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92章 开学前夕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年后不久便是开学的日子。

    戚黛以往觉得开不开学并不重要,但这一次她有点儿不想开学。

    年前徐远山能转到他们班主要是因为他生病,可现在他病好了……

    她不知道,其实戚瑞堂在去C市之前已经给段林打过电话了,大意是说徐远山的病已经好一点了,不过为了孩子后期康复着想,还是希望徐远山能继续留在五班学习。

    段林没有反对,因为这事儿他和陆丰私下里也商议过。

    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还是爱玩爱闹爱交朋友的年纪,可徐远山性格过于内敛,在六班两个多月也并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反观戚黛性格开朗,她的朋友也都是活泼乐观型的,或许让他继续呆在五班还能多交几个朋友。

    再者他期末前才转来五班,开学后又转回去,对他、对其他同学都不是什么好的表率,所以他们早已经默认徐远山归属五班了。

    戚瑞堂这么一说,段林便顺势答应了下来。

    戚黛不知道,她还在郁闷要怎么办?

    再让戚瑞堂去帮忙说情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她怕陆丰那边不同意,到时候戚瑞堂还得低声下气的求情。

    而且年前转班的理由也是明确的,就是徐远山病了,可现在理由都已经不成立了,转回去好像也没什么可说。

    可是她都已经习惯在徐远山旁边看书写作业了。

    诶…开学真烦!

    一直假期多好。

    每天都可以和徐远山同吃同住还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就这样,直到开学前几天她都还在犯愁,就怕新学期一开始徐远山就被陆丰抓回六班去了。

    那样的话他们每天的相处时间将会大大的缩减。

    虽然他们以前也是不同班的,但人一旦拥有再失去和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感觉也是大不相同的。

    徐远山见戚黛已经对着习题册叹了一早上了,以为是她累了,便询问道:“要不要出去玩?”

    “嗯?”戚黛怀疑自己听错了。

    年前她和徐远山一直没有写过作业看过书,所以年后徐远山便跟她商议开学前每天的学习任务。

    戚黛当然是不想学的,每天吃吃喝喝玩玩多舒服啊。

    但是谁让提这个计划的是徐远山,所以她不得不勉力让自己沉迷于学习。

    到现在为止两个人已经做完寒假作业并预习了半册的下学期内容了。

    戚黛左手搭右手,下巴搁上面,弱弱回道:“可是今天的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

    当时徐远山定好的是每天上午学习三小时,下午也要学习三小时,他们才刚刚从外婆家吃了午饭回来。

    徐远山收拾两人的书本,边道:“学习也是需要劳逸结合的,休息一天也没什么关系。”

    戚黛立即蹦起来:“我去换衣服!”

    最近每天学习学习她都要变成学习机器了,这也让她深刻认识到每个学霸都不是生来就是学霸的,他们往往要付出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

    徐远山看她瞬间精神,在后面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两人准备出门的时候,戚黛接到了石梅梅的电话,石梅梅没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就问她:“阿黛,你的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戚黛回答:“当然写完了。”她可是有徐远山的人。

    回答完还特别贴心的问石梅梅:“你要抄吗?”

    石梅梅立即欢快应道:“要要要!”

    戚黛说:“那行,我们刚好要出门,一会儿带去给你。”

    石梅梅一时没想起来:“你们?”

    戚黛笑嘻嘻的说:“对啊,我和远山。”

    石梅梅搓搓手臂,就知道自己不该问,她说:“那我老地方等你们。”

    老地方是她俩常去的一家必胜客,因为石梅梅说必胜客的名字含义好,所以有事就喜欢约戚黛必胜客见。

    戚黛说行,又回去拿了寒假作业背上,到门口时候徐远山顺手接了过去,戚黛也自然的递给他。

    两人到地方的时候石梅梅还没到,戚黛便和徐远山点了两杯喝的东西坐着等她。

    大约十几分钟后石梅梅才过来,身后还带着两个尾巴。

    戚黛还来不及问她什么,她便惊喜的扑了过来:“哇啊啊啊,阿黛黛我好想你啊。”

    戚黛也挺开心,非常配合回道:“古人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也觉得自己已经好几秋不见你了。”

    石梅梅又是兴奋的抱了抱她,随后道:“阿黛,我怎么感觉你变更漂亮了,还长高了?”

