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07章 完美落幕
    上台前陆伟嘉拉着戚黛说要合照留念一下,戚黛倒是没什么反对意见。

    小孩子第一次穿这么正式,想要纪念一下无可厚非。

    这么想着,戚黛觉得或许等结束的时候自己也可以跟徐远山一起合照一张。

    六点半,所有班级都已经拿着入学时候学校分发的小凳子在各自班级方阵排排坐好。

    六点四十,学校里自发组建的乐队上台暖场。

    六点五十,八个主持人相继上台,台下涌现一片片欢呼雀跃声。

    “哇,看来我们的人气很高啊。”高一学长迎合台下说了一句台词本之外的话。

    台下响起更夸张的尖叫声。

    戚黛第一次知道青少年的声调可以那么高。

    接下来八个主持人从初一年级开始按照台词本的台词一一开头自我介绍。

    轮到戚黛的时候,戚黛听到台下欢呼鼓掌声好像比前面两个更大了一点。

    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她微笑继续说自己的台词:“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初二年级戚黛。”

    旁边陆伟嘉停顿了一秒后接道:“我是初二年级陆伟嘉。”

    紧接着是高一和高二的学姐学长。

    一人一句台词其实并不是很难,难的是站在旁边还得保持微笑看着并看不见人的台下。

    介绍九中校史介绍九中各领导介绍流程,七点十五分的时候校庆表演正式开始。

    第一个节目是高三年级的大合唱。

    当节目进入白炽化以后,几个主持人也逐渐进入状态。

    戚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她和陆伟嘉上台的时候尖叫声很大。

    节目很快到后半程,戚黛也换下礼服穿上还九成新的校服准备登场。

    “刚刚在台下的时候,我发现发现大家好像都比较喜欢戚黛学妹呀。”高一学姐佯问台下。

    没想到台下真有人接:“是。”

    高一学长道:“那正好,接下来的节目就由戚黛学妹和她的小伙伴带来,请大家欣赏小品——《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

    台下掌声随着台上灯光渐亮慢慢安静下来。

    台上四张摆着课桌,戚黛趴在前面一张桌子上睡觉。

    后面一排的石梅梅胡乱的翻了翻一本课本,随后烦躁的啧了一声,扔了课本离开舞台。

    不一会儿徐远山上台,坐在石梅梅刚坐的位置上。

    他刚坐下石梅梅又上来了,看到哦自己的位置被占,愤懑的一掌拍在桌上:“嘿,哥们儿,你没长眼睛吗,这个座我已经占了!”

    徐远山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书,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道:“丁是丁,卯是卯,其实我占的比你早!”

    石梅梅哼道:“我一大早就来了,咋没看见你呢?”

    徐远山淡淡回道:“我昨天晚上占的。”

    石梅梅:“最后一排是我的专利!为了它,我天天早早地起了床,抢破了头,血直流,这个位置不能丢!”

    徐远山又道:“最后一排是我的骄傲,风水宝地这边独好。要想把我从这赶跑……”他顿了顿,迎着石梅梅挑衅的目光淡定的说:“劝你趁早拉倒。”

    他语气淡淡,表情也是一本正经,让人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石梅梅还想说什么,戚黛皱着眉不耐的抬起头凶巴巴道:“吵什么吵什么吵?一大早就在这么神圣的教室里吵架,浪费大好青春!知道你们犯了什么错误吗?啊?”

    石梅梅撇撇嘴,小声道:“知道。”

    徐远山也乖乖的说了一句:“我们不吵了。”

    戚黛拄着下巴懒懒散散的说:“可是你们已经把我吵醒了。”

    石梅梅在戚黛旁边坐下,拍了拍戚黛说:“阿黛黛,考试照着我点啊!”

    戚黛诧异的睁大眼睛:“啊?今天考试啊?”

    后面徐远山又推了推眼镜,慢吞吞回复:“可不?我今天手都麻了。”

    石梅梅哼笑:“打小草累的吧?”

    徐远山摇头:“不是,睡觉睡的。”

    石梅梅嘴角抽了抽看见旁边戚黛陷入沉思的。

    戚黛摇头:“哪呀,我在想考试的策略。”

    石梅梅和徐远山一起凑过去:“想到什么?”

    戚黛忽然拍桌狂笑:告诉你们,这招绝了!

    徐远山和石梅梅催促:“快说啊!”

    戚黛拿起徐远山桌上的书:“照书抄——”

    石梅梅切了一声,“得了吧,你这也叫绝招?”

    徐远山却恍然:“是个好主意!我咋没想到呢?”

    戚黛看着徐远山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笑场,她继续道:“哎,我给你们出道幽默智力题,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吧。”

    石梅梅不理她。

    戚黛继续问:“考试答卷分几步?”

    石梅梅和徐远山好奇了:“几步?”

    戚黛伸出三根手指:“分三步!”在其他两人的殷切目光注视下解释:“第一步:把名字写上。”

    徐远山石梅梅点头。

    戚黛放下第二根手指:“第二步,把题目看一遍!”

