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02章 发泄心绪
    “你要吃什么?”陆伟嘉问戚黛。

    戚黛问:“你还没吃饭吗?”都已经十二点多了。

    陆伟嘉说没有。就算吃了,来必胜客这种快餐店也肯定也还是要买点小食拿着,就像去电影院看电影必备可乐和爆米花一样。

    戚黛道:“我刚刚才吃完饭,你自己买吧,我去那边占座等你。”她指了指落地窗户旁边空位。

    陆伟嘉抬手比了个ok。

    戚黛找了个位置坐下,放下书包时候心想,还好书包里放了笔记本和笔,她把东西拿出来以后又拿出手机,准备给徐远山发条信息,正编辑着信息陆伟嘉已经端着托盘过来了,“这个给你。”

    他递给她一杯红豆奶茶,还有一块提拉米苏蛋糕。

    陆伟嘉自己买了一份鸡肉米饭套餐,还买了几样小食。

    戚黛抬起头惊讶道:“没想到你还挺能吃。”

    陆伟嘉默了一下,指了指小食:“这些也都是给你的。”他又指了指套餐饭:“我是这里。”

    戚黛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他买的东西抽了抽嘴角:“你真看得起我。”

    陆伟嘉把书包扔在旁边空位,在她旁边坐下,摇头说:“我只是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听说你们小女生来必胜客都喜欢吃这些,所以我就都买了点。”

    戚黛轻挑了下眉梢,没细问听谁说,也没去问“你们小女生”都是谁,只道:“虽然我吃过了,不过还是谢谢了。”

    她是真的吃不下了,想着等下走的时候让陆伟嘉打包好了。

    陆伟嘉说不客气,“难得请你吃一次。”他把奶茶插上吸管递给戚黛。

    戚黛无奈笑笑,接过放在面前。

    陆伟嘉开始动筷子的时候她又继续拿着手机给徐远山编辑短信:【远山你吃饭了吗?现在在做什么?】

    按发送键的时候陆伟嘉碰了她一下,她没注意按到了旁边的存草稿。

    “你们校庆要表演的小品叫什么名字?”陆伟嘉问她。

    戚黛看了眼手机,已经回到信息主菜单,应该是发出去了,她收起手机放在桌上,回道:“考试疯云,梅梅写的剧本。”

    “石梅梅?”陆伟嘉问。

    戚黛点头:“对啊,她特别有才,不仅写了故事,我们排练也是她导的。”不过还没有真正的排过一次。

    陆伟嘉若有所思点点头,显然兴趣不大。

    戚黛便说:“你把节目单给我吧,我先看看。”

    陆伟嘉放下勺子,从书包里把写了三分之一的稿子和节目单都给戚黛,然后又继续开始吃饭。

    戚黛先看了下他写的,然后拿手机准备搜下怎么写,陆伟嘉又叫她:“你觉得我前面写的要不要修改下?还有这里你觉得要怎么写比较合适?”他用没拿勺子的左手指了个地方。

    戚黛不习惯跟人聊天的时候还玩手机,所以她只看了一眼没有未读信息便放下手机去看陆伟嘉说的地方了。

    她看了两遍后说了说自己的看法,陆伟嘉点点头,也觉得不错,然后戚黛就改了。

    接下来陆伟嘉边吃边发表自己的看法,戚黛一边听,一边动笔记下,有不同意见的两个人便讨论一下。

    写文字这种事通常都是需要灵感的,而灵感来了往往都停不下来,戚黛就在陆伟嘉的意见帮助下写完了后面的三分之二。

    最后一个句号划下,戚黛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写完了!”

    旁边陆伟嘉适时递上奶茶:“喝点热的补充能量。”

    戚黛噗的笑了下,“这你也信?”

    不过还是伸手把奶茶接了过来喝了一口,顿时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嗯……好像确实补充到能量了。

    “好喝吗?”陆伟嘉问她。

    戚黛点头,“还可以。”她本身就喜欢甜食,所以奶茶也算对口。

    没想到陆伟嘉又说:“给我尝一口?”

    戚黛愣了下,捧着奶茶吃惊看他。

    陆伟嘉噗嗤一笑,“我随口说的,你还当真了吗?”

    戚黛瞪大了眼睛说:“我刚刚以为你被人魂穿了。”这么小小年纪居然会说这种孟浪话。

    好吧,十四五岁也不小了。

    陆伟嘉说:“你小说看多了吧。”

    戚黛耸耸肩,不可置否。

    她不敢说这世上有没有魂穿这种事,毕竟她自己也是重生来的。

    陆伟嘉又拿起她写好的稿子大致看了一眼就准备收起来放书包。

    戚黛问他:“不再修改下吗?”

    陆伟嘉无所谓道:“我们那么多人都写,最后也不一定会用到我们的吧,不用那么精细。”

    戚黛不赞同:“可是我们既然都花时间来写了,为什么不多花一点时间写好呢?”顿了顿又道:“说不定最后就挑中我们写的呢?”

    陆伟嘉和她对视三秒,笑着点头道:“你说的对。”

    好像当某物冠上“我们”这个词以后听上去就不一样了。

    陆伟嘉在戚黛写的时候已经把他吃掉的餐盘让服务员收走了,不过因为小食没怎么动,他便把小食盘放到一边,看到桌上戚黛放着的手机,对她说:“你要不先把手机装起来吧,一会儿掉地上了。”

    戚黛摇头,“不用,就放桌上。”她怕等会儿徐远山来信息她放口袋注意不到。

    陆伟嘉看了她手机两眼,也就没管它,把初稿还有节目单一起放在桌子中央,和戚黛一起重新修改起来。

    陆伟嘉思维活络,又能言善词,改起稿子来根本不需要费什么脑细胞。甚至他看见一些有趣的节目名称还会延伸想象出一些有趣的故事情节,好几次戚黛还被他的故事给逗得哈哈大笑。

    两个人改的认真,不知不觉中头就挨得近了些,时不时还对着讲几句话,也没谁注意到店外隔了一条马路站着的徐远山。

    徐远山也不知道自己是看了两秒钟还是两分钟,或者更久,他只知道自己看见戚黛和陆伟嘉挨得那么近笑弯了眼睛的时候心像被针扎了似的刺疼刺疼的。

    想离开,可脚又像是生了根似的黏在那里久久不能移动。

    偏偏他也没有勇气走进去质问戚黛,问她为什么说是约了陈童恩结果却是跟陆伟嘉在快餐店里有说有笑。

    说到底也是因为其实他什么也不是。

    不是戚黛什么人,也没有权利去管戚黛的交友。

    戚黛会对他好,喜欢他送的花,大概都是源于对他的同情。

    他对着仅存有一个号码的手机发呆许久,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了,否则现在不能跟戚黛在一起,将来说不定甚至都不配跟戚黛做朋友了。

    徐远山比平常更用力的练习拳击,像是要把心中的憋屈怨怼全部都发泄出来一般。

    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专心了,但当戚黛出现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并且还注意到了她身后跟着陆伟嘉。

    徐远山心想,刚刚白发泄,他的心好像更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