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61章 事情真相
    你以为小孩子是最好骗的,可事实上小孩子是最不好骗的。

    他们纯真,同时也认死理。

    方致远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兔唇的关系一直没人愿意领养,后来年岁大了,更加没有人愿意收养他。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在孤儿院里周院长和周老师都很重视他,无论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是以他优先,园里的事务安排也都是由他负责。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徐远山的到来。

    他看到周院长对徐远山温柔说话,还把自己都还没吃过的零食拿给他,甚至还听到周院长关切的问他在学校的一些事。

    可自己从来没有正经上过学,甚至不知道真正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

    周院长看到他,朝他招招手:“致远,过来。”

    方致远不情不愿的过去。

    待他走近,听到周院长对徐远山说:“远山,这是致远,比你大一点,是园里年纪最大的孩子,对园里的事务都比较熟悉,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帮忙哦。”

    徐远山呆呆的沉默半晌后点了点头。

    方致远心里不屑道,原来是个傻子,难怪会被遗弃。

    之后周院长就把徐远山交给了方致远,让他带着他熟悉下环境。

    可方致远怎么可能会好好的给徐远山介绍。

    他把徐远山带到洗浴室,然后让他那儿等着。

    徐远山初来乍到,根本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周院长让他跟着方致远,他便跟了。

    方致远让他呆在这儿,他便也呆了。

    这一呆就是一整晚,当时也是冬天,洗浴室里比其他地方冷多了,第二天的时候徐远山就感冒了。

    为此周安跟周院长念叨,不该收了徐远山,健康是健康,但身体底子不行。

    可周院长说:“小孩子感冒是正常的,难得园里来了一个身体健全的,以后可还指望着他出去帮忙销售呢。”

    方致远心里嫌弃,身体健全又有什么用,脑子那么迟钝。

    可这句话还是深深的刺激了方致远,让本就不喜徐远山的他更加厌恶徐远山。

    孤儿院里工作人员极少,除去周氏夫妇,就只有一个四五十岁的阿姨,所以很多时候他们这些懂事并且四肢健全的孩子,就需要帮助其他不能独立完成吃喝拉撒的小朋友。

    这个些事周氏夫妇通常都是交给陈芳安排,而陈芳又会把事情交代给方致远,于是方致远会故意让徐远山去照顾那些脑瘫智力低下的孩子,让他去给那些孩子无法自由活动的孩子洗衣服,喂饭,打扫卫生等等。

    徐远山站在门外不动,方致远就质问他:“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因为你身体健全,但是我们身体有缺陷。”

    徐远山想说不是。

    可他也确实不敢靠近那些只会咿咿呀呀流着口水看着你笑的孩子。

    他的沉默激怒了方致远,方致远把他抓到洗浴间里给他淋冷水,然后又把徐远山扔到一个很小很小的暗黑房间里。

    房间是真的很黑,关起门来看不到任何的光,徐远山又怕又冷,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里面。

    但方致远赶在周氏夫妇回来之前把他放出来了,甚至威胁他不准告状,否则会更加严厉的惩罚他。

    徐远山不知道比这更严厉的惩罚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告状。

    方致远以为徐远山是怕了,于是每次都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徐远山。

    故意撕烂徐远山的课本和作业,故意把很多工作都让徐远山去做,做不完就关小黑屋,也不给饭吃。

    云市孤儿院里多是7-10岁之间的小孩,而这些小孩往往没有什么是非观,他们说话做事不分对错,只凭自己喜好,甚至容易人云亦云。

    而小孩子的厌恶和喜欢往往都来的莫名其妙。

    他们和方致远更熟悉,也早就认定了方致远是孤儿院里的孩子王,见方致远总是欺负徐远山,哪怕他们对徐远山无感,也还是跟着一起欺负他。

    甚至逐渐从中获得快感。

    这种扭曲的成就感和虚荣心让他们久久无趣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们会在睡觉前把徐远山的床铺淋湿让他没地儿可睡。

    他们会在打饭时故意往徐远山的饭盒里吐口水,或者直接不给他吃,哪怕其实就是一点青菜汤汁。

    他们还会把自己的工作全部都累加给徐远山,做不完不准睡觉。

    他们还会集体嘲笑徐远山是个没人要的哑巴,因为徐远山除了对周院长说过简短的几句话之外几乎不跟谁交流。

    他们把徐远山拉到院子里,当着他的面给他立牌匾,然后每个人都必须朝着上面吐口水,不吐就得挨打。

    如此种种以后,基本全孤儿院的孩子都不跟徐远山有任何非必要的接触。

    徐远山绝大多数都跟那些脑瘫的患儿呆在一起,因为他们没有思想没有理智,也不会对他吐口水,说那些侮辱性的话语。

    而发生的这么多的事情,常驻孤儿院的陈芳选择视而不见,身为孤儿院的主要负责人——周氏夫妇自然也是知道的,可他们一样选择沉默。

    对他们来说,一个唯唯诺诺任人欺凌的怂货总比一个有可能会飞出去的不确定因素要可爱的多。

    于是徐远山更加的沉默,更加的内敛和自卑,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做不到被别人当做受气包也沉默应下。

    他的听话也让周氏夫妇深感欣慰,还提前让他去了小代工厂帮忙。

    就在他都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现状的时候戚黛出现了。

    她不顾旁人眼光的靠近他,告诉他,要变强大,不能随便被人欺负。

    她还说,以后都会变好的,会越来越好。

    所以当再次回到孤儿院,徐远山不再觉得绝望,他乖乖做好所有的事,乖乖准备去小代加工厂帮忙。

    方致远叫住了他:“你前两个礼拜为什么不回来?不知道园里很多事情要做吗?!”

    徐远山不知道要说什么,说他每次靠近这里都有种窒息感,说哪怕学校里也没人喜欢他,但他也还是更喜欢学校?

    算了,没必要。

    况且现在学校里他也并不是孤单一人。

    方致远每次看他这个样子就来气,抬手把一个空碗朝他扔了过去。

    徐远山近来的训练成效也不是假的,身体条件反射就躲开了。

    方致远见他居然还敢躲,挥手就想扇他耳光,然后又被徐远山反手挡了回去。

    方致远觉得自己被挑衅了,徐远山也不愿在被人欺辱,两人就在饭堂里面扭打起来,桌椅碗筷碰倒了不少,还没离开的一些胆大的小孩站到旁边为方致远加油呐喊助威。

    胆小的赶紧跑去找大人。

    很快就引来了陈芳还有周氏一家。

    周安把两人分开的时候怒不可遏的打了徐远山一巴掌,“啪”的一声,及其响亮。

    “怎么?多上几天学还长本事了是不是?还学会跟人打架了?”周安指着徐远山怒道。

    徐远山捂着被打的滚烫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安。

    自从他来到这里,哪怕鲜少跟周安接触,但也还是知道周安是不喜自己的。

    可没想到会这么不喜……

    明明是两个人一起打的架,凭什么上来就只责罚他一个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徐远山脑子里瞬间浮现的话。

    周安又推他肩膀:“说话啊!又装哑巴?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如果不是我们收留你,你现在指不定被扔在在哪个垃圾堆里捡垃圾呢!”

    徐远山心里一痛,是了,他.......是个没人要的孤儿。

    周院长看着徐远山红了眼眶就示意周安不要再说了,自己要伸手拉徐远山:“远山,周老师……”

    徐远山后退了一步,周院长拉了个空。

    气氛瞬间僵住。

    周安火了,抬脚把徐远山踢的撞到墙上又弹了回来摔在了地上,语气凉凉道:“可以啊徐远山,你去的学校就是这么教你的?行!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再去学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