    继续点头。

    戚黛放下最后一根手指:“第三步——”故意拖长尾音说:“——把卷纸交上去!”

    石梅梅震惊:“交白卷哦?!”

    徐远山面无表情:“什么破题。”

    戚黛继续道:“我再给你们出一道题儿吧”她问,“今天考试了,谁没来?”

    石梅梅四周围看了看:“今天考试谁能不来?”

    徐远山也看了看,疑问:“谁没来?”

    戚黛嘻嘻道:“老师呗!老师还没来呢!”

    说曹操曹操到,闫方手拿一把三角尺和几张试卷走上台来。

    三人吓一跳,窃窃:“来啦?怎么说不来就来了呢?哎呀!”

    闫方板着脸,冷冷道:“叫什么?癞蛤蟆进来了哦?”

    三人没忍住笑,台下也笑喷。

    闫方用三角尺敲桌:“严厉点!这考试呢!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这年头最重要的是什么?——分数!分分分,你们的命根!”

    石梅梅小声道:“考考考,俺们的法宝!”

    戚黛接:“抄抄抄,咱们的绝招!”

    闫方冷漠递出试卷给戚黛:“快发卷纸!考试时间共两小时,不超过一小时不许交卷,想答卷的同学请拿起笔,不想答卷的同学请原地休息。想上厕所的同学——请约束好自己!”

    石梅梅小声跟戚黛咬耳朵:“这老师好有一比,他是耗子找猫当三陪——要求无理!”

    戚黛点头:“就是!难道他是传说中的说唱歌手,要不嘴里怎么就叨咕叨咕的没完?”

    闫方厉声道:“肃静!你们要比树还静!知不知道你们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比盐海重!”

    三人立刻安静,却悄悄在书桌里翻书开抄。

    闫方走了一圈忽然道:“这位同学请不要抄了!”

    戚黛和徐远山异口同声道:“我没抄啊!”

    闫方走到了石梅梅面前:“同学,别抄了!”

    石梅梅懵逼:“你怎么知道?我放在桌子里抄的!”

    闫方道:“你桌子前面的板掉了。”

    石梅梅一拍脑门:“哎呀!真倒霉!”

    闫方没收她的卷纸,石梅梅刚想站起来往台下走。

    闫方又厉声道:“坐下!不到一小时不许出去!”

    石梅梅只能又坐下。

    接着闫方又走到徐远山旁边,敲了敲桌子:“行了行了,别装了!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拿书作弊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徐远山推了推眼镜,一脸茫然。

    闫方从他书桌里抽出试卷,又敲了敲他桌子:“你也坐着反省一下,为什么拿书作弊?”

    徐远山失落:“我也不想拿书啊!谁让我没像她一样打好小草的。”手指还着戚黛。

    戚黛瞪大眼睛看着他。

    闫方对他的举报很满意:“这就对了,下回记得打小草!我就喜欢这种用功的孩子。”

    三个人只有戚黛完整的交了卷子,闫方收好试卷后又道:好。记得下午来考数学!”

    石梅梅伤心欲绝:“啊!下午还考数学?!”

    戚黛困惑:“啊!!下午考数学?”她拿起刚刚的小草,怀疑:“那刚才考了什么?”

    徐远山也挠头:“数……学?!那是什么学?”

    三学渣面面相觑满眼茫然:“研究下怎么打小草吧!”

    这时闫方再次拿着几份试卷上来了。

    石梅梅浑身一凛:“语文老师!”

    闫方把卷子拍在她桌上,冷声问道:“你看看你是怎么写作文的。”

    石梅梅拿起试卷:“怎么了?”

    闫方说:“你读读。”

    石梅梅拿起试卷读起来:“《我的老师》,我的老师长了一张瓜子脸……”

    闫方叫住她:“等下,”他指着其中某个字问:“你这是瓜子脸的瓜吗?你写来的是我的老师长了一张爪子脸!”

    石梅梅嘿嘿笑:“老师,爪子脸也是脸,就不能凑合看吗?”

    闫方斜了她一眼:“你接着读。”

    石梅梅继续:“我的老师长的真漂亮,真漂亮,真漂亮呀真漂亮,真漂亮呀真漂亮……”

    闫方蹙眉叫停:“停!你写那么多真漂亮干吗?就这么一直写到了结尾!”

    石梅梅愁:“老师,作文不是要求不能少于500字吗?”

    闫方:“那你就只写真漂亮?”

    石梅梅振振有词:“不是要求写出真情实感吗?这就是我的全部感情啊!”

    闫方冷笑:“哼,那再告诉你一件事,你才496字!”

    石梅梅毫不羞愧的接话:“哦!那再补一句:真漂亮啊!”

    闫方气,又道:“你再看看你的古文翻译,触槐而死你怎么译的?”

    石梅梅道:“找棵老槐树上吊了!”

    闫方问:“为什么是老槐树?你看你解释词语,解释逝世,你竟然写去死!”

    石梅梅小声道:“噢,我本想写死去的!”

    闫方一脸你无可救药,“你又挂了。”

    石梅梅终于着急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都重修五次了!”

