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77章 让他成长
    戚黛以为自己把话说那么清楚应该就可以了。

    但她小看了这些小孩子喜爱造谣的程度和传八卦的速度。

    石梅梅再次跟她说的时候她生气了!

    很生气!

    不是因为谣言这件事。

    而是因为谣言的内容。

    这些人居然说徐远山是被她胁迫的?!

    石梅梅是这么说的:

    晚上放学的时候于洋问她:“徐远山转到五班两三天了,是不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石梅梅也没多想,就老实回答:“嗯,他本来也不爱说话,大概跟大家也不怎么熟,没什么好说的。”

    于洋就说:“那我怎么听说他跟戚黛也不说话。”

    石梅梅:“……”

    石梅梅眨了眨眼,困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于洋凑近她神经兮兮道:“我听你们班同学说,徐远山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跟戚黛在一起的,但是迫于戚黛的家世不得不转班跟她在一起?”

    石梅梅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骂道:“你可扯吧!”

    于洋说:“这不可是我说的,我也是听你们班同学说的。他们说的头头是道,没办法让人不信。”

    比如徐远山自转班以后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一句话,包括戚黛。

    又比如,徐远山在教室里不是发呆就是写题,完全不像一个处在热恋中的人的样子。

    再比如,戚黛总是打断想要跟徐远山进行进一步交流的人的对话,不让他们跟徐远山有直接的交流。

    还比如,戚黛下课从不离开座位,也不让徐远山离开,一到放学就拉着人走。

    这一条条例证下来,那就是戚黛圈起了徐远山,而徐远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得不屈从于她。

    石梅梅头顶无数乌鸦飞过,她问:“你这是听谁说的?”

    于洋支支吾吾不说。

    石梅梅道:“先不说阿黛家世怎么的吧,就阿黛长这样,你觉得有必要胁迫谁跟她在一起吗?”

    不待于洋接话,她又问:“就说你吧,你说要是阿黛黛说喜欢你,你要不要跟她在一起?”

    于洋想了想,脸红了,羞涩道:“那、那也不是不可以。”

    石梅梅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朋友,你想什么呢?!我说的只是假设,假设懂不懂?阿黛才不会看上你!”

    于洋捂着脑袋干咳两声:“我也没想什么。”

    石梅梅给他两白眼让他自行体会,然后道:“阿黛也没有什么特殊家世,她就跟我们一样的小康家庭啊,顶多父母恩爱了些,对她宠爱了点,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特别严肃的纠正:“像你们说的什么胁迫在一起......我看你们是不是小说故事看多了?这是生活,不是偶像剧啊朋友!”

    于洋还有点儿尴尬,这些也不是他说的呀,他也不想来问这么不符实际的问题,但......还是那句话,三人可成虎。

    说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人信了。

    到最后于洋只是叹口气说:“诶,还是让戚黛和徐远山低调点吧,感觉最近到处都是关于他们的流言。”

    石梅梅对此也表示赞同。

    她把事情起末讲完后同戚黛说:“你俩最近在教室里还是收敛点吧,别到了期末还被老师喊去谈话那就不好了。”

    其实戚黛没觉得自己跟徐远山在教室有什么亲密举动,顶多就牵了牵手。

    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我知道了。”她也不想再次被老师喊去办公室聊天。

    而其他的......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她问石梅梅:“你相信我吗?”

    石梅梅毫不犹豫道:“当然相信!”

    戚黛说:“那就行,随他们吧,我没有胁迫远山。就算我胁迫你也不可能胁迫他。”

    石梅梅:“……”我该高兴?

    戚黛说:“好啦,不跟你说了,先做作业吧。”

    石梅梅顿时鬼哭狼嚎的:“啊,你为什么要提醒我啊?!”

    戚黛毫不同情的再次提醒道:“后天考试了。”

    石梅梅气呼呼的果断挂电话。

    戚黛放下手机,看着旁边在她旁边乖乖写题的徐远山,自言自语道:“我可为你被人冤枉死了,你以后可要好好补偿我哦。”

    徐远山笔下不停,戚黛转回头看自己的书。

    好半晌后她听到徐远山说:“好。”

    戚黛茫然了下,随后笑了。

    她想,如果这是清醒时候的徐远山回答的,那她可能会高兴吧。

    考试前一天没有老师讲课,基本都是交代一些考试注意事项,然后就让他们自习了。

    戚黛为了这次期末考能考到年级前十五也是很拼的。

    每天晚上回家吃了饭跟徐远山玩一会,然后一起写题到十点,徐远山休息了,她又继续在房间里学习到十二点。

    早上还要六点起床背单词背课文,中午也丝毫不敢松懈。

    戚黛甚至有种自己正在备战高考的错觉。

    好在,这种付出还是有回报的,戚黛答题答的很通顺,她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不过第一考场的考生们好像都答得挺稳的,她又有些不确定了。

    目光游离间看到了第一组第一排的徐远山。

    戚黛在第四组的中间位置,刚好抬眼就能看到他。

    徐远山背脊挺直,很认真的在写题。

    只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转头看看她还在不在。

    考试之前段林来找过她,问她徐远山能不能参加考试,或者需不需要老师可以给他安排一场单独的监考。

    戚黛说不用。

    徐远山黏她是事实,但是就像谣言传的那样,她好像也对徐远山也有一种很强烈的占有欲。

    在她自我意识里,总是会担心徐远山被人欺负,会害怕徐远山受伤,会觉得徐远山离不开她......

    然而真正的事实是她害怕徐远山不再需要她,害怕徐远山离开她。

    戴颖说的很对,她说:“远山并不是真的自闭症患儿,他只是因为遭受了一些事,一时间没想开,所以封闭了自己。我们要做的不是让他感受到自我封闭的好处,而是要让他知道接触外界的美好。”

    “所以黛黛,你不能像看所有物一样紧紧的黏着他。”

    戴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忍心的。

    戚黛年纪太小,她怕她无法理解这些,也怕她不能接受。

    还好戚黛当时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说她想想,接着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说以后不会了。

    不会像防贼似的防着有人找徐远山搭话。

    也不会像是看护自己私有物那样不让徐远山有自己空间。

    更不会把自己填满他所有时间空间。

    所以段林问的时候她也直接拒绝了。

    带徐远山去看考场的时候,徐远山很乖,告诉他坐在哪里,他也听话的坐下,只是戚黛转身要走,徐远山就立马伸手拉着她的衣袖跟着起身。

    戚黛淤堵的心情好了些,她把徐远山重新安置在座位上坐好,指了指隔着两组的位置,说:“我就坐那。”

    徐远山只盯着她看,眼神委屈的像是一只害怕被遗弃的小狗。

    戚黛摸了摸徐远山脑袋上被她剪废了的刘海,再次道:“你在这儿坐着,等会考完试就可以来找我了。”

    她指了指两人的座位:“我们不远哦,你转头就可以看见我了。”

    徐远山这次看过去了。

    戚黛也咚咚咚的跑过去坐好,朝他招招手,“你看,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

    徐远山站在一组和二组的过道里看她,学着她的样子招招手,吐字:“看。”

    戚黛弯起的眼睛里闪烁有泪光,她想,他要成长,她也要成长。

    他们不是对方的附属品,他们是独立而美好的存在,在一起也只能是锦上添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