    戚黛忽略前面的客套,疑道:“我坐着你都能看出来我长高了?”

    石梅梅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戚黛将信将疑的站了起来,发现好像确实是长高了点。

    以前她矮着石梅梅半个头,这会儿已经只差一个脑袋尖了。

    “你怎么会发现的,我自己都没发现。”戚黛是真的好奇。

    石梅梅趴在桌子上笑了半天才道:“以前你坐着都是脚尖着地,这次居然是脚掌着地,我就想你应该是长高了。”

    戚黛:“……”不知道该不该夸她观察细致。

    石梅梅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下,又道:“而且徐远山肯定也长个儿了!”

    那是肯定的,徐远山年前就已经比她高了,既然她都已经长了,那徐远山应该长更多了,晚上回去可以量一量。

    徐远山回道:“是长了点了。”

    石梅梅忽然瞪大了眼睛,指着徐远山说不出话来。

    戚黛拍她:“你忽然间中邪了啊。”

    石梅梅惊讶道:“徐远山说话了!”

    戚黛给了她一个白眼:“远山又不是哑巴,当然会说话了。”

    “徐远山居然不是哑巴?!”其中一个跟来的尾巴忽然出声。

    戚黛怼他:“你才是哑巴。”

    余俊生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连声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第一次听你开口,也有点吃惊。”

    徐远山不在意的笑笑:“没关系。”

    跟着石梅梅来的两条尾巴正是她的现任同桌闫方,还有现任同桌的前任同桌余俊生。

    石梅梅朝仍旧站着的两人摆手:“你们也坐呀,别客气。”

    余俊生便拉着闫方坐在了他们对面。

    戚黛看着那两人坐下后靠近石梅梅小声询问道:“你怎么会和他们一起?”

    石梅梅也小声回她:“我刚刚来的时候碰到的,我说我要找你拿寒假作业,他们也说是要找个地方补寒假作业,然后我就叫他们一起来了。”

    戚黛怀疑道:“闫方也会临时补寒假作业?”

    石梅梅说:“肯定是余俊生没做,借闫方的抄!”

    戚黛也觉得是这样。

    五个人里有三个人都已经完成作业了,石梅梅不想和余俊生两人一起苦逼的在他们面前抄作业,便道:“等下都没什么事儿吧?要不我们一起去游戏厅玩会儿吧,年前都没去成。”

    戚黛看向徐远山,徐远山说:“可以。”

    戚黛便说:“那就去吧。”

    石梅梅就说:“阿黛你这去哪还需要徐远山许可啊?他管你也管的太严了吧?”最后那句话还刻意的扬高声调说给徐远山听。

    徐远山就看着戚黛笑。

    戚黛红着脸为自己辩解:“我这叫尊重他的意见。”

    石梅梅无语凝噎。

    余俊生也挺好奇:“戚黛,要不说说徐远山是怎么把你牢牢抓住的?”

    在他看来,戚黛和徐远山从外在到内里差距都挺大的,但是他们偏偏又能很和谐的相处。

    在徐远山出现之前的戚黛跟现在的戚黛转变蛮大的,他就想知道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让自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吗。

    就像某人一样。

    戚黛偷眼看了下徐远山,徐远山也正看她,她摆正脸色干咳两声道:“哪有什么牢牢抓住,你别瞎用词,我都说了我这是尊重他的意见。”

    余俊生就说:“那你怎么就不问问我和闫方的意见,也尊重尊重我们?”

    戚黛:“……”始料未及。

    她沉默了几秒后假笑,问:“那你们两个去吗?”

    余俊生:“晚……”了。

    闫方惜字如金的打断:“去。”

    然后五个人就一起结伴去游戏厅打游戏去了。

    虽然戚黛之前也带徐远山来玩过一次,但徐远山还是不太擅长这些游戏,他就站在旁边看着其他几个人玩。

    其实戚黛对这些兴趣也不大,就是架不住石梅梅一直兴致勃勃的拉着她这里玩那里玩。

    “你和戚黛在一起了?”

