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28章 挑拨离间
    谢彦召宣布:“好的,现在票数结果已经出来了,二班的副班长就是杜婧。”

    结果一经宣布后,众人都不明所以,班主任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篡改结果的吗?

    谢彦召就抬手示意了一下:“虽然更多人希望戚黛同学当选副班长,但是月考成绩已经出来了。”

    其他人:“???”两者有关系?

    谢彦召说:“相信大家会更希望戚黛同学成为二班的学习委员。”

    其他人:“!!!”难道戚黛成绩很好?

    众人都不禁看向戚黛。

    不过又想到戚黛入校就是班里第三名,考得好也不出奇。

    只有戚黛本人:“???”我想当的是副班长啊!

    谢彦召说着拿出一张成绩单:“班长下课的时候把成绩单贴到后黑板旁边,有需要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季宇航恨不得现在就下课,他也想知道自己考了多少,而戚黛考得到底有多好?

    陆伟嘉同样。

    初三的时候戚黛和他的成绩不相上下,所以两人分到了一个班,可如果戚黛一直在进步呢?

    高二分班以后自己还能和她一个班吗?

    虽然他知道戚黛竞选班干是因为徐远山,但他还是选了她,现在戚黛没有成为副班长,反而成了学习委员,他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什么。

    “好了,学习委员不仅是要带着大家一起学习,共同进步,还得跟同学们处好关系,帮助大家解决各种疑难杂症。”谢彦召说着戚黛的竞选宣言,让戚黛羞愤的想钻到地下。

    二班同学此时在听,也忍不住发出善意的哄笑。

    班长和学习委员定下了,其他班委选举仍在继续。

    直到第一节晚自习下,所有班委包括课代表终于全部选出来了。

    谢彦召出教室前敲了敲成绩单:“班长记得贴出来。”

    季宇航当即大步上前去拿了。

    谢彦召刚出教室门口,再也忍不了的二班同学一窝蜂的围上季宇航看自己的名次,也看看前几名。

    “卧槽!”

    “好厉害!”

    ……

    “啊......我才考那么点。”

    “完蛋了!我居然是倒数!”

    ......

    各种声音不断从那个包围圈里传了出来。

    戚黛也想去看看,可惜围在那里的大都是男生,她还真不太好意思去挤。

    不过不用她去看,已经有人来告诉她了。

    “哇塞!戚黛你真的很牛逼了,这个学习委员还真是当得!”

    说话的是跟她一起去领校服的一个男生,叫王兴源,刚当选了二班的生物课代表。

    戚黛就笑问:“我考得还行?”

    “可不止还行。”王兴源伸出大拇指:“你可是考了咱班第一!”

    戚黛眨了眨眼,也挺惊讶的。

    王兴源继续道:“你知道你在年级第几吗?”

    戚黛就问:“第几?”

    王兴源说:“二十八!”

    要知道这次考试除了他们这些刚来的,还有已经读了一年高中的清北班!

    在清北班的三十个人可是从各个中学提前挑选出来的尖子中的尖子,可戚黛现在考了年级二十八,直接超越了两个清北班学生!

    也难怪谢彦召直接就让她任学习委员,还真是当得二班的门面!

    嗯,人家颜值也好!可不就是门面嘛。

    “黛黛你好厉害!”肖云慧也感叹。

    肖云慧是真这么觉得的,实验班的老师讲课节奏都很快,第一天上数学课的时候她没怎么听懂,然后就问了戚黛,戚黛就给她讲了,用的方法还更简单。

    课后习题也是,戚黛基本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写。

    戚黛摇头实话道:“也还好,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考得这么好。”

    虽然考得好,可她还挺担心的,第一次就考得这么好,要是下一次月考考差了怎么办?

    真是站得越高,越害怕跌倒……

    第二节晚自习,谢彦召是来重新排座的,他说:“咱们班是非常民主的,同桌可以自己选,不过为了照顾一些近视或者个子不高的同学,座位还是需要重新安排一下。”

    不待众同学出声抱怨就接着道:“就按照这次成绩来好了,我点到谁谁就进来选座。个子高的你就主动往后坐一坐,个子小的你就不要去后面戳着。”二班不存在不想好好学习的,所以坐到后面倒真没多大影响。

    接着让全班同学起立到外面去。

    第一个就是戚黛。

    戚黛的位置稍微靠后,还靠走廊,她就没打算换,于是就在自己位置上坐定了。

    “下一个,张文喜。”

    这个同学戚黛不太熟,对方看了她一眼,在她旁边隔了一个过道的位置坐下了,还挑衅似的看了她一眼。

    戚黛:“???”

