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44章 怀疑早恋
    徐远山有俊朗温和的外表,有温文尔雅的性格,还有沉稳自信的气质,他会开心的大笑,还会温柔的说话,会轻轻的喊她:“阿黛。”

    可就在她开心的大步奔向他的时候,那张带着温柔笑意的脸忽然被明灭的火光所遮盖,温柔的声音也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喊叫:“戚黛——”

    戚黛睁开眼,入目是白色,耳边还有滴滴的器械响声。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八岁,而她也并没有被大火吞噬。

    “黛黛,你醒了?”戴颖按了护士铃,温柔的摸着她脑袋上的伤,满眼的心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戚黛还戴着呼吸机,因此只是摇了摇头,看着戴颖红肿的眼眶她既愧疚又难受,但,能再做妈妈的孩子真好。

    医生很快来了,检查后说术后恢复不错,就是她胃肠道破裂,“最近一个礼拜还不能进食,家长注意点给她喂点营养液。”

    戴颖连声应好。

    “妈妈,对不起。”呼吸机一撤,戚黛就忍不住开口。

    戴颖红着眼睛,温柔道:“傻孩子,为什么道歉?该道歉的是爸爸妈妈,是爸爸妈妈忙着工作,忽略了你,这才让你受了委屈。”

    “不是的……”戚黛摇头。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解释,上一辈子的她没有遇到过这些事,这一切都是她重生以后才发生的,所以跟父母无关,是她的原因。

    戴颖只当她是心疼父母,因此又道:“你放心,爸妈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

    “……嗯。”戚黛点点头。

    大概是麻药的药效没过,没一会儿戚黛又睡着了,本就安静的病房更显寂静无声。

    同一时间里,学校。

    原本该寂静的行政办公楼里却是哭声闹声一片。

    周六一大早戚瑞堂就给戚黛班主任段林打电话询问戚黛的日常。

    因为时不时就会有家长来询问自己孩子的在校状况,因此段林也没有意外,还很欣慰的告诉戚瑞堂:“戚黛性格活泼开朗,人缘不错,最近学习也很认真,没有犯什么错,戚黛爸爸你放心。”

    想不到戚瑞堂的声音陡然冷厉起来:“既然如此,那我女儿为什么会被人打得进了医院急诊室?”

    “什、什么?”段林差点把手里的茶壶给扔掉了。

    “段老师你是不是该给我这个家长一个交代?”戚瑞堂又问。

    “等等,戚黛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段林把才买没多久的茶壶推远了些,以免被摔。

    戚瑞堂深吸了口气,调整好心情,这才把昨天那个叫付恒的男生跟他说的事都说了一遍,末了又道:“昨天晚上七点多,救护车直接开到的学校,不仅没有一个老师出现在场,甚至事后也没有人来了解情况。学生在学校发生了急救事件你们老师也不关心的吗?!你们老师就是这么当的吗?!我女儿昨天在急诊室呆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啊!”

    “她那么听话那么乖的一个孩子,为什么在学校被欺负,你们老师还不作为?!”

    “......”接连不断的质问让段林出现暂时性短路,许久后他找回思绪回道:“戚黛爸爸,这件事既然发生在学校,那我会给你们个交代,不过我得先了解下具体情况。”人总是容易被别人的情绪所牵引,所以他也不会只听一方的片面之词。

    段林先给昨天晚上留校的班长打电话问了问情况,知道确实是有救护车开到了学校,不过具体不清楚。

    “那你知道昨天戚黛跟谁一起走的吗?”段林又问。

    班长说:“她同桌石梅梅还有叶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高年级学姐。”

    段林又给石梅梅打电话,石梅梅接起来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哭,说话颠三倒四,但事情也基本清楚了,跟戚瑞堂所言无几。

    戚黛和徐远山说开了以后两人也恢复了运动会前的学习模式。

    早上六点徐远山起床到操场跑步,六点半戚黛到校,两人一起到小花园里读英语,七点回教室上早自习,下了早自习再一起去吃早餐,中午的时候再等对方吃饭,晚上吃完饭又一起去自习室上晚自习。

    这样过了好几天后,石梅梅忍不住跟戚黛吐槽:“如果不是知道你俩每天在一起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真会怀疑你俩好上了。”

    戚黛听了若有所思。

    当天晚饭后戚黛和徐远山便多了一项活动——打篮球。

    戚黛说的很理所当然:“之前答应过你要教你篮球的,从今天开始吧。”

