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45章 感恩有你
    戚黛眨了眨眼,没明白。

    石梅梅解释:“我刚刚想了想,那几个人高年级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要是他们是来找我们打架的,那我们两个毫无还手之力可不行!”

    戚黛想说,其实我应该还算能打。

    上一辈子,戚黛出国的第一年跟同伴在广场卖画被人围殴过,之后两人为求自保便去学了泰拳,一练就是好几年。

    重生以后倒是没有再练,但基本招式还没忘记。

    可惜石梅梅不给她说话机会,满脸骄傲的给她介绍道:“我表哥超厉害,从小学武术的!绝对能把那几个人揍得落花流水!”

    戚黛哭笑不得:“你想多了吧,那几个看着凶一点,但不至于打我们吧。”或者要纠正一点,是打她。

    后面的课过得很快,很多期盼着放假的学生听见下课铃响,立马拿出早就收拾好的书包背着就跑了。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教室里就走了大半。

    戚黛抬头冲她笑笑:“谢谢。”然后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书包。

    “砰”的一声,教室门撞到墙上又弹回去,又被人踢开。

    教室里的人都整齐划一的抬头看向门口,是那个短发女生,此刻正气势汹汹的看向戚黛这边。

    此刻戚黛完全已经丧失语言表达能力,她惘然无措的看着后面一份文件:“那、那这个……”

    徐远山用开玩笑的语气道:“爸妈都已经给你送礼了,我也不能落后不是。”

    戚黛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个礼物,改名字很浪漫也比较容易接受,但是如果把整个酒店转到自己名下那就让人很惶恐,她把文件仍过去:“我不要!”

    徐远山显然有料到她的反应,笑道:“知道你没时间管理,所以你愿意聘请我做你的职业经理人替你打理酒店吗?”

    戚黛语气凉凉:“这是你自己的酒店,你要找谁管理也是你的事!”

    徐远山拉住要往外走的戚黛:“你在生气?”

    戚黛硬邦邦道:“我没有!”她只是脑子很乱,赶在徐远山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她又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徐远山没有放手,这个时候不把话出清楚恐怕会延伸出很多问题,他问她:“小北,你在害怕什么?”

    戚黛还是那三个字:“……我没有。”口气却弱了很多。

    徐远山肯定说:“你有。”

    戚黛偏过头不看他,固执道:“我没有!”

    徐远山和她对视,很郑重:“小北,我爱你。”

    戚黛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徐远山继续道:“我知道我们两个背景有一些差距,你一直没有安全感,你不想依附于我,这些我都理解。但是我想给你安全感,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是想跟你结婚的!我想让你随时对我撒娇,跟我发发牢骚,也可以对我发脾气,我不想你顾虑太多。”

    戚黛扭头看他,徐远山眼神诚挚,目光深邃温柔,她有些不敢去注视,她害怕极了,结婚?多么可怕的一个词,不结婚她可以永远跟徐远山在一起,可是结了婚可以吗?他会厌烦,她……也可能会厌烦。

    她见过无数离异的家庭,就连她也有一个看上去和乐实际上到处是裂缝的家,她贪婪的享受着蒲家的温馨,汲取着徐远山给的温暖,小心翼翼的收着自己的放纵和小脾气,生怕把这一场看似是梦的恋情给戳破了。

    她自卑可也自尊,门不当户不对,她就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要相差太多,可是现在呢?

    蒲爸蒲妈随手送她一幢市中心的别墅,徐远山轻易就把自己辛苦经营的酒店转移到自己名下。

    这一切都似乎在提醒着她永远也追赶不上徐远山……

    徐远山把她的慌乱全看在眼里,他不想让她再逃,他第一次谈及两人家庭问题,他说:“门第是否般配并不是最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如果两个人在感情中的地位是平等的,可以做到互相尊重,那么门第根本无关紧要,你说对吗?”

    戚黛:“我……”

    徐远山又道:“你说的你不会放手。”

    戚黛撇撇嘴,她确实舍不得放弃徐远山,就像他之前说过的,哪怕他们相差极大,可是她还是放不下,她爱徐远山!很爱!但想起那份文件,还是及其别扭道:“那你把酒店股权拿回去!”

    徐远山放下心来,笑说:“放在你那里,你不需要操心,安心等收钱就好了。”

    戚黛伸手:“你把你的副卡给我,酒店我不要!”

    徐远山好笑,乖乖把钱包上交:“终于肯要我的钱了?”