    “肖云慧。”

    肖云慧个子不高,坐在原来的位置她其实不太能看清,但......

    戚黛也是知道的,她就说:“不然你坐我前面吧,第四排其实还好。”

    “可是......”戚黛前面是陆伟嘉,她占了这个位置不太好吧。

    “没事的,他们那么高的个儿,谢老师不会让他们坐这儿的。”

    肖云慧就被说服了,最大原因还是因为她不想离戚黛太远,戚黛人好而且学习也好。

    肖云慧坐下后,谢彦召就叫了下一个。

    戚黛没去看成绩,她没想到肖云慧之后就是陆伟嘉。

    陆伟嘉看见肖云慧坐了自己位置后挑了挑眉,然后径直坐在了戚黛旁边原属于肖云慧的位置。

    戚黛以为谢彦召会说陆伟嘉选这个位置太靠前了,但谢彦召只是看了一眼就接着喊人了。

    “新同桌,以后多多指教啊。”陆伟嘉笑着伸出手。

    戚黛扯了扯嘴角,拍开他的手:“呵呵。”老嘴老脸的搞这些虚的干嘛。

    ......

    临下晚自习还有十几分钟,座位已经调整完毕,这一番调整下来,不少人都搬离了自己本来的位置,谢彦召怕动静太大影响隔壁一班,就让他们自己看书,等到下课的时候再正式搬位置。

    最新座位是这次考了第十的季宇航和另外一个男生占了戚黛后面的位置,戚黛就让肖云慧把她旁边的位置给陈童恩占了。

    所以戚黛周围的人,除了这次因为成绩不理想排在后面的杜婧之外,基本都没怎么变过,她还挺开心的。

    下课铃响,教室里就闹哄哄乱了起来,戚黛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课桌,又跟正在收拾东西的陈童恩和肖云慧说了一声,就起身出去了。

    陆伟嘉顺着看了出去,看见戚黛果然朝着一班的方向去了,于是垂眼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班没有重新排座,还是原来的样子,徐远山是跟一个舍友一桌的,第二节晚自习唐金成没有来,所以他在讲台上看着纪律,这会儿铃声一响他就拿着书回自己座位放好,甚至没有来得及跟同桌打声招呼就走了。

    出门看见戚黛,一颗焦躁的心就被抚平了。

    戚黛看见徐远山,内心的不安也消失了。

    她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说:“远山,我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徐远山当然应了。

    高一年级晚上只需上两节晚自习,高二高三则是三节,所以这会儿小卖店都还在开着。

    戚黛和徐远山买了面包和牛奶就围着操场边走边吃。

    说起这次排名的时候戚黛还蛮心虚的,因为对清北班的来说她胜在刚刚考完,而对其他同学来说她胜在假期也看了书。

    如果是大家一起学了一个月以后再进行考试,她真没有多大的信心考到现在这个位置。

    她把想法都告诉了徐远山,徐远山就说:“既然你现在可以因为多学了而考到现在这个位置,那你接下来也可以因为继续学习而站定这个位置,甚至更好。只要一直学习就会一直有进步的。”

    说着还把自己今天晚上写好的学习计划给戚黛:“因为我们不在一个班,所以以后大部分时间只能靠你自己学习,早上跟晚自习后我们就在操场这边查缺补漏。”

    戚黛:“……”

    现在就特别想回答“喜欢上一个爱学习的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既想问问他,学习和她哪个更重要,又不想让他以为自己不爱学习。

    想哭。

    就算含着泪,第二天六点戚黛还是准时醒了,悄声起床换衣服出门找徐远山去也。

    学校七点开始早自习,不过今天是周一,还有升旗仪式,所以六点半操场上便已经有不少学生过来了。

    这是新生们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升旗仪式,更是全校师生第一次全体站在一起参加升旗仪式。

    一个个都或羡慕或激动的看着迈着整齐步伐的升旗仪仗队,对于自己身为市一中学生有了实感,对于未来也有了更明确的方向和目标。

    高一新生们的学习和生活也逐渐迈入正轨。

    本周日就是中秋节,对于没有周末的市一中学生来说,这样的中秋是没有实质的。

    但什么少年?

    少年就是能在一片困境中找到际遇,在绝处找到生机,在苦难中找到快乐。

    季宇航跟生活委员徐盼提议:“反正是在周日,咱们班举办个中秋晚会不过分吧?”