    徐远山自然没意见。

    可能最近天气逐渐变冷,大部分人宁愿在教室里呆着也不愿在外面玩,所以傍晚的篮球场人不算多。

    除了戚黛和他,就只有隔了一个球场的几个高年级男生。

    篮球是找陈童恩借的,戚黛用小臂把篮球夹在腰部,姿势酷酷的站在操场上充当教练:“篮球比赛一般由五个人组成……”

    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话,戚黛把篮球交给徐远山,“你先运球看看。”

    徐远山接过篮球,犹豫了下往地上拍了拍,过程中还看一眼戚黛。

    戚黛鼓励道:“很好,继续。”她不好意思说自己忘了后面是什么,就让徐远山继续运球。

    不过徐远山说自己没有运动细胞也是真的。

    他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运动大概就是跑步,除此之外也就仅限体育课上必考的运动项目。

    戚黛也不怎么会教人,就回忆着陈童恩曾经教自己的步骤一步步教徐远山。

    自己讲一会儿还要停下来想一想,正犯难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围观的陈童恩终于从篮球架下站出来,“需不需要帮助?”

    “要!”戚黛立马把篮球递给她。

    于是陈童恩就开始从篮球的概念和规则,以及基本功开始教起。

    过了一会儿她发现:“你是不是有点放不开?”她问徐远山。

    徐远山烧红了脸没看她。

    “你的手太僵硬了,你要这样拍才正确。”陈童恩说着做了个示范。

    徐远山看了眼戚黛,戚黛没注意到,她也在那跟着学,于是徐远山也抿着唇木愣愣的跟着学了,但好像还是不太一样。

    陈童恩看他好久都不会,就想伸手过来指导下他,但还没触到,徐远山嗖的就把手缩回去了。

    她眨眨眼,看看戚黛又看看徐远山,想到什么,主动道:“抱歉。”

    戚黛也看向徐远山,徐远山双手背在身后,低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戚黛就跟陈童恩说:“其实不用那么细致,我们就是兴趣玩玩,跟你们专业的不一样。”完全忘记自己给徐远山背篮球细则。

    陈童恩道:“恩。”

    于是又重新开始讲起,这一次就是让他们知道怎么玩就行了。

    两个半吊子,在一个专业球员的带领下玩了一个多小时才分别。

    戚黛跟徐远山往自习室走的时候,徐远山一路上都沉默着。

    虽然他平时话也不多,但戚黛还是感觉到了他跟以往心情不大一样,她思索了半天还是问道:“你其实是不是不喜欢打篮球?”

    徐远山愣了下,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出来,回道:“不是。”

    “那就好。”戚黛松了口气,“其实咱们学习打篮球也就玩玩,放松下心情,姿势标不标准,动作规不规范都不重要,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徐远山听了也松了口气,他很怕自己学不会,害怕戚黛嫌弃他的笨拙和木讷,更怕戚黛问他为什么害怕跟人接触。

    他不会拒绝回答戚黛,但暂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所以希望她别问。

    “明天又是周末了呢。”戚黛感慨。

    “你不喜欢周末吗?”徐远山问她。

    “也不是。”周末可以睡懒觉,可以看电视,可以出去玩,可以在家画画……可以做很多事,但,“周末就不能跟你一起自习了。”她有点苦恼。

    徐远山愣住,而后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下,酥酥麻麻的,很轻很快又消失了。

    “你周末打算做什么?”戚黛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问他。

    徐远山几度张口都没有说出来周末打算做什么。

    因为他的打算不重要,反正都会被破坏。

    戚黛无声叹口气,不再难为他,只道:“那你要是空了给我打电话可以吗,你知道我电话的。”

    这次徐远山没有沉默了,他点点头说好。

    徐远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说是家,其实也只是个临时的住所。

    那里的人每天都在提醒他。

    如果不是黄斌把电话打到班主任那儿,让他周末回去一趟,或许他都不会记起这个地方。

    “哟,小山回来了。”巷口小卖店的女人嗓门很大,巷子里谁家有什么家长里短的事百分之八十都是经过她的嘴传出来的,当然她胆子也很大,听说她前夫曾经家暴她,却被她一刀捅进了医院,之后连报警也不敢,离婚也选择了净身出户。

    所以徐远山也不敢惹她,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

    女人十分嫌弃的嗤道:“切,果然还是个小闷葫芦。”

