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55章 他在哪儿
    戚黛并没有睡多久,醒来的时候戴颖正在跟隔壁床的阿姨聊天。

    其实戴颖是想要睡一会儿的,不过她睡民质量不好,有一点响动就会被吵醒,刚好隔壁床的阿姨问她戚黛住院的原因,两个人便聊了起来。

    “你家小孩看起来刚上初中吧,在哪个学校呀?现在马上期末了,还是要快点回去上课才行,否则落下太多可不好。”阿姨很能聊,说起话来也叭叭叭的。

    戴颖笑的很得体,“初二了,在九中,这赶上生病了也没办法,学习的话我们也不强求,横竖将来都是她的。”

    阿姨立马不赞同:“这可是你们的不对了。孩子是你们生的养的,将来要是过得不好担心的还不是你们?”

    戴颖笑说:“可等孩子长大以后我们人生都过了大半了,哪还有闲情操那份心。”而且学习不好将来不一定就过得不好啊。

    阿姨似乎没想到戴颖会这么说,刚刚想好的台词都噎在了喉咙口。

    戚黛适时的开口,“妈妈。”

    戴颖闻声转回头,表情柔和了不少,语气也变了,“醒了?喉咙难受吗?还想不想咳嗽?”

    戚黛摇头,白天好像没那么想咳嗽。

    戴颖摸了摸她额头说:“不烧了,医生说再输两瓶药水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戚黛点了点头。

    戴颖无奈轻叹:“还想问什么?”

    戚黛拉高被子盖住嘴巴沉默了。

    戴颖又把她被子往下拉,“别捂着嘴巴,不透气。”

    戚黛小声问:“舅舅来了吗?”

    戴颖说:“来了。”

    戚黛大眼珠子滴溜溜的在病房转着。

    戴颖抿唇一笑,又道:“又走了。”

    “啊?”戚黛不开心。

    戴颖捏了捏她鼻子,宠溺道:“你啊~”

    戚黛小猪似的哼唧了两声。

    戴颖说:“地址已经给舅舅了,他现在大概已经到地方了吧。”

    “真的?”戚黛眼睛一亮,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又问:“那我给舅舅打个电话好不好?”

    “这……”戴颖犹豫。

    “好不好嘛?”戚黛拉着的手戴颖撒娇。

    本来就宠孩子的戴颖,这会儿哪还能拒绝呢?只得道:“行行行。”

    戚黛接过戴颖的手机就给戴明打过去了。

    铃声快要结束的时候戴明才接了起来,张口便道:“姐,怎么了?”

    戚黛心里有点儿暗爽,但现在显然不是占舅舅便宜的时候,于是咳了咳嗓子,一本正经道:“是我。”

    对面停顿了好一会儿,问:“黛黛?”

    戚黛:“嗯。”

    戴明说:“声音怎么这样了?太难听了吧!”

    戚黛:“……”我不气我不气,现在还需要舅舅帮忙,但还是好气!

    “喂?黛黛?人呢?”

    戚黛咳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呢。

    戴明说:“那行吧,就先这样了啊,舅舅忙着呢。”

    “舅舅等等等等!”戚黛不使小性子了。

    戴明说:“还有什么事儿?”

    “就是……远山在吗?”生病真不好!要是不生病自己就能亲自去找徐远山了!郁闷!

    戴明说:“在的,晚点去看你,挂了啊。”

    然后就挂了。

    不给戚黛一点反应都时间。

    戚黛拿着手机郁闷加委屈。

    戴颖问:“怎么啦这是?”

    戚黛本想吐槽戴明,但一对上戴颖的眼睛,瞬间说不出口了。

    自己住院以后戴颖一直忙前忙后,估计昨晚也没怎么睡,眼下青黑很重,脸色也不是很好,自己的一些小情绪小烦恼还是不要说了。

    她只捡着最无关紧要的一条说:“舅舅挂我电话了。”

    戴颖摇头轻笑,大概生病以后都会变得娇弱一点,她安慰道:“大概舅舅那边有事在忙,舅舅那么疼你,忙完以后肯定就会再来看你了。”

    戚黛:“哦。”

    戴颖想了想,补充:“还带着小远山一起。”

    戚黛:“!!!”

    戴颖看她一副想笑又不要忍住的样子也有些忍俊不禁,她心道,算了,他们也没法预测未来,只要孩子们不过份,她就当多养了个儿子。而且远山那孩子看上去也是个知冷暖的,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这边两人都各有心思,戴明那边却忙不得想什么。

    他到孤儿院的时候说要找徐远山,一个自称是陈老师的中年女人先是说没有这个人。

    看到他把证件拿出来以后,又支支吾吾的说徐远山回家去了。

    戴明又让她把徐远山家地址给他。

    陈老师说:“我也不知道他家住哪,他之前都是自己过来的。”

    戴明冷笑:“第一次总不可能是他自己找来吧?”

    戴明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不靠谱,跟个流氓似的,但表情一冷,周身气质就像变了一个人,特能唬人,倒是跟他刑侦队头儿的身份对应得上。

    陈老师吓得腿肚子都有点打颤,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也不清楚,是,是周院长接待的。”

    戴明就问:“周院长电话?”

    陈老师抖着手把电话号码翻出来报给戴明。

    戴明当即就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听声音还算和善。

    “找徐远山啊?远山不在,就昨天下午吧,他舅舅来接的他。”

    戴明说:“之前联系你的也是他舅舅?”

    周院长略迟疑:“……对。”

    戴明说:“行,我知道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陈老师犹豫说:“那个……您没问徐远山舅舅的电话……”

    戴明轻笑:“我有,就算没有,难道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陈老师:“……”

    行吧,是她多虑了。

    戴明出了孤儿院也没立即离开,而是靠在车边给徐远山舅舅黄斌打电话。

    一直打到第三个才被接通。

    “谁啊?”语气很不耐烦,周围环境也很吵。

    戴明用不符合自己表情的语气问:“请问是徐远山家人吗?”

    黄斌没说是或不是,停顿了一下问:“你谁啊?”

    戴明回答:“哦,我是他老师,是这样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老师这边就需要给学生做做家访,鼓励一下大家,也跟家长谈谈,想问下您这边什么时间有空?”

    “他不住这儿!”黄斌很不耐烦:“而且不是请过假了吗?人都请假了做什么家访?有什么好做的!”

    “这是……”

    黄斌打断:“别来了!我没空,徐远山也不在家!”

    “不在家?那他在哪儿?”

    “你谁啊?他在哪关你什么事?!”

    戴明说:“我是他老师。”

    黄斌讥笑:“怎么?现在老师都管这么宽了?”

    戴明眉头一皱,黄斌语气很横:“他请假了!不在学校里就不归你们老师管!少特么多管闲事。”说完就挂了电话。

    戴明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页面,怒及反笑了,挺横啊,行,就看看谁更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