    戚黛傲娇吸吸鼻子:“要!不要白不要!”说完把脸上眼泪鼻涕全部擦在了徐远山胸前的衣服上,惹得徐远山开怀不已。

    酒店的股权戚黛最终还是没要,在她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安全感不是来自物质,而是对方这个人,所以她只要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就行了。

    当然她不要,徐远山转不转那回来也当另说,说是给她的就是给她的,现在不要,以后总能想办法让她收着。

    酒店重新开业是在周二,恰好也是世远的集团的周年庆,办的还挺隆重,邀请了不少名流商贾,身为徐远山女友的戚黛自然是必须要去的。

    胡婕儿和袁央央周一下午搬了过来,离学校近了,被徐远山要求必须上晚自习,因此只能可怜兮兮的让戚黛晚上记得给他们带点好吃的做夜宵。

    这算是戚黛第一次参加这种正规宴会,她既兴奋又紧张。上午上完课就赶回家,想着既然作为徐远山的女伴那还是要好好打扮一番才行。

    打开门的时候闻到一阵菜香,戚黛跑到厨房看到忙碌的徐远山欣喜道:“你怎么在家?”今天应该事情会有点多吧?

    徐远山炒着菜腾不出手,戚黛就主动凑过去亲了他一口,徐远山这才说:“下午员工全体放假了。”

    戚黛诚心夸道:“老板业界良心啊!”懂得给员工时间打扮自己。

    徐远山笑:“我也需要带着蒲太太去买衣服。”

    戚黛记起某人昨天确实提过说给她买礼服,她还以为是买好了直接送到家里来的。

    徐远山下一句便说:“我不大会挑衣服,所以还是需要蒲太太去试试效果才行。”

    装!不会挑的话柜子里摆的那么多谁买的?小方?戚黛暗暗告诉自己翻白眼不雅观。

    心满意足的吃了午饭,戚黛被徐远山拐骗去睡了个美美的午觉,起来的时候又是元气满满,感觉可以嗨一天一夜。

    当然就只是感觉。

    等徐远山带着她去做造型,试礼服、化妆,整个过程下来,戚黛可以嗨一天一夜的精神顿时去了大半。

    好在出来的的效果很喜人,戚黛站在徐远山面前转圈:“怎么样?”

    齐肩的短发扎成了一个低马尾,显得整个人更加的温柔优雅,八字刘海同时修饰了脸型,在化妆师的修饰下整个五官看上去更精致了,再加上一件深红色V领设计的吊带连衣裙,把她的好身材全部展现了出来,搭配脚上的银色晚宴高跟鞋,让她整个人温婉又不失妩媚。不得不说,戚黛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唇红肤白。

    徐远山喉结滚动了一下,很想把人藏起来,他昧着良心说:“还行。”

    在全身镜面前反复自我欣赏的戚黛觉得这造型简直是她颜值巅峰,怎么到徐远山嘴里就只是还行?平时也没见他这么挑啊?

    是她品味低了还是徐远山眼光高了?

    有钱即是大爷!造型师本来还非常满意今天做的造型,听了徐远山的评价,很诚恳的想要知道哪里需要修改:“这位小姐底子好,所以我只是稍加修饰了一下,如果先生不满意的话,我可以重新帮忙做一个造型。”

    徐远山也诚恳道:“露的太多了。”

    造型师:“……”只是露了肩膀和手臂而已。

    戚黛:“……”

    戚黛抬手盖住胸。女人嘛,总是希望自己能挺翘一点,戚黛也不例外,只是不管瘦没瘦她的胸一直没怎么变,本来她还期望着V领至少让她看起来挺一点吧,但看徐远山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大概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又看了看镜子,叹道:“那换一条裙子吧。”

    造型师不死心说:“您身材好,皮肤也白,其实这条裙子真的非常适合您。哦对了,这条裙子还有一套情侣西服。”

    徐远山说:“那就这个吧。”

    戚黛:“……”男人也这么善变?!

    造型师连忙吩咐店员去哪那套情侣西服给徐远山试穿。

    等徐远山也换好出来跟戚黛站在一起,造型师觉得坚持简直太正确了!宽肩窄腰大长腿,关键脸简直完美,店里的模特完全找不出具有这种颜值和气质的人,赞美也由心而发:“两位男才女貌,简直天作之合,太相配了!”

    徐远山浅笑:“谢谢。”

    造型师呆了一下,说话也没过脑子:“不知道能不能请两位给我们拍个宣传照片?”

