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46章 总会发光
    周天早上是戴颖把戚黛叫起来的。

    因为周六一群小孩闹到十点多才散场,回来之后戚黛又整理画好的插画,结果来了灵感,索性重新画了一副,这一画就画到了凌晨三、四点。

    戴颖来叫她的时候,她正睡得香呢。

    “妈妈、让我在睡一会儿......就一会会儿......”戚黛闭着眼睛嘟囔,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该起床了,你今天不是约了远山和你舅舅要去签约么?”戴颖一边把戚黛从被子里刨出来,一边说道。

    戚黛一听这话瞬间就醒了,慌忙坐起:“几点了?”

    戴颖说:“快九点半了,要不是你舅舅打电话过来,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要跟时代周刊签约了。”

    抱怨的小语气里还有些自豪。

    “居然这么晚了?!”戚黛着急起来,就连忽如其来的冷空气都不能让她重新钻进被窝的怀抱。

    她一边在床上翻找手机,一边回答戴颖,“而且我这不是想着签约完了再跟您说嘛,不白底黑字写下,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变化。”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但她这幅小大人的语气还是让戴颖有些哭笑不得。

    “完蛋了!”戚黛拿着手机忽然从床上跳起。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手机没电了......”戚黛想哭:“我昨晚忘记给充电了。”徐远山又不知道家里电话,指不定在学校门口等她多久了,天还这么冷.......

    戴颖还是搞不明白她,“没充就没充吧,你舅又不是没了电话就找不到你。”

    舅舅找得到,徐远山找不到啊!

    就算带他来过自己家,但徐远山那种性格又不是会直接来找她的那种。

    戚黛没法说,只能自己生闷气。

    一边气一边急匆匆去洗手间洗漱。

    戴颖给她收拾床铺,忽然间又冲她说:“对了,你舅舅说他先去学校接小远山,让你慢慢收拾。”

    戚黛动作一顿,接着又忍不住抱怨:“妈妈你怎么不早说!”害我刚刚那么着急。

    戴颖无奈摇头。

    所以这孩子是在急徐远山等她?

    戚黛平时二十分钟洗漱穿衣,今天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然后又拿了两份三明治和牛奶就要出门,“妈妈我出门了!”

    戴颖又叫住她:“给你舅舅你也带一份早餐,他好像刚下班,还没吃早饭。”

    戚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她刚才的确没想着给戴明拿早餐。

    戴颖也没指责她见色忘舅舅的行径,只说叮嘱一路慢点,晚上早点回家。

    戚黛一边答应一边往楼下跑。

    在楼下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才看见戴明的车开过来。

    戚黛开车门坐下关车门一气呵成。

    “不是约的十点半么,你急什么。”戴明说她。

    “我没急。”戚黛否认。

    戴明看了眼手表,慢悠悠陈述:“我九点十分给你妈打的电话,到现在也不过半个小时,你居然已经在楼下了......”

    按照戚黛往常的速度,他肯定得在下面等一会儿才能看到她慢悠悠下楼。

    戚黛讨好的把手里的早餐递出去一份:“给您带的。”希望不要揭我老底。

    戴明好笑的接过。

    戚黛又把另外一份给徐远山,“这份是给你带的。”

    “我吃过了。”徐远山不想要。

    戚黛坚决塞给他:“那就留着当下午茶,下午我们去图书馆看书肯定会饿的。”

    徐远山心想,那到时候可以给戚黛当下午茶,于是便收下放进书包里装好。

    戚黛又问徐远山:“你文章写好了吗?”

    徐远山点点头,又问她:“你要看吗?”

    戚黛说:“要!”

    徐远山就把写好的拿给戚黛看。

    是一个短篇故事,名字叫她朝(zhao)。

    讲述的是历史上每个王朝都会存在的“和亲使者”。

    徐远山写的是王昭君。

    王昭君原只是宫内做杂物的侍女,本不应作为“和亲使者”,但皇帝舍不得自家女儿,便从众宫女中挑选。

    昭君姿容出色自然被选中,并被赐婚给了大自己二十多岁的单于呼韩邪。

    好在呼韩邪待她还算不错,还将其封为宁胡阏氏,意为“王后”,象征她将给匈奴带来和平、安宁和兴旺。

    就这样昭君开始了她的异域的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两人结婚一年多呼韩邪便与世长辞了,只留下了昭君和尚在襁褓中的孩子。

    蛮夷之族的匈奴文化和汉室文化完全不同,也不像汉室人民那样在乎礼仪举止,根据匈奴的习俗“父死,妻其后母”,昭君将要嫁给丈夫和前妻的儿子。

    这让自小接受中原传统文化熏陶长大的昭君难以接受。

    这时昭君毫不犹豫地就上书请求回国。

    可是归乡梦被“成帝赦令从胡俗”几个字打碎。

    独在异乡,无依无靠,国家也冷酷地抛弃了她,寄人篱下,昭君只能委曲求全,最终嫁给了先夫的儿子,并又为第二任丈夫生下两个女儿。

    但是自己儿子却成了现任丈夫的眼中钉,本是兄弟,现在却成了父子,难不成有朝一日会成为绊脚石,所以现任丈夫就毒死了昭君和先夫的儿子。这使昭君心痛至极,除了哭泣,她什么都做不了。

    恍恍惚惚地又过了11年,昭君的第二任丈夫也死了。汉朝早已忘记了这个和亲使者,匈奴也不再在乎这个女人。

    随着匈奴重新在大汉边境挑起事端,“昭君出塞”换来的和平生活将不复存在,一年后,早已心灰意冷的昭君郁郁而终,心道,这一次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文章大部分内容在历史课上老师都讲过,但是徐远山通过文字描述把昭君这个人物形象刻画的更深刻更真实,让她有血有肉,读起来也更有感觉,好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戚黛无论多少次读他写的文章都忍不住感叹一遍文字的魅力。

    “写的......怎么样?”徐远山小心翼翼的问戚黛,整个人都十分的紧绷,生怕得到不好的回答。

    戚黛表情严肃。

    “是不是,写的不好?”徐远山一颗悬着的心跌了跌,他说:“其实我自己也不怎么满意,我改过几次,但是越改越不满......”

    声音越来越低。

    “不是啊。”戚黛摇头,她只是一时间还有些没回神。

    她伸出大拇指,毫不吝惜的夸奖道:“你写的非常好了,在我看来比时代周刊那些作者强多了。”

    “真的可以吗?”徐远山又拾起了信心。

    他知道自己当然是不可能超过那些正规且有经验的作者,但戚黛的话还是让他悬了一早上的心稍微得些安慰。

    戚黛点头:“真的,比珍珠还真。”

    徐远山腼腆一笑。

    “而且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哪怕最开始蒙了尘,但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他还是会发光!”戚黛信誓旦旦。

    徐远山只觉得现在的戚黛在发光。

    而前排的戴明则越发觉得徐远山不错。

    好像是自从认识徐远山以后戚黛整个人都变了,懂事、知冷暖,也更贴心了。

    但是她这么全方位无死角的关心照佛着徐远山真的好吗?

    他不禁怀疑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