    这条巷子就叫老巷子,老巷子并非处在郊区,相反它紧挨着市中心,只不过老巷子很老,既不需要拆迁,也不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时间久了便被人们遗忘在这里缓慢发展,住在这里的人就像是生存在两座高山的夹缝中一样,有人奋力往上爬,有人甘愿沉在深渊,也有人不小心落入缝隙中从此再也爬不起来。

    老巷子很深,住的人也越来越杂,留在这里的大多是舍不得离开的老人和背井离乡来工作的外来人口,各行各业都有。

    徐远山曾经还遇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租户,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忙到深夜才回来,后来慢慢的那人朝九晚五了,再之后就没看到了。

    他想,那人大概是爬出去了。

    他呢?

    他能爬出去吗?

    这条巷子他走了上千次,每次走过这条满是泥泞的小巷,空气里混杂的味道和耳边喧嚣的声音都会闷的他透不过气来,然后便会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会被压在这里。

    他内心里有个声音会说,别想了,出不去的,你爬不出去,就算爬出去也会摔下来。

    然后他就会继续躲在壳里。

    可现在,他想出去,坚定的想爬出去。

    他要去的地方在巷子底,楼下有棵大榕树,时常有人在树下喝茶聊天打牌。

    今天也不例外。

    “这不是黄斌他侄子么?放假啦?”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句。

    徐远山不认识对方,便闷头往前走,身后议论声却没停。

    “这孩子怕不是小聋哑吧,我自从住这儿,就没听过他说一句话。”

    “不是小聋哑,假期都会在巷口那里摆摊卖早餐呢。”

    “不是吧,这孩子看上去没多大吧。”

    “诶,造孽哟,别提了,小孩可怜着呢。”

    ……

    徐远山开单元门又关单元门,把那些杂乱的声音都隔绝耳后。

    那些词句他都已经快会背了。

    无非就是说他很小父母就死了,没多久在乡下照顾他的爷爷奶奶也西去,作为唯一的亲人舅舅舅妈好心收养了他,但第二年舅舅就出了车祸,舅妈找人给舅舅算了命,算命的说家里有人跟他八字相克,然后就拿他的八字去算,结果算命的说他命不好,专克亲人等等。

    呵,好心。徐远山心中冷笑。

    站在六栋402的房门前他纠结了十几分钟才敲门。

    又过了十几分钟里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大清早的谁啊!敲敲敲,敲魂呢!”

    徐远山哆嗦了下,收回手紧紧捏着书包带。

    里面的门开了,门内站着一个穿着大花棉睡衣的女人,女人下巴尖细,颧骨略高,一双丹凤眼半眯着,嫌恶道:“是你啊,怎么回来了。”

    屋内开着暖气,还有浓重的檀香味,徐远山悄悄挪了挪脚,低声说:“舅舅让我来的。”

    “啧。”女人嘲屋内吼道:“黄斌,你那便宜又侄子来了!”

    “远山来了?”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声,“那你让他先进来啊。”

    “进什么进!巷子里多脏你不知道啊,敢情每天打扫的不是你你就无所谓是吧。”女人骂骂咧咧的又进屋去了,不过没开防盗门。

    徐远山就这么站在通风楼道里等着。

    好一会儿黄斌才穿好衣服开门出来,拉着徐远山又往楼下走,嘴里还道:“远山啊,你别跟你舅妈一般见识,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徐远山没接茬。

    在他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也以为舅舅是疼他的,但......

    黄斌领着他又出了老巷子,一路上不停跟认识的不认识的打着招呼。

    十几分钟后走到一个大型菜场外面。

    徐远山自然知道黄斌不是带着他来买菜的。

    果然,黄斌指着不远处一个鱼摊告诉他:“你以后周末就到这里来帮忙,对方包了中晚饭,舅舅年纪也大了,家里好几口人,你也不小了,能帮舅舅的是不是?”

    每次都会跟王霞一人白脸一人红脸,如果不是他不小心知道他转到九中的真相,或许他真的还会继续当真舅舅真的疼他。

    “远山?”黄斌喊他。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徐远山低着头说好。

    比起每天天不亮就要爬起来卖早餐,每天晚上再出去卖夜宵,现在只要呆在蔬菜棚里已经很好了不是吗?他安慰着自己。

    黄斌摸了摸他的脑袋,满意道:“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