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58章 舅舅对对碰
    戴明猜的没错。

    王霞进屋以后就开始翻找黄斌那些什么狐朋狗友、牌友之类的电话,打了八九个以后才找到了黄斌。

    黄斌刚接过牌友电话“喂”了一声就听到对面王霞的狮子吼:“你是不是打算死在外面?”

    周围都是熟悉的牌友,黄色脸色尴尬,拿着手机走到旁边,低声下气的回答:“……不是的老婆,我跟你说我昨天运气很好的,我早上还差点就赢了……”

    “差点!差点!你每次都是差点!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每次都差点,我跟女儿也差点要被人逼死了!”最后一句话吼完她都带着点哭腔了。

    黄斌被她吼的又是气恼又是羞愧。

    王霞哭道:“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反正我没那么多钱,你要是还想要这个家就自己回来解决,我不管你了!”

    “这么快?”黄斌以为赌场的人去催债,听王霞说不管他也急了,家里的钱大头可都是在王霞手里啊,他说:“老婆你别不管我啊,我现在马上回来啊,你等着我!”

    王霞原本还在怀疑戴明是不是真的是要债的,可听黄斌语气,八成是真的了。

    顿时又一阵伤心欲绝的哭喊,“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你欠那么多钱,就是把咱们家卖了也不够还啊……呜呜呜……”

    “老婆,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赌了……”

    “离婚吧!”王霞说。

    “什、什么?”黄斌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霞擦了擦眼泪说:“离婚吧,你自己欠的钱你自己还,我就算带着女儿也还是能过好的。”

    “不……”

    嘟嘟嘟。

    黄斌急了,也不打牌了,顾不得另外三个牌友怎么说他,拔腿就往家里跑。

    家里门没关,黄斌进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屋子了,偏头看了一眼门牌,是402没错,家里摆设也没错。

    那这陌生的大爷似的坐在他家沙发上的男人是谁?

    王霞的新欢好?

    好啊!难怪说不管我了要离婚,原来是早就找到相好了!

    他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好不精彩。

    戴明在他进门时就开始审视他。

    大概三十出头,穿着一件灰色的棉服,中等身材,长得还算过得去,就是大概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脸色蜡黄,两只眼睛也深深的陷了进去,看着像是肾虚。

    应该还是跑着回来的,气息不稳,额头鬓角都留着汗。

    “你谁啊?!”黄斌开口就呛。

    戴明站起身,以身高优势绝对压制,他沉声道:“我叫戴明。”

    “戴明?”黄斌不悦道:“我管你戴明王明,赶紧从我家离开!否则我就告你私闯民宅了!”

    戴明笑了,瞧瞧,果然是两口子,这说话语气都差不多。

    王霞这时也从卧室出来了,对着黄斌又是哭又是喊又是拳打脚踢的:“你还敢回来?!你怎么不干脆把自己赌了算了,还回来干什么呀?!看你干的好事吗?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摊上你这么个男人啊……五十万啊!整整五十万……呜呜呜,我看你怎么赔!”

    黄斌接下那些拳头,听到五十万懵了一下,“什么五十万?”

    王霞怒目:“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赌博欠的!”

    黄斌更吃惊了,“没有吧……”早上不还是十万吗?利滚利这么吓人的吗?!

    王霞哭声一停,“什么?你不是欠他五十万吗?”她指了指戴明。

    黄斌又看了眼戴明,又帅又痞,见过肯定认识,他肯定道:“什么啊?我都不认识他!我还以为他……”是你的相好呢。

    好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及时止了话头。

    王霞也不哭了,夫妻俩一起瞪向戴明:“你到底谁啊?”

    戴明轻笑:“我说了啊,我叫戴明。”

    黄斌说:“我管你什么戴什么明的!你来我家到底想干嘛?”

