呢?”戚黛顺势问他,“你有没有想过你文采那么好,也投稿几篇故事呢?”

    不怪戚黛如此大费周折,实在是上一次跟徐远山提过后并没有见他有什么行动,她不知道徐远山有没有get到她的意思,所以只能再来一记直球。

    徐远山当然也有想过的,但他想的比较多,投稿对象、投稿方式、多久能有结果等等后续事项他都想了。

    而事实是,他的现有资金不支持他做这种不知什么时候结果的事,所以他就放弃了投稿这个方式。

    徐远山不敢看戚黛,低着脑袋,两只手也无意识的抠着,半晌才嗡声嗡气的回答:“我不行。”

    没说不想,只说不行。

    戚黛有点儿着急的拉住了他的手,无奈又心疼,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为什么不行?是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徐远山整个人顿时都僵住了,拉住他的那只手又暖又软,他的脸和耳朵都腾起了热气,她说的什么都没听见。

    可戚黛并没有多想,还在那儿语重心长的说:“而且你都不去尝试就说不行,不觉得比尝试后失败了更不行吗?”

    “我、我、我......”徐远山脑子里很乱,一时有点儿转不过弯来,不知是因为忽然被拉住了手,还是因为觉得戚黛的提议不太可能。

    可戚黛还在看他……

    这时两人身后有人噗嗤了一声。

    戚黛和徐远山同时转头。

    身后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概二十五六,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上还打了蜡,浓眉大眼,高额挺鼻,麦色的皮肤,俊朗又不失有男人味,一点儿不像是会搭公交的人。

    男人见自己偷听被发现了也不尴尬,反而大大方方的从自己内衬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明显有主意的戚黛,“两位小同学好,我是时代周刊的主编周骏。”

    这么巧吗?

    戚黛和徐远山对视了一眼。

    早上一般人也比较少,他们上公交以后就坐到了后排的两个空位上,之后一直在聊天,根本没注意后面有没有坐人,坐了什么人。

    而手里的名片和眼前的人都在说,就是这么巧。

    周骏又看向徐远山:“你手里的这幅画能给我看看吗?”

    徐远山看向戚黛。

    戚黛说:“可以。”并等着专业人士的评价。

    并不是她轻易信人,而是她今天要去的地方就是时代周刊,她也知道时代的主编确实叫周骏,甚至周骏就是时代最大的股东。

    上一辈子她回云市之前了解过时代的发展史,看过周骏的照片,比起现在成熟了不少,但五官基本没什么变化。

    可徐远山不知道,他只看到戚黛在看见周骏,听见周骏名字的时候两只眼睛都亮了。

    他悄悄的反手握住戚黛的手,悄悄的捏了捏她,想让戚黛别这么轻易相信别人。

    戚黛这才反应过来她跟徐远山居然拉手了!

    还拉了好久!

    戚黛对徐远山的抵抗力一直为零,从上一辈子就是,不注意还好,一旦注意到了,就有种被电击了的感觉,全身酥麻,心痒痒的。

    然后她就在徐远山的关注下脸红了……

    还越来越红!

    徐远山表情逐渐凝重,戚黛为什么会看着周骏脸红?

    周骏确实长得不错,但他的年纪不小了,难道戚黛喜欢大叔型的男生吗?

    徐远山陷入了沉思。

    “你是从小就学画吗?”这边周骏已经跟戚黛聊起来了,他刚刚只是随意看到一眼,如今细看更是觉得满意。

    “是的。”戚黛脸上红晕未消,板着脸故作镇定的回答。

    周骏笑说:“我对你的画很感兴趣,刚刚听你说想要投稿,有没有兴趣到时代试试?”

    戚黛心里高兴的要死,面上依旧假装淡定,思考了两秒后同意:“我可以去你们公司看看吗?”

    “当然可以。”周骏毫不犹豫答应。

    徐远山急了,死命的拽戚黛的手,小声附到戚黛耳边说:“我们再看看吧,时代主编怎么会来坐公交车?而且这人看上去就很不靠谱!”

    这大概是徐远山第一次正面吐槽谁。

    他的呼吸和说话声都像故意在对着戚黛耳朵吹气似的,让她耳朵痒痒的,半边脸都烧了起来,她极力保持冷静,很想躲,但又怕徐远山误会,便恶劣的同样用气音回复:“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也是要去时代,刚好一起,时代大厦就在那儿,不会骗人的。”这样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

    徐远山也情不自禁的红了脸。

    戚黛偷笑。

    身后周骏饶有兴趣的继续光明正大偷看前面小情侣“打情骂俏”,感觉今天来坐公交真是太正确了。

    就这样,三个人在时代大厦那里下了公交。

    戚黛想要尽快帮徐远山投稿赚稿费,便一直跟周骏套近乎。

    徐远山看着旁边相谈甚欢的两个人,心里不舒服极了,他觉得笑眯眯说话的周骏像极了不怀好意的狼外婆。

    他趁戚黛不注意的时候恶狠狠的瞪了周骏一眼,并且在心里把他规划到了讨厌一类。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个讨厌的人!他认为简直没有比这人更讨厌的了!

    而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种名为讨厌的情绪其实叫做吃醋,而在他往后的人生里,这样“讨厌”的人还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