    闫方无奈半分钟:“好吧,我就给你个机会。听说过疱丁解牛,游刃有余吧?你用游刃有余造个句子,对了我就给你过!”

    石梅梅几乎毫不犹豫:“游——刃——有——鱼?!鱼……鱼,鱼在水里游,游刃有鱼……”

    闫方皮笑肉不笑:“恭喜你,获得了——”

    石梅梅期待:“过了?”

    闫方收起表情,冷漠道:“第六次重修的机会。”

    石梅梅塌下肩膀,戚黛和徐远山不得不安慰:“算了,挂了重来,现在快来研究高数小草吧。”

    几人看了几眼,闫方再次返回。

    徐远山立马坐正:“哲学老师!”

    闫方点名:“徐远山!”

    徐远山高高举手:“有!”

    闫方把卷子扔给他:“看看你的卷纸!‘我的问题是:这就是问题,请作答。’你怎么答的?”

    徐远山推了推眼镜,信心满满回答:“这就是答案,请给分。”问完又问旁边两位学渣:“不对吗?”

    学渣摇头。

    闫方:“你这叫问题吗?”显然对学渣讲不通道理,他尽量平心静气:“——好,下一道,论述题:什么是勇气,你怎么没答?”

    徐远山看了看试卷,回道:“我答了!”

    “”就写了五个字!”

    徐远山:“这就是勇气!没错啊!然后我下面的题都没答就交卷了,我把勇气解释的多好呀!”

    闫方指了指他:“你——你等着挂吧!”

    徐远山急道:“老师!再给我次机会吧!我挂了十五次啦!”

    闫方脚步顿住:“那我问你两个问题。就看你的造化了……”

    徐远山小小纠结:“两道——太多了吧……”

    闫方呼了口气:“好,第一题答对了!第二题你不答我也让你过,你有多少根头发?”

    徐远山微微一笑:“假如我是秃子就好了。”

    闫方:“答啊!”

    徐远山掰着手指头:“123456789根!”

    闫方:“你怎么知道?”

    徐远山一副乖乖学生样:“老师,第二题我可以不答!”

    “好!很好!非常好!拿着!”闫方甩了一张纸给他。

    徐远山疑惑接下:“这是——”

    闫方一字一顿:“重修单!”

    徐远山失落低下头,戚黛和石梅梅又喊他:“快来研究高数——”

    闫方再次拿着卷子走来。

    “英语老师!”轮到戚黛想跑了

    闫方说:“戚黛,你跑什么呀?没吃早饭呀!”

    戚黛拖了长音:“没吃——”

    闫方说:“我看见你早上吃饭了呀!”

    戚黛接道:“——明天的早饭!”

    闫方递出卷子:“你看看卷纸,阅读理解没一个对的!你是不是根本没读就直接看题目选的?”

    戚黛否认:“不是!”

    闫方厉声:“还敢狡辩!”

    戚黛说:“我连题目都没看,直接看答案选的!”

    “……”闫方说:“还有你的作文!怎么看着眼熟?”

    戚黛得意:“能不眼熟吗?阅读理解每段第一句话拼起来的……”

    闫方郁结:“你该觉悟了!你这次——”

    戚黛哀叫:“啊!老师,我都挂五、十五,不,五十次了!不能再挂了啊!”

    闫方:“不是我不给你过……这……比如,你能翻译出eveningdre是什么意思吗?”

    戚黛看向旁边两位。

    石梅梅说:“evening是晚上吧,最适合大游戏!”

    徐远山说:“dre是衣服,mm总吵着买!”

    戚黛灵光一现:“哦!老师,我知道了!是夜行衣!”

    闫方摇摇头走了。

    戚黛紧跟着起身:“不行,我得找老师去!你们俩慢慢研究吧!”

    石梅梅也翻翻书放弃:“算了,小草打了也未必用得上,我也走了。”

    徐远山茫然:“那怎么办?交白卷?”

    石梅梅道:“当然不能交白卷,我现在就去背一道最难的题,然后写在卷纸上,自己出题自己答!”说完下台了

    “有个性!”徐远山一边称赞一边也跟着想起身。

    闫方再次走上来。

    徐远山叫道:“班主任!”

    闫方说:“小伍,我找你谈话。”

    “啊!”徐远山犯怵。

    闫方问:“上回考试这道题问:这个反应什么原理?你答的什么?”

    徐远山想了想:“——物理原理。”

    闫方:“有这么答的吗?”

    徐远山试探:“难道……是化学原理?”

    闫方语重心长:“徐远山呀,你这么下去可怎么办呢?为什么不喜欢学习?”

    徐远山郁闷:“就是学不进去。”

    闫方说:“你家长看你的成绩了吗?”

    徐远山闷闷的:“——看”

    闫方点头:“那行,我会给你家里寄成绩单的。”

    徐远山啊了一声,拉着要往台下走的闫方。

    闫方回身:“怎么了?”

    徐远山说:“还不能走。”

    闫方问:“为什么?”

    徐远山说:“还没谢幕呢!”

    最后四人同台谢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