    说完想起面前的人肯定不差钱,造型师说:“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难得见到两位这么登对的……”颜值也高,如果做成宣传片效果一定很好!

    徐远山看向戚黛,戚黛微笑道:“谢谢夸奖,不过我们不太不方便拍照片。”让其他女人都来讨论欣赏或YY她的男人?当然不行!

    造型师也不勉强,又笑笑说:“我们店也帮做婚纱设计,还可以拍婚纱照哦,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兴趣?”

    戚黛:“……”妈妈呀,怎么最近大家都在说结婚?难道真的是适婚年龄到了?

    徐远山挺有兴趣:“有名片吗?”

    造型师连忙递上自己的名片,徐远山看了一眼收进口袋里,这才付了钱领着戚黛离开。

    出门后戚黛瞥他神色,还是没问留着名片干嘛,他们昨天说好的结婚的事随缘慢慢来,反正还有大把时间!

    小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一路上徐远山都握着戚黛的手,明显感受到了她手心冒的汗,将她的手抬道唇边吻了吻,问:“紧张?”

    戚黛说:“有一点。”

    她一直不喜欢被聚光灯笼罩着,一言一行像是被人监视,所以一直活成小透明一个,而徐远山活生生就是一个聚光灯,无论去哪、做什么都很轻易就能引起注意力,她和他在一起,就要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心中难免担心出丑或是引人不满。

    徐远山温柔一笑,俯身吻了吻她的嘴角说:“不怕,我在。”

    戚黛感动了一下,忽然很破坏气氛的说:“你怎么亲我了啊?我涂了口红,你看下花了吗?”

    徐远山无奈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很认真的帮她看:“没花。”

    戚黛说:“那还好,不然造型白做了。”

    “……”

    徐远山在心里默默的想,以后还是尽量不让戚黛化妆,像以前一样就好,随时可以亲。

    前面开车的小方听了一路,没忍住噗嗤笑了一下,老板娘真是太可爱了。

    戚黛则羞愤欲死,她刚刚忘记了还有其他人在。

    徐远山轻轻顺了顺她的头发,也无声笑了。

    下午的气温不至于很低,戚黛礼服薄,好在出门时候造型师又送了一条披肩给她,在裹上大衣之后温度还能接受。

    南苑酒店,或者应该说北霄酒店门口氢气球高高飘扬,周边已经停放了无数好车、豪车,或已到,或刚到,所见男男女女无不西装革履、精心打扮、气质卓然。

    酒店门前的喷泉还在,喷泉石山刻着斗大的“北霄”两个字,酒店顶楼上原来的“南苑酒店”四个字已经换成了鎏金的“北霄酒店”,旁边还有明显的庆祝开业的横幅。

    戚黛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脸热,这种光明正大秀恩爱的方式不知道会不会让人酸呢?

    红毯从喷泉开始一直铺到酒店门口,两侧摆满了开业大吉的花篮。

    酒店门口站着八个穿着红色风衣、红色高跟鞋,戴着小红帽妆容大方得体又高挑的迎宾小姐在列队欢迎。

    看到老板和老板娘来了,迎宾小姐的声音都比刚刚清亮了好几倍,有刚到的客人同徐远山寒暄,他浅笑颔首。

    大堂的装修比起之前南苑更显富丽堂皇,吊灯把地板照的铮亮。

    酒店经理第一时间向他们迎了过来,引着往休息室走去,顺便听着老板边走边给老板娘介绍:“为了符合五星级酒店标准,所以内里做了一些调整,装潢改进了,酒店房间设置做了调整,餐厅全部调整到了二楼,新增加了中餐厅和小酒吧,三楼还是宴客厅,四楼改成会议厅,也可以承办酒席各种宴会,我们今天就在四楼。”

    戚黛讶异:“所以现在北霄酒店是五星级酒店?”

    徐远山:“嗯。”

    她没记错的话,之前南苑还没有星级,而且在K市的五星级酒店也只有七家。

    现在又多了一家。

    戚黛看向徐远山的眼睛闪着星光,这个男人真的太优秀了!最怕这种家世已经很优秀自身还更努力更优秀的人了。

    幸好自己是个女的,否则真得被这样的男人嫉妒死。

    徐远山微微侧首在戚黛耳边轻轻说:“我是你的。”

    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让戚黛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脏也揪了一下,耳廓微微泛红,嘴角却慢慢开始上扬,压都压不住。这个优秀的男人是自己的,可不就是让人高兴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