    徐远山正在旁边看戚黛和石梅梅玩跳舞机,旁边忽然冒出一个清冷的声音。

    他转头,对方个子比他高不少,他需要稍微仰头才能和他对视。

    徐远山不着痕迹的退了半步,没有回答问题,只道:“怎么了?”

    闫方说:“好奇。”

    徐远山沉默两秒“嗯”了一声,不知道是回应闫方之前的那个问题,还是回应闫方说的好奇。

    闫方目光也看向跳舞机的两个人,过了片刻换了个话题:“你期末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写文科卷子?”

    徐远山说:“不会。”

    闫方转头看他,徐远山眼神专注的看着跳舞机上的人,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跟年前那个呆呆的、不说话的人差别很大。

    闫方说:“这次的第一是我胜之不武,下次希望能和你公平竞争。”

    徐远山说:“乐于奉陪。”

    其实徐远山对于闫方没有什么印象,他以前既不关注周围人,也不关注自己以外的人的成绩。

    要不是刚刚路上戚黛告诉他同行两位男生的名字,他甚至不能把他们名字对上。

    可闫方为什么要问他那个问题?

    他和戚黛在一起了吗?

    在一起?

    徐远山陷入沉思。

    闫方不爱说话,徐远山也不是话痨,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两个女生玩了一轮又一轮。

    戚黛下来的时候都热出汗了,徐远山体贴的从书包里拿纸巾给她擦脸,她擦了两下就想要脱外套,被徐远山拦住了:“先别脱,容易感冒,你敞开穿会儿就可以了。”

    “哦。”戚黛又乖乖穿好衣服。

    “戚黛你也太乖了点吧。”不知道去哪玩了一圈又回来的余俊生面对此情此景实在忍不住感慨。

    他好想跟徐远山取取经,怎么才能抓住一个女生的心。

    石梅梅对戚黛唯徐远山是从的德行习以为常了,过来人似的抬手拍了拍余俊生肩膀:“习惯就好。”

    戚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说:“还好吧,我平时不也这样吗。”

    余俊生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戚黛同学,你在开玩笑吗?你去班里问问,同学快两年你对谁这么乖过?”

    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对同学乖?戚黛简直莫名奇妙,问徐远山:“远山你还有没有什么想玩的吗?”

    徐远山说没什么想玩的。

    戚黛说:“那要不我们回去吧,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

    徐远山说:“可以,这会儿回去估计正好可以赶上外婆的糯米蒸排骨。”

    戚黛眼睛都亮了,“好,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她转头同石梅梅说再见:“梅梅我们就先回去了,作业本你倒时候直接给我带去学校就行。”

    石梅梅拇指食指一圈,比了个ok。

    戚黛又跟闫方和余俊生告别:“我们先走了,拜拜。”

    “拜拜……”余俊生目瞪口呆的摆手。

    等人走远了才问石梅梅:“戚黛和徐远山真住一起了?”

    石梅梅说是啊,“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

    余俊生干笑道:“我还以为是谣言呢。”说着他扭头看了一眼闫方。

    可惜他的前同桌内心深沉似海,他一个普通人着实看不穿,如果不是他不小心看到对方的小秘密,估计他也看不出闫方竟然还会喜欢别人。

    石梅梅说:“不是谣言,是真的,阿黛自己也亲口承认的,而且她爸妈外公外婆舅舅都认可了。”

    “不是吧?”余俊生这下是真的目瞪口呆了。

    石梅梅特别认真的点头:“是真的,你都不知道我对长在这样家庭的阿黛偷偷羡慕了多久!”

    余俊生同款认真点头:“我也羡慕。”

    石梅梅又看向闫方,闫方微蹙眉头,“住一起也并不能说明什么,有大数据显示,两个人住一起久了并不利于感情的发展。”

    石梅梅:“???”

    石梅梅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闫方又变回之前冷漠的闫方,淡道:“没什么。我也先回家了。”说完转身就走。

    石梅梅和余俊生面面相觑,片刻后石梅梅道:“算了,我也该回家了,开学见。”

    “……开学见。”余俊生此刻一百个问号,所以他今天出来是干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