    徐盼手握二班财政,实在不敢轻易答应,“要不咱们还是问问谢老师吧。”

    季宇航点头:“也行,那你先问,谢老师同意了你跟我说,我陪你去买东西。”

    徐盼觉得哪儿不对,就这么一思考,季宇航已经溜了。

    回到座位上以后自个儿在那笑作一团。

    戚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事儿季宇航还问过她呢,她直接回复:“这我做不了主,一我没钱,二我没权。”

    然后季宇航就去找徐盼了。

    她也没想到徐盼就这么被季宇航忽悠了。

    其实要她来说,中秋是团圆夜,吃月饼或是什么中秋晚会其实都只是一个简单的可有可无的仪式,比起这些,还不如给家人朋友打个慰问电话,和亲爱的人一起吃一顿饭。

    可也许前者才是少年人所认为的中秋。

    戚黛不认同,却不会不赞同。

    “戚黛......”

    戚黛正在写今天的额外习题,就听见一个柔柔的声音叫她。

    “徐盼?有事么?”戚黛笑问。

    徐盼是一个身材纤瘦但长相清秀的女生,带着一副粉红框眼镜,看着很柔弱,甚至戚黛觉得大声说话都会吓到她。

    徐盼推了推眼镜,柔声问她:“我记得你说过你会画画?”

    戚黛点点头:“是会的。”

    徐盼说:“是这样的,过几天中秋了,学校里针对中秋这一主题有一期黑板报,这是咱们入校以来的第一期板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帮忙出出力?”

    戚黛不经意看了眼徐盼身后位置的杜婧,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杜婧也是说过自己会画画的?

    徐盼为什么舍近求远找自己?

    不过一想到杜婧至今跟同宿舍的肖云慧都没怎么说过话,戚黛就应了:“可以,不过我不怎么擅长油画。”

    外公是教国画的,前世她也是学的国画,后来又学了水彩画,油画不怎么接触。

    徐盼不懂这些的具体区别,只道:“没事,只要出好就行了!”

    戚黛便说好。

    等徐盼离开后,陆伟嘉就问戚黛:“你要帮她出黑板报?”

    戚黛说:“不算帮吧,我也是二班的一份子。”

    陆伟嘉挑了挑眉梢,又问:“那你缺不缺一个写字的?”他自夸道:“其实我写的字还行。”

    戚黛凑过去看了一眼,勉强认可:“是不错。”

    陆伟嘉还没得意起来,戚黛就补了一刀:“不给比远山还差了一点。”

    陆伟嘉当即就想暴揍戚黛一顿,也就是看在她是个女生的份上忍了。

    戚黛的基本样式下午下课就画好了,拿给徐盼看了以后就确定下来。

    徐盼的意思是尽快开始画,戚黛让她不用着急,反正周六才开始评比不是么?

    起先是徐盼一个人有些着急,后来就多了很多人,“戚黛,你能画么?要是不能的话咱们换一个人吧。”

    “是啊,第一次板报评比就算不能得第一也不能太差了吧。”

    “要不然副班长来吧,副班长不是也会画画吗?”

    .....

    此时是周三。

    距离徐盼来找戚黛画板报刚过去一天。

    听了这些话戚黛也不生气,就笑笑说:“我没关系,如果副班长可以画的话那就副班长画吧。”

    杜婧就说:“不了,既然学委已经接下这期任务,那还是请学委完成吧,不然有人说我抢了你的功劳可不好了。”

    “有人?”戚黛就问:“谁啊?咱们不都是一个集体的吗?”

    杜婧听后磨了磨牙,哼了一声转回头去了。

    “杜婧这什么毛病?”陈童恩也是满脸莫名。

    戚黛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她现在并不想闻窗外事,只一心记挂着徐远山给自己写的每日需完成计划,今天还有两页习题呢,要加紧速度了。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下晚自习的时候以陆伟嘉为首,肖云慧陈童恩随行的三人主动问戚黛要不要帮忙?

    戚黛正在整理课桌呢,闻言纳闷:“帮什么忙?”

    “黑板报啊?”陆伟嘉指了指后黑班。

    戚黛愣了下,然后说:“周五吧,现在还早。”

    “早什么呀!你都不知道杜婧那几个人怎么说你的!”陈童恩急的一把拉住她。

    “就是!他们又跟你不熟,凭什么这么污蔑你!”肖云慧也气红了眼。

    戚黛张了张口,无言。

    确实,别人跟她又不熟,她自己虽然知道自己很快能完成,可是别人不知道啊,那又凭什么要让大家无条件相信她呢?

    戚黛就说:“好,那我们今天晚上就画吧。”

    不过在这儿之前她把徐远山叫来了二班等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