    戴明依旧面带微笑:“不干嘛,来找你要个人。”

    “谁?”王霞警惕。

    戴明说:“别紧张,我看不上你,也看不上你们黄家任何一个人。”

    王霞:“……”

    黄斌:“……”

    戴明继续道:“我前不久认识了一个忘年交小朋友,本来说好昨天一起吃饭的,但是他放我鸽子了,所以我就好奇过来问问为什么?”

    黄斌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皆猜到了戴明说的小朋友是谁,随之而来的便是是纳闷徐远山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果然,只听戴明道:“他叫徐远山。”

    黄斌眼神闪躲了一下,梗着脖子说:“远山啊,远山当然在学校了!而且他住校生,平时根本出不来学校,你还是去他学校找吧。”

    “是吗?”戴明冷笑两声,毫不客气的拆穿他:“可是早上我打电话时,你明明说徐远山请假了啊,还是一个礼拜的长假。”

    黄斌这才意识到,难怪刚就觉得戴明的声音有些耳熟,他还以为对方真是自己的什么债主呢。

    旋即他又问:“你不是说你是老师吗?做老师就你这个样子的?”黄斌上下扫视他的衣着打扮以及那痞痞的样子。

    戴明笑笑:“有人规定老师必须什么样子吗?”

    黄斌:“……”好像是没有。

    这时王霞说:“远山平时也不住我们家,请不请假的我们也不知道,你要想找人的话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吧。”

    “别的地方?”戴明佯装不知:“是哪?”

    王霞看了眼黄斌,回答:“云市孤儿院。”

    黄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臊得慌。

    戴明也不看王霞,就直直盯着黄斌:“你让自己的亲外甥去住孤儿院?”

    王霞嚷嚷道:“住一下怎么了?我家就这么点儿地,哪还有多余的空间给他住啊?!”

    房间确实只有两间,但放钢琴的地方是一个封装的阳台,空间不大,但放置一张单人床绰绰有余。

    如果真想收留,稍微改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但他们宁愿摆放没什么创造价值的钢琴也不愿让徐远山住下。

    这就是人性。

    戴明说:“这些我就不跟你们掰扯了,我就问一句,徐远山在哪?”

    王霞仍旧道:“云市孤儿院!”

    “行。”戴明点头,掏出手机拨打了周院长的电话,还开了外放。

    “喂?”电话里声音传出,黄斌夫妻俩的脸色都变了变。

    戴明心中冷哼,说道:“周院长你好,我是早上给你打过电话的戴明。”

    周院长:“哦……哦、你、你好。”

    戴明说:“还是远山的事,我找到了他舅舅,但远山舅舅说人在你们孤儿院。”

    周院长:“……”

    黄斌夫妻:“……”

    黄斌夫妻从听到周院长的声音就开始慌了,被戴明这样当面表明以后更是心内乱成一团。

    他们听到周院长说:“黄斌吗?他有什么证据证明徐远山在我们孤儿院?”

    “什么?”王霞先黄斌炸毛,“你现在不承认了!当初是谁三五不时的给我们打电话叮嘱我们的记得叫徐远山周末去孤儿院帮忙?”

    周院长说:“王女士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你们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吗?当初说好是义务帮工,但才半年你们就到孤儿院闹着让付工资,否则就要告我使用童工。”

    黄斌脸色不大好看,但王霞不是善茬,反质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周院长语塞,一时没有接上话。

    王霞不依不饶,继续道:“周院长,你自己说话做事凭点良心,远山给你赚了多少?我们拿点儿不过分吧?”

    黄斌拉了拉王霞的袖子,悄声道:“少说点。”

    王霞不乐意了,“少说什么少说,现在是别人蹬鼻子上脸!”

    黄斌眼神示意了下另外一边脸色黑如锅灰的戴明。

    王霞立马也卡壳了。

    戴明也没想到,原本只是帮自家小孩找朋友,结果貌似牵扯到更严重的事件了。

    见两边人都不说话